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3

幸存者综合症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的新作

作为对白人男性身份探索的一部分巴尼长期以来一直热衷于挣脱那些主流但武断的性别划分特别是把顺性别男性默认为侵入者(penetrator)的观点这点在他的早期作品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如在奥托三部曲》(OTTO Trilogy, 1991–92)——这也是他第一个系列作品以及他的画廊首秀同性恋更衣室风格的游戏感与种种越轨”(transgressive)象征并置肛塞荷尔蒙分泌物子宫张开器和护口器都在暗指孔洞(orifice)。巴尼和他的母亲异装出现这件作品是对身体渗透性的测试没有一个人是整体性的存在正如玛吉·尼尔森(Maggie Nelson)所说,“(巴尼早期作品的一个重大创新——或许对某些人来说也是他的罪行之一——恰恰在于它对此前所提到的侵入性(penetrability)模型不感兴趣在于它对另类视觉和叙事系统的构造在这里多孔体或许可以有不同的含义。”

马修·巴尼,《堡垒》,2018,4K影像彩色有声,1343.

巴尼的整个职业生涯一直在处理性别议题该议题也在堡垒中占据中心位置影片舍弃了对话主要通过严格控制的编舞展开同时也展示了沃克特的射击技术巴尼的户外速写以及BBC电视节目蓝色星球般的野生动物画面乔纳森·彼普勒(Jonathan Bepler)曾与巴尼合作多次他此次的作曲极为精简而舞蹈是这件作品的重心鲍尔和斯托克斯把巴尼仍在进行中的作品系列挣脱》(Drawing Restraint,1987-)中强调的运动能力和持久力转化为一系列对体力要求极高且时常充满危险的野外场景暴雪中斯托克斯在巨大的松树上练习高空杂技的动作并且在堆积的原木和大腿高的雪堆中如芭蕾舞者般穿行鲍尔爬上一棵高耸的烧焦的树把自己悬吊在脆弱的树枝上在夜晚极低的气温下两人在火坑旁把身体拧在一起她们的身体关系是亲密的甚至是色情的当睡在高悬于树冠的吊床上时她们的身体柔软地叠进彼此而在一个天然温泉里一个人扶着另外一个人在水面浮起肌肉和线条透过浸湿的长内衣裤显露出来有些元素明显受到接触即兴舞蹈(contact improvisation)的启发——这种动作模式是史蒂夫·帕克斯顿(Steve Paxton)1970年代初发明的它对舞蹈的传统性别角色提出了挑战——她们徒步上山时轮番跌倒在彼此身上一个人支撑着另一个人的重量并且在一瞬间共享重心福摩斯比其他舞者年长一代是著名的接触即兴舞蹈教练。)身体的融合缓慢的动作和惊人的运动能力体现出与暗示耐力和摩擦的风景狩猎所需的耐心以及杀戮的敌意之间的关系

马修·巴尼,《堡垒》,2018,4K影像彩色有声,1343.

虽然堡垒中充满了女性化的元素但电影反对那些比如把女性天性与男性征服欲对立的观念拒绝去概括性别与土地之间的关系狄阿娜的三人组合是一种冷峻的为了生存或者杀戮而存在的母权制并且配备了运动和军工装备狄阿娜大地色调的迷彩服是由一家名为Kryptek的公司生产的数码蛇纹图样该公司的产品已经通过了美国国防部的激光-视网膜追踪测试这个三人组合让人联想到末日准备者生存主义者和所谓的主权公民等反政府斗士”,他们也是这类战斗级别装备的主要消费者在这里她们是动物的保护者和追踪者既在防守也在进攻狄阿娜身上体现了这种矛盾她利用父权系统的武器来制定和实施女性化的法律和规则同时用一种另类的土地耕作模式取代那种男性中心的掠夺式的异性恋结构

狄阿娜的性欲显示出另一个悖论电影将女性快感放在首位这在男性艺术家作品中仍属罕见的壮举但这种快感是与枪支及狩猎等陈旧意象绑定在一起的——等待追逐射击侵入满足杀戮作为高潮猎杀狼时狄阿娜和她的侍女们表演了一个复杂而精密的仪式透露出围绕在事件周围的复杂情绪现场完全就像是一场女性高潮瀑布顺着山体奔涌而下狄阿娜几乎气喘吁吁精疲力尽并且神情忧郁她的快感因同情失落痛苦等情绪而变得更为复杂她往自己的步枪枪管里吐了一口蜂蜜般粘糊糊的液体然后一个侍女拆除了枪用剩下的组件在地上翻动并将它放在她抬起的两腿之间; 另一个侍女将女神的头发缠在枪管上翻着白沫的液体正从其中流出来枪的迷彩涂层像皮肤一样卷曲起皱如果枪是一个阴道崇拜的象征它看起来可能就应该是这样一个肉质的向外喷涌的洞

— 文/ 凯瑟琳·塔夫特 | Catherine Taft,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