20191

历史中的今天巴努·钦内图(Banu Cennetoğlu)的艺术

english version

巴努·钦内图,《11.08.2015》(局部),2015,2015811日出版的德国报纸手工装订成70. 展览现场,Bonner Kunstverein, 波恩德国. 摄影: Simon Vogel.

钦内图于2006年创办了BAS,那一年她从阿姆斯特丹回到了伊斯坦布尔空间最初位于独立大街(Istiklal Caddesi)旁边的一条小街上独立大街是一条很长的步行街它既是露天购物中心也是伊斯坦布尔重要的公共空间。BAS收藏了大量资料包括Bent(“水库”)档案这是钦内图与艺术家菲利皮内·赫根(Philippine Hoegen)合作的出版物这份刊物一直持续到2009直到2013钦内图都独自一人运营BAS的项目此后她决定放慢速度并开始与艺术家Yasemin NurSeçil Yersel分享卡拉科伊的空间从创始起一直到现在,BAS卷入政治的程度一直都和Depo不相上下钦内图作为个体艺术家的作品也是如此十几年来她发展出了一套隐晦的概念语言最明显的特征是关注我们用来组织知识的脆弱系统和档案而她处理的信息往往涉及战争剥夺和不公的残酷事实钦内图在雕塑中心展览的策展人索哈伯·马赫比(Sohrab Mohebbi)尤其感兴趣的是艺术家的调查揭示了历史和暴力的残余”,以及其中出现的一些偶然的美——这些在她的作品中以物的形式实现

我在大约2010年左右第一次看到钦内图的作品并且深受触动她的想法和工作过程都令人着迷出于纯粹个人的原因我很欣赏她对印刷品的热爱虽然有时我也会因为那些神秘细节而感到困惑——比如对字体的关注或者数字格式的微小变化雕塑中心展览的两个主要部分之一是一个装满旧报纸的房间观众可以看到她的一个频繁实施的项目——收集于特定日期在某个国家或地区印刷的所有每日出版物但钦内图的报纸项目142的含义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发生了显著变化最开始的意图是对历史如何被书写做出微妙的批判后来则更像是对编辑选择新闻伦理以及一个有序的事实构成的世界的一曲挽歌随着纸质媒体的没落这些陈列看起来越来越像是一个已经消失的生态系统的残余

钦内图最后一次收集土耳其的所有报纸是在2010其中许多报纸特别是库尔德报纸和其他少数民族报纸都已经不存在了这些报纸要么被禁了比如支持库尔德人的自由议程》(Özgür Gündem),要么因为财政原因关闭比如自由派的激进报》(Radikal),或者因为埃尔多安的镇压活动而受到严重打击以反对派报纸共和报》(Cumhuriyet为例虽然仍然在出版但一半以上的工作人员已经被政府监禁像所有优秀的档案整理一样钦内图的报纸项目传达了一种深刻影响了我们的流失即便我们可能从未真正意识到那些现在已经消失的物件可能性和想法

钦内图的风格的吸引人之处——2009年的图录》(Catalog),一本由她的摄影作品构成的伪装成特殊分类邮件图录的艺术家书2013年的烈酒图书馆》(The Libarary of Spirits),她收集巴尔干及其他地区小产量的水果蒸馏白兰地并且定期开设酒吧——在于对连贯性的承诺和对完整性的幻想在她的作品中这些孪生的欲望有效地将观众吸引到他们可能原本希望避免的冲突和暴力故事中包括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在全球范围内激增的诸多冷战和热战隐秘进行或大张旗鼓的战争故事钦内图的作品并不是要告诉我们这些战争的意义但它们确实向我们展示了战争对人性所做的一切并且揭示出它们为我们潜意识里的自我制造的种种面具——用罪恶感共谋关系冷漠或是犹豫不决也许更为重要的是通过不断质疑她自己在面对这些艰困问题时的立场她也迫使我们思考甚至有可能重新思考我们自己的立场从漠不关心或者无比确信自己的立场到至少开始尝试接触那些我们自己的世界之外的社群)。

巴努·钦内图,《古倍特日记(27.07.1995–08.10.1997)》,2016–17,145块平版印刷石灰岩石板. 展览现场,Gennadius图书馆雅典,2017. 14届卡塞尔文献展. 摄影: Freddie Faulkenberry.

钦内图和其他很多人一样都对伊斯坦布尔11月的事件忧心忡忡我恰好在事发后跟她有过交流)。对她而言这些事件引发焦虑不仅仅是因为个人原因——钦内图的伴侣是一位著名的人权律师——也与她近期的创作相关几年前也就是在盖齐公园的抗议之后钦内图开始着手一个关于古倍特力·埃索斯(Gurbetelli Ersöz)的项目——埃索斯原本是一名库尔德记者后来成为抵抗军战士也被称为古倍特(Gurbet)——后来她在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上展出了这个项目。《古倍特日记(27.07.1995– 08.10.1997)》(Gurbet’s Diary [27.07.1995– 08.10.1997],2016-17)包括145块石板印刷的石灰岩砖块上面记录了埃索斯在生命的最后几年时间里断断续续写下的日记——后来她在伊拉克北部的战斗中牺牲腿被德国制造土耳其人操控的坦克炸飞这些石板共记录了107篇日记超过八万字虽然作品在视觉上和物理上都极其沉重但同时又让人感受到一种那些尚未被真正书写的充满艰难和危险的历史的飘渺和无力

— 文/ 凯琳·威尔森-葛蒂 | Kaelen Wilson-Goldie,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