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大战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 SHANGHAI MINSHENG ART MUSEUM
浦东新区世博大道1929
2017.03.05–2017.04.16

天气大战展览现场,2017.

展览天气大战”(The Weather War)再度将行动主义的艺术纲领带入关注的焦点和争议的漩涡初看起来两位瑞典艺术家马慈贝格特(Mats Bigert)和拉瑟贝格斯特姆(Lars Bergström)所回应的是一个极为俗套的环保主题但这也恰恰体现出了他们挑战陈规的勇气就方法而言是营造触目惊心的灾难场景声泪俱下地控诉人类的暴行还是义正言辞地抨击资本的罪恶这些皆不在两位艺术家的备选之列相反他们所选择的切入角度是进入天气的内部”。

艺术再现和理论批判越是连篇累牍地谈论环境危机自然和环境仿佛就越淡化为背景被推后到一个安全的距离这点酷似福柯在性史开篇所描述的现代社会性话语的增殖其衬托出的其实恰恰是真相本身的沉默环保主义的人道话语似乎早已成为全球化运作的权力-经济体制的诡异镜像面对这一整齐划一的格局两位艺术家没有去继续空谈理论和政治而是将宏大之物”(hyperobjects)与最为日常的经验和最为个体的行动联结在一起——我们和天气之间或许本应是亦敌亦友的亲密关系正如牛顿将自己描绘为在海边玩耍的孩子或爱因斯坦从小就沉湎于追光之幻想拉瑟·贝格斯特姆亦是在童年即激发出对天气的迷恋这也是为何在他们的作品之中总能感受到一种童真甚至几分顽皮展览同名纪录片(2012)中最令人难忘的情节高潮正是那段在暴雨中一路追逐龙卷风的场景这看似荒诞可笑的举动之中真正触及我们的是什么或许正是那份纯真的勇气

整个展览以风暴这个环节开场并将名为问题的黑色圆球置于入口的醒目位置问题何在这个地球的形状笼罩在全黑之中带来不祥的噩运感但同时它光亮的表面又清晰映现着观者的形象宏大的宿命与当下的在场似乎正隐约中形成交织的对话同样以球体形象呈现的四屏影像作品如果你不喜欢这天气就改变它》(If You Don’t Like The Weather, Change it,2007),已经极为鲜明地提出了改变控制这个根本的问题初看起来这似乎仍然是一个人定胜天式的陈腐的政治寓言但展览接下来所呈现出的多种交织乃至冲突的视角却不断瓦解着这个统一的图景在艺术家精心讲述的一个个有关控制天气的真实或想象的故事之中每一个具体的案例其实都是各种复杂力量交错作用的结果权力的操控文化的冲突经济的竞争让格局变得越来越复杂然而与这个含混纠结的问题系列相对应的却正是那个纯真而直接的经验的系列——飓风肆虐过后的乔普林小镇上空却被贴上了闪闪发光的铝片就像是稚气的孩子在用五颜六色的贴纸研究着灾难的形成覆盖冰川峰顶的巨大救护毯却被摆置成环抱的羽翼恰似儿童在厚厚的被子之中所感受到的温暖与安全甚至在2016年新作天气之中大气的战场》(Inside the Weather—A Synoptic Battlefield)之中那些本来惨绝人寰的战争场景却被化作幼童所把玩的闪亮而上手的玩具模型在所有这些物件的掩映之下居于中心位置的正是那辆异想天开的龙卷风转向器”,这个看似放大的玩具车却能够在狂风暴雨中抵挡自然的伟力

在为这次展览所撰写的文章中著名环境学家斯文克·苏林(Sverker Sörlin)同样谈及了充斥时代的环境话语背后所难以掩饰的虚空(void)”,并由此召唤我们去重新感受自然”。只不过此种感受不再应该仅仅浸淫着甜腻的人本主义的味道而更应该展现出无羁而纯真的勇气

— 文/ 姜宇辉

周思维美化了家

天线空间 | ANTENNA SPACE
上海市莫干山路5017号楼202
2017.03.04–2017.04.04

周思维,《葡萄背景)》, 2016,布面油画,130 x 160 cm.

展览美化了家是周思维首次尝试以命题创作的方式呈现近期工作与以往个展在形式上相同的是此次个展也并非仅仅是一个绘画展艺术家还通过场景搭建陶土雕塑和数码图片打印等方法对这一看似抽象的概念进行了再现”。而这种多媒介的创作方式既展示了周思维对其以往创作语言的反思也从绘画之外的角度为这一既现实又抽象的命题找到了落脚点

展览题目中的美化更多展现了艺术家作为生产的工作者如何在介于现实与其艺术媒介的理解之上, 成为两者之间的调解者无论是展厅中央的L型白色平台以及椭圆展台上一系列以家居用品为原型看似粗拙的陶土雕塑还是架在石头之上的破碎玻璃花瓶的图片——都与墙上的油画作品相同是艺术家对日常生活中实物的再现”。周思维并不否认艺术再现的功能他甚至认为实用的角度而言绘画应该保留它最原始的功能换言之那些从美术学院获得的对于绘画的基本经验并没有变成主导艺术家创作的使用说明书而成为了他探索不同创作媒介的出发点

从周思维绘画作品中的笔触颜料的覆盖画面薄厚的拿捏我们不难看出色彩以及绘制色彩的顺序是他创作时考虑的最重要因素他去掉了极色黑色和白色),因此更能显现出使用基本色对寻求个人绘画观念所带来的限制也正是这种方法为艺术家提供了深入绘画语言的途径例如日出日落颜色由左上角延伸至整个画面尽管应有的明暗关系依然成立但又背离了美院里画石膏像的方法论作品葡萄与约翰·凯奇的《433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约翰·凯奇在钢琴前433秒的寂静并非只是为了让观众在观看表演的同时去感受无声而是引导他们在这段看似安静的时间里注意到周边其他声音这些声音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同样周思维看似过于写实的葡萄背景)》对画面留白与被描绘的对象在主次关系上进行了置换那些约定俗成的勾勒对象的手法被周思维运用到了对背景的刻画上如此做法提醒观者思考当我们在观看一幅画的时候我们到底在看什么同样在与展厅中央装置遥相呼应的客厅》、《时间(7:30PM)》玄关马列维奇)》等作品中我们都可以找到艺术家针对造型色彩叙事在艺术史图像层面展开的反思以及他围绕图像情感激发功能进行的研究

周思维的绘画并不是形而上的抽象主义它们针对的是现实图像中强大的语言力量换言之破碎花瓶与石头组合而成的图像内部所包含的美学语言才是激发周思维深入创作的动力无论是题材还是在画布上留下明显绘画过程痕迹的方法都体现出了艺术家对于创作语言的不断推敲或许抽象主义对于任何一个生活在现实中并无法与之完全决绝的艺术家来说都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本次展览由麦勒画廊和天线空间联合展出

— 文/ 贺潇

聚场

上海当代艺术馆 | SHANGHAI MOCA
上海南京西路231 人民公园 200003
2017.01.21–2017.04.14

english version

许江&袁柳军,《山水离歌》, 2016金属弹力织物金属线, 65×50×145cm×24.

给西方人的能量计划》(Energy Plan for the Western Man,1979)约瑟夫·博伊斯谈到了他作品里的化学反应发酵颜色变化腐烂,(干枯。”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的转媒体展览聚场就以直白而意外的方式检验了博伊斯的方法论不知道策展人是否预料到夏瀚的字符镜》(如同黑客帝国般的绿色开放源码的大型投影装置,2015)会跟对面墙上明亮的Mac OS X桌面相辅相成后者是美术馆工作人员英勇重启电脑的结果

展览对观念艺术创作谱系的致敬毫不枯燥以录像和投影为主的一系列随机混合而诱人的作品填满了展场空间杨福东的大幅投影去年曾经让我心动》(2007)乍看像是一张赫尔穆特·纽顿(Helmut Newton)式的黑白模特照片画面上的女性头发梳到脑后左手轻触脸颊呼吸的起伏和嘴唇轻微的颤动暴露了这其实是一段录像人的温度和属性跃然而出模特化身为无声暗房中的一幅活人画杨振中的消毒》(2015)同样利用了静默与黑暗的元素真人大小的人物站在黑色虚空的背景里以慢动作向观众投去无声的谩骂观众很难摆脱他们的集体注视也很难不躲避不观看在整个展览里屏幕都是身体的媒介田晓磊的录像风景36.5》(2011)用电脑合成的乳房手臂及其他球状肉块组成了一个具有催眠效果的扭曲形式的万花筒屏幕打开了超越其自身的可能性但正如吉尔·德勒兹所言当我们向上看时世界往往开始偷偷潜入

— 文/ Todd Mey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