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伟:2014年度最佳展览

2015.02.23

Josef Dabernig,“Rock the Void”展览现场,2014维也纳现代艺术馆.

先从两位五十多岁的艺术家和他们的个展说起约瑟夫· 达贝尼克(Josef Dabernig)在维也纳现代艺术馆(MUMOK)的个展“Rock the Void”将这位始终用极简艺术形式进行创作的艺术家各个阶段重要的影像建筑设计图稿和装置作品放到由艺术家亲自设计的空无又充满微妙的体积关系和数量关系的空间里集中展示达贝尼克是西欧为数不多的仍在后极简氛围中进行探索的艺术家几十年的积累使他游刃有余地在视觉形式的指义心理维度和思想性层面展开独特的艺术实践真空里充溢着探险的乐趣和情感的温度依靠几何学和简单的变量关系搭建起的不同创作领域被达贝尼克用他的生命体验和艺术思考填得满满绵里藏针地冷视着这个形式主义无处不在的艺术世界另一方面庄辉在站台中国的个展同样凭靠一种冷静和积淀的阅历展露出一位成熟艺术家的内心世界艺术家分别前往靠近蒙古边境的戈壁区和一处位于青海甘肃与新疆交界地带的废城在两片荒漠中永久展示自己的五件作品这个充满浪漫气息的艺术项目中蕴含着艺术家对自己经验到的历史生活艺术史叙述和艺术体制的冷静思考展厅里只有那几幅作品照片和简单的影像记录艺术家轻轻一放话不多也不打机锋是什么又清清楚楚地摆在眼前这是庄辉长久以来坚持的方式一个看起来不那么同行的艺术同行的方式

说到同行大道传薪·金石为开——中国美术馆藏吴昌硕与二十世纪写意花鸟画名家展中国美术馆用相当丰富的叙事和细致的研究呈现了一个同在的美术史片段虽然展览题目的官腔令人无奈但同时代的人物共同登场向我们敞开了淹没在传统风格史叙述中的细节策展人以吴昌硕写意花鸟承继金石“、”碑学的质朴和古拙为出发点放大出吴昌硕在南北方各自的影响脉络和承继关系这并不是多么新或多么客观的历史研究视角也与划分门派和固定师承的权威主义叙述没有太大关系展览只是把朴实的立体的历史放在观众眼前也从一个侧面提示出个体创作的同在关系与艺术史叙述之间的相互影响深圳OCAT的展览从艺术的问题到立场的问题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回响则更为明确地把当代艺术史叙述作为考察和批判的核心长期以来,“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作为一种创作传统和意识形态在当代艺术中处于被隔离状态成为当代艺术获得合法性的重要理由但在策展人看来文革结束为起点以否定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为前提的当代艺术史叙述过于简单地切割了历史的演变忽略了我们在创作态度意识逻辑思考方式相处关系和语言组织方式等层面与历史的深刻关联通过对董希文吴印咸、《美术杂志以及80年代、90年代和当下一些个案的重访和深描这个展览期望期望再次正视我们的现代化诉求与我们的精神历史和社会政治之间互相塑造的关系

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回响展的历史叙述批判也隐含着对今天愈加紧迫的主体性问题的关注第十届上海双年展社会工厂这个问题在另一层面上经受了检验整个双年展试图考察现代及其意识形态机制社会构建和历史叙述与主观经验尤其是创造性生产之间的承继和错位这个看似宏大的题目其实是安塞姆·弗兰克(Anselm Franke)最近几年研究思路的延伸但我更关心的是他敏锐地指向了当代中国在自我和他者叙述中的历史面貌误差以及主体生产所做出的反应后一点并未成为展览的明线但策展人用梁启超的警句鲁迅的木刻画和邓小平的实事求是口号搭建出的创造性虚构与社会改革之间的张力空间很大程度上展现了我们亟需的思想透彻力和更具主体性的历史视野另外这又是一场有韧劲的展览它没有拥抱我们这里最在视野中心的艺术话语和创作形式或者国际双年展上那些反复出现的名字而是在明确传递展览的历史视野和思想欲望的同时放松地容纳下多种声音——这也从另一个角度传达了展览的艺术历史观由衷希望本届上双能真的能刺激到本地的现代性考察和日趋虚无化的艺术语言

苏伟是现居北京的独立批评家和策展人

— 文/ 苏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