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回顾”?

2017.02.12

实践论第二回航船演出现场摄影孙艺铭.

与其开列一份2016年的清单不如观察一些问题意识在这一年的表现不如说我们需要——在今天尤其需要——通过回顾去辨认那些打击了我们的事物在这一年的表现其动态或激化

回顾也是体现某种共同性的时刻吗当艰难疲惫的一年过去我们分享观察见识与观点但是我们在分享什么在这一年打击了我们的事物中在洪水和雾霾中以及不属于这一年时间之内却近在咫尺正在被遗忘的砍杀爆炸和驱逐),我们能分享这些打击了我们的事物所带来的那种可见性——那种使中国空间在瞬间的撕裂中被看见继而又关闭了的可见性吗如果它不可能被分享但可能被分担我们是否可以在一次回顾中承认这种分担是建立在一种并无法聚集每个人也无法以讨论回顾为表现的形式——一种在绝望和希望之间明灭不断的瞩望之中这一年我们有关于这种瞩望的作品吗还是它正在生成之中

如果回顾是我们在为困难——分担可见性的困难——寻求一个诚实前提它可以有不同答案但并不能立刻说,“回顾共同处境的提示。“共同已经是一个濒临被滥用的词汇虚伪的共同性是建立在对分离的占有的基础上因为权力已经决定了人与人分离的原因和表现方式因此我们需要警惕共同性\回顾会成为一种最快捷修补”(诗人阿什贝利的题目)。“回顾可以不再是拢合不再试图规范这一年中已经彼此分离的事物回顾我们也可以从对那些产生分离的原因的批判转变成为对共同性的批判

如果回顾的时刻是反思的时刻那么,“回顾应当尤其帮助我们不把自己放在一个虚假的发展状态中去自我叙述因此,“回顾应具有反回顾性吗

希望的原理恩斯特·布洛赫(Ernst Bloch)写道:“一如伏尔泰所言有的事情我们只能重复去说直到它被理解为止”。并且关于这些事情我们甚至不再能够提供新的叙述。“回顾是这样的重复吗?“回顾是否包括重复\重申更意味着,“回顾必须把这种重复性转换为正在到来\将来的事物吗

因此允许我不例举这一年的作品活动与项目而是递交一些问题或提议既是递交给每个阅读这断片般的临时报告的人也仿佛在递交给一位沉默绝对的收货人

2016年继续灾难不断当我与朋友们在东北灾难这一主题准备一场小型公开讨论的前夜湖南洪水中的尸体使我们的立意瞬间空洞

灾难带来的差异是真正的差异性的现身吗这种差异性不同于社会与文化的差异性而是由死亡开启一如2016一系列死亡事件重启了人民”。这一年我们看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被代之以公众”、“他者等较为精致的词汇之后一系列死亡事件使人民一词再次逾越了各种替代性的用词回归现场从而也再次证明在思想世界没有永久替代方案

连续不断的灾难死亡以及还将发生的事件促使我们感到处在一种无可避免的共时性之中并且这种共时性也表现为必死性我们怎样从自身人民的病变和一系列事件的压强中认识到这种必死性呢这是一个世纪以来已经在完形为一个人类历史空间的中国的必死性吗我们需要理解死亡是怎样在当代被管理的怎样的言语和程序作用于死亡国家空间怎样成为实现必死性的场所需要把我们理解死亡的方式同国家管制死亡的方式和习语的定义再次区分开来这不仅与理解死亡有关这也是理解不被驯化的命运的前提因此对死亡的理解与我们所进行的是怎样的工作有关

“44剧场的第一次游牧摄影冯俊华.

2016,“联合工作表现踊跃尽管其建构仍然往往浮于表面我无意评述2016年的联合工作的表现得失梅洛·庞蒂写道:“我们永远不能自以为是地把历史的冒险当作不同于我们当前行动的某种东西予以打发”。因此,“回顾也是对那些无法立刻纳入行动和理论分析的内容在这一年的反扑的回顾”。并且也应包括理解往昔的幽灵在这一年的表现

联觉”(或通感)——作为盗火者知识——重新凸显联合工作可以是联觉的表现但为了不被均质化是否可以容纳联觉的某种激进化形式错觉(“联觉的后裔)?“错觉曾作为对形象进行批评与治疗的美学方案在今天已经非常边缘化提到这一点是因为果戈理也许可以再次作为我们理解死亡与国家空间的关系的指引者并且果戈理正是一位在错觉中激发并更新人类社会中的那些次要形象的作家。2016我的一些同时代写作者们开始重读果戈理

如果联觉是一种普罗米修斯知识”,由此理解果戈理关于山地民族自然力的写作塔尔斯·布拉巴自然力的命运),以及联觉在缺乏自然边界的人或受压迫者为自己寻找\发明一种自然边界”、从而在世俗社会中赋予自己新的自由身份时所起的作用对于理解今天的国家空间与死亡理解与非汉族地区的关系也许并非舍近求远

联合组织那些不被当代乞乞科夫们收编利用的错觉而非逐年自我驯化的正见”),以及作为错觉形式的回顾”,可以构成另一份狂人日记可以从这样的回顾虚构一份死魂灵重构计划吗当我们撰写这样的回顾”,这样的狂人年鉴那位沉默绝对的收货人正是一位我们尚未认出的乞乞科夫吗

2016我们已经看到社会律师的不懈工作但是我们还需要灵魂状态的律师吗心灵领域与国家空间的契约的痛苦重构需要为之工作的人重新理解并成为灵魂状态的律师后者是广义诗学的任务

2016是一些少为人知的中文创作者深入写作的一年作为中文文学写作者的一员我想提请读者注意当代汉语的悲剧书写以及那些正在向中国非汉语领域转移并重建与异质性的联系的书写这些方向即使从不显赫但正在写作者中被探索在此允许我推荐两位小说写作者写于2016年的作品金特的满洲里》,童末的拉乌霍流》。

进行回顾”,以及在人生中每年做出计划的深层需要是回应关于希望的理解吗当我们理解何为回顾”,进一步是理解何为希望的开始吗这意味着在进行这样的回顾之后我们能够不再以否定性为前提例如情怀论的或简单公共知识分子的否定性),不再以一种消极省心的普遍性把所在地定义为沉沦的国度尽管我们时刻都在面对新的证据进行这样的回顾之后意味着我们能够不放弃追寻并信任这个国家正再次凸显出一系列精神创造的可能同时我们也能够不沉溺于各领域浮于表面的分歧所带来的争吵

新的一年仍会是严酷的一年甚至会是我们关心的领域继续处境恶劣的一年但因此也是对每个人的要求更为清晰的一年对于我们正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工作方式精神叙述和政治学的现场——进一步正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中国空间亟需重新叙述我们暂时把正在进行中的事情影响这一切的力量动态局势称呼为中国空间并需要廓清它与传统文化空间和世界主义空间的区别事实上尽管早已开始2016人们在写作和思想中的一种内在性已经显露需要再次探索一种区别于国家主义也区别于被新工具改头换面了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中国观

王炜诗人批评和戏剧写作者著有诗剧三种》、文论集近代作者

— 文/ 王炜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