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夏季

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

史蒂夫·麦奎因,《加勒比之跃/西部深处》(Carib’s Leap/Western Deep),2002,8毫米和35毫米转三频数码录像彩色有声,2853;126;2412. 《加勒比之跃》,来自第十一届卡塞尔文献展.

1999奥奎打电话给我说他被提名为第十一届卡塞尔文献展策展人那次电话很长我们说到了我们各自的女儿那时候都才一岁说到这个展览将如何改变她们的未来

的确如此

奥奎去世前两周我坐在慕尼黑一家医院里他的病榻边他很虚弱他开始大声地朗读诗歌这种朗读的体验在他如同吃着最美味的水果一般咬一口果汁流到了他的下巴而他则细细品尝着每个词的发音

他最后朗读的是奥克塔维奥·帕斯(Octavio Paz)太阳石》(Piedra de sol,1957),摘录并编辑如下

我想继续前进去到远方但却不能
这瞬间已一再向其他的瞬间滑行,[…]

一棵晶莹的垂柳一棵水灵的黑杨
一股高高的喷泉随风飘荡
一株笔直的树木翩翩起舞
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
前进后退迂回总能到达
要去的地方
星星或者春光
平静的步履不匆忙
河水闭着眼睑
整夜将预言流淌
在波涛中一齐涌来
一浪接一浪
直至将一切掩盖
绿色的主宰永不枯黄
就像天空张开的绚丽的翅膀

在未来岁月的稠密
和不幸的光辉中
跋涉像一只鸟
在朦胧的枝头歌唱
用歌声和岌岌可危的幸福
使树木痴呆
预兆逃离手掌
鸟儿啄食晨光

一个形象恰似突然的歌唱
烈火中歌唱的风
悬在空中的目光
注视世界和它的山峦海洋
像被玛瑙滤过的光的身躯
光的大腿光的腹部一个个海湾
太阳的岩石彩云色的身躯
飞快跳跃的白昼的颜色
闪烁而又有形体的时光
由于你的形体世界才变得有形
由于你的晶莹世界才变得透亮

我沿着你的腰肢行走
像沿着一条河流
我沿着你的身躯行走
像沿着一座森林
我沿着你敏锐的思想行走
像沿着直通深渊的山间小径
我的影子在你白皙的前额的出口
跌得粉碎我捡起一块块碎片
没有身躯却继续摸索搜寻,[…]

你像云你像树
你是所有的鸟儿和一个星体
你像剑的锋芒
和刽子手的盛血的杯子
就像使灵魂前进将它纠缠
并使它与自身分离的常春藤一样,[…]

我想继续前进去到远方但却不能
这瞬间已一再向其他的瞬间滑行
我曾做过不会做梦的石头的梦
到头来却像石头一样
听见自己被囚禁的血液的歌声
大海用光的声音歌唱
一座座城墙互相退让
所有的门都已毁坏
太阳从我的前额开始掠抢
翻开我紧闭的眼睑
剥去我生命的包装
使我脱离了我脱离了自己
千年昏睡的石头的梦乡
而他那明镜的幻术却重放光芒
一棵晶莹的垂柳一棵水灵的黑杨
一股高高的喷泉随风飘荡
一株笔直的树木翩翩起舞
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
前进后退迂回总能到达
要去的地方。1

1. 奥克塔维奥·帕斯,《太阳石》,1957;中文翻译摘自北京燕山出版社2014年版的太阳石》,翻译赵振江

史蒂夫·麦奎因是一位生活在伦敦和阿姆斯特丹的艺术家电影导演和剧作家

— 文/ 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