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

黄永砅(1954–2019)

厦门达达在厦门文化宫前焚烧作品中国福建,19861124. 摄影:Wu Yi Ming.

1989黄永砅应蓬皮杜艺术中心的邀请前往法国参加大地魔术师展览之后他决定留在巴黎三十年后他突然离我们而去为艺术史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黄永砅1954年出生于中国南方城市厦门。1978年到1983他在浙江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学院学习1989年出国以前他已经是文革以后第一代前卫艺术运动之中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20世纪80年代中期外部世界的信息大量涌进中国很多艺术家因发现自我而感到兴奋并以此作为逃离现实主义艺术的解药然而黄的工作则已经超越了这种反叛他从否定自我开始用骰子和轮盘等工具导入偶发性机制讽刺了艺术中的自我表现和个人主义神话

1983年他在厦门发起了厦门达达团体并制造了一系列激进的事件来挑衅艺术机构的权力系统。1986厦门达达在厦门文化宫举办的一次展览后黄和群体成员一起公开烧毁了自己展出的作品宣称不消灭艺术生活不得安宁”。同年年底厦门达达计划在福建美术馆举办展览他们以突然改变计划的方式发动了黄永砯称之为的对文化体制的袭击”。他们突然把附近建筑工地上的建筑材料搬进美术馆而不是原来提交计划中的艺术作品展览在两个小时内就被美术馆的工作人员撤除这一时期黄永砅最重要的作品是把王伯敏的中国绘画史》(19821979年版的赫伯特·里德的现代绘画简史》(1959这两本书放在洗衣机里搅拌了两分钟当时中国艺术界正在热烈讨论如何处理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现代文化之间的关系这件作品就是黄永砅对这个讨论的回答80年代末90年代初,“混合搅拌的想法成了他创作中的中心。1989黄永砅参加大地魔术师时所创作的作品爬行物是用洗衣机搅拌的报纸纸浆堆积成的两座坟墓

黄永砅从这时开始移居巴黎并参加许多国际展览他是中西哲学的狂热读者对他来说西方两种文化的混合搅拌远远不仅是表面文化符号的并列道家巫术和易经的严密结构及神秘效用在黄永砅那里曾一度成为一种批判的武器用来对抗亚里斯多德开创的西方逻辑思维方法黄永砅希望在深层的文化差异中发现新的创造空间

黄永砅,《世界剧场》(局部),1993金属木头暖灯电线昆虫爬行动物. 德国斯图加特幽居城堡展览现场.

受到易经和中国古代巫术的启发黄永砅在1993年开始将活体动物放进作品创作了世界剧场这件作品各种好斗的肉食爬行动物和昆虫在一个角斗场形状的笼子里相互残杀和吞食而观众则可以在笼子外观看这一残酷过程。2017年在古根海姆美术馆举办“1989年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展览意在展示1989年以后中国当代艺术的全景这个展览不仅要展出黄永砅的这件作品而且以这件作品的题目来命名整个展览的名称但是由于动物保护者们的强烈抗议美术馆最终不得不撤除了这件作品黄的这件作品显然是在谈论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但是角斗场形状的笼子为观众提供了一个置身度外的超然视角迫使他们思考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超越特定时代和文化的观念天地不仁的视角来看待人和人种族和种族文化和文化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冲突

1999黄永砅代表法国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他的作品一人九兽是矗立在古典主义建筑样式的法国馆新之上的一群木柱木柱的顶端是一群仿佛从天而降的怪兽雕像根据古书山海经的记载凡是看到这些怪兽的人必将遭受灭顶之灾这件作品表现了艺术家对在特定背景下中国身份的深刻思考以及对西方的东方主义想象的尖刻嘲讽从那时起黄永砅的作品开始全方位地涉及现实和神话的宏大叙事从西方殖民主义的遗产到政治意识形态的冲突从诺亚方舟到本·拉登的暗杀从鸦片战争到反恐战争。2016巴黎大皇宫的展览“MONUMENTA”推出了黄永砅的个展帝国”,这是一个气势恢弘的大型装置作品巨大的金属蛇骨架几百个集装箱和放大了的拿破仑双角帽并列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由全球化引起的令人担忧的场景

虽然黄永砅的作品常常涉及重大历史主题并以犀利的方式提出与西方思想方式不同的观点和角度但他的语汇是复杂的多义的这些作品具有强烈的批判性同时又像谜语一样神秘他打开我们的思想让我们看到新的维度同时作者自己又悄然退场把我们留在严峻而重大的政治和文化的冲突面前

费大为独立策展人现居北京和巴黎两地

— 文/ 费大为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