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来信丑闻中的2016

2017.01.28

20161231日首尔市中心烛光集会现场抗议者要求总统朴槿惠立刻卸任. 图片来源:Jung Yeon-Je/AFP.

1、烛光集会
连续十个周末累计一千万抗议者聚集在首尔的光华门前愤怒的韩国公民走上街头抗议总统朴槿惠的腐败丑闻崔顺实门事件自从2002年世界杯期间狂欢的人群占领了市厅广场以来韩国人民就养成了无论好事儿坏事儿都上街去的习惯随着特别检察组对崔顺实干政的起诉逐步推进示威者人数与日俱增并于123日达到230万人的顶峰六天后总统弹劾案通过而光华门前的烛光静坐也成为韩国公民表达立场的例行方式

2、谁的文化部
种种迹象表示朴槿惠当局对于反政府艺术作品的审查严苛到让人感觉时代错乱的程度但这一点从未被证实:2013国立现当代艺术博物馆首尔馆开馆展上来自民众艺术”(一种韩国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运动的作品被撤走;2014第十届光州双年展的特别项目单元中一幅将朴槿惠描绘成稻草人的漫画作品被勒令撤展当崔顺实对朴槿惠的影响——从整容到三星贿赂案再到文化体育观光部(MCST)大部分政策——慢慢浮出水面时一直谣传的艺术家黑名单也呼之欲出虽然文化体育观光部长赵允旋公开否认名单存在也不承认政府拒绝为上榜艺术家提供资金支持但是已经没人相信她了(20171月赵终于承认自己之前没有说实话)。据说被列入黑名单的艺术家作家批评家导演以及演员人数高达两万这就等于艺术界所有具备社会良知的人都被一网打尽了

3、伪作风波
李禹焕判定之前在仁寺洞画廊区流通的疑似伪作实为真迹艺术家的这番证词相对于作品的真伪似乎证明了更多东西首尔警方早前对13幅李禹焕风格的作品进行调查之后得出伪作的结论;6涉事画商受到指控该起事件最初只是关于艺术界中画商拍卖行以及无耻金钱交易的基础结构问题但在李禹焕回应之后迅速转化为艺术真伪职业伦理以及诚信问题2015年去世的传奇画家千镜子(Chun Kyung-ja)的一幅肖像画则经历了与李作完全相反的命运这幅现收藏于国立现当代艺术博物馆的画作之前曾被艺术家本人断定为赝品但韩国检方却宣布其为原作因此遭到千镜子家人和为该作品做过真伪鉴定的法国艺术专家团的强烈反对

4、性骚扰事件
就在顺实门及周边丑闻爆发的同时一名美院学生在推特账号上透露自己长期受到一民美术馆(Ilmin Museum)某前策展人的性骚扰她和其他受害者还在美术馆前组织了示威抗议让更多人知道被这名策展人骚扰过的女性不止一位而且艺术界有权势者对年轻女艺术家和美院学生肆意妄为的现象已成常事事后大部分被控骚扰者都在社交网站上承认了罪行并从所在机构主动离职或被辞退

5、三城双年展
虽然丑闻谣传不断今年还是韩国的双年展年三个主要城市都有大规模的双年展开幕光州双年展选择了斯德哥尔摩坦斯达艺术中心的玛利亚·林德(Maria Lind)做主策展人釜山双年展由上海昊美术馆的尹在甲(Yun Cheagab)负责首尔媒体城市则由独立策展人白智淑(Beck Jee-sook)操刀三者都无惊无险地顺利召开但也没有哪个跳出来给人留下了更深的印象媒体城市一如既往地还是东南亚录像和平庸互动/动力装置的混合釜山选了更多南亚艺术家加上对中日韩战后艺术百科全书式的盘点光州无惊喜但具有社会意识的研讨会做了很多

6、艺术家自营空间
在文化体育观光部和策展人性骚扰年轻艺术家双面丑闻的夹击下经营一个中立的空间来展示作品似乎成为年轻艺术家和评论家务实的解决方案。Hapjeong-jigu、Nowhere以及视听馆(audiovisual pavilion)就是其中几例甚至还出现了一个艺术家自营博览会:UNION Art Fair,这个由装置艺术家Doosu Choi和即将代表韩国参加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的Lee Wan组织的博览会所有交易收入都归于艺术家

尹亨根,《烧过的茶褐与群青》,1973亚麻布面油画,16 x 38".

7、单色画及其类似品
不管是不是李禹焕韩国的艺博会和商业画廊似乎依然不改对单色画艺术家的迷恋在韩国国际艺术博览会(KIAF)上走两步看到的不是尹亨根(Yun Hyong-keun),就是郑相和(Chung Sang-Hwa),再或者是朴栖甫(Park Seo-Bo)、丁昌燮(Chung Chang-sup),或者他们的合体既然精神上的空无以及方法上的化简才是单色画的核心如今这种艺术形式却遍地开花真是让人觉得讽刺

8、金英兰法案 []
928反贪腐法案正式生效该法案规定如果存在潜在的利益冲突关系任何公务或政府人员记者教师接受宴请礼品和红白喜事礼金时的金额分别不得超过3万韩元(约合180元人民币)、5万韩元(约合300元人民币)10万韩元(约合600元人民币)。虽然这则法案意在减少公务人员收受贿赂和腐败现象但紧接着爆发的顺实门事件涉及到数万亿韩元赃款由总统自己犯下于是对于公众来说金英兰法案成了无稽之谈

9、亚洲艺术中心计划赶不上规模
光州占地约22324平方米的巨型多文化中心在201511月开幕之际吸引了整个亚洲艺术界的目光同样隶属于文化体育观光部的该机构在揭幕之后却没有多少动静也未能吸引更多注意力几乎完全变成了一个本地场馆1980年光州学生运动的历史场所致敬的确算一种策略但是作为一个拥有纪念碑规模的文化机构它还需要有持续激发下一代人的能力

10、2017年谁引领文化
新年前夜文化体育观光部前部长金钟德就其上任是否借助了崔顺实的关系接受了特检组长达16小时的问询这让涉足文化事业的人或多或少感到了某种无力羞辱和迷失文化界如此轻易便被非法操作的统治的渗透光光意识到这一点就让人无地自容重建艺术领域的诚信是下一年崭新而艰难的任务

郑新永(Shinyoung Chung)是首尔国立大学美术馆的研究教授她常为艺术论坛撰写来自韩国和日本的展评并在首尔国立大学教授艺术史和当代艺术

[]又称禁止不正当请托与收受财物法》,该法案由韩国首名女性大法官金英兰于2012年提出,20153月获国会批准,201696韩国政府国务会议通过了法案施行条例

— 文/ 郑新永 | Shinyoung Chung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