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个展览的两份报告

2017.09.14

廖国核,《无题眼泪 金钱 珠宝)》,2016布面丙烯,186×450cm.

原本亮堂的空间这次一进门就被一面墙堵得严严实实。 “恶克思-Devil Empire”,不确定是群展还是个展手机翻译出来Devil Empire邪恶的帝国”,似乎与一款手游同名恶克思定是艺术家的名字通向展厅的过道十分狭窄而展厅本身也被一面展墙按对角线一分为二空间划被分为两个三角形逆时针进入展厅多数作品基调为黑色

1.《审讯》:画布全被涂黑只有白色的两个字审讯” ,虽然黑色看起来是一笔一笔画上去的但此作品几乎看不出任何绘画特点。X是艺术家签名

2.《无题眼泪 金钱 珠宝)》、《无题补丁 星屎 一排人 大肚子的人)》:题目均属正常画面潦草没有任何艺术造诣钻石从女人私密处掉出来十分不雅因缺乏具体描绘可算为漫画

3. “《正义黑地白圆 II)》恶克思廖国核绘”:同样是以黑色为背景正义两个字由大大小小的白色圆点组成

4.《私刑 X》:又一张黑色基调的画上面的图案可能是花太阳

看过第一展厅后无法确认这些画是否出自同一位艺术家之手风格有类似之处但作品署名却好像有三种:X,廖国核恶克思

第二展厅的第一件作品同样是一张黑底白点的正义》,比第一展厅画面看上去工整旁边的《Xuchunhe》用斑驳的黑色喷漆做底拼音“Xuchunhe”、一颗红心一个方块儿和字母 B漂浮于其上署名是恶克思,“Xuchunhe” 指的是2015年庆安徐纯合事件吧但画面实在荒唐无稽。《经或金且宫中间抡锄头的形象可能代表劳动人民旁边俩人捧着的房子里怎么装着桃心呢也许是暗指国家经租房屋”,但画得太潦草了。《JJJ 字母上爬着一条笔画简陋的龙背景一半涂了黑色仿佛未完成最后一幅画十个月光用五颜六色的文字写满了连环杀人案犯罪嫌疑人胡文海的所有供词并署名胡文海画面中杀人”,“打死人等诸多词汇反复出现明显违反了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第二章第六条禁止经营宣扬恐怖活动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作品已通知画廊撤展

——50 Cent

廖国核,“恶克思展览现场,2017.

观看廖国核的展览一直都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因为艺术家擅长在图像中隐藏机关”,以此开启那些不便于言说的话题展览题目恶克思一石二鸟既是展览题目也假冒了艺术家的名字如果你知道廖的微博用户名是乌乌克兰”,你就会马上反应过来:“显然是对乌乌这一主谓宾结构从形式到内容的又一次提升因此展厅被斜分为二而且分隔墙底部留有缝隙也就不足为奇换言之这注定将是一场关于的较量

无论是还是”,《正义都像一个恒定的标杆被分别放置于两个空间漆黑的背景仿佛快要吞没掉所剩无几的白色圆点观众只能凭借一种有意识的视觉连线才能隐约辨认出这两个字如此处理不仅仅是为了呈现一种不可识别性或许还有提示一种意义模糊的灰色地带之作用但是艺术家并没有直接选择用灰色做留白——这是否与展墙底部缝隙恰好暗示的流通性与不稳定性有关而视觉连线是否也同时影射了心理连线虽然每位观者能够联想到的内容将取决于他/她对时事的了解程度但只要你不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人每幅作品的形象所指都会对你的想象带来不同程度的刺激

展览中不少作品以“X”恶克思落款但这种组合并非只是湖南方言音译的一种巧合它们恰到好处地在整个展览中对艺术家的思考做出了更完整的勾勒这些巨幅画布边角处的那个小小的x类似老师判卷子时划的X),是否可以被理解为艺术家与众多生活在当下的人一样面对现实吐露的一丝无力的自白它与画面的比例关系是否也好似人们在庞大现实面前的无计可施更有趣的是这一态度并非只体现在那些老生常谈的揭示社会现实的创作中廖国核对自己身份所包含的多重维度有着高度自觉比如《Xuchunhe》里的黑色方块就让人立刻联想到的马列维奇的至上主义绘画审讯》、《私刑更是用马列维奇的决绝放大并衬托了廖想指涉的内容艺术家的个人创作及其对自身在艺术史中的位置把握复杂的社会现实——所有元素都汇集在同一件作品中当然这些一层一层互相包裹的含义或许也是廖国核对观者的测试与要求更巧合的是或许恶真的克了思开幕当天他的一件作品被河蟹原来留给作品的位置上只有一张印着作品十个月光因某些原因已撤展A4廖将画布用黑色线条分成若干格在格中用五颜六色的文字填上胡文海的供词网格结构令人想起监狱的铁栏杆正如本雅明所说:“一件艺术作品的政治倾向并非取决于它的政治性而是它的文学性——即形式感。”

最后走出展厅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个空间好似一个人的心脏而我就像那缺氧的血液, “走了一次心”。

——艺术从业者x

— 文/ 贺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