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亭葳:“感觉好不好

J: GALLERY
上海市莫干山路50M50创意园17102-103
2017.03.17–2017.05.07

李亭葳,《更好更强》,2016,3组单屏幕录像健康产品原装瓶和蛋白棒低卡产品原包装灯箱广告沙发茶几平板电脑支架纸篓蛋白棒

感觉好不好?” 这个有些怀旧色彩的问句让人不禁陷入尴尬之中似乎暗示了在过渡强调情绪(mood)之后我们所面对的难以启齿挥之不去的无聊比如我今天吃了什么》(2016)22个来自YouTube的网络视频中近乎神经质的女人们不厌其烦的介绍示范表演如何吃得健康与如何拥有一种亢奋积极的生活或者更好更强》(2016)中更为直接冰冷的广告风格DIS美学拍摄的能量棒等代餐食品是的这些食物以及他们的消费者看起来真的让人难以忍受然而他们所代表和许愿的不仅仅是现代生活中无所不在的常识——一种可被命名为你可以的》 (2016)的成功学即通过健美训练营和节制饮食而铸就优美的身体同时这也延伸到五花八门的挑战身体与生命极限等行为背后所隐含的对于权利意志(will to power)的追求

这种关注继承了尼采针对身体受困于生产性劳作和机器性工具的批判同时指向了一个更为重要的关于人的集体性存在的议题如何摆脱为了存在而挣扎(struggle for existence)的命运以及存在自身来自时间的难以逃脱的无聊相对的由四个章节组成的影像作品你可以很快乐》(2016)则采取了禁欲主义的主题编辑重组了网络流行的冥想训练音波视听等素材作品在模仿鸡汤文化的叙事的同时变向的展现了那些试图洗涮和平抚焦虑心灵的劝道的做作

实际上艺术家自始至终并没有真正界定情绪本身而是利用大众文化的传播方式对现实进行直接的模仿和解构性的使用以此来建立一种谱系学”,在将自我完善的信条夸大发挥至极点的同时揭示我们的文化如何借由保护感受的名义来对前者进行深一步的剥削而展览也在貌似个体缺席的情况下重新强调了一种根本性情绪(fundamental mood)的认知——如何重新认识无聊以及利用其消解由消费造成的异己感的批判性潜力

— 文/ 富源

陈彧君故土不乡愁

BANK
上海市徐汇区安福路2982号楼
2017.02.25–2017.04.16

陈彧君故土不乡愁展览现场 @ BANK,2017,摄影王闻龙.

故土不乡愁是陈彧君根据自身多年来离散的移居流寓经验进行的私人叙事用来关照其艺术实践中的文学属性以展览形式出现的故土不乡愁在对应到阿拉里奥回转的复式空间及BANK工业的地下空间后艺术家离乡的边缘处境愈加明确地成为定位其创作身份的论述策略通过在他乡家乡之间流转或于居住地出生地之间游移累积出面向空间生产的文化资本并碰撞出关于弹性公民身份建构之可能的思考——折叠的废墟若不能提供遮蔽行走的亲缘要如何获得安置

陈彧君出生于福建莆田后在浙江杭州求学并执教数年现工作并生活于上海作为一种持续发生的中国泛现代主义经验打破原籍的生物政治统摄是由工具化的城市情境催化出的均质的个体行为。“故土不乡愁中大量绘画拼贴与装置的复杂集合所造就的纯意向性的物质空间指向了一个主体间际的想象的共同体”,不仅牵涉艺术家创作身份的媒介化转向并且触及对南洋侨乡这一特定地缘环境中的族裔性图景与去疆域化问题的重新发现继而暗示了全球化框架中分层与分化的历史空间对断裂的世界主义的弥补粉饰与操纵

横贯莆田独流入海的木兰溪作为故土不乡愁观念范畴中最重要的母题之一在陈彧君早期与胞兄陈彧凡的共同创作里通常表现为由若干体块堆砌而成的虚拟领地但在陈彧君自己的创作脉络中又进一步演变为对该领地的潜在映射物理的空间占据与心理的空间认知两相对照生成左右南洋侨乡边界位置的意识图像却并不适用于恋地情结本身在中国南方沿海侨乡社会的文化经验里,“本土性国际性的交换没有完全存在于殖民或后殖民的话语建制之中

木兰溪系列是陈彧君对于在上个世纪不同时间里移民东南亚又从东南亚返回的亲属所建立的伦理认同原本蜿蜒的木兰溪在艺术家的笔下如海水般汹涌又不时凝固在自然状态之外成就了一部家庭/宗族纪事而唤起一个逐渐式微的南洋”。由此而来的家庭聚会系列更是直观地在木兰溪的背景之上以家庭摄影的方式衔接这部分认同。“南洋的概念所涉及的地理与地缘政治维度在本国语境中特指清末民初时期的行政区划——相对北洋而言的江苏以南沿海诸地同时泛指以中国为主体的亚洲大陆之东南——包括新马等地在内以侨居活动为纽带的同一性空间。“南洋作为一个亚洲主义的历史叙述单位既已开始诉诸现代性的反身意义陈彧君的创作身份随即成为一部打破线性时间固着的移动诗学藉此在后结构主义的多面镜中打开一个全球化的自我

据悉木兰溪的部分河段已经被改造成水利公园诸多原本呈现南洋风貌的乡土建筑被贴上临时的标签随即遭遇拆除。“故土不乡愁的另一个关键副本临时建筑系列即围绕着木兰溪的真实处境展开。《临时建筑以水墨的笔触调和由地方报纸拼贴起的房屋结构甚至故意融入一些异域情调的装饰元素规划出一个在错位之后差异化的南洋”。看似堵塞的平面对上述各种历史空间的相遇作出进一步的判断如果说治愈乡愁是艺术家展开这些实践的最初目的那么担当底稿的乡愁最终被艺术家自己擦除了

故土不乡愁为阿拉里奥画廊和BANK共同举办.

— 文/ 袁佳维

双飞艺术中心不刻意不忘记之桃花源随风而逝

纽约视觉艺术学院艺术中心 | SNAP
上海市黄浦区四川中路33901
2017.03.04–2017.04.04

不刻意不忘记之桃花源随风而逝展览现场,2017.

双飞艺术中心是一个九人组合杨俊岭张乐华孙慧源李富春黄丽芽崔绍翰林科李明王亮九年前他们是杭州中国美院新媒体系的同学玩到一起之后就自然形成了一个无组织无纪律的组合双飞的命名和达达一样给人一种无从考证的印象不过和达达宣言式的运动姿态不同双飞是松散而随意的最近他们在上海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的空间SNAP搞了一场个展名叫不刻意不忘记之桃花源随风而逝”;2010他们做过一个叫不刻意不忘记的个展也是在那时出品了耳熟能详的当代买卖》MTV,为流行歌曲爱情买卖的旋律填了关于当代艺术市场的歌词

这群九年前的男孩虽然大多已经成家做了爸爸但聚在一起的时候还都是男孩的状态九年来九人中仍在做职业艺术家的只占少数这形成了一种大多数人只在相聚时变身艺术家的兼职状态这种兼职状态让双飞区别于所谓的职业艺术家九年前他们还是学生的时候受耿建翌邵一沈立功几位老师的影响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考虑怎么样让作品没有作品感”。是什么将他们与聚众淫乱区分开来是否需要将他们的所作所为当作艺术来合法化一种观点是Marysia Lewandowska认为的当代艺术的合法性是由整套机制赋予的而不存在什么完整固定的艺术本体只要你有本事能办展览有策展人帮你张罗作品还能卖那么你就或多或少作为艺术成立了至于你的创作30%还是70%还是100%作为艺术成立在当下也不是太重要是不是艺术的讨论或许也接近于是不是好艺术的讨论这都需要一个判别标准而观念艺术的独特性大概恰恰在于去标准化

2015年在龙美术馆“15个房间的展览里双飞请九个大叔和九个小鲜肉每天轮班替他们泡牛奶浴那个作品中对老年与少年的投射在这次SNAP的个展中继续九人买了老年人款式的旧衣服还有假发假胡子装扮成老人。SNAP在四川中路外滩这群假老人就跑去外滩写生一本正经地架起画架画画风景画画肖像一溜排九个人引来了路人围观也很快就受到了安保的注意安保让他们离开他们说画画也不让了安保倒也说不出什么理由来就去叫队长了队长得意地用名侦探的口吻朝围观的路人们说你们看他们都是假扮的胡子都掉下来了年纪不大都是年轻人就是来瞎搞说不定就是行为艺术

他们拙劣的模仿就是为了被一眼识破的这种伪装或许是他们对年华流逝的真情流露而煞有介事地在外滩这样的地方写生画画或许不失为对当下艺术创作在公众认知中所处情境的绝妙比喻,“在公共空间里产生自身散发出的荒诞和傻嗨”(引自顾灵2012年与双飞成员的采访)。小展厅里播放着这趟行为的录像地上放着九双老年棉鞋而大展厅铺满了假草皮竖着几颗假桃花树墙面贴着假自然风景的壁纸展厅中央是个很大的充气透明圆帐篷鼓风机持续发出噪音开幕当晚双飞假扮老年人围坐在里面一边喝茶一边用手机聊天整场聊天在当晚的一个微信群里进行参观者可以扫码加入这个群小双飞们在现场玩耍一知半解地看着墙面上的录像投影他们的爸爸们在录像里嬉笑打闹假装被一头截自网络视频的狮子的影像追逐或九个人团在一起挥舞白色三角旗好像在欢迎画面右侧的什么重要人物这些引人发笑的幽默设定和表演是双飞一以贯之的气质

这些乍一看躺在严肃创作反面的东西不只是这样一个一年聚不了几次的组合的创作的全部没有具体规划没有策略双飞的九个男人在一起时每个人的存在既乘以九也除以九相聚是一种浪漫聚在一起时集体精神的放松温暖混乱玩世不恭并孩子气是真实的甚至可以说是本能的对他们来说创作是搞事是游戏是调取自我的二逼气质”。从新媒体毕业的他们除了用录像记录并展出或架绿幕拍些粗制滥造的短片这些录像带有浓厚的民间趣味说不定传到网上会有很多人看并引爆弹幕),绝大部分的行为和表演都是现场的都用他们自己作为媒介或许就像他们自己透露出的讯息说这些搞笑乱来是为了表达什么对现实的批判忧虑或许就是装逼纯友情纯傻乐在一起就是真谛他们曾经也有过严肃讨论比如要品牌化双飞要有策略要成立双飞J金会“,要突显每个人的个性……然而时间才是杀猪刀过了这么久仍然能玩high,还会接着玩下去这些就挺双飞的

— 文/ 顾灵

天气大战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 SHANGHAI MINSHENG ART MUSEUM
浦东新区世博大道1929
2017.03.05–2017.04.16

天气大战展览现场,2017.

展览天气大战”(The Weather War)再度将行动主义的艺术纲领带入关注的焦点和争议的漩涡初看起来两位瑞典艺术家马慈贝格特(Mats Bigert)和拉瑟贝格斯特姆(Lars Bergström)所回应的是一个极为俗套的环保主题但这也恰恰体现出了他们挑战陈规的勇气就方法而言是营造触目惊心的灾难场景声泪俱下地控诉人类的暴行还是义正言辞地抨击资本的罪恶这些皆不在两位艺术家的备选之列相反他们所选择的切入角度是进入天气的内部”。

艺术再现和理论批判越是连篇累牍地谈论环境危机自然和环境仿佛就越淡化为背景被推后到一个安全的距离这点酷似福柯在性史开篇所描述的现代社会性话语的增殖其衬托出的其实恰恰是真相本身的沉默环保主义的人道话语似乎早已成为全球化运作的权力-经济体制的诡异镜像面对这一整齐划一的格局两位艺术家没有去继续空谈理论和政治而是将宏大之物”(hyperobjects)与最为日常的经验和最为个体的行动联结在一起——我们和天气之间或许本应是亦敌亦友的亲密关系正如牛顿将自己描绘为在海边玩耍的孩子或爱因斯坦从小就沉湎于追光之幻想拉瑟·贝格斯特姆亦是在童年即激发出对天气的迷恋这也是为何在他们的作品之中总能感受到一种童真甚至几分顽皮展览同名纪录片(2012)中最令人难忘的情节高潮正是那段在暴雨中一路追逐龙卷风的场景这看似荒诞可笑的举动之中真正触及我们的是什么或许正是那份纯真的勇气

整个展览以风暴这个环节开场并将名为问题的黑色圆球置于入口的醒目位置问题何在这个地球的形状笼罩在全黑之中带来不祥的噩运感但同时它光亮的表面又清晰映现着观者的形象宏大的宿命与当下的在场似乎正隐约中形成交织的对话同样以球体形象呈现的四屏影像作品如果你不喜欢这天气就改变它》(If You Don’t Like The Weather, Change it,2007),已经极为鲜明地提出了改变控制这个根本的问题初看起来这似乎仍然是一个人定胜天式的陈腐的政治寓言但展览接下来所呈现出的多种交织乃至冲突的视角却不断瓦解着这个统一的图景在艺术家精心讲述的一个个有关控制天气的真实或想象的故事之中每一个具体的案例其实都是各种复杂力量交错作用的结果权力的操控文化的冲突经济的竞争让格局变得越来越复杂然而与这个含混纠结的问题系列相对应的却正是那个纯真而直接的经验的系列——飓风肆虐过后的乔普林小镇上空却被贴上了闪闪发光的铝片就像是稚气的孩子在用五颜六色的贴纸研究着灾难的形成覆盖冰川峰顶的巨大救护毯却被摆置成环抱的羽翼恰似儿童在厚厚的被子之中所感受到的温暖与安全甚至在2016年新作天气之中大气的战场》(Inside the Weather—A Synoptic Battlefield)之中那些本来惨绝人寰的战争场景却被化作幼童所把玩的闪亮而上手的玩具模型在所有这些物件的掩映之下居于中心位置的正是那辆异想天开的龙卷风转向器”,这个看似放大的玩具车却能够在狂风暴雨中抵挡自然的伟力

在为这次展览所撰写的文章中著名环境学家斯文克·苏林(Sverker Sörlin)同样谈及了充斥时代的环境话语背后所难以掩饰的虚空(void)”,并由此召唤我们去重新感受自然”。只不过此种感受不再应该仅仅浸淫着甜腻的人本主义的味道而更应该展现出无羁而纯真的勇气

— 文/ 姜宇辉

周思维美化了家

天线空间 | ANTENNA SPACE
上海市莫干山路5017号楼202
2017.03.04–2017.04.04

周思维,《葡萄背景)》,2016布面油画,130 x 160cm.

展览美化了家是周思维首次尝试以命题创作的方式呈现近期工作与以往个展在形式上相同的是此次个展也并非仅仅是一个绘画展艺术家还通过场景搭建陶土雕塑和数码图片打印等方法对这一看似抽象的概念进行了再现”。而这种多媒介的创作方式既展示了周思维对其以往创作语言的反思也从绘画之外的角度为这一既现实又抽象的命题找到了落脚点

展览题目中的美化更多展现了艺术家作为生产的工作者如何在介于现实与其艺术媒介的理解之上, 成为两者之间的调解者无论是展厅中央的L型白色平台以及椭圆展台上一系列以家居用品为原型看似粗拙的陶土雕塑还是架在石头之上的破碎玻璃花瓶的图片——都与墙上的油画作品相同是艺术家对日常生活中实物的再现”。周思维并不否认艺术再现的功能他甚至认为实用的角度而言绘画应该保留它最原始的功能换言之那些从美术学院获得的对于绘画的基本经验并没有变成主导艺术家创作的使用说明书而成为了他探索不同创作媒介的出发点

从周思维绘画作品中的笔触颜料的覆盖画面薄厚的拿捏我们不难看出色彩以及绘制色彩的顺序是他创作时考虑的最重要因素他去掉了极色黑色和白色),因此更能显现出使用基本色对寻求个人绘画观念所带来的限制也正是这种方法为艺术家提供了深入绘画语言的途径例如日出日落颜色由左上角延伸至整个画面尽管应有的明暗关系依然成立但又背离了美院里画石膏像的方法论作品葡萄与约翰·凯奇的《433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约翰·凯奇在钢琴前433秒的寂静并非只是为了让观众在观看表演的同时去感受无声而是引导他们在这段看似安静的时间里注意到周边其他声音这些声音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同样周思维看似过于写实的葡萄背景)》对画面留白与被描绘的对象在主次关系上进行了置换那些约定俗成的勾勒对象的手法被周思维运用到了对背景的刻画上如此做法提醒观者思考当我们在观看一幅画的时候我们到底在看什么同样在与展厅中央装置遥相呼应的客厅》、《时间(7:30PM)》玄关马列维奇)》等作品中我们都可以找到艺术家针对造型色彩叙事在艺术史图像层面展开的反思以及他围绕图像情感激发功能进行的研究

周思维的绘画并不是形而上的抽象主义它们针对的是现实图像中强大的语言力量换言之破碎花瓶与石头组合而成的图像内部所包含的美学语言才是激发周思维深入创作的动力无论是题材还是在画布上留下明显绘画过程痕迹的方法都体现出了艺术家对于创作语言的不断推敲或许抽象主义对于任何一个生活在现实中并无法与之完全决绝的艺术家来说都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本次展览由麦勒画廊和天线空间联合展出

— 文/ 贺潇

聚场

上海当代艺术馆 | SHANGHAI MOCA
上海南京西路231 人民公园 200003
2017.01.21–2017.04.14

english version

许江&袁柳军,《山水离歌》, 2016金属弹力织物金属线, 65×50×145cm×24.

给西方人的能量计划》(Energy Plan for the Western Man,1979)约瑟夫·博伊斯谈到了他作品里的化学反应发酵颜色变化腐烂,(干枯。”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的转媒体展览聚场就以直白而意外的方式检验了博伊斯的方法论不知道策展人是否预料到夏瀚的字符镜》(如同黑客帝国般的绿色开放源码的大型投影装置,2015)会跟对面墙上明亮的Mac OS X桌面相辅相成后者是美术馆工作人员英勇重启电脑的结果

展览对观念艺术创作谱系的致敬毫不枯燥以录像和投影为主的一系列随机混合而诱人的作品填满了展场空间杨福东的大幅投影去年曾经让我心动》(2007)乍看像是一张赫尔穆特·纽顿(Helmut Newton)式的黑白模特照片画面上的女性头发梳到脑后左手轻触脸颊呼吸的起伏和嘴唇轻微的颤动暴露了这其实是一段录像人的温度和属性跃然而出模特化身为无声暗房中的一幅活人画杨振中的消毒》(2015)同样利用了静默与黑暗的元素真人大小的人物站在黑色虚空的背景里以慢动作向观众投去无声的谩骂观众很难摆脱他们的集体注视也很难不躲避不观看在整个展览里屏幕都是身体的媒介田晓磊的录像风景36.5》(2011)用电脑合成的乳房手臂及其他球状肉块组成了一个具有催眠效果的扭曲形式的万花筒屏幕打开了超越其自身的可能性但正如吉尔·德勒兹所言当我们向上看时世界往往开始偷偷潜入

— 文/ Todd Mey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