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艾未未与王兴伟关于撤展问题的对话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于本月23日开幕的展览戴汉志:5000个名字针对曾为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策展人学者以及艺术经纪人戴汉志(Hans van Dijk)的生平进行了梳理其中涉及相关文献档案以及原作然而这个以艺术史为主旨的展览却因为开幕过程中的一个事件以某种出人意料的方式成为近期当代艺术圈内的讨论热点艾未未由于展览宣传中对其名字的隐去而做出了撤展的决定而之后相关各方包括UCCA官方艺术家王兴伟鄢醒以及策展人崔灿灿都相继通过社交媒体发表了各自的声明与看法。528艾未未在youtube上公布了他对王兴伟的采访视频及文字内容采访发生于525即艾未未在其Twitter个人主页上宣布撤展两日后

文字内容

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们啊是做画框我有一批画是希克先生买的画卷下来以后变小了画框装不上了我和汉斯去找的你你有木匠用你的木匠做的画框
那应该是哪一年
:1997700块钱一个当时对你印象特别不好这个人太黑了当时700块钱做的特别贵啊
画框做的怎么样
做的挺好这个框做好以后我那个画时间一长又回来了你那框又做大了又去改
当时你的画卖多少钱一张
当时一万到两万吧
你还在东北住着

作为一个东北人在那个年代卖一两万块钱一张应该是心里乐的屁颠屁颠的
没至于因为我最开始更早的时候就能卖这么多
就是你一直卖的很高
因为我是得的奖嘛我第一张就能卖到一万
你的工资是多少
没工资后来
你有工资的时候是多少
一百第一次开的是九十多吧
那画画是个好行当
但是当时也不知道能卖我就辞职了就不上班了
那是当然了谁工资一百画画能卖两万的再上班那不成了一个按照东北话叫什么
没卖的时候我就辞职了我先辞职的后卖的
就是你很有那种预料性
也不是预料性
汉斯是个什么样的人
汉斯我的印象里觉得他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吧国际流氓有点那种感觉
穷嗖嗖的苦哈哈的
他穷我倒没觉得当时大部分人尤其知识分子有点穷都是正常的嘛
他帮你卖过画吗
卖过啊
卖过多少张
我估计能有十多张吧
那每一张他都提取了佣金吗
都提取了
多少钱
百分之五十
一个外国的土流氓在中国帮着别人兜售兜售画然后拿百分之五十的钱那他也不是一个像今天所说的圣人
不是圣人因为他的主要来钱的渠道还是依靠卖作品
是啊但是他的生活咱们都了解很贫穷的我觉得啊他也不吃什么喝点啤酒衣服永远是那一身那这些钱到哪去了
租房子
租房子没什么钱他租的房子我知道
再有就是他每三个月就要飞到香港去签证
那个很便宜后来你很飞黄腾达了多数是由于你的智慧和作为一个优秀艺术家的努力吧你对今天中国当代艺术的状态怎么看
你再问具体点吧
具体点就是说现在这么一个算是纪念汉斯的展览吧那么你对这个展览当中抹去我的名字这个我后来才知道当时我见到你的时候还不知道我出门才知道的是灿灿告诉我的把我和汉斯的那段关系只字不提怎么看这个事情
我也是最开始在展厅里头以为那个展览开幕忘记通知你了因为在展厅里头我是后来仔细看那个所谓的新闻稿因为这个展厅里头有你的名字而且每个作品的标签里有你的名字墙上我也看着了所以也没觉得是那个
你觉得有展览的标签上没有那个人的名字的这种展览吗
没有
所以这个咱们不说了咱们只说什么地方没有当一个展览的新闻稿里这个是公开对社会的看标签的人很少但是新闻稿是这个展览的基本精神对公众话语的一个展现上面去掉这些你怎么看
我现在不能确定我只能是说上面没有可能还缺几个还缺那个荣荣好像也没有你看看荣荣刘野也没有不止缺你
你可以说那不止缺我但是你能够看一下这段嘛:“他所创立的阿姆斯特丹艺术资讯公司···建立的沟通平台请念一下从这开始
与人联合创立中国艺术文件仓库
你觉得这种表达是正常表达吗
要是说更准确地表达就应该是与艾未未和弗兰克三个人的共同···
你觉得有任何一个机构表达这个问题的时候会把创立者只说是与人共同创造的
我觉的这么说不准确但是在语法上不能说这句话是完全不成立的但是不是太合适这么说
为什么不合适
因为这只有三个人而且很明显也只有三个人都应该提不止应该提你还应该提弗兰克
为什么没有提我
这不是我的那个我不能猜一下
你这么智慧的人能知道自己的前途在你没有卖画之前就能辞掉工作的人你怎么想这个问题
那我只是一个猜测了
猜测一下看能猜对不能
猜测就是他可能是不愿意提你的名字这是猜测
为什么不愿意提我名字
那我还是只能继续猜测继续猜测的话那我就是建立在一系列的猜测上了
建立在一系列的猜测上因为你的绘画跟这个有关
建立在一切猜测上的
完整你的人格和人品猜测是一个非常好的往下做
我觉得应该是避免你抢了汉斯的风头
谁会避免我抢了汉斯的风头
因为这个主要是为了纪念汉斯嘛提你不提你是相对次要的因为没提弗兰克嘛对吧
毕竟不是纪念文件仓库
那么在参展艺术家中也不提我那么有提你那是不怕你抢了汉斯的风头是怕我抢了汉斯的风头
你有名嘛那只是猜测这不是我的原因也不是我不让你我只能猜测
我不是在采访你嘛我只能听你完成这个时间段的谈话那么你觉得在参展艺术家中不提我的名字也是正常的
没觉得只是遗漏我们只能猜测或者是工作失误或者是故意的这两个可能
如果是故意的是为什么
那我只能猜测因为我不是尤伦斯机构的人
所以才要猜测嘛
只能猜测
咱们就猜测嘛
一定要猜测我猜测是他们如果提你的名字可能会影响到他们展览或者项目的进行
为什么
因为在网络上我看提你的名字容易搜不着
所以就可以不提
不是容易搜不着搜不着我们估计可能是有些命令不允许搜你
那作为一个尤伦斯给你做过回顾展的艺术家你对他们的公司这样操作这个事情有什么评价吗
你说哪件事情
把我的名字删掉
这我还不能证明啥呢
就从你看到的内容上
那他们必须检讨把艺术家的名字落下那是一个严重的工作失误包括展览艺术家的名字缺了怎么能不指责呢
那么你对当时让我照相我也不照因为我说没有通知我你说未未你这样是属于挑理了如果在一个不照相的情况下你认为是我挑理了你想我只是不照相是一个肖像权的问题当你知道我的名字都没有的时候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那就不是挑理的问题了你应该做你觉得合适的事情我没有什么意见
当时你怎么会觉得我挑理了
我觉得只是忘了通知你参加开幕式了
然后呢
别的没有了我觉得只是开幕式忘了邀请你参加了
如果忘了邀请我参加然后让我照相我不照然后怎么了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挑理了
我觉得这是工作上的失误那个钟南山还把电脑落出租车上了呢我是觉得这种失误都有可能
所以你认为那边是一次失误然后我不这样做是挑理
就是你生气了
那么当你知道我作为一个艺术家我的一些最基本的信息被剥夺的时候我撤出我的展览你还认为这是挑理吗
这个没有
那你是怎么看的
我觉得那个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可以选择这个做法
你会这样选择吗
因为我不是你给我落了我不会
上海的那个展览去掉我的名字那个展览你参加了吧
我没参加
你不也是CCAA的获奖人吗
我没得到大奖
但你知道展览中去掉我的名字吗
不知道
没听说过
没有
那你很不关心这些所有的事啊你上的最多的网站是什么网
:Art-Ba-Ba什么的
:Art-Ba-Ba是一个什么网
是徐震他们做的一个关于艺术新展览和评论的论坛
你是版主吗
我不是
写点东西吗
不写了以前写过
我们俩算朋友吧
这个绝对是
那么作为朋友我这样问你问题我觉得这个事有点反常你觉得正常吗
你说什么事
就是我这样来问你这些问题咱们做一个这样的采访我想做一个片子通过这个片子以这样一个很小的事件引发一个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因为这里涵盖的人很多啊不是得奖者就是汉斯的一些宠儿很少能找到这个因为一边是汉斯一直被人认为是有独特品味的一个有点仙人一样啊一边是希克既有资本权利又是把中国当代艺术操纵到国际市场上的一个人当然我也是他的一个受惠者我是主要的受惠者没有希克就没我你也这样认为吗
你是说没有现在这么大的成就吗
没有今天这么闹
你没这么大成就不就没这么闹了嘛
你说我是先有成就后闹的吗
对啊没成就你闹也没用啊谁看呢你要是没成就你闹
没成就也可以闹的你要等有人看再闹那就是说你今天不闹是因为成就还不够大啦
对啊要闹要再大点的
你到什么时候成就够大谁是你心目中的榜样
我的榜样成就多大也没闹啊
不是你心目中的榜样是谁
都是画家那些
随便
就是那个毕加索啊真是
如果我说兴伟你对我这个事表示支持一下把你的画撤出来吧你会有什么反应
我不撤如果你要这么说我就不撤
为什么
我为啥撤出来啊
这是对我的一个支持吧因为你也很有名了我也支持过你我也给你写过几篇文章的
是啊那写的很好
写过吗
写的好
给你做过几次展览
就是说你用哪种方式说支持
我说支持就很简单像黑社会一样我为你做过一你帮我做一个就是把你的画撤出来
那这样我不撤因为这里面还有汉斯的事呢他不是别的
你觉得你这么做对得起汉斯吗当追溯一个历史事实的时候歪曲一些最主要的事实,CAAW是我们俩共同做的你觉得死者会对这个事情认可吗
你说的前提还没清楚呢并没有那啥
如果这个前提是清楚的话你会撤出吗
前提如果是比如说这个事情跟艾未未无关就是说提你名字而且说跟你无关我觉得才能构成这么严重现在只是含糊的,“与人你不是人吗你也是人也就是说他没有强化你在我的印象中没有构成那么严重
当我作为朋友希望你撤出是在你的朋友的心目中构成了伤害不是在你心目中因为你很难受到伤害的只要你的画价钱没跌下来你肯定是会说你不会受伤害的对不对只有你的画价钱跌下来的时候你可能会在意一点是不是
那当然了
所以说呢如果我说作为你的朋友我也和你有多次交往我也给你做过多次展览我也给你写过好几次序我今天只是说兴伟把你的画撤了吧
这我得想一想我得合计合计因为这涉及到感情问题主要是感情问题
没有政治立场就是感情问题就是说不撤咱俩就崩了见面不认识了你撤不撤
我得想想
你要想多久
我得想一天
知道了谢谢

转载已获艾未未先生的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