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硕谈来虩虩

2017.04.05

梁硕,“来虩虩展览现场,2017.

在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的首个瓷屋年度艺术家计划中梁硕将几百件风格不同的旧家具改造成造型奇特空间丰富并散发着多重时代感和审美趣味的人造山石景观为之取名来虩虩”(源自周易震卦:“震来虩虩笑言哑哑”)。艺术家打破了日常之物的惯有常态观山赏石这一中国传统的审美活动做了视觉上颠翻倒覆的再现将人对其生活空间和城市变迁的感知压缩到只身之间在此艺术家与我们分享了此项目的由来和背后的创作逻辑展览将持续至9

这次在瓷屋的创作灵感主要来源于去年两次游览秦岭东部的翠华山那里有罕见的山崩地貌山顶的巨大山石震裂后形成碎石滚落到谷底大量的石块堆积成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洞天洞与洞之间又有各种形态的穿连上上下下层层压压以前的隐士喜欢居住在这些洞里利用其崎岖多变的结构遮风避雨或吟诗为乐因此留下了很多他们的痕迹如今它被修建成旅游景区但这些痕迹一直都在

我这次创作的基本概念是用旧家具来模仿山石把瓷屋原本室内和室外大概200多平米的空间全部用上来搭建山洞观众从建筑的入口处直接进洞经过上下起伏跌跌撞撞沿着螺旋形的路线最终走出洞穴我从上海的二手市场购买了几百件旧家具先用木块做了家具的小模型然后把模型从上面散落下去模仿山石天然的形成过程再根据这个随意形成的结构进行搭建不过最终很多造型都是根据现场情况而临时设计的因为洞的路线要从空间的入口处开始所以很自然地就形成了一个螺旋状

选择用旧家具来模仿山石一来是家具的空间形式比较丰富各样的抽屉隔断玻璃呈现出了关于洞的各种形态大洞里面套着小洞有的是连环洞有的是平行洞还有从这个洞能看到那边但是人走不过去的半洞等等另外家具由于功能的不同也让洞的搭建具有了体量上的丰富性比如大衣柜最高可以达到24,这样的物件既庞大又不会超出我的掌控而床头柜椅子则可以非常小巧

此外很重要的一点旧家具和山石其实在我的逻辑里是一致的山石和景区在自然界经过多少亿年风雨侵蚀后而留下了包浆就像我们去摩挲核桃或玉器而留下的那一层非常润的物质它们都是被不断地反复塑造而成不仅如此人为的作用力——比如人在山上盖庙或者游玩留下的痕迹——则是文化的包浆人赋予山石以含义让它成为一种审美从这个意义上讲旧家具与它非常相似旧家具是人用过的东西必然留有人的痕迹从美学上看我发现家具的样式跟城市的样貌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它们的装饰和风格与现在的建筑设计同步都很怪都带有某些不知从何而来的诡异的东西呈现出一种很综合的审美可以说任何视觉风格上的设计在家具上都能找到同步的信息我不会用高低雅俗来区分它但这就是我们周遭的日常世界就是文化上的包浆所以我认为它很适合用来模仿山石

展览的题目来虩虩也让很多人觉得好奇可能你乍一看并不知道这三个字的含义然而它们携带了很强的信息:“虩虩”,从字面来看有一种很负面的气质好像是缝隙啊嬉皮啊的感觉又给人一种动态感题目给人的感觉恰恰与我在洞里的感受类似你或许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那种气息和体验你一定感受得到这永远是第一位的而不是你翻字典得来的确切含义我想这正是我日常的思考模式

我觉得一直以来我都在操练一种手艺大概就是从传统当中发现某些东西然后经过我的作用置换成今天的日常语言在我看来山水”、“洞天”、“阴阳这些概念都是来自很远古的信息团如今我们怎样真正理解它们从个人经验来讲我都是在游山玩水的过程中获得的那些零散的微妙的宏观的或者很具体的信息然后在城市的空间里在美术馆的语境里为它们找到对应点然后调动我能力所及的不论是材料逻辑还是方法去实现它这就是一个转译的过程

这次洞的形态跟之前托普欧乐居很相像都是给参观者设计出钻洞的身体体验其实爬山是我最热爱的一项运动它会带来非常综合的感知涉及到阴阳正负进出成败这些相互对立又随时可以互相转换的概念钻洞的快感也来自于人在这些概念之间没有规律的无法预知的切换那里面的世界是完整的现在我处在一个需要把自己创作中的观念体系逐渐完善的阶段大踏步地去否定或推进什么其实会牺牲掉趣味和某些特别精致的东西而我一直都在追求这种的东西这里的是一种物质跟身体之间微妙的关系但作品的视觉面貌往往是粗糙或不修边幅的

— 文/ 采访/刘倩兮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