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怡谈自身创作

2017.06.15

张怡,“再架构展览现场,2017. 图片艺术家及BANK,Shanghai,摄影王闻龙.

张怡(Patty Chang)早期的行为录像可以说是既凶猛又诗意她以身体挑战外部世界映射出个体与社会结构之间看似平静无事实则难以和解的关系她之后的调研性项目延续了这样一种反差以及她对人在宏大变革中的处境的忧虑在她历时最久的项目游移湖”(2009年至今艺术家从乌兹别克斯坦的灌溉工程到寻找罗布泊再到南水北调一路探寻水的移动审视并演绎其如何塑造人的生活张怡在BANK的个展再架构将她的早期作品和游移湖中的部分创作平行呈现展览将持续到72

我刚开始停止做短的行为录像时大家会问我是不是暂时的我会不会重新回去做那些表演当时我没有一个很好的回答因为一切都很复杂后期和早期的作品其实有相通之处他们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在一面上你永远无法包含所有事而在另一面上你看到的可能是前一面看不到的东西我认为可以将不同阶段的作品联系起来说我十五年前绝对无法预料今天做的事情我没有计划这是个问题同样也可能是有帮助的对我来说有趣的是一直探索与事物之间的关系去思考我们与外部世界之间的关系

香格里拉我去到云南似乎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事它的契机是自己出现的当然冲动和偶然始终是相辅相成的我选择香格里拉还有部分因为这个地方所具有的神话性以及它与东方主义之间的关系这个地方所经历的变化是另一个吸引我的因素那里的基础设施高速变化着这一点既非常有意思又有点让人害怕这种变化是不可思议的你永远无法跟上一整个世界在你的周围被建造起来你能做的只有去适应也许这就是生活我对于地貌生态上的变化如何影响着人的心理和情绪非常着迷有时这种影响是通过记忆呈现出来的。“游移湖项目是在创作香格里拉的过程中萌生的想法后来我更加确切地想要讨论基础设施的议题

我第一次来中国是1999与我父母一起他们在孩童时代就离开了这个国家先是搬去台湾后来定居在美国我父亲是一个工程师所以当我们回到中国的时候他非常想要看看当时正在建造中的三峡所以那时我就接触到了这个国家级的巨型工程哪怕只是一个旅游线路我们坐了船参观了工地当我思考基础设施和变化我们与土地的关系与历史的关系家庭与个人等等问题的时候这些经历都对我都有所触动

我在探究关于水水的移动以及这种移动如何改变地貌时,“南水北调工程正在进行中所以很自然地我就开始了这个调研如果仔细去想的话将水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并且以一种刻意的方式带有某个明确的意图地去转移就像巴基斯坦的水利灌溉项目这其中的过程势必具有后果对一些人的生活带来很大的改变同时可能有另外一些人根本没有听说过也不在乎

我进入新疆的时候正好是形势紧张时期,2009有很多安保大部分通讯方式都中断了一切都很敏感但是我要去寻找游移湖这个请求又很模糊我在过程中认识了一位汉族商人并和他一起进行了表演认识了汉族女大学生并和她一起表演认识了维吾尔族的青少年并和他们一起表演……对我来说模糊性在于在具体的语境中建立各种关系发生各种小事我不知道最后录像的效果如何但是对我来说过程中的这些事都在作品里面了早期作品也类似介于模糊性和迫切性之间

每一次的旅程都有很强的叙事性这是这些项目中的重要部分但是只呈现最终的物件的话就会失去这种叙事性目前我还原叙事性的尝试是通过Powerpoint演讲但最近我决定做一本书来将我的叙事冲动纳入其中书本可以承载关于旅程中的一些信息通过图像它的文字并不是强加于读者的没有一个固定结构当一本书在世界上自成一体出现的时候它有其独特的语言今年九月我在皇后美术馆的展览将展出这本书同时也会一并呈现游移湖项目中的其他内容看看这些材料放在一块是怎样的到时这个持续八年的项目也差不多告一段落了

— 文/ 采访/张涵露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