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终点

香格纳画廊M50 | SHANGHART M50
上海普陀区莫干山路5016号楼
2018.08.17–2018.10.07

持续终点展览现场,2018. 图为熊振凯作品不在反映》,2018,影像装置尺寸可变无限时长程序实时演算摄影:Alex Wang.

香格纳M50艺术家或策展人自主策划的展览单元Carte Blache第三场由孙啟栋策展在这次双人展上两件占据中心地位的大型作品分别是茅昊楠的高清影像行动几乎难以思考》(本文提到的作品均创作于2018)——有清醒画面及独白的作品以一种催眠式的精确的闪烁其词的方式讲述了作为创作伦理隐喻的战争叙事以及熊振凯基于算法创作的三屏装置作品不在反映》——艺术家在三张面向同一个中心点的屏幕中构造了一个基于算法生成的空间这空间在貌似不断塌缩的过程中以一个飘浮的镜面维系自身展览中包括《Change》、《坠入》、《消极烟火》、《三面在内的大部分墙面作品可被视作基于这两件作品发展创作得到的成果对于不熟悉两人创作的观众来说两位艺术家在审美以及创作语言方面的相似度可能极具混淆性展场的无差别空间处理方法也加强了这种混淆体验除了入口处茅昊楠的它在消失之后成为了奇遇异常光亮之外其他作品被完全笼罩在黑暗之中作品表面及四周吝啬地散发着一些氤氲而有数码感的光观众可以轻易想象另一种双人展样式——于一片漆黑中观看其中一人的作品再于日光灯管的照射下观看另一人的作品等等)。在此次展览中这种混淆体验是恰如其分的首先因为两位艺术家相对年轻其次数码艺术这种创作门类也仍然是年轻的

不同于绘画艺术家对于往往与个人叙事相关彼此迥异的风格的痴迷追求数码艺术实践倾向于直接地展示不同创作在技术观念乃至审美层面的共同出发点从而暗示一种为所有艺术家所共享的庞大数据库式结构换句话说绘画艺术家视绘画史为重负而此类基于数码技术进行创作的艺术家则不以为然因为他们不仅不会将技术本身视为创作主题作为创作主体的艺术家个人也难以对技术发展做出任何实质性贡献),也没有必要在意作品是否在风格层面与其他艺术家类似或雷同。“独特的商标式的可被艺术史铭记的个人风格不是推动这种创作发展的最核心主题这种创作因此也不是人本主义的与某个创作主体的命运无关茅昊楠与熊振凯清楚非人的创作主体无时无刻不在创作包括他们两人作品在内的新事物)。但最核心的主题是什么持续终点展览的两件核心作品及其诸多演变形态看来两位艺术家对于占领空间-从空间内退缩的循环运动感兴趣就像是某种适合于特定昏暗场合的数字音乐一样

— 文/ 李博文

生长

ART LABOR GALLERY
中国上海市静安区海防路101
2018.09.01–2018.10.10

english version

张文智,《达里尼》,2018历史文献纸本水墨柚木屏风,180 x 73 x 3cm x 6pcs.

在人类肉眼无法观察到的碎屑和有机体中生命反而是最为勃发的在这个群展中它们变得清晰可见作为开场的是两幅关注生命最细微之处的绘画作品——日本艺术家Ouma的系列作品系统树”(Phylogenetic Tree,2017-)Marc Standing裂缝》(Chasms,2018),通过的喷涌而出的卡通阿米巴虫以及病毒滋生来描绘了微生物界的生长。Monika Lin的装置塑料河》(River of Plastic,2015-18)用各式无机材料来展示一种新的废弃物生态系统这件作品也成为了整个展览的点题之作塑料河画廊的墙壁变成了由闪闪发光的泡沫塑料亚克力塑胶以及无纺布构成的全景画——这些都是中国人口过剩的城市中的建筑废料和无节制使用的塑料制品紧挨着这件装置的是张文智的达里尼》:柚木框架的亚麻屏风上是一条巨大的鱼的形象看上去正要摧毁那个它跃身而出的村庄作品采用了一种看似传统的形式和原始的意象同时也触发了我们去猜想究竟是什么或谁有可能在塑料河中茁壮成长

在潘剑峰的宣纸水墨画中非人类的废弃物让位于人类残骸在路上》(2015)以及一浪接一浪》(2015)成群结队抽着烟表情扭曲的上班族成为了大都市中新社会性的非社会性器官通过把不同形态的生长并置展览所讲述的故事与其说是具有警示意义的不如说是奇特的——我们与之共情的对象不是人类社会而是其所谓的进步长河中充溢的那些怪异环境和新的生命形式

— 文/ Todd Meyers

王新一 & 艾略特·多德

没顶画廊 | MADEIN GALLERY
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2879106
2018.09.07–2018.10.20

王新一 & 艾略特·多德展览现场,2018. 图为艾略特·多德获取人参架上作品部分.

展厅一端伦敦艺术家艾略特·多德(Elliot Dodd)的六频高清影像无死角展示了一个缓慢自转的崭新轮胎另一端上海艺术家王新一用不同材料组装的五个怪模怪样的鱼饵也同样在显示器中缓慢做着自转运动屏幕上时不时闪过几道高光富含售卖意味的展示方式仿佛在引诱(Lure/)、抓住(Grab/获取观众

此次双人展将整个画廊空间分成了两部分分属两位艺术家多德在自己的展区内进行着某种矛盾性的试验一方面橙色搁板上几个印有FedEx(联邦快递)、Pfizer(辉瑞制药等标志性企业商标的铁皮装置仿佛被某种巨大的瞬间作用力挤压得变了形折叠出尖锐的棱角旁边放有若干Monster(怪兽牌功能性饮料铝罐上的商标三根类似抓痕或者人参的线条与铁皮上的折痕明显存在某种联系共同指向一种带有雄性爆发力以及冲动主导的消费主义力量相比之下墙上的两张平面作品面貌则截然不同多德用细腻的笔触描绘了某种卡通感十足颜色形状暧昧的生物图腾”,似乎暗指某种雄性冲动的根源据艺术家称彩铅绘画远比铁皮装置的制作耗时更多而这种速度的对比也是他所刻意追求的

王新一则搭建了一个类似鱼饵新品发布会展位的空间她用深海背景的广告喷绘布围成一圈只留一个出口并在里面最中心的位置悬吊了一个巨型弯钩鱼饵饵体在蓝色幽光中闪烁着黑色甲虫特有的光泽尾部伸出来的荧光色尾羽也格外锐利夺目鱼饵下方的地面上堆着一些故意充气不足的磨砂塑料袋说不清代表的是气泡还是鱼卵艺术家称自己在网上闲逛时无意发现了一种名为“salmon lure”的鱼饵专门通过艳丽夺目的色彩造型引鱼上钩讽刺的是鱼饵所引诱的远不止鱼类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沉迷于用五花八门的亮色饰物创造鱼饵置身于这个人造水族景观中谁又能说观众没有咬上艺术家精心制作的饵呢

— 文/ 杨杨

艺术赞助人

乔空间 | QIAO SPACE
上海龙腾大道2555-5
2018.03.25–2018.10.21

艺术赞助人展览现场,2018.

乔空间与油罐艺术中心项目空间举办的艺术赞助人展由乔志兵发起组织了36位艺术藏家和赞助人共同参与一人展示了一件或多件私人藏品赞助人从以往的幕后推手角色走向了幕前展览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主题却是首个在中国以艺术赞助人为主角的展览在展览的号召下36位藏家似乎形成一个共同体展览让赞助人之间有交流的机会换句话说它更像是一个平台而非传统的展览此展览让一般观众能在公共领域观看到藏家的私人收藏展出的大多数作品都是赞助人近期的新收藏因此可以窥视他们的收藏趣味其中很大一部分为新锐艺术家的作品也由此可以看出大多数赞助人开始关注年轻艺术家以收藏支持扶持他们

这次参展的赞助人有许多是UCCA的理事也有民营美术馆的馆长展览中有几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黄炳色彩亮丽的软色情动画博得不少藏家的喜爱他的两件作品你要热烈地亲亲爹哋》(2017)太阳留住我》(2014)分别被两位赞助人薛冰与王津元收藏并选择展出曹斐的》(2013,曾子墨和Jane ZG Collection收藏探讨中国都市中小人物所面临的困境在这个关于收藏的展览中我们除了看到赞助人的喜好以外也能一窥艺术圈的动向——黄炳与曹斐参与的古根海姆美术馆群展单手拍掌即将于5月份开幕

艺术赞助已有悠久的历史罗马帝国奥古斯都的谋臣盖乌斯·梅塞纳斯(Gaius Cilnius Maecenas)就以文学赞助为名他的行为被视为是西方文艺赞助的起源赞助人这个词汇的起源可追溯到此一些语言都沿用他的名字作为赞助人的代称如法语为mécène)。美第奇(Medici)家族对于艺术与建筑的赞助与贡献间接成就了文艺复兴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受助者近代来看画商保罗·杜朗-卢埃尔(Paul Durand-Ruel)协助艺术家在僵化的官方沙龙展示和流通方式之外找到另一条路径印象派得以留世

在今天在民营美术馆多过于公立美术馆的中国私人赞助使得更多年轻艺术家能持续不断的创作。“艺术赞助人展览肯定了赞助人的贡献哪怕其中大部分的赞助人都比较低调极少数拿出自己的收藏展示于众。“艺术赞助人把藏家的角色推向一个公共舞台并以一个全新的角度去审视中国的艺术生态公领域的缺席导致私领域的赞助人担起更重要的责任除了收藏还有教育与研究的责任这些赞助人无论当下和未来都需扮演重要的角色不仅仅只是维持生产者艺术家与消费者赞助人藏家的关系更促进了艺术与它的观众共同成长并建立完善的对话机制

— 文/ 杨诗涵

艺术家此在

余德耀美术馆 | YUZ MUSEUM SHANGHAI
中国上海徐汇区龙腾大道丰谷路35
2018.10.11–2018.12.06

english version

艺术家此在展览现场,2018.

艺术家此在是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与古驰( Gucci)复制为题联合策划的展览尽管挪用理念占据古驰所推崇的复古风潮核心展览又发生在因产业抄袭而饱受诟病的中国,“艺术家此在并未纠缠于诸如山寨”、“盗版之类的商业概念而是视复制为一切创造形式的原型

展览由17个迥异的房间组成通过地板搭建材料与照明设备的组合营造出种种现实场景有的像威严的博物馆有的则像纪念品商店一些作品直接挪用了社会环境或文化遗产例如丹麦艺术小组Superflex对洗手间的等比复制(《权力洗手间/欧盟委员会》,2018)和徐震以品牌名义创作的历史神学群雕(《永生》,2013-14)。有的房间则针对艺术系统内部的自我模仿与繁衍做文章一处色调饱和的绿幕展台上放有几个不同艺术家的作品陈列方式酷似Mark Leckey的标志性设计同样另一个展示一组美国女性艺术家作品的房间中色调甜腻的霓虹灯与毛绒地毯让人联想到Alex Da Corte,但二人在展陈上的贡献均未被提及

在结尾合影墙之前的最后一个房间展览讨论了人类活动中最为被动的一种复制关系家族缘系墙上两张尺幅巨大的黑白肖像照片中,Gillian Wearing戴着特制的蜡像仿真面具以父母的容貌出现(《模仿我的母亲琼·格雷戈里的自拍像》,2003;《模仿我的父亲布莱恩·韦尔林的自拍像》,2003);Kaari Upson则将母亲最爱喝的百事可乐做成仿旧实心雕塑(《我母亲喝百事可乐》,2014),散落一地提醒着我们血缘是每个人无法逃避的复制命运

— 文/ 杨杨

祝福

GALLERY VACANCY
上海市静安区乌鲁木齐中路192
2018.11.09–2019.01.05

祝福展览现场,2018.

Gallery Vacancy展览祝福的标题直接让人联想到鲁迅先生的同名短篇小说在小说中祝福这个鲁镇冬日传统在祥林嫂的命运和巨大的阶级差异面前显得无力甚至有点讽刺主人公作为知识分子阶层敏锐地观察到了问题但是面对问题的无能为力越发让悲剧显得绝望策展人的出发角度与小说有着呼应恰巧画廊空间所处的位置又绝佳地演绎了祝福中的故事

Gallery Vacancy位于老法租界内华山医院对面这里集中了旧时租界的洋气”,因解放后租界的房产重新分配这里又具有普通上海里弄的市井气近年来依着老法租界重新构建出的新洋气与本地的市井气形成了两股脱节的景观再加上华山医院为重点医院因此乌鲁木齐路常年拥堵有大量来自周边省市的病患及家属前来就医整个街区经常伴随着一种生离死别的气氛多种不同群体共享空间却又互相视而不见这是这片街区的特别之处而画廊此次群展似乎也在回应这样一种现实

因此祝福所选择的作品尝试通过艺术让两个难以融入的阶层暂时和解”,或者说如同祝福这个词的含义带着一点关怀”。一进门处是陈飞的绘画作品祝福》(2018),与展览同名也最直观地表现了祝福的主题探望病人的果篮它鲜艳无比在医院周围甚至有着不菲的价格但虽然具有华丽的外表它能够对病人起到多大的帮助值得怀疑其符号意义大于现实意义艺术家也着重凸显了果篮的塑料感让探望成为了一次作秀而与之相邻的左侧是徐渠的装置作品橡胶静安寺)》(2018),静安寺及寺中景象被雕制成若干个橡胶垫剪影并被卷曲捆绑你甚至可以想到就在不远处的静安寺内正在发生的场景香客们带着愿望而来虔诚祈祷廉价的橡胶与捆绑的金色钢丝形成软硬与价值上的对比就像物质性和精神性的对比而昂贵的入世行为与本来不需任何金钱的出世理念也在这些对比中形成冲突

李明的运动》(2014)以并置的八个屏幕呈现艺术家在画面中央追逐着各种交通工具并完成转乘仿佛一场急速进行的公路之旅八个屏幕同步播放引发了一种观感上的错觉仿佛一个李明从一个屏幕跑到了另一个屏幕里而另外一个李明又从最右侧出现了这仿佛是一串叠加了时空的原地运动看似追逐交通工具实际上又好像在追逐自己艺术家在这八个屏幕之间无休止地循环着

三楼楼梯一侧的房间内是陶辉的唯一具体的人》(2018)视频装置四个音箱围绕着一台旋转的全息风扇”,画面既具有立体的真实又具有轻微不连贯投影所造成的失真陶辉善用流行影视的语言我们看到一位中国女人和法国女人分别进行着些许哀怨的独白配合音箱里传来的钢琴乐仿佛鬼影站在你面前在讲述自己的故事而独白的内容和影像中人物的口型是对不上的这不禁让人想到演员的表演台词配乐旁白各自都在戏剧中扮演怎样的角色些许的错位是否对于营造戏剧有差别还是说这样的影视语言已经形成了固化的符号让观众形成条件反射音乐和表情能够瞬间激发一种实际上错了位的观感

这两件作品并不与祝福直接相关却通过描述错位对作为仪式的祝福进行影射错位这一主题反复出现在展览的作品之中是由不合时宜的祝福所产生的回音的副产品无论是个体还是文化或宗教习俗都常常需要祈求美好愿望而一旦它被社会习俗固化为仪式或节日即刻变为一种义务或集体式的非理性的意识形态虽然祝祷行为本身已经是非理性),即罗兰·巴特的神话学:“概念从能指本身进入到第三秩序成为神话和意识形态最终与原始的含义脱节形成错位祝福和被祝福的看在神话的份儿上完成内核并不相干的表面和解它们如同位于烟火气和另一种现实中的由廉租房学区房构成的生死场内的画廊一样与很多其他群体身处同一宇宙却无法共生它不是假惺惺的关怀而是一种无力

— 文/ 卜生

弗朗西斯·埃利斯

上海外滩美术馆 | ROCKBUND ART MUSEUM
上海市黄浦区虎丘路20
2018.11.09–2019.02.24

弗朗西斯·埃利斯消耗现场,2018.

他认出了风暴这一次的路线是要向着右侧以迂回的步伐划出半条轻盈的曲线进入到暴风眼中为此这位消瘦的男子必须忍受龙卷风所扬起来的全部恐惧与危机感直到有一个瞬间可以让自己置身在伟大的风暴中这是比利时艺术家Francis Alÿs的个展消耗里所展出的主要录像龙卷风》(2000-2010)中的一个片段仿佛像是里尔克诗句里的续写

为什么要到龙卷风里去这不仅危险并且是一件徒劳的事情吧是的而且显而易见

正如展览所命名的那样,Alÿs的创作时常就是在以不同的方式不断消耗自己通过他所塑造出的这些略显荒腔走板的剧目来影射劳动努力在未果结局下的反思龙卷风这个三十九分钟的录像里艺术家不止一次闯入风眼中成败参半而在另一个时间结构里这三十九分钟则是Alÿs20002010的十年间不断前往墨西哥城东南部高原追逐风暴的整合或许录像中第一人称的视角不至使他看起来像是一个不断试图接近危险的傻子”,反而它让我们成为”Alÿs并共享一副身体进入到暴风眼中当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拼命冲向风暴时有关这个过程的感受在艺术家另外一件作品(《关于龙卷风的研究手稿之一,2000-2010)中得以视觉化——黑色的恐惧蓝色的噪音浅粉色的摩擦感

抵抗徒劳徒劳的抵抗
失败天真天真着失败

Alÿs善于在一套语言下传达出两种叙述一方面它们脱离不了社会基础和政治语境另一方面它们流露出一股甚至裹挟着一丝狡黠的诗意不过在我看来那些有关于政治性的隐喻和话语得以生效未必是直接指向彼时Alÿs所生活的社会的就像展览里的龙卷风中所影射的墨西哥社会境况究竟如何混乱可能对当前的观看者来说没那么重要倒是它所携带的有关于低效生产高效重复徒劳未果的叙述多多少少会让人联想到此时此刻自己身处的环境吧

纵观Francis Alÿs的创作策略几乎都发生在身体的移动与空间的参与之中了他以最低限的行动对地点进行轻微干涉轻微意味着这项行动并不足以对该地造成任何实质上的改变同时他的作品构造几乎简单得像是一个句子或者说几个动词比如反复爬坡却反复失败的甲壳虫汽车”,又或者一个推着冰块行走在烈日下的男人”,而三楼展厅地面上的电视机里循环播放着/不做》(2018)同样并不复杂却力量巨大——一双手在翻阅着拆解做与不做单词的纸张前犹豫不决它的脚本如此简单以至于它甚至在展览的传播过程里快要被遗忘了正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却揭示了Francis Alÿs于外滩美术馆这次展示的核心关键词——围绕做与不做反复与踌躇努力与结果的概念被勾连起来

当然简化并不意味着作品只能拥有一个句子的重量”,恰相反的是它的潜力是在可想象之中同时拥有实现最大化和最小化的可能——当它被观看的时候变得比任何语言都要清晰当它被思考的时候变得比任何阐释都要更加精准与有效

深入展览中我们也逐渐意识到了Alÿs似乎总能找出一条既曲折复杂又同时保有睿智的路径解决最简单的问题。《出埃及记》(2014-18)这部16秒的动画隐匿在一个面积不大的黑盒子空间里与之构成反差的是其超过800张手稿以磅礴的气势占据四楼展厅的大部分空间这是一项投入与产出极度不匹配的劳动”,一次实打实的消耗一场关于时间硬成本的袒露它在展览现场表现出多么的肃穆与庄严就显得多么的荒谬所谓消耗所谓反复所谓无效生产就是Alÿs的语言不过从完成年限和策略来看这部自20142018年创作的作品其本质反而有点像是让艺术家落入了自己的寓言中——在略带重复自己的嫌疑里那种精妙的消耗策略竟开始显得有点笨拙大量手绘的过程展示以及收获到的效果就好像同时展出的另一件作品名称(《诗学的崩塌》,2000-2010)所昭示一样——诗意崩塌了反而让我更愿意去考究的早已不在于这个消耗策略本身而是反复梳头女子的这个动作与形象了

展览中并未展出那件著名的实践的悖论 1(有时行动只能引向虚无)》(1997),但其中所指却与展览的主题同出一辙该录像给出的结局是劳动随冰的融化而消失了倘若借此重新回味一下消耗的字眼我们似乎可以在录像之外的现实里辩证地反问一句你看如果他的行为导致了这段录像的产生倒也并非一无所获完全徒劳那它引向的还是虚无吗

— 文/ 王欢

8102:与现实有关

OCAT上海馆 | OCAT SHANGHAI
上海市静安区文安路30
2018.12.29–2019.03.10

“8102:与现实有关展览现场,2019. 图片提供:OCAT上海馆.

有人说相比过去和现在未来是最重要的因为没有将来我们干什么都没有意义所以新年这样的时刻无论多么地年复一年”,也总是让人期待。OCAT 上海于临近跨年时推出以影像创作为主的年轻艺术家群展“8102–与现实有关”,在面向未来之际显露出的却是身处当下的冷静这个来自7102年的网络梗充满着对当下过时之物的不屑以一种被加速时代长期刺激下的感官状态对现实进行品评调侃再将其狠狠抛诸脑后如此看来展览题目也许应该被这样读解 8102 怎么还跟我谈与现实有关”?

一切总是将会和现实有关这种时间的惯性与持存在融化之中站立的轮廓》(2015-2016)里呈现为那把残疾的椅子蒋竹韵为它装上冰做的假肢冰逐渐融化后椅子仍旧站立在王拓的虚空画人类戏剧研究项目(2013-2014)这呈现为经典文学和绘画与当代社会之间相互依赖衍生的关系通过已有文献现实被编织进了过去时态另一方面对现实的消化批判在此集中体现为基于现成素材的组合创造——蒋竹韵用眼球追踪系统记录了自己阅读艾略特四个四重奏的目光移动轨迹杨健取用北美原住民歌曲种类为作品盐与鸟》(2010-2018)定名沈莘在付出式批评》(2015)中摘选了三岛由纪夫小说金阁寺的词段王拓将库布里克闪灵的著名镜头进行摄影拼贴马海蛟挪用挪威的森林做影片台词等等——上述作品大多源于文献调查的诗性产出但也不可避免地为现实蒙上某种陈旧之感如果说现实是个太过时的词那也是因为它总是能够贴切地概括任何现象而未来正基于这些当下数据展开

“8102–与现实有关看似是个针对现下的玩笑却无意中引出了未来的局促现实/未来已经被当下反复咀嚼消化排泄我们进入了一个没有惊喜的循环意识已经百无聊赖像是吸药过度而崩溃的快感神经于是乎所有的表达都可以用同样的格式开头,9102也是如此

— 文/ 陈嘉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