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

历史中的今天巴努·钦内图(Banu Cennetoğlu)的艺术

english version

埃索斯出生于1965比钦内图大五岁她曾经学习化学但是1980年代土耳其库尔德人的严酷处境促使她转向新闻领域。1993她成为了自由议程的首位女性编辑同年晚些时候在一次残酷的围剿拘留和逮捕浪潮中土耳其警察突袭了报纸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办公室超过90人被拘押埃索斯和她另外17位同事被逮捕她被严刑审问了两周然后在监狱里关押了一年时间释放后她被禁止从事新闻业职业之路再无可能埃索斯选择了加入抵抗军

在日记中埃索斯记录下战斗的情况写诗有时也会进行自我批判写日记这个行为即是政治的也是私人的既是对短时间内不会被历史书写的赤裸裸的事实的记录也是为了在这样的情境下表达自己的梦想不安以及疑惑在埃索斯去世一年后,《古倍特日记我将我心镌刻在大山上》(Gurbet’s Diary: I Engraved My Heart into the Mountains1998年在德国出版。2014迪亚巴克尔(Diyarbakir)——这个城市实际上是土耳其库尔德人的首都——一家影响力广泛的出版社再版了这本书那是一个微弱的乐观主义和相对的自由主义在土耳其尚存有可能性的阶段那些曾经被禁几十年的有关库尔德人斗争的书籍开始出现在伊斯坦布尔的书店里钦内图找到了一本埃索斯的日记并且深深为之着迷就如同内加尔·阿奇米(Negar Azimi)在卡塞尔文献展的每日书》(Daybook中所记录的钦内图太过沉浸在这个文本里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去看心理医生想要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受吸引

在为卡塞尔文献展创作古倍特日记的时候钦内图正在柏林驻留后来发现杀害了埃索斯的坦克正是在卡塞尔加工生产的最初钦内图想把日记在两份日报上连载发表但她接触的所有媒体都拒绝了她她后来选择了石灰岩砖块作为这件作品的形式因为它们便于印刷她周围的很多人担心这件作品在政治上太过敏感可能会使得她在回到土耳其后遭遇危险

古倍特日记在我看来是钦内图最引人注目的杰作形式和主题结合得极为精准这或许也是对于新闻流通之反复无常以偏概全以及善于遗忘——这既是报业的驱动力也是摧毁它的反作用力——最精彩的嘲讽但这件作品中的挑衅性随即被另外一个项目覆盖虽然钦内图坚持名单》(The List,2006–)并非艺术项目但周围很多朋友策展人和艺术家都坚持认为这是她至今为止做的最好的一件事

名单》,2006–,13824名难民和移民的死亡登记海报. 展览现场巴塞尔火车站,2011. 来自跨文化行动联合会截至2010617日的记录.

名单实际上也确实是一份名单是由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的跨文化行动联合会(UNITED for Intercultural Action)1993年起收集整理的档案跨文化行动联合会是一个遍及48个国家由超过五百个反歧视组织构成的网络该机构致力于汇集欧洲境内死亡的难民寻求政治庇护者和移民的信息包括姓名年龄性别出生国死亡原因)。钦内图利用她作为艺术家的资源来促进该名单的更新和发布但是她没有宣称自己是该项目的作者这份名单通过报纸插页广告牌以及地铁海报等方式出现在公众视野中。2015它被制作成了一个录像每晚闪烁在伊斯坦布尔的夜空中持续了一整个月钦内图最早开始这个项目的展示是在2007作为雅典的一份报纸《Ta Nea》的附刊出现她花费了很大力气说服当地的合作者难民和移民的命运与希腊的日常生活紧密相关当时名单中有不到9000个条目到了九月份它已经有超过35000个条目而随着名单本身的扩展呈现它的风险也日益升高此前这件作品在展示时并没有遭受过破坏但去年夏天在利物浦双年展展出时却马上被涂鸦艺术家破坏最后被一个路人拉倒此后它彻底地不断地遭到摧毁或许是因为排外主义法西斯主义以及反移民情绪的持续高涨大量的暴行也随之而至

雕塑中心展览的第二个主要部分是一件影像作品作品有13个标题:《197011-2018321》(1 January 1970–21 March 2018)、《H O W B E I T》、《我测量我遭遇的所有悲痛》(I measure every grief I meet)、《是的但是我们拥有金子般的心》(Yes. But. We had a golden heart.这件作品是去年受奇森哈勒画廊(Chisenhale Gallery)委任创作钦内图把过去十二年内自己手机电脑相机和硬盘里的所有照片和录像按照严格的时间顺序播放没有做任何的剪辑和筛选除了其中一个录像档案没有收入作品这个录像她从来没有展示或者分享过)。这些素材里包括艺术家在这段时间内实施的项目的相关档案记录如在进行田野考察和研究时拍摄的照片以及展览开幕和闭幕的记录图像显然这件长达128小时的录像作品是对耐力的考验但与此同时也充满了偶然性和随意性观众所看到的图像决定了他们对于这整整十二年的认识和体验他们可能会感到愉快或者痛苦沉浸其中或者厌烦疲倦

— 文/ 凯琳·威尔森-葛蒂 | Kaelen Wilson-Goldie,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