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夏季

王兴伟

王兴伟,《沈阳之夜》,2018布面油画,300 x 500 cm.

面相学”,尽管看似可疑的伪科学但其中的论断的确是基于一套固定的标准中国语境里的说法是形体特征比如头部形状能揭示人的命运走向在北京麦勒画廊798空间举办的面相之谜一展中王兴伟透过他身边环境的多重场景和人物反思了命定”(predetermination)的含义家人朋友名誉受损的政治人物——他们各自的命运都被暗藏在艺术家带有隐喻意味的戏仿中比如四联画中午休息》(2017-19)用戏剧化的手法呈现了一组取自抗日神剧的群像日本士兵们近乎滑稽的茫然姿态让他们显得很不正经而茅草堆前两个男人在太阳下背靠背颓坐着他们的穿着和姿势让人想起汉奸讽刺画而两人样貌又分别像极了王兴伟本人和艺术家艾未未后者曾因王兴伟参加北京尤伦斯艺术中心群展一事与之发生过公开争执其他作品例如负心汉》(2017)则充分展现了王兴伟从视觉修辞和主题中提炼出讽刺故事与悖论叙事的能力正如面相师可以从符号化的外貌特征中找到一个人的内心性格线索

面相之谜举办同时艺术家另一场题为沈阳之夜的个展在麦勒画廊原草场地空间同期举行这里展出的两幅绘画作品取景自90年代初的沈阳彼时彼地对艺术家和他的朋友们而言都至关重要。《沈阳之夜》(2018)在构图思路上神似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自由领导人民》(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1830),为四个人物形象编排了各自不同的命运走向画中一名与艺术家本人长相相似的男子赤裸上半身双手抓着和齐腰高的长旗帜他看起来坚定不移尽管正站在高压电箱下旗帜另一端一胖一瘦的两名男子站在禁止掉头的指示牌旁边(“不许掉头同时也是1989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的中国现代艺术展的代表标志而具有开创性意义的该次展览被一些人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开端)。这两人赤裸上身背对观者面朝高架桥洞桥后是一座酷似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的宏伟的社会主义风格建筑如此姿态或许在暗示两人并不情愿身处此景或是根本无法与其共情同时在画面中央艺术家的朋友冯晓光坐在地上倚着一块路障右手搭着凸起的裆部绝望地看着画面前景中被丢弃在路上的白旗暗示失败

吴涛之死No.3》(2019)这幅作品中正如题目所示王兴伟回到密友去世这一主题画面里一度前途无限的艺术家吴涛在极度不自然的姿势中去世他蜷着膝跪在一张小床上脸埋在毯子里落日的余晖洒满整个房间尸体上方挂着两幅他自己的画作一幅毕加索风格的哭泣肖像一幅模糊的城市风景共同纪念着这位不幸的年轻人

王兴伟在他的职业生涯中积累了一系列丰富的视觉修辞手法和主题指涉民间故事古典绘画传统以及见证当下生活的个人经历但他在使用这些素材时成功避免了主观臆断相比用表现或抽象手法升华情感与道德困境他更愿意投身于现实主义和讽喻一如面相学所说调动视觉线索超越显而易见打开阐释的可能范围

— 文/ 贺潇 | Fiona He, 译/ 梁子涵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