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森伯格的讯息

2016.07.10

劳森伯格在中国展览现场,2016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摄影李雨昊.

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回顾展劳森伯格在中国由三部分构成:《四分之一英里画作》(The 1/4 Mile or 2 Furlong Piece, 1981-1998是一件占据整个展厅的大型装置呈现了劳森伯格艺术实践中最具代表性的拼贴装置摄影等形式;《夏宫是他1982年来中国时拍摄的彩色照片第三部分为文献集中记录了当年中国艺术界及公众对于劳森伯格作品的反应

1985作为劳森伯格全球巡展的第四站北京中国美术馆和拉萨的西藏展览馆先后迎来了这位美国波普大师的大型个展作品中的动物标本和现成品的怪异组合大量流行图像的错落堆积在当时国内艺术界引起了强烈反响这种震动可以理解——彼时的中国艺术家对于波普艺术还十分陌生自徐悲鸿以降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美术教育都被划分为四大门类,“实验艺术”“新媒体艺术”“综合媒介等词汇很晚大约21世纪初才出现在学院教育机制内这也是为什么40岁以上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大多出身于四大专业之一)。从艺术的趣味来说大部分当时身在北京或者特地前来北京观展的艺术家都是前苏联专家马克西莫夫的再传弟子习惯于欣赏银灰色调子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那样主题鲜明风格宏伟的作品对他们而言,“装置”、“拼贴完全是外来的异类无法将其融入自己的表意体系彼时很多中国艺术家正忙着用以前的语言倾诉苦涩青春留下的道道伤痕(“伤痕美术”),但其中一些较为敏感的人例如王广义已经开始对这种悲情话语觉得厌倦并且明显感受到正在露出端倪的消费社会的独特魅力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劳森伯格时译劳生柏”)的到来给当时的中国艺术界提出了一个根本性疑问——艺术到底是干什么的答案很明确艺术应该关注当下

早在此前的1982劳森伯格就来过中国以期在世界范围内寻找创作灵感”,通过艺术进行文化交流”。这其实也是在当时欧美国家政治正确大背景下流行的文化多元主义在艺术上的侧面写照

诚然说到劳森伯格对中国艺术现场无论是思想层面还是实践层面的影响早自黄永砯晚至仇晓飞不一而足但时隔三十余载劳森伯格的作品再次来到中国却让人感觉更像一场集体怀旧事件倚重中国语境反而使其变成回顾八五新潮的又一个由头这无疑与劳森伯格作品的初衷背道而驰策展人大卫·怀特称这次展览本意是要在一个偏当代的艺术空间里与中国更年轻一代人进行对话但实际上波普艺术在今天的中国已经不再是稀奇的异物”,劳森伯格的再次造访也不是纳尼亚传奇而更像是艺术圈老江湖怀旧的依托近几年中国当代艺术圈似乎开始出现某种老人情结”:回顾80年代重访90年代的展览或讨论此起彼伏当代艺术是什么笔者不敢妄下定论啃老的艺术肯定不算当代艺术

当年的劳森伯格像一针兴奋剂在他的强烈刺激下很多中国艺术家在没来得及真正了解这位波普大师之前就带着一股搞运动的惯性思维模仿起来甚至连当时的理论界对于劳森伯格也未必有更深入的理解例如美学家滕守尧曾在1987年出版的艺术社会学描述一书中将劳生柏旧翻当成了理论家”,并错误地称劳生柏提出了后现代主义的概念上海人民出版社156页脚注1)。但在美国现代艺术史上劳森伯格和贾斯伯·约翰斯代表了真正让美国艺术自信满满地站在欧洲和世界面前的一代艺术家他们以批判抽象表现主义为起点但在某种程度上也秉承了抽象表现主义的那种开疆拓土的精神劳森伯格毕业于对美国现代艺术产生了巨大影响的黑山学院早年接受达达主义的熏陶最后将达达主义从一种高冷的精英姿态转化为一种更接地气的世俗精神而这种精神也正是二战以后美国消费社会和大众文化侵袭集体心理的最好印证同时以劳森伯格约翰斯为代表的这一代从抽象表现主义过渡到波普艺术的大师们真正完成了美国艺术这一品牌的建设如果说八十年代的那次展览更多地表现为一种行为意义那么当前这次展览就应该成为铅华尽洗之后的一次反思劳森伯格的创作与他所处时代之间构成的表征关系才是反映当代意识的当代艺术的底色

我们很难说劳森伯格教给了中国艺术界什么因为当年的震动在反思历史求新求变的那个时代只算一次小得不能再小的插曲而当前的这个展览似乎也仅仅是继霍克尼肯特里奇沃霍尔博伊斯等当代大师之后来到中国的又一位大师但如果对照劳森伯格的作品回看中国当前的艺术也许挺有意思不少艺术家热衷于盘点文化符号例如近年的邱志杰),非佛即道密宗不够还有萨满比如正在白盒子艺术馆展出的苍鑫);强调异域出身或者借道灵异体验各种神秘力量都被用来为作品加持”。但是还有什么比变幻莫测的现实世界更能令人产生遐想和神秘感呢对于当下现实无论爱也好恨也好热情拥抱总胜过避之于外毕竟它是我们所有眩晕的根源这也可能是劳森伯格的讯息中最该被带入中国的一条

— 文/ 梁舒涵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