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5

应对挑战政治时机的艺术

很明显类似#YoTambienExijo这样的干预需要的是一种局势分析毕竟以传统的艺术批评而言它几乎称不上是一件作品它是重新实施一件作品的失败尝试这种分析也促使我们去重新思考艺术材料的含义政治时机特定性艺术试图激活社会和政治图景中已存的力量——这些欲望和情绪通常掌握在掌权者手中通过挪动这些能量,#YoTambienExijo经由两种路径对局势进行了干预它不仅暴露了自身实施过程中蕴含的政治矛盾比如艺术家们继承了古巴革命的传统价值而政府却予以镇压),而且间接地揭露了古巴日常生活中的冲突其中双重思想(doublethink)已经成为常态当外国人询问古巴人对于布鲁古拉和#YoTambienExijo的看法时他们往往发现自己处在一个艰难甚至危险的位置上而他们的回应无一例外地指责布鲁古拉的动机是自我中心的是为了自己的国际职业生涯获取更多关注毫无疑问很多人确实真心如此认为但是生活在长期监控下的谨慎的古巴人又可以给出什么其他答案呢

塔尼亚·布鲁古拉#YoTambienExijo的标志,2014.

近几十年来欧洲和北美的艺术史向世界各地输送了其术语尽管如机构批判表演艺术等概念很难直接转嫁到其他语境同样的把政治时机特定性翻译进入我们自己的语境时也存在某种不自然显然这类干预在诸如古巴中国俄罗斯等国的样貌必然和在所谓的自由民主国家不同在这里文化更少受到微观管理而异见则被视作健康至少到目前为止)。这种差异体现在我们分别用以描述对抗所使用的修辞上在专制政体下持异见者(dissident)被称为行动主义者(activist)。政治时机特定性就处在异见者和行动主义者这两个位置之间但又与二者都不同因为它试图揭示冲突而不是表达愤怒或者提出解决方案

在今天的美国野蛮行径日嚣尘上警察枪杀黑人却被宣布无罪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从寻求庇护的父母那里绑架婴儿大公司越来越肆无忌惮地把化学废料排入饮用水源里一个根本不合法的最高法院多数宣布酷刑死刑符合宪法所有这些都没有得到足够的报道因为媒体更热衷于去追赶总统像呕吐物一样源源不绝涌出的推文与此同时我的手机一天到晚震动个不停提醒我打给众议院成员发传真给参议员在请愿书上签名参加游行希望引发公众对当下事件意识的艺术家需要和24小时循环的新闻播报以及当代文化甚至当代艺术转瞬即逝的注意力争分夺秒政治时机特定性的概念或许正是要求我们用社交媒体的疯狂速度来展开工作——换句话说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伦敦泰特美术馆呈现的塔尼亚·布鲁古拉的《#YoTambienExijo:再现塔特林的私语 #6》,2014,于布鲁古拉于古巴羁押期间实施伦敦,2015418. Octavia Findlay. 图片:Tate/Twitter.

虽然我们很难找到和古巴的情况直接对应的案例但近期美国的一些利用政治时机创作的例子包括帕克·布莱特(Parker Bright)2017年惠特尼双年展期间在达娜·舒兹(Dana Schutz)作品开棺》(Open Casket,2016)前站立两天的行为克里斯托夫·布切尔(Christoph Büchel)2018年提出的将特朗普在美墨边境立起的样品墙作为大地艺术以及国家纪念碑的提议;Yes Men发行的关于特朗普于今年一月辞职消息的”《华盛顿邮报》;甚至也包括策展人南茜·斯佩克特(Nancy Spector)对特朗普政府意图从古根海姆美术馆借一幅梵高绘画作出的回应信中她提议不如换做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的金色马桶(《 美国》[America],2016)。14 尽管这些项目最初只是针对艺术界而非大众的但它们清晰尖锐直接而且对其目标观众来说是清楚易懂的

长久以来艺术家们都认为他们应该远离时事而追求永恒对当下事物的回应只能是间接的艺术不应该与某一特定历史时刻绑定尤其如果它想要在市场上拥有更长久的生命但我们自身的历史局势需要我们变换我们的思维方式葛兰西在狱中札记中提出局势需要一种包含策略煽动的即时政治。15 对于这一煽动的任务而言驱动媒体是极为重要的一环——当历史改变航向时我们需要改变惯性的认知方式葛兰西在1920、1930年代的写作所面对的是革命事业的崩溃以及它被极右翼势力的收编他的作品在今天有着令人惊惧的回响十年前我们绝对不会想到法西斯会走出历史书进入我们活生生的现实艺术家们可以以各种方式回应这一阴暗的现实行动主义艺术行动主义立法艺术以及其他各种形式的社会介入还有一种可以利用的工具就是政治时机——政治们对此运用得得心应手艺术家们也可以像政客们一样思考——利用他们的狡猾和眼光来吸引注意力并且创造出能够如病毒般快速传播的姿态触及最广大的观众包括尤其是那些当权者

— 文/ 克莱尔·毕晓普 | Claire Bishop,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