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会议在边界挑战中展开的抵抗与治疗计划

2017.11.19

Nadiah Bamadhaj,《共和国中的国王》,FIELD MEETING Take 5: Thinking Projects,纽约亚洲协会,2017.

由亚洲当代艺术周(Asia Contemporary Art Week)发起的第五届田野会议思考计划”(FIELD MEETING: Thinking Projects)在亚洲协会和纽约视觉艺术学院举行了为期两天针对计划的表演演讲与讨论。 “Project”在拉丁文中的意思是行动之前”,带有协作性预先设计和拥有特定目标的内涵从过去两届表演”(Performance)实践”(Practice)的主题延续到今年的计划”,田野会议将目光从对过程的关注转移到对目标设定的考量对于田野会议这样一个关注亚洲移民社群亚洲与全球特别是与美国关系的年会来说川普时代中的移民政策以及国家主义白人至上主义等情绪的重新抬头无疑从关键上引导了此次论坛的方向更准确的说,“思考计划是关于抵抗治疗计划的思考 ——— 从被意识形态割裂的美国出发探讨基于亚洲行动在全球的艺术家如何抵抗各自所面临的与当地特殊的身份历史和现实挂钩的挑战

田野会议本身的组织结构和实际操作就是一个面对全球流动性和国家界限提出的挑战几乎每次会议都要应对艺术家在来美签证中出现危机的情况国家界限流动性的忧虑笼罩着整届论坛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策展系的主任Steven Henry Madoff用康德的话点出了汇聚来自异地人士的意义为这次会议引出了一条令人印象深刻的线索他说:“待客友好不是一个慈善的行为而是一种权利待客友好意味着陌生人在来到新的地方时有不被当成敌人对待的权利。”在想象主人客人”,“家园异国”,“标准化的西方异域的亚洲这些对立面中观众看到的是一系列关于地缘政治和挑战历史叙述的展示

策划人Leeza Ahmady通过与亚洲各地的机构画廊和个人的关系网络挑选出二十三位艺术家及从业人员他们来自北京香港台北柏林迪拜卡拉奇日惹孟买多哈阿拉木图胡志明市贝鲁特比什凯克莫斯科等地由于大部分演讲人身份的流动性他们都能以经历者和观察者的双重身份来触及会议所针对的问题田野会议给演讲者一个表达在其居住国不可公开言说的问题的场合有些参与者通过虚实结合的演讲和以身体为媒体的表演利用了这次坦白的机会另外一些演讲者则选择了一种更保守的方式以乐观甚至回避的方式来看待所面对的挑战

王浩然,《宇宙地理学》,FIELD MEETING Take 5: Thinking Projects,纽约亚洲协会,2017.

来自日惹的艺术家Nadiah Bamdhaj,生活于胡志明市与休斯顿之间的Tiffany Chung,和在阿联酋长大目前生活在蒙特利尔的Hajra Waheed的演讲在个人历史和国家叙事之间展开表现了在国内和国际政治中被忽略的私人经验以及个人在不可控历史面前的抵抗然而历史的叙事是个人想象的结果也许尝试更贴切地去呈现它就是一种抵抗手段。Bamdhaj对印度尼西亚共和国中的特区—— 日惹王国—— 这个不言”(unsaid ) 之地的描述突出了建筑空间的集体意义和其可以作为个人内心肖像的双重角色演讲中穿插着Bamdhaj在日惹皇宫和皇家墓园等地点与宫廷成员” (雕塑和守墓人之间模棱两可的采访对话最后用哼唱的方式道出苏丹王十世的敛财行为和王国内公共批判机制的缺失同样以极其个人的视角,Tiffany Chung 透露了她作为难民的记忆和对当下流离失所”(displacement)现象的思考演讲在教科书中的历史图片和私人相簿的切换中展开其中穿插艺术家根据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IDP)的数据编织和手绘而成的地图图像许多人已经通过Chung在纽约的展览中了解到她对移民问题的研究这次对大众公开以她父母为例越战中南越年轻人的梦想与挣扎Chung尝试改变这一代人在历史叙述和当代文化中不存在的状态所作出的努力不同于Chung,今年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的Hajra Waheed没有设置特定的历史背景也没有引用精确的数据而是以祈使句为主要句式结构在叙述中将观众置入一个他者” (The Other)的身份当中——这个角色被放逐被众人离间与指责被人要求说我是个野蛮人”。虽然她并没有说明这个他者是谁我不由得想到了康德口中的那个有权力不被当成敌人对待陌生人”。

在当前政治环境中艺术家不免对自己在工作室内的生产感到怀疑更多的艺术实践采取计划的形式来实现干预社会现实的目的在田野会议中呈现的几组艺术项目把观众带出了针对资本主义后殖民主义极权政治等现实议题的讨论中用一种相对另类的计划来试验艺术在人类精神层面可达到的积极作用艺术家作为巫师和治愈者的角色在当下继续得到关注王浩然(Adrian Wong)讲述了他如何与其他专业人员合作改善展厅或者餐厅的风水以及在与兔子通灵之后如何为它们建造理想的居所伍韶劲(Kingsly Ng)运用城市针灸的概念用一系列温柔的公共艺术项目最小限度地干预来改善城市整体的”。艺术表现似乎讲求一种意识形态中的平衡感在揭开了一块块社会历史伤疤之后艺术必须给明天留有个盼头。“艺术何为是人们不断发问的焦点无论是展览还是论坛组织者们在邀请表现负面社会问题的参与者的同时必须为这些问题提出一些可能的即使是象征性的解决方式带有治疗目的的计划提出以传统世界观和宇宙观中的方法为角度或者说以一个原始角度来面对当下的社会关系和挑战从组织者的角度来说这些计划在认清现实之余为集体心理需求提供了一种寄托作为一个计划本身它们的批判性在于为批判性艺术提出了一个对立面呈现另外一种相对乐观和积极的思考方式虽然它们的作用仍难以避免地更像是一种安慰剂但安慰剂作为一种在心理层面起作用的处方不失为一种可行的计划

伍韶劲提出艺术可以作为一种修复的过程一个聆听的空间”。也许田野会议本身就代表了这样一种过程和空间在两天之内呈现的艺术计划触及了艺术从感性到研究性从批判性到治愈性的各种性格为不同的实践者打开一个聆听和理解的临时场所在对沉重的话题进行有选择的吸收和保持政治正确的自觉中我们的疑问超越对亚洲当代的纠结更关心的是艺术在揭开和抚平伤痕这两个动作中的平衡点

Tiffany Chung,《重新绘制历史不受欢迎的人口》,FIELD MEETING Take 5: Thinking Projects,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剧场,2017.

— 文/ 吕斯乔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