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夏季

泽诺·佩库鲁(Zeyno Pekünlü)

泽诺·佩库鲁,《磨损的部分》,2019录像黑白有声时长318.

去年冬天土耳其艺术家巴努·钦内图(Banu Cennetoğlu)在纽约雕塑中心的中期回顾展上展出了一部长达128小时的影像作品将过去十二年储存在她各种相机手机电脑和硬盘里的所有数码材料全部收录在内这种从文献记录的角度切入土耳其动荡局势下日常生活的做法同样见于比钦内图小十岁的土耳其艺术家泽诺·佩库鲁(Zeyno Pekünlü)的表演美学中佩库鲁在伊斯坦布尔的最新展览也是围绕一幅大型影像画布展开:9个小时长的工作》(İş;展览中所有作品均创作于2019描绘了她平常一天的生活

一台灰色沙发前放一个等离子投影邀请观众去完整地体验佩库鲁工作的一天由艺术家苹果电脑内置摄像头拍摄的影像酷似YouTube上的vlog,而影像的全部内容只是艺术家阅读互联网上的信息她的喃喃低语以及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述说自己心中所想她以冷漠疏离的态度回应各种新闻报道、Facebook评论工作邮件WhatsApp消息录像静止的画框显示背景里除了一扇门和墙上一张版画以外空无一物世界通过一个固定的屏幕来到她眼前而这些碎片化的数字信息吞没了她

佩库鲁的展示癖背后是数字监控的阴影在我们看到的镜头里艺术家假装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拍但她焦虑的动作暗示着她内心的怀疑作为一名以表演讲座著称的艺术家佩库鲁非常微妙地传达出了这种困惑的心理状态她早期的一件录像装置在所有可能性的边缘》(At the Edge of All Possibilities, 2014)受本雅明的文章讲故事的人》(The Storyteller,1936)启发也涉及到类似的焦虑情绪在该作品中佩库鲁坐在自己的苹果电脑前按时间顺序记录2013年环保主义者们在伊斯坦布尔盖齐公园(Gezi Park)组织的所有抗议活动而在工作佩库鲁通过让人担忧的新闻报道以及同行们关心的邮件刻画出了最近弥漫在土耳其艺术家心中的新的不安。2019年早些时候土耳其一家法院受理了对商人/慈善家奥斯曼·卡瓦拉(Osman Kavala)的指控卡瓦拉一年多前已经因为资助盖齐广场抗议被逮捕法院还透露包括佩库鲁在内的伊斯坦布尔艺术界人士已经处于情报机构的监听监视之下随着夜幕降临,《工作也告一段落佩库鲁被屏幕荧光照亮的脸显得异常疲惫一天结束最后并无任何情感宣泄西西弗斯式的倦怠和奥威尔式的焦虑第二天早上又将重启

磨损的部分》(Yıpranan Yer)是一段3分钟长的影像拼贴素材都取自土耳其情节电影的经典之作同样反思了过度劳作带来的消耗伊斯坦布尔街巷建筑以及土耳其演员和他们表演的喜怒哀乐被快速跳接成不断变化的蒙太奇影像片段让人想起克里斯蒂安·马克雷(Christian Marclay)时钟》(The Clock, 2010)里用时间性所做的实验此外,《磨损的部分还调用了电影胶片的物质性通过凸显原片的磨损和破裂——指纹尘土以及赛璐珞胶片上多年积累下来的划痕——这件影像作品探讨了艺术品的复制对于其自身形态带来的影响最后,《磨损的部分检视了机械复制时代的集体记忆这些老电影记录下的伊斯坦布尔已经不复存在承载其影像再现的旧胶片也在慢慢消失如同本雅明笔下讲故事的人佩库鲁通过两件截然不同但具有同等知识分量的作品唤醒了那个过去以及她在土耳其晦暗的当下所占据的脆弱位置

— 文/ 卡亚·根茨 | Kaya Genç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