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异托邦三部曲之III 从不扔东西的人

广东时代美术馆 | GUANGDONG TIMESMUSEUM
广州市白云大道黄边北路时代玫瑰园时代美术馆
2017.01.08–2017.03.26

杨圆圆,《几近抵达几近具体重庆》,2014-2016摄影装置纸上数码微喷胶片数码微喷旧相册档案).

从不扔东西的人作为一个试图通过艺术实践来探讨档案及相关问题的展览其立意很自然地提示我们注意到它与时下非常流行的将档案实物与艺术作品并置陈列的策展方式间的异同就像时代美术馆不久前在关于大尾象工作组的展览中所做的那样一个醒目的档案展示专区不仅按照线性叙事将大尾象的思考与创作路径串联起来更加强了这些思考和创作的实在性围绕着它们的历史叙述也在有意无意间得到进一步固化

如果说达成这一系列效果的关键在于物质性档案毋庸置疑的真实性”,那么在当前随着信息扩张和档案自身的变异,“真实性不再坚不可摧。2008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策划的展览档案热当代艺术中使用文献的现象就涉及到这一议题档案的形成与诠释过程实则掩藏着国家的知识垄断与权力角逐但在从不扔东西的人当中策展人则敏锐地捕捉到了有关真实性论辩的中国特色”:对于有着文革记忆的艺术家来说档案象征着国家意识形态下集体管制和个体身份间不可弥合的矛盾而对于更年轻的一代档案毋宁说是亟需甄别和编辑的网络数据”,它的言说阐释与指向皆具备开放性——这便成为理解该展的起点

艺术家的代际区分造成参展作品显明的年代感差异耿建翌的肯定是他》(1998)——展览文档》(2000)利用证件证件照与表格这类带有管控色彩的档案来佐证某人的经历生活状态甚至所思所想但这些物证本身带有戏谑性的一本正经态度反倒令人望而生疑汪建伟将隐蔽于日常生活中的政治性激进地推向幕前我的视觉档案》(2002)多个文革时期的影像片段呈现于同一个时间向度以此追问官方制造的视觉符号是如何塑造着历史

对更年轻的艺术家而言他们收集-归档的对象则更加千变万化比如珠江三角洲某个打工者身上的全部家当通过具体而微的”,最终导向对的猜想刘窗收购你身上的所有东西袁稳豪)》,2009);又或是城市变迁进程中留下的建筑图档它们既是当下的参照又预示了城市未来的宿命杨圆圆几近抵达几近具体重庆》,2014/2016)。这个对象甚至可以是虚构的而为此堆叠的大量虚构档案和煞有介事的分类过程赋予作品一种介于真假间的不确定状态就如段建宇所讲述的那个关于美国艺术家施耐贝尔在广东韶关被重新发现的故事(《一份刚刚发现的文献》,2002),以及邓国骞通过互联网为未能降生的妹妹所打造的生活点滴(《我唤你作楠诗》,2013)。展览中一切围绕真实虚构的论辩最终都归结为针对仍关注档案/艺术品物质实体的机构之拷问——在此或可借用鲍里斯·格罗伊斯的说法在今日我们需要保留的是没有光晕的物”,亦或保留没有物的光晕”?

— 文/ 武漠

白双全那光

镜花园 | MIRRORED GARDENS
广州市番禺区化龙镇农业大观园内
2016.12.17–2017.02.26

白双全,“那光展览现场,2016-2017.

2009在亚洲艺术文献库(AAA)驻场时白双全将文献库图书所有藏书的留白页影印抽取出来并组装成一本白色的图书馆”,建议透过对空白的阅读及想象引申出对内容的解构阅读动作的扩大以及对文献概念的重索对留白处阅读及展开实际也始终构成着白双全创作的启动点——基于对几近空白的细微处的观察想象对其阈值的发现与加工生成新的图像与形态并等待再次被注视被延展被拆解被生成

白双全那光所呈现的正是对这种延展性的练习,3件多年前的作品被艺术家作为新一轮创作展开的原点从主题材料形态诸多角度进行拉伸与重构呈现出一种颇具再生与自给能力的植物属性。2006白双全在深水埔的夜幕下等待一栋居民楼的灯光全部熄灭十年后他将当晚大楼最后两个透过电视微闪的光源拉近放大在双屏中经由与他2012年在报纸上杜撰的宗教故事的并置将光作为现代化象征物诗意地联系至自然再转折至信仰散射地刺穿意义的脆弱性在同样创作于00年代中期的作品熟悉的数字陌生的电话白双全通过巴士站台的八位数巴士编号随机地联络上巴士先生”,一番对话结束后他于十年后相约对方见面并透过两张文献桌呈现了其中的诸多细节与线索包括两个见面照片中的两件垃圾香港薄扶林村伯大尼修院和紫荆花的连系修道院中篆刻的福音文字……另一组以海岸线为关键词的作品则在12年的跨度中跳跃性地审视了海水所挟带的阶级性海面边界线的虚构感及其背后真实的政治在他分散性强烈的创作类型下神学研究的背景与所生活的香港社会中不可回避的焦灼仍旧是白双全极为关注的主线这在展览中也十分明显一组2016年的新创作以两场法庭审判作为起始点经由白双全的旁听笔记与绘画生成一套由抽象绘画墙纸纹样可拆解雕塑组成作品集合指向特首选举争议的同时也创造出一批神秘主义色彩的图腾符号最后伴随这些作品的是穿流于展览墙面创作笔记”,呈现了2012年间白双全以文字形式记录的作品方案在空间的串联中构成一种诗歌般的回音

分别以光、“巴士先生”、城市边界与法律议题为展开这个展览实际并不存在一个稳定的主体无论是对神学的引用对政治的关注对城市身份的想象抑或对市井生活的观察都在白双全持续的创作中不断更新变化——或许时间是展览唯一集中探测的主题事件在时间中的流动与变化以及时间在不同截点向个体所揭示的各异景象与启示

— 文/ 瞿畅

胡昀我们从未离开过

OCAT西安馆 | OCAT XI’AN
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北池头一路南段
2017.03.04–2017.04.09

胡昀,《原地》,2017装置感光相纸打孔有机玻璃.

对于外来者西安呈现出一系列的废墟遗址文物陈列它们稳定被表现为价值久远的珍宝或某种文明程度的物证由此替代抹除否定了历史的真实状态如同作为终点的结论否定了思想或行文的过程作为OCAT西安馆西安角项目邀请的首位外地艺术家胡昀带来一种处理历史与展示的不同方式

原地》(2017)延续艺术家2012我们的祖先2016叙事病展览中的元素艺术家祖父一生的照片被选出十组翻拍经暗房显影后不作定影处理便暴露于自然光中影像显现与消失的过程并非展示的内容观众能见到的只是大小参差高低错落的空白相纸。20世纪初美国探险家Robert Sterling Clark率领科考队在中国西北部的考察路线被简化成为打在展柜有机玻璃表面的一串空洞每个空洞都曾意味着对于未知地区的一系列观测和数据搜集连成悬浮在相纸上空的星座暗示着历史地点命运之间的联系以及个人生命历史进程大型项目共享的徒劳

我们从未离开过》(2017)涉及陕西作为中国卫星监测与回收基地的角色以表现卫星回收的新闻图片为素材将图中卫星残骸涂成黑色抹除已经完成历史使命的无用之物却又以浓重的黑色引起观者注意展厅角落的一堆煤炭与此呼应称为遗骸》,亦关乎无用却也可被理解为某种未开始的状态——煤炭蕴含不可见的能量有尚未发生作用的能力。《星座》(2017)则将这种无用与大型国家工程相联观众将有星座图样孔洞的纸带穿过音乐盒播出东方红的乐曲若误将纸带反置听到的则荒诞如实验音乐这源自艺术家参观西安卫星测控中心的经历在那里他得知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的功能只是向外太空播放一曲东方红》。

》(2017)运用3D扫描及一系列用于航空的尖端材料与高精度造型技术对艺术家祖父年少时在上海法租界的工厂工作时阅读过的一册西行漫记进行重塑以用于国家大型工程的材料与技术重新诠释个人年少时想象西北解放区与共产主义的精神源泉有过度的无用感却也可能不足书上放置着艺术家购自eBay的陨石一枚无用之物曾于15,00020,000年前穿越大气层经过中国西北落在蒙古与俄国的交界那时人类的历史还处于未开始的状态陨石的路径却正暗合该书的英文标题“Red Star Over China”。这块陨石含镍量高剖面可被打磨成镜面而不锈蚀每个个体在历史中都很像这块陨石是过客是镜面),也像原地中有影像显现又消失的感光相纸

— 文/ 申舶良

冯冰伊冷事实

千高原艺术空间 | A THOUSAND PLATEAUS ART SPACE
成都市高新区天府一街699号铁像寺水街南区3-5临盛邦街
2016.12.17–2017.02.28

冯冰伊,“冷事实展览现场,2016-2017.

艺术家冯冰伊于千高原艺术空间的个展冷事实不免让人联想到西斯托·罗德里格兹(Sixto Rodriguez)1970年的同名专辑“Cold Fact”,但与字面上的冷峻相悖展览试图通过影像文本以及生活材料的非线性编排展开了平行于现实与自身之间的情感角力与空间写作揭示艺术家多重包装的自我”,从而在个人化的基础上强化时空的多义性与隐喻的张力透过现场具体可感的知觉碎片开启一场直觉冒险

作为对时空叙述的一次再剪辑与排演冯冰伊2016新作的整体基调充满了仪式化的抒情展厅入口悬挂的五面酒红色旗帜”《尝试是走向失败的第一步 No.1》(2016),其图像来源是拍摄双屏影像《MOMO》(2016)的片场场景旗面角落的计数分别代表点火失败的次数”、“换打火机次数”、“骂脏话次数”、“NG次数等等旗帜作为媒介恰是一个暧昧的目的地”,或是与现实悖论的精神浮标”——艺术家试图从展览一开始就将日以继夜的试错的虚无感指向生活本身

欢迎来到时间切片博物馆》(2016)则由三个部分组成一部关于制作3D切片的教学片来自切片的物象——3D打印的关于艺术家本人以及收集来的日常物件与文字以及讲述切片来源的图像标本及注解在这个互文的结构中带有身体性延伸的物件被3D打印后经由文学化的描述获得了新生而藏在注解中的信息源头与制作过程中的扫描图像并置构成了对于他者的重申

作为展览的核心章节展厅尽头的起点也是终点与与之相邻的倾斜竖立的纪念碑构成了双屏影像装置《MOMO》。双屏中穿插着诗意文字情景化场面个人情绪的角色带入之间所构成的时空穿插与各自成章仿佛包含数个自我的多维宇宙循环往复消解了答案终点与唯一性

冷事实更像是冯冰伊基于个体情感关于时间与记忆留存与重构的一次叙事实验观众作为闯入者游荡于作者整体叙事的支流之中通过隐秘线索中的拼图获得情感上的连接与想象在展厅长墙上挂着两幅容易被忽略的小幅架上作品我们的帽子里还有冰》(2016)——菲林上的两块白蜡当观者上前细看后才能发现裂痕与绿色油墨拍摄于山间的照片析出的痕迹这些敏感和微妙之处如同时间的褶皱“,折射着艺术家彼时彼地内心的挣扎虽然它们表面看上去如此冷静

— 文/ 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