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莫维奇追忆根特当代艺术博物馆前馆长扬霍特(1936-2014)

2014.04.14

玛利亚阿布拉莫维奇 ,“迫切之舞”,1996。 表演现场根特当代艺术博物馆,1996。

编者按霍特(Jan Hoet)是比利时SMAK的创始人比利时根特市当代艺术博物馆)。他因策划展览友好之屋而名誉海外,1986五十名欧美艺术家受邀为根特的五十个家庭创作作品。1992, 他策划了第九届卡塞尔文献展。1975年至2013他一直担任SMAK的策展人。20142扬因病去世比利时首相Elio Di Rupo表示哀悼认为比利时失去了一位教父”。作为馆长策展人在艺术界他最伟大的成就是推倒了当代艺术之墙”。表演艺术家玛利亚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撰文回忆了老友

像扬霍特(Jan Hoet)这样的人再也不会有了扬属于一个稀有罕见的艺术部落这个部落以充满生命冲动的独特视野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1968年策划了传奇性的展览友好之屋”(Chambres d’Amis),在这之前我认识了他成为好朋友他精力旺盛做各种事都充满热情很快令我产生共鸣

在我五十岁生日的时候他邀请我去比利时的根特做一场大型展览我告诉他藉此机会我会打造一个阿根廷探戈之夜扬对这一切充满热情我们将这场活动称为迫切之舞”,并且对场地做了严格规则限制

四百五十人受邀参加此前已经告知他们用六个月去学习阿根特探戈的基本规则男士要求统一穿上晚礼服抹上发油如果忘了他们可以去门口右边有一大盆润发油女人要求穿除了红色的任何颜色的晚礼服我们甚至还请到一个阿根廷探戈乐团演奏

随着日期的临近我告诉扬我也想有个蛋糕他听后疯了觉得我想要个生日蛋糕的想法太布尔乔亚了他说这个晚上我们花完了所有的经费根本没余钱买蛋糕其实扬背着我悄悄进行了策划他将我的裸体照片给了比利时最好的糕点师傅厨师根据图片用杏仁蛋白软糖做了一个等身长的蛋糕甚至将我表演生涯中身体上磕碰的伤疤都做出来了用巧克力)。

当天晚上午夜来临前的十分钟博物馆的门开了打乱了舞蹈六个半裸的帅男抬着担架上的人体蛋糕进来了很快四个穿衣服的女人将扬台抬到了一个担架上就像抬我的蛋糕一样除了一个领结他几乎全身赤裸扬将他的身体作为一个礼物送给了我来自美国的一些客人主要是策展人和收藏家都确信扬的身体是蜡做的因为他们没料到一个博物馆馆长可以全裸

余生我将铭记那个夜晚扬身上最让我欣赏的部分是他从不按理出牌我非常爱他作为一个艺术家一个朋友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玛利亚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是纽约的艺术家关于扬霍特(Jan Hoet)的更多文章将刊登在Artforum国际版杂志夏季刊

— 文/ Marina Abramović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