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庆晖谈美术馆与中国近现代美术研究

2014.07.09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北平艺专精品陈列中国画部分),2013.

曹庆晖博士现任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美术史系副主任其致力于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和美术教育史研究曾与潘公凯教授合作出版有讨论中国美术现代性问题的专著中国现代美术之路图鉴》(2012),并曾策划组织"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北平艺专绘画西画国画部分精品陈列"、"北平艺专与民国美术"学术研讨会、"山高水长·艺专的先生们"学术讲习会等一系列学术展览会议和讲座。2014年初作为联合策展人策展了龙美术馆西岸馆国画·洋画部分对于美术馆在中国近现代美术研究中扮演的角色的作用有自己的见解

关于近现代中国美术上世纪30年代的时候国立艺术院就是杭州国立艺专当中李朴园就编写过中国现代艺术史这样的书这个艺术的概念是比较宽泛的包括音乐戏剧都有美术是书里的一个部分之后是60年左右到63年以前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国艺术研究院当时开始编写现代中国美术讲义都是油印本内部交流没有公开发行到了80年代出版的有中国现代绘画史》《中国近代美术史张少侠李小山两个人合写的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今天看来觉得带有强烈的批判色彩还有王伯敏主持编写的中国美术通史》。85思潮前后朗少君出了论中国当代美术》,高名潞的中国当代美术史1985-1986》是好多人合写的一本书吕澎和易丹他们讨论近20年的中国艺术史最近几年发展成一本大部头的书这期间还有陈履生的新中国美术图史(1949-1966)》。这些著作是批评家学者基于他们的历史认知通过他们看到的历史材料通过他们看到的作品做的中国近代美术史的书写这些研究是个体个体间的合作在研究老一辈的艺术家研究者更多是通过文献报刊出版物来写这些高名潞写“85青年美术思潮”,他本身就是当事人跟艺术家也有密切的关系这两种书写就不太一样

80年代我在美院读书民国时期20-30年代出生的那些艺术家到80年代差不多60-70有些年纪更大的80多了在他们去世或者文革平反落实政策以后会有一些纪念活动今天看起来都是回顾展纪念展。90年代以后对于这些老先生的回顾展越来越多每次展览差不多都是把他们一生当中比较重要的作品呈现出来然后也开始跟美术馆和重要机构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有连接捐赠或者购藏美术馆的发展跟近现代中国美术研究一直有关系以前美术馆的这种展览是陈列展不是以研究为主的是通过陈列让人们看到有这样的作品各方面条件的好转也有这方面专门基金的支持国家也在投入国家重要美术机构都希望在原有基础上挖掘这种能够入藏的对象展览不知不觉成了一个重要板块

美术馆开始成了一个重要的力量我觉得这个力量在不断壮大利用自己的馆藏往往是针对一个艺术家做研究跟以往这种回顾展不太一样现在是比较注意对于实物的研究也可能找到艺术家所有重要的遗物文献手稿出版物没有公开过的家庭照片日记同时代的社团照片这种方式背后通常有研究在推进跟通俗的写作方式不太一样案头书写当中写作者不见得见过实物他可能只看到过出版品比如中国美术馆把李毅士的长恨歌画意拿出来展览我看到作品实物才了解到原来它本身着色就不多并不是之前看到的出版物里面的印刷把彩色印成黑白我们央美美术馆的库存也有李毅士的藏品在整理的时候发现了他的两张油画画的是陈时曾和王梦白陈时曾我们有老照片可以知道他是什么样子但是王梦白根本没有照片留下所以油画等于填补了文献的空白所以美术馆利用馆藏来研究美术史的方式跟案头书写的研究方式有很大的不同有的原物的品相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差有些甚至还有一整套的插图草图变体当然有些原物需要修复这对于我们重新对于作品的讨论有了不一样的目击”,这非常非常重要美术馆的力量崛起以后藏品也修正了对于艺术史的讨论补充了很多细节比如一般提到陈时曾的时候我们会提到齐白石很多文本里也会提到齐白石说陈时曾对他有帮助视为恩人我们知道陈时曾在北平的时候是京城很有盛名的画家他无意中看到齐白石在琉璃厂挂的润笔单还有他刻的印所以去访了齐白石齐白石很重视相谈之下还成了莫逆之交齐白石给陈时曾看了他自己觉得最能反映他自己当时水平的借山图》,陈时曾还拿回家去看后来文字上的记述只谈到陈时曾对于齐白石有影响但通过陈时曾的册页实物我们看到实际上齐白石对于陈时曾也有影响我相信这个事情是有逻辑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影响反过来就没有任何影响吗这些都是通过馆藏品实物来反应的美术馆通过馆藏在进行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的书写既具体又开放当然里面也可能写文章比如我可能写文章来讨论这个册页我希望学术界以后有一个认识以后再版或者再做修订时会出现一句话齐白石对于陈时曾也有影响虽然只是一句话但是是相对完整的历史叙述

我们今天对于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研究的过程当中美术馆越来越成为不可或缺的以后也具有很大历史书写话语权的主导者作品入藏美术馆他们一定会对这些东西加以研究现在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我自己也在做研究很多地方美术名人馆比如何香凝美术馆刘海粟美术馆对于自己收藏的对象本身都做了很多的深入的展览比如北京画院主要是在专注齐白石美术馆的从业人员比较多是高校毕业的硕博士他们也在用自己的力量做这些事情

我自己希望成为一个做历史研究的策展人从大体上看目前中国的公立和私立美术馆中近现代美术是主体这些东西进到美术馆不是进到坟墓里去了要发出声音就需要策展人的帮助我跟龙美术馆有一次合作是展出民国油画的馆藏后面会做司徒乔的展览我考虑做一个能将观众导入的展览所以我们尽可能是把握一些核心内容还有与艺术家家属的合作馆际合作我希望美术馆的从业人员善于讲故事通过好的故事主题和情节来吸引观众我反感那种展览只是把画挂出来然后配一个前言这次我们就没有请人写前言关于司徒乔的文章鲁迅就写过看司徒乔君的画》,所以我们会做一面文献墙也会调用很多手段例如放下你的鞭子原作在中国美术馆家属有这幅作品的草图书里有不到2000字的一个关于作品的描述我们会去图书馆里找放下你的鞭子的街头剧的剧本同时在民国的时候八千里路云和月电影里大概有5-6分钟这一个街头剧的表演我希望展场变成一个学习探索的场所也希望把它变成对教育有帮助的空间希望馆藏在进行美术史的研究时尽可能多些情感上的内容好的教学是引导式的情感很重要这是美术馆和其他写作方式不一样的地方艺术史家写作的时候是不会考虑齐白石的一颗牙齿但是北京画院就是有一颗齐白石的牙齿学术讨论中所不齿的一颗牙齿在展览中也许是很重要的情感线索

美术馆要对自己的馆藏进行研究和呈现对于出版物的编排是很重要的工作以后的学者在研究这个东西的时候就可以用到出版的图录我们现在论文上很多都是引用成书很少会引用图录因为这方面还做的不够美术馆用馆藏来做研究跟案头写作的美术史研究是并存的以后我们的很多工作会通过这种直接的方式它是直接面向2-80岁的一种产品书面对的可能只是专业学者展览是奢侈品因为投入很大好的展览要几年才能呈现而且在有效的单位时间内展示一次很少会巡回展出原因也不一定是钱的问题因为可能展品就来自好多家希望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能多开展馆际之间的交换这样好的展览才能更好的传播和发酵

— 文/ 采访/卢婧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