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六环比五环多一环的一次谈话

2015.01.22

艺术家黄淞浩在朝阳区崔各庄马泉营村进行的项目与当地清洁工交换一天职业.

六环比五环多一环是一项正在发生的艺术项目意在通过对北京五环与六环之间的郊区空间的介入式调查重新审视城市边界与处于社会边缘地带的人群状态该项目由艺术家李一凡葛磊等人于去年10月发起由二楼出版机构主办截至目前为止已有20多位组艺术家参与其中并且人数还在持续增加中在这篇谈话中发起人与参与艺术家共同深入探讨了项目的意义以及开展情况

参与者李一凡葛磊葛非黄淞浩杨北辰

李一凡以下简称李):“六环比五环多一环这个项目其实并不仅仅为了调查——我觉得这种介入或者我们所说的问题艺术”,是用来检验今天的当代艺术是否存在真问题”。我们就想大家能不能先去看一看看了以后再去判断这些是不是真问题看的过程可以直接做成一件作品也可以单纯变成一个调查或者说先做调查然后再做作品也可以但对于项目最后发展成怎样的形态因为还在进行中所以我们也不知道

这里面必须做几点说明

第一我们认为中国当代艺术有价值还是因为它有问题”。我以前跟吕澎聊天的时候他说过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情他问我你当年看见张晓刚的东西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当时可是一点也不惊奇因为吕澎一开始是做翻译的,1982年就翻译了英国艺术史他的老师里边有一位外教留下了一堆70、80年代的英美艺术史的书所以他什么都见过也无怪乎他觉得整个中国当代艺术80年代所做的事情都毫无意义因为所有的方法西方都用过1989年之后他改变了看法他开始认为中国的艺术首先是一个问题”,问题带来的而且因为语境不同同样的技术与语言方式可能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我觉得我们首先是认同这样一个观点的中国今天的艺术的价值还是源于它具备独特的问题”。

第二近年大家也觉得讨论语言学很疲惫所以开始谈朗西埃齐泽克介入或者受柏林双年展占领华尔街的影响艺术家开始做一些有问题的艺术或者认为艺术实验的前卫性也包括问题的前卫性对新的问题的发现不仅仅是对语言的发现有一部分人尝试反对美术馆制度反对画廊制度反对策展人制度等等这算是一个问题但还有那么多中国人还有更多的问题但好像我们在谈中国时更多是在臆断——即使对于离我们很近的五环六环之间的生活大部分人也并不了解

第三其实我们有一个更大的目的就是希望所有人都知道五六环之间的人到底是怎么生存的这是些跟艺术家不一样的人或者说是比我们住的更远的人我们希望这件事情被人知道首先让艺术家知道然后让北京的市民知道

杨北辰以下简称杨):具体的活动形式是如何确立的比如什么时间开始参与者的安排调查对象的确立等等

:8月份我来北京时大家讨论了很多包括艺术家停留多长时间调查持续多久等等

葛磊大家普遍觉得应该时间长一点尤其是到了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可能开始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展调查

我们希望大家看到真实性现场性不希望还是拍脑门这是一项非常具体的调查但具体调查什么我们没有规定因为艺术家有艺术家的方式比如调查乡村的文艺建设完全可以但主要是时间问题很可能开始的前五天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其次艺术家都很忙所以我们第一阶段先试着联络了一下看看大致有多少人感兴趣毕竟十天是不长不短的时间大概到9月中旬的时候差不多心里有数了有几十位艺术家愿意参与但大家需要调整好自己的工作把时间安排好

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会有怎样的问题冒出来以及艺术家是怎样在各种问题中确立自己最后的行动方案的

黄淞浩以下简称黄):基本上前五天都会是很松散的调查因为看不进去但能确定一些你介入的渠道后面的工作都是根据具体的人的生活方式展开的比如说马泉营存在拆迁的问题一直遗留在村里新闻曾经闹得很大但经过调查你会发现这样的事情非常复杂不像新闻里那样简单粗暴

跟艺术家之前的想象也有很大的差距

最后我做的是跟文化站的阿姨们排练从家里借来长笛排练一出悲伤版的欢乐颂》。她们本身的功底很好但非常不愿意改变老觉得应该我编好曲子让她们吹我就跟她们讲约翰凯奇讲音乐应该怎样乱搞如果我能一直在那儿肯定可以让她们变成一支很古怪的乐队还有就是和一位清洁工交换一天的职业我把摄像机交给他他可以拍我也可以拍周围的生活然后我帮他打扫一天卫生还有一个保洁员我打着老乡的旗号跟他说河南话跟他划拳中途掺杂采访我很怀疑如果新闻记者跑到他们面前他们是否会说真话反倒是用了一些手段”,进入了他们的生活之后才有可能听到真实的想法

工作的过程中会不会感到艺术能力的有限性与社会状态的复杂性之间的落差有没有怀疑或者由此产生什么新的看法

:“艺术什么都可以做”,这是朗西埃式的说法或者博伊斯式的人人都是艺术家”;艺术能做什么”,我觉得也是一个特别值得思考的问题这个项目其实是对这个主题的清理以及对介入到底有没有价值的探讨我们大致得到了几个简单的结论其一每一次介入都是微小的但如果实践的人多了或许就有了价值

再之西方社会经历了几次阶段性的改变最初的文艺复兴是美学上的改变之后的宗教改革是伦理上的改变而接下来的启蒙运动是权力的改变今天在中国如果试图去进行权力的改变艺术家是做不到的——我们不可能成为维权律师或者人人都是艾未未那么我们能不能退一步去做伦理的改变我们把这样的事情报道出来会不会令北京的市民在面对这样的事实时感到一些良心上的不安哪怕一点点我们不想跟谁斗争我们也没有能力去斗争那么好我们就退回到伦理和美学上去——当然这个美学不是好看的美学

葛磊满宇的一个朋友在朋友圈看到这个项目之后就问他:“你怎么不搞艺术搞政治了?”

其实我觉得我们做的不是政治伦理”——起码不是权力政治而是政治伦理政治美学这一块

艺术家徐坦在东辛店村的调研.

其实听起来在这项工作里存在着艺术家对自身伦理的某种改造但回到形式层面最终这个活动会以什么形式出现是不是还要做一个语言上的转化这个语言转化对之前的伦理改造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这其实是当代艺术的一个命题这让我联想到之前宋庄电影节被停掉时激发出来的一些讨论我觉得这里面存在着潜台词艺术家对于独立导演或者纪实性创作的工作者的优越感在于他们认为纪录片的语言是单一的太直接与粗糙而当代艺术家则可以操着某种混杂丰富的语言去摆置各种问题。“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我的语言我可以扮演所有的角色我在语言转化里做的工作比你多”。艺术家甚至可以自我赋权为语言的最终发明者

首先我觉得语言或者形式的问题对我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这个项目最终是不是适合美术馆或者机构的展览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调查本身就是作品我们今天对于作品的理解有问题还是多出于一种物化的角度但有时作品是反物化的本身就是一种媒介是在传播过程中形成自身的

我想起我在福州时碰见的一位台湾纪录片导演他有一个观点很有意思他认为台湾在经历特别大的社会变革时其实是不需要语言学的——大时代不要语言学小时代语言学才很重要没事儿的时候发现那些细微的人的变化语言学可以起作用而在大时代的时候你不去记录巨大的变化而是去玩语言他觉得没有道理他是今年金马奖纪录片部分的评委候选影片中很多都在玩语言所谓的实验性的纪录片

这似乎说明我们和台湾都已经进入了小时代”。

我很怀疑我们今天的当代艺术我们都很怀疑今天的博览会与画廊体制占据绝对主导地位所以我们才会这么津津乐道谁又参加了什么博览会又去了哪家画廊做展览参加博览会有什么好骄傲的博览会就是去卖东西嘛卖东西没问题但这跟艺术有什么关系呢艺术家必须想清楚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

如今的年轻艺术家往往追求一种语言上的通识性在所谓国际当代艺术系统内的交流中是否被识别与成立对他们至关重要大家似乎都在拒斥所谓的中国性或者某种身份政治下的熟练操弄中国牌曾经对我们来说是便利条件但如今需要的是与全世界的艺术家协调并打成一片

葛非我在国外生活很多年这种作品都快看吐了国外的当代艺术展全这样做的东西特细腻特个人但中国本土成长的艺术家对这个不敏感他喜欢国外的那套东西因为在中国少这其实也是一种交流各取所需嘛

具备通识性是很重要但有两个问题首先是艺术家忠不忠于自己其次才是表达的有效性不能因为后者而牺牲前者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但艺术家忠不忠于自己是个非常大的秘密他是不会告诉你的

你说的很对这是一个秘密我们没有办法知道答案但可以回看历史,90年代初那些所谓的图式化贩卖中国特色的东西都是为了追求有效性这条路已经走过一次了

语言的通识性肯定很重要——只有这样你的表达才有效你的观点才能传递但这只是技术层面的事情你把这些掌握了并不等于说你是一个好艺术家只是说你具备了一名好艺术家的技术在今天的年轻学生里达到这种水准的有一大批因为这并不复杂但真正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或者了解自己价值的人却很少

葛非年轻人的价值就在于他进入到这个系统之前在成为熟练工之前的气质与特性最后跟这个系统碰撞时才能扩展这个系统等你什么都学会了进入职业化阶段了你最宝贵的东西就已经不存在了你对这个系统的价值其实已经没有了很多艺术家说可以二次革命”,再找回那种东西我说不可能人一生就一次再找的都是靠你的经验

我们这一代其实比较明确学院已经非常成熟当代艺术教学也很系统但毕业之后进行个体实践时还是需要理清自己的思路只要切入一个点就可以选择用以前的方法带入其实不难

今天艺术家的个人选择还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几个人发起这个项目我们认为这件事很重要而且觉得哪些人也会觉得这件事重要就邀请他们来做就是这样很多东西都是附加的让别人去考虑吧我们认为五环六环是一个问题就去实践至于别人要参加国际展览还是要打中国牌不关我们的事情

这个项目的意义就在于起码要建构一种张力和今天那些推崇艺术的人形成一种张力让今天的艺术不至于变成一模一样的平板大家都成为无用的新贵”。

— 文/ 整理/杨北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劳动游戏与俳句电影

2015.01.12

Harun Farocki, 《比较》(In Comparison,视频截图), 2007,16毫米胶片彩色有声,61分钟.

电影已经失去了作为一种与社会性相关的公共场域的属性同时把这个位置让位给了艺术世界但法罗基却成功的让自己的实践保持在了社会性与美学上均最具政治化的艺术形式上对当代而言符合上述的形式是装置艺术是论述性电影及其他的纪录方法已经不再是电视和独立剧情长片。——托马斯阿尔塞萨 (Thomas Elssesser), e-flux 期刊, 59

如上的定调基本在北美和欧洲适用至少当代影像生产或其展览在中国还绝对有它在社会政治或美学上的相关性在德籍艺术家导演哈伦法罗基 (Harun Farocki) 今年夏天意外去世之后此前与他有深度接触的教授学者以及策展人展开了对这位重要的艺术家与导演的广泛纪念和讨论同时在当代艺术整体吸纳各种媒介历史的当下法罗基趋向实验观念化的影像实践得以以各种讨论与公共活动的形式在艺术领域内繁衍比如他的作品正同时在中国的上海和深圳展出

法罗基作为从电影空间进入艺术空间的成功范例这种转换其实与欧洲公共电视台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激烈变化有关电视节目的同质化剧烈观众对较有挑战性内容的实验作品的忍耐程度也开始下降以及背后赞助机制的改变这些因素共同促成了法罗基的作品从拷贝到艺术品的变迁以及从中心化的单频投射转为去中心化的多频机制此外博物馆当代艺术中心的规模增速远远大过实验电影空间的发展对此的回应是1997年凯瑟琳大卫(Catherine David)策划的第十届卡塞尔文献展其中邀请了大量电影导演Jean-Marie Straub, Chantal Akerman, Charles Burnett, Jean-Luc Godard 等进入艺术空间至此之后也有了邀请独立实验电影导演进入的艺术语境的惯例特别作为公共项目的一部分——刚刚开始的上海双年展中Hila Peleg负责的电影部分亦有王兵黄文海、Sharon Lockhart, CAMP 等人的参与.

与艺术世界理论及生产可以并行的状况不同电影世界至今仍然是学界与影展作为平行宇宙几乎没有交集而来到这样的电影研究的讨论现场有关法罗基的研讨会的主要发言人仍然是阿尔塞萨但形式却变为为期三日的端正的学术会议上月途径波士顿正巧赶上当地歌德学院举办的单镜头劳动》(Labor in a Single Shot) 展览与会议项目基于由法罗基的伴侣兼策展人安吉阿赫曼 (Antje Ehmann)在十五个城市(包括中国杭州)举办的单镜头劳动工作坊项目要求参与者利用任何拍摄设备在一分钟内记录劳动的过程该计划辐射的范围横跨几大洲也间接反映了歌德学院的全球布局阿赫曼在会议的开场介绍了该项目的起始其源于法罗基在退休之后收到国际邀约的增加使得开展基于多个城市间连接的计划成为可能项目最终呈现的是从每个城市挑选出的六部录像代表作品并有一组与卢米埃尔兄弟在百年前拍摄的工厂大门》(La Sortie des Usines Lumière)并置的描绘了十五座城市中当代劳工离开工厂画面的多频录像装置之后更大规模的展览与会议将在柏林世界文化宫展出

工人离开工厂》(Workers Leaving Their Workplaces ),2014,16屏录像装置图中为中国杭州部分图片由周昕提供

与阿尔塞萨同样进行主题发言的还有芝加哥大学的电影研究系教授汤姆甘宁 (Tom Gunning),他的开场亦事关电影图像的与图像里的劳动用他一贯研究早期电影的方法回溯英国维多利亚晚期至爱德华时代 (二十世纪早期)的电影公司Mitchell&Kenyon记录的工人离开工厂的镜头目前已经基本由英国电影协会(BFI)整体数字化其中一部内容涉及一段动人的抢险故事占据画面多数的少年镜头嬉笑脸庞之后浮现的背景却是当时童工普遍存在的现实以及这些孩童在劳动之后获得解放的自由并且以每个现代工人都应该被记录的立场作为结尾

甘宁的题目与会议整体对于当代影像特别是单镜头劳动的分析有些不和毕竟他本身侧重的更多是早期电影与先锋电影研究而与会者更多是来自波士顿本地的德国电影文学与艺术学者加上承办单位在歌德学院除个别如墨西哥以及印尼的研究者之外会议的气氛还是有较强的新德国电影色彩第二天阿尔塞萨的发言则更加贴近法罗基的整体创作他谈及工作和游戏之间的互换并以此引出了计划中杭州部分里的街头艺人而随之而来的机器重新转化了身体感官与机器的位置甚至将工人的角色直接转换为消费者劳动的乐趣也随之失去

此后论述的焦点移动到前机器时期古早的制砖工艺联系到法罗基2009年的作品比较》(In Comparison), 伴随艺术家如克里斯马凯(Chris Marker)日月如光》(Sans Soleil)式的旅行游记糅合不同传统的制砖方法被视为社会基本的结构基石直接与图像的积累进行比较与此类有相似路径的艺术创作例如马萨罗斯勒 (Martha Rosler) 厨房的符号语言学》、黑特史德耶尔 (Hito Steyerl) 亲爱的安德烈》(Lovely Andrea), 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砖块” (Equivalent VIII, 1966),还有 Mierle Laberman Ukeles 接触卫生》(Touch Sanitation)系列结尾阿尔塞萨再次提醒当代劳动的形式更多的是一种时间以及注意力集中的需要或者是谷歌公司内部的图书扫描部门等数字劳动形式而不再是重复性的身体劳动随之而来的议题转变为自然的虚拟性 (spontaneous virtuality),更多有关模拟 (simulation)、角色扮演与战争图像

— 文/ 周昕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