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集体形象的表演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 2003-2015”讨论会实录

2015.03.31

讲座现场嘉宾田霏宇卢昊彭锋王春辰弗朗西斯科博纳米(Francesco Bonami)

三月十九日,《艺术论坛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合作的作为集体形象的
表演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 2003-2015”讨论会作为该系列讨论的第一场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报告厅举行本次讨论会邀请到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历届策展人和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策展人弗朗西斯科博纳米(Francesco Bonami)共同参与探讨了诸如中国馆自身发展历程以及其与威尼斯双年展之间复杂历史渊源等多个议题席间与会嘉宾一方面对自身策展经历进行了妙趣横生的描述另一方面针对国家馆模式与双年展生态展开了新一轮反思

作为全球范围内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媒体之一,《艺术论坛举办研讨活动的历史由来已久这些形式多样的讨论意在在当代艺术系统内部整合各种智力资源建立不同从业者之间的对话机制本次讨论会是艺术论坛第一次在北京组织类似活动未来还将以主题形式持续发生敬请期待

参与人
弗朗西斯科博纳米(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
侯瀚如(2007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
卢昊(2009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
彭锋(2011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
王春辰(2013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

主持人
田霏宇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

侯瀚如今天谈的所有国家馆的概念在我们这个时代本身就显得非常矛盾或者说过时。19世纪末欧洲国家在法国大革命后经过了大概100年的民族解放历史民族国家这个概念从一种想象变成一种政治体制这个时候出现了威尼斯双年展这样一种文化活动它的主要动力是每个国家要证明自己作为民族国家的存在冷战之后大家感兴趣的是地球村的概念威尼斯双年展作为一个新鲜事物重新回到我们视野它强调的是打破以国籍和民族国家概念来区分艺术创作的常套做法

首先威尼斯双年展把主题展览变成一个国际性展览然后所有国家馆都开始向其它国籍的艺术家开放双年展展现了全球化的矛盾一些国家注重以民族文化身份为结构去拥抱概念但同时新加入的国家因为各种原因需要强调一种比较传统的自我身份定义这给我们带来一些很有意思的课题我一共做过三次威尼斯双年展的策划都与这个话题有关第一次是1999年法国馆两个策展人我和一个住在法国多年的希腊人艺术家则一位来自法国一位是跟我一样旅居法国的黄永砯这说明当时欧洲在寻求一种新的比较开放的态度去面对文化身份问题法国馆展现的是自我挑战对法国文化身份的重新定义

第二次参加是因为当时的总监请了大概十位独立策展人来负责军火库的项目其中我的部分叫做紧急地带”(Zone of Urgency)。它要探讨的问题是在亚洲高速城市化所产生的新文化格局下在一种全球化的代表性文化语境里艺术家如何回应一些重要的课题。“广东快车之所以被纳入紧急地带的展览是因为它是以一个比较特殊的整体作为一个范例被提出来当初我考虑谈亚洲和中国的时候不得不面对一个历史现象就是在亚洲或者中国这些大概念下实际上存在着非常多元的文化体系以广东为例这个地方是中国现代化最具实验性的地区在文化多元性上也最有代表性艺术家能不能用自己的方式来回应全球化和这种地区变化之间的紧张关系我实际上强调的是从上述角度来解构大一统的地区国家民族等大概念去挑战这些传统概念的专政——两年后我收到中国文化部邀请策划中国馆当时也是非常意外的

我提出既然做一个中国馆就做一个完全是中国艺术家的馆但这几个中国艺术家应该是谁我马上想到的是全球化过程当中中国的文化语境里所产生的艺术家首先中国这种现代化的模式是非常强权的发展主义想象中国发展的基本图像是高速工业化高速城市化所带来的男性中心主义图像从艺术圈活动来看,90%艺术家都是男性而且这种男性是建立在某种男性中心主义的文化价值观上的所以我做了一件相反的事情邀请了四位女艺术家这不是简单的女权主义宣传而是在整个文化语境变得越来越男性中心主义越来越暴力的情况下如何将社会文化价值女性化的问题这实际是一种重回人性和多样性的文化价值的过程

这四位女性艺术家一方面都有旅居外国的经验这种经验更多代表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形成是开放的是跟世界进行交流的成果——每个人的工作都是世界上各种经验带来的复杂复合体而不是以某种单一思想作为意识形态的表达另一方面中国的艺术特别是女性艺术家的工作确实有一重历史维度她们的走红有一个历史根源这四位艺术家代表了四个重要的历史阶段沈远1950年代出生她的艺术工作从1980年代开始算是中国前卫艺术的前辈之一同时她住在法国使她的工作多了另一层背景尹秀珍出生于60年代初,90年代开始在国际艺术界活跃代表了中国当代艺术的第二代阚萱出生于60年代末在荷兰留过学也参加过很多国际性的展览曹斐是当时新进的一代,2000年之后比较活跃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到就整个历史的流程来说她们的工作有一种延续的关系从一种特别的角度反映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过程

这四位艺术家同时被邀请去威尼斯做新的计划当时中国好像坚持要求拿到军火库里边的场地但已经没有可以给的了就给了一个油库里面有很多大油桶非常有意思我想两位艺术家的回应是非常准确以及有力的这个力量不是很雄壮的东西而更多是诗意的介入同时曹斐和沈远的作品就在外面的花园里她们对于花园的使用也非常有效

田霏宇侯老师提到油库我相信当年卢昊老师起到了关键作用请他讲讲2009年的策展经历吧

卢昊我跟其它策展人身份不太一样我是一个职业艺术家头一次策划展览当时是按做作品的方式来策展过程简直是折磨另一位联合策展人赵力主要负责理论的指导和完善我则协助其他艺术家工作我在1999年参加完主题展之后就没去过威尼斯因此当时想像国家馆会是一个收拾得很好的类似美术馆的大空间。20091月去看现场的时候一到中国馆就傻了油库最宽的地方不到3最窄的地方1.5因为是文物上面不能悬挂和粘贴太多东西所以像在锅炉房里做展览以前关于作品的想法都被颠覆了唯一的办法是把作品体量变小缩小观看距离来节省空间我和赵力商量索性将展览主题定为见微知著”,意思就是所有作品都缩小尺寸

文化部告诉我们今年是新中国60希望展览做得全面一点也就是老中青艺术家都要有所以我们搭了刘鼎邱志杰以及何森这样一个班子所有作品都非常小全都在犄角旮旯里藏着有的都找不到何晋渭的作品是不断地把一个名画或者一个名人的头像放大以此对人文历史中的所有偶像提出质疑曾浩的作品是把日常生活中一天所有使用过的东西全部放进一个玻璃容器里以此记录每天面对的现实这个作品因为体量较大最后放在花园里了它旁边是邱志杰的多米诺骨牌曾梵志想做书库最后却只做了个书架

彭锋我的情况可能更特殊我和艺术隔得很远自己研究的是中国传统哲学我的第一个方案中一个艺术家都没有因为不好意思找艺术家就给了概念所有艺术家都是虚拟的五个艺术家五种气味卢昊谈到这个馆太有挑战性了因为里面有很多油罐他用小的东西来克服我就用中国传统哲学里最重要的概念是”,人活着就是一口气油罐的空间刚刚好触发我用气味的想法但展览做起来是前所未有的辛苦

但我觉得还是有一点效果因为是专门针对油库设计的展览和作品而且完全以中国传统哲学作为依据展览现场无论是雕塑还是雾里都有茶的香味开幕时效果很好味道芬芳大家还可以在里面喝茶这个概念基于中国传统哲学五行的概念五行里有五味另外为了展览的丰富性我选择了分别代表40年代至80年代的五位艺术家

五味的概念用当代来做并不容易蔡志松的作品因为展期半年会漏气就把本应放到天上的作品改成了地上的雕塑因为组委会不让放火原弓的作品就改成了加湿器里面的檀香是合成的因为有观众过敏咳嗽后来也不放了梁远苇的白酒原本有赞助到了关键时候却没有了我们自己就带了80公斤的二锅头过去所以现场很多人都喝了酒杨茂源的作品原本要做50万个每个人进去都可以免费拿一个中药罐子走——我想让威尼斯大街小巷都充满这个味道——但最后只做了7000许多人说我选潘公凯是拍马屁其实是因为我看过他以前做过一个宇宙飞船一样的东西我想改成茶社搬到威尼斯不过成本太高

我希望这个展览能比较特别传统的东西加上先进的艺术方式五个艺术家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美院老师有无业游民五种气味也有考虑白酒中药绿茶熏香荷花在中国文化里都是特别的存在带一点精神性的气味

王春辰大家都说自己是业余的但今天世界上没有业余和专业之分特别是在今天的艺术界所以我们不要过度谦虚虽然在美术馆工作双年展对于我来讲还是非常遥远为什么又做了呢可能有很多原因。2012年底上海有人打电话说中国馆在征集方案我就报了一个经过几次筛选和讨论最后入选了展览的主题是变位”,原因在于多年来感受到的中国的变化它反映在生活中而不仅仅是艺术家可以看到的我不想强调所谓的职业身份因此就用了影像以现代化的语言表现中国工业城市的变化另外一位艺术家致力于古建筑的收藏和整理在北京还建了一个专门的古建筑园林200多亩地,20多座房子——当你看到这些之后你会意识到中国的变化就像一个慢慢失去的历史故事威尼斯是一座几百年的历史名城一砖一瓦都会保护而中国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被拆掉我想通过这样的对话与威尼斯发生一次联动强调变化中的现场感变化中我们的体会艺术家的体会或者是中国人的体会

七个人以不同方式不同作品不同内容来展示中国当下的多样性——一是艺术本身的多样性一是感觉的多样性甚至有一位艺术家的作品是西藏的法器象征中国物质文化中的精神依托我的出发点就是探讨在新的文化平台上如何进行交流如何让交流的内容持续发生变化

博纳米非常荣幸能够作为策展人来到这里我策划过200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不过大家不喜欢那届展览批评的声音很多它已经成了一个标志与好坏无关谈到国家馆我认为威尼斯双年展因为有国家馆的设置而处在一个非常独特的位置上国家这个概念构建了我们现在的世界所以我觉得威尼斯有不同的国家馆很好因为这真实地反映了我们这个世界的状态

作为双年展总策划人我没有机会真正去看展览对于中国馆我没有深入的体会但我觉得中国的艺术和意大利的艺术都存在着自己的问题意大利的问题是它特别注重技术层面比如用什么螺两个部件怎么组合也许创作出来整体效果不够有力量但中国的重点不在于这方面而在于精神层面的展示比如说刚才说到的雾其实我们的文明侧重哪些我们的艺术就侧重展示哪些所以从这个层面上讲所有国家都有自己的局限性

查尔斯加利亚诺(Charles Guarino,《艺术论坛杂志出版人):我想回到中国的话题上我看双年展看了30至少去了15我相信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最大的灵感就是束缚你给他的束缚越大他们在这个束缚中就越有创意中国刚受邀参加双年展的时候他们给了你们最糟糕的空间而策展人正是在这种束缚中艰苦地开展自己的工作所以在这里我想对在座各位说这对于我们来讲是一种礼物因为每一次你们都展现了勇气面对众多局限却因此产生了非常好的创意克服了逆境所以我想说谢谢你们

田霏宇我们谈到中国馆都会谈到限制第一可能是筹备的时间非常短从提案到展览时间都是按周计算的还有油库的场地限制虽然现在油库已经被拆掉了国家馆这个概念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它会成为国家形象的一种反映所以我想请各位谈一下在策展中如何应对宏观现实以及在准备展览的路上碰到的各种限制

卢昊我们光出画册小样就出了三到四个画册运到机场每个人拿几箱上飞机到威尼斯之后借一个小推车过了40多座桥运过去都成了搬运工,40度左右的高温任何阴凉都没有每天从住的地方把画册运到展厅贴几百个海报做作品运输和保险真的挺不容易

彭锋国家馆还是有意义尽管我们谈论全球化时代但我觉得现在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界线比以前更严格了马可波罗从威尼斯到中国不用签证我们现在过来不光需要签证还有很多限制威尼斯双年展国家馆是特别好的平台让我们重新思考在今天全球化时代的条件下国家与国家之间新的关系

田霏宇中国馆已经办了六届但从来没有过艺术家个展原因是什么

彭锋中国参展才几次西方比我们早上一百年所以还是要慢慢来也许用不了一百年就可以做艺术家个展了

王春辰实际情况没有那么夸张中国做国家馆的时间太短中国艺术家又太多所以做个展有难度文化部组织活动也是希望更多地反映中国所以这里面还有更大的文化背景艺术家在中国不是偶像——我们只有政治偶像没有文化偶像——所以这么大的国家怎么能让一个人去代表呢我想也有这个文化上的差异

博纳米意大利馆也是从2005年才有的在个展方面我们有很多相同的问题就像在中国做个展必然会引发各方质疑为什么选他他给了多少钱这是一个很荒诞的想法我觉得有时选一个艺术家做个展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我们可以更好地观看这个人对世界的总体认识每一次都选很多艺术家的话选几次就会变得很无聊做个展也是需要勇气的

彭锋不应忽视的一点是中国政府给中国馆的钱特别有限我们要用自己办法去筹款从这个意义来讲经济压力远远大于政治压力我做展览的时候的确想过只选一个艺术家但显然不太现实说到意义的话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中国当代艺术里最新的样子呈现出来我想做一个展览这个展览应该是全世界最好的展览而不是用中国标准评价的一个展览我更多想的是这个展览拿到威尼斯和其它国家作品有什么区别怎样吸引人怎样让大家都喜欢和参与进来

王春辰可能每个人想法都不一样不可能选择几个人就代表了中国我的想法还是借助于艺术实现跟世界的交流

观众提问你们认为一个理想的展览是怎样的可以每个人都描述一下吗

博纳米一个理想的展示首先就是不缺钱加上一个策展人没有艺术家这是开玩笑对于我来讲一个理想的展示就是不停地犯错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凡事都追求完美——完美固然好但同时也意味着它不是一个丰满的体验没有冲突没有矛盾一切都太顺利我的双年展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讲都是最大的错误不过就因为有错误所以才精彩

王春辰我不觉得这个世界上有最理想的展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断实现交流和体会就可以了不要让展览太沉重要给中国馆减压放平心态中国是一个故事而不是别的我们方案就是这样被选中的没有提那么多宏伟目标

彭锋最理想的展览是做不出来的我学中国哲学研究道家研究传统所以反而能想像出最差的展览差得不能再差也就离理想不远了或者全中国人都去做展览都去做艺术家我估计那会是最理想的展览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