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4

真实之程序艾迪·希拉(Edi Hila)的艺术

艾迪·希拉,《烈日下》,2005,布面油画,35 × 53 1⁄8";来自悖论系列,2002-2005.

不过这种对不可言说之物非同寻常的关注并不意味着希拉的作品比那些他被要求描绘的社会主义英雄形象更缺少政治性恰恰相反他的艺术以其自身的方式展露出库尔贝式的现实主义的激进对于那些无法发声的穷困潦倒的所谓小人物的关照给希拉的作品带来一种微妙的人道色彩这些绘画中无疑存在着一种情感深度这在东欧自1990年代以来出现的后摄影绘画中是普遍缺乏的Sławomir Elsner、Adrian Ghenie、Victor ManWilhelm Sasna)。《顶层公寓7》(2013)中的建筑让人联想起1980年代对新古典主义的迷恋或者在烈日下》(Under the Hot Sun,2005)生锈的油船搁浅在海滩上而海滩上布满了晒日光浴的人支起的遮阳伞这些作品或许含有一丝讽刺意味但同时也传达出一种忧伤那是一种无需依托情节起伏存在的感染力

艾迪·希拉转型中的画家”(Edi Hila: Painter of Transformation),2018,展览现场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 左起:《未来之人》(三联画),1997;《黑火》(Black Fire),1998;摄影:Daniel Chrobak.

现实的讽刺意味较之作品更甚——全球金融机在后共产主义国家释放的野蛮不受控的资本主义开始令其自食恶果一边是肆意的内线交易黑材料行贿另一边则是不断加剧的贫困以及各种合法及不合法经济体的彻底叠合这些特征为后苏联世界赢得了蛮荒东部”(Wild East)的绰号无论现任美国总统是否真的是普京的线人”,至少2019年的美国看起来越来越像是俄罗斯联邦的一个省慢吞吞地追赶着首都早已如火如荼展开的大都市发展希拉近几十年的创作像是一幅全景图反映了一个正在经历一种极端商品化的国家的外观和情感这个社会已经精疲力尽并且焦躁不安无法消化这些过于疾速的变化希拉画中的静止是一种迷惑性的平静是对外部世界疯狂速度的感知校正1997年创作的三联画未来之人》(People of the Future描绘了一艘巨大的幽灵船似乎正向观者逼近这幅画可说是他最动人的作品之一而从今天的角度来看也是他最令人惊惧的预言性作品这幅画创作于87名阿尔巴尼亚移民在试图穿越亚得里亚海时溺水而亡的事件之后是对那些对将致使他们流离失所的事件毫无预感的人们的纪念

迪特·若斯查特是芝加哥大学纽伯尔文化及社会学院(The Neubauer Collegium for Culture and Society)的策展人他同时也在芝加哥大学授课

— 文/ 迪特·若斯查特 | Dieter Roelstraete,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