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见闻

2015.05.04

沙迦双年展期间的 广场表演,2015

12届沙迦双年展以过去现在可能为题在任何一个历史悠久的发展中地区这个题目算是安全保险。“过去”,意指沙迦的古老文化遗产,“现在”,则在城市化进程当中若隐若现可能是什么双年展的口号是拒绝乡愁卸下历史的重负——感觉可以是一切但不要迂腐策展人Eungie Joo邀请了51位艺术家其中三分之二为双年展专门创作了作品这是本届沙迦双年展的亮点这些作品都是可能的一部分或者说理论上都带有对一个城市可能性的关切。(到沙迦住处时是凌晨四点穿白袍的酒店接待不慌不忙柜台前还有一位日本男人比我早到长发眼镜尖皮鞋他边办入住边踱来踱去偶尔若有所思地重复接待人的问题他办入住的样子如此煞有介事一丝不苟有点像贾木许电影中的人物酒店有些老宁静里又有点疯狂当我终于躺下补觉时已经听到城市上空隐约传来的祷告声

双年展主场地在沙迦古城区古建新建揉合在一起大大小小高低错落古院墙以珊瑚砌成把海的意象引入沙漠当然如今的沙迦城区已经不再是沙漠了外面烈日灼人海风湿粘室内阴凉沁人皮肤来自不同清真寺的祷告声在耳边重叠这些直观感受也在悄然形成双年展的语境展览更强调作品间的对话而非艺术家的独一性在沙迦美术馆狭长的走廊式空间中,Boem Kim(韩国)、徐坦以及Abdul Hay Mosallam Zarara(巴勒斯坦被串连在一起。Boem Kim在一张空白画布上写祈使句:“用你的手遮住阳光”,“打量这些岩石”,“找到这个洞穴”,“把你的手拢在嘴边高声喊你在里面吗?!”,画布上果真挖出了一个小洞观者就在他的怂恿下想象那幅图景在沙迦看这幅画所引出的想象应该很有可能是中东风情吧)、参与这出戏剧他的绘画中总有一种恶作剧疯子天真诗歌黑色幽默的奇异混合徐坦在珠三角地区所作的关于-的田野调查试图在语词与现实的纠葛之中将世界看得更清晰一些,“作为作品名称既是指耕作又意指种子还暗含自古以来人想要不朽的愿望在沙迦本地几乎没有农业所有的蔬菜水果都是进口他们的菜市场品种繁多超乎想象现居约旦的Zarara先生是一位自学成才的画家他出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第一次中东战争使得他背井离乡加入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后他投向了艺术他在锯末制成的浮雕上作画故乡风土人情战争家国忧患是不变的主题造型稚拙用色明艳他像一个宽厚恳切的说故事的人在这三个艺术家营造的空间穿行好像是从小男孩观察者又到革命前辈”,是三个不同的时空这个串联在双年展作品熙熙攘攘的对话中让人印象深刻。(沙迦城很安静街道上很难见到女性穿长袍的男人们没有一个神色匆匆店铺按类别扎堆跟国内某些三线城市很像甚至卖的东西都很类似表面上看人们过得心安理得虽然邀请函和网站上都找不到任何地址所有人还是找到展览所在了开幕晚宴的气氛仍是不慌不忙宾客们似乎也被感染了虽然已是晚上九点因酋长迟到所以晚饭还没有宣布开始似乎也没有人抱怨同桌烟友一同去旁边胡同抽烟像一群高中生等得无聊顶一头乱发的Boem Kim开始教同桌人叠纸蛙后来发展到跳蛙看谁可以跳到烟盒后面去旁边一位中年西装男子谈吐友好问他是否艺术家答否是艺术家儿子父亲年迈所以不能亲自来了原来是Zarara先生他突然跟我讲普通话我惊讶原来曾在中国读书工作酋长终于来了我们盯着舞台却很奇怪地始终没看到他双年展颁奖我发现日本长发男是评委最后似乎还有一位当地的警察局长也获奖旁边走过来一个瘦瘦的亚洲男子一笑就露出獠牙我觉得很好笑像一很善良的亚裔吸血鬼一切都很欢乐很虚构

坐轮渡到沙迦河对面有一片废弃的仓库是双年展四个飞地之一。Michael Joo(韩国Asunción Molinos Gordo(西班牙依此情境进行了site-specific创作。Michael Joo用的是一间高阔仓库两厢有工人宿舍顺着只剩骨架的楼梯上去许多间卧室沿着走廊依次排开浴室里还镶着漂亮的伊斯兰瓷砖灰尘已快变成泥土地上还残存简陋的铺盖此地似乎是经历过一场慌乱而后被遗弃的仓库空旷的水泥地面被掘出如水渠般的浅沟像密集的河流一样分布在整个大厅当中尽头是一堵银墙这些刻写的痕迹连接起周遭的时空有荒凉动荡感而作品题目铭刻场所Eisa在沙漠中迎向阳光低头漫步)》所暗示的却十分轻盈本届沙迦双年展的获奖艺术家Asunción则将一旁的低矮平房改造成一个看起来濒临破产的农业博物馆在这个博物馆叙述当中植物农业甚至食物已经成为历史橱窗中陈列着种子塑料蔬果和芽苗就好像我们在自然历史博物馆中摆塑胶恐龙一样这个粗陋的博物馆看起来像私人经营的猎奇馆仿佛在这个时间当中作物食物都已成为边缘文化的一部分仅供满足游客的好奇心在双年展订制系列中这是两件十分突出和切题的作品。(夜色中的沙迦摇身一变去城中繁华地晚餐让人恍惚地以为去了新加坡在中国的许多公共空间中也能看到同样的城市趣味午夜时分还有小孩子在街上玩也有散步的当地人但很少城市空间营造的十分休闲棕榈灯光河道喷泉但似乎当地也没有什么休闲生活走在街上会不时地想停下来解开幕布的一角这一切都太像布景了餐馆中一个服务生是尼泊尔人他说中国太好了很环保人们都骑自行车!⋯⋯沙迦的领导人很好你看他的保镖不多因为他做很多好事所以他不惧怕他的人民你们国家的领导人如何?⋯⋯我知道你想要一杯咖啡因为配甜点刚好我小时候吃点心妈妈要往我的茶里放糖我说不要因为点心也很甜啊!⋯⋯他不时跳出来跟我们聊两句好像从天而降的一个人

离开沙迦前夜观看了一部录像作品开篇满是关于自由民主平等的喃喃自语令人摸不到头脑当片中一个傲慢的声音开始对当地农夫提问时我们实在忍受不了愤然离场这作品简直毁了告别之夜我们边往回溜达边吐槽无意晃进路边的一家超市买到了中东风情的雪花膏扑克牌横线本肥皂之前的郁闷一扫而空。(沙迦太像一部电影此时电影终了

— 文/ 王小雨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