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泰谈河床剧团的实践

2017.08.22

河床剧团,“当我们同在一起表演现场台北市立美术馆,2017.

201778-917台北市立美术馆和光州市美术馆分别召集艺术家进行一次富有剧场性的展演——展览社交场由此应运而生与韩国偏重视觉的艺术家群体相比台湾主办方更为大胆地提高了剧团在参展艺术家中的比重其中来自台北的河床剧团在保留戏剧成分的基础上更通过开放的合作方式调动和激发观众的感知作为剧团的灵魂人物郭文泰与我们分享了河床近二十年来在创作实践中的坚持

河床从1998年创立以来已经跟包括绘画雕塑影像音乐灯光在内的许多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合作过。“总体剧场的概念贯穿于我们的实践中意即空间质感动作音乐灯光都既可以作为原创作品成立同时又互相结合为一个整体我们不提供一个固定的叙事文本而是把话语权交给观众由他们在观赏后阐述出属于自己的诠释这种创作方式跟一般的话剧相当不同话剧通常是选定一个剧本大家就着这个剧本来排戏而我们的创作模式是选择一个主题从中生发出空间的概念然后寻找其他合作的艺术家一起针对这个主题及空间进行创作同时也让演员与空间进行有机互动并依演出需求随时调整此时空间如同一个角色在戏里也会成长与变化而不再只是一个表演者背后的布景

近年来我们最常被人讨论的项目可能就是开房间》,这个系列项目的主轴是每一场次仅为一位观众演出正如同英文名“Just for You”。它从2011年开始持续至今最早发生在饭店的房间里表演共4每场持续45分钟一天7一共28位观众观看了演出这个项目被评为当年度台新艺术奖十大表演艺术后来在美术馆画廊甚至台南的巷弄里我们继续了这一系列的演出因地制宜为每个演出场地量身订作新的剧目时长和节奏也随之调整由于只有一位观众在表演时所有演员的精神都投向他/这种关注力因而显得集中体贴而紧密相较于表达社会或政治议题的话剧,“开房间项目的议题更广泛而内在触动的是观众更为深层的感受与情感若观众看戏时感到情绪起伏不是因为我们说了什么故事或角色而是来自他/她自身人生故事的反响我印象很深刻的是,2013年在亚洲双年展演出时最后一天共有10位观众8位出来时在流泪……他们为什么哭当然不是因为罗密欧或朱丽叶多么可怜而是因为他们在戏里看到了早已遗忘的自己或者说曾经的期望和失望想望和回忆于是这个项目每次推出总造成排队或抢购的风潮:2013年在台北市立美术馆演出时观众在开馆4、5个小时前就已在门外排队等待最近甚至有观众远从日本澳门特地飞来观赏开房间计划彻夜未眠》。这是我们6月刚演完的戏从深夜1点半开始演到凌晨545每场演出长度30分钟每晚仅接待6位观众带领他们在半梦半醒之间进入了一场潜意识的梦境许多观众看完之后说他们做了一场好梦也有人第二天醒来之后不确定昨晚是否只是一场梦?。

如果说开房间计划模糊了观众与演员之间的界限那么近期在台北市立美术馆的展览社交场中的参展作品当我们同在一起则是对观众与艺术家的角色做了调换在这个参与式计划中我们提供了许多服装与道具邀请观众自行挑选组合在我们提供的空间中创造表演或展开行动并且拍照上传每天我会选出一张观众上传的作品冲洗出来裱框挂在墙上让他们的作品能够在北美馆展出在创作当我们同在一起我们考虑的是如何打开美术馆的大门让更多人参与同时打破欣赏与创作的隔阂

可能性代表了人类最可贵的能力想象力我想这个世界提供和灌输给我们的现成观点已经够多了就像情境喜剧里的罐头笑声一样带有某种强迫性我们所做的作品是意象剧场”,不提供答案仅提出问题——这些问题多与个人深层的内心世界有关关于未来爱情失去或死亡当然我并不排斥观众透过我们的戏剧连接到外部世界但这往往是因为他/她在自己的人生里正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只是提供了空间与氛围我经常打个比方观众看表演时就好像站在一张地毯上而我们的工作就是把地毯拉一下希望能稍稍撼动或影响他们原来的价值观让他们看完戏回到日常生活时能够以一种不一样的眼光重新看待自己的生活或生命

— 文/ 采访/杨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