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培力谈没有网络

2017.11.18

没有网络展览现场,2017.

张培力在掩体空间的个展没有网络中展出了他新近创作的声音装置不宜久留的场所》,巧妙地运用了掩体空间所处的段祺瑞执政府旧址中防空洞的地貌和历史背景并在漆黑的空间中设置了一条试图控制观众并让其丧失安全感的体验路径观众进入空间后电磁锁会将门自动锁上即时开启五分钟倒计时的声音系统不断提醒观众剩余的时间与此同时观众的身体只要稍作移动昏暗的灯光会亮起停滞不前则灯光熄灭艺术家利用灯光声音做为媒介同时透过人的经验差异和空间环境的历史语境转换揭示出作品中声音倒计时背后由群体设置的系统由此展开个体和系统之间关系的讨论

我想通过设定一段时间让观众对时间有一种体验或者说有一个概念十分钟可能有点长两分钟又有点短相对来说五分钟是最恰当的当观众进入用防空洞改造的掩体空间时门会自动关闭然后会有警报声提示你有五分钟时间并进入倒计时不同的人听到倒计时会有不同的反应你联想到什么都可以

防空洞只有在它防空的时候人进入其中才会感到舒适安全想一直待在里面当外面的环境是平静的阳光灿烂的风和日丽的人待在里面肯定没有舒适感随着环境的转换个人身体或知觉上的感受差异也通过对比显现了出来当具备防空洞历史知识或者对此有记忆感受的观众进入时他获得的体验可能不同于那些没有此类知识和感受的观众不同的天气环境以及是在白天还是晚上进入空间带来的感受也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人的个体经验在这里也起到很大的作用例如当一个有幽闭恐惧症的人只身进入时我相信不到五分钟他就急着想出去会很难受对他来说这段时间是很漫长的这样一个环境的作品既针对普通的有所谓通感的观众也面向那些有特殊知觉的人在这个黑暗的空间中个体和集体进入时的感受又有所不同集体对于个体有一种保护作用同时个体又存在想逃离集体扰乱获得清净的冲动特别是当你跟陌生的群体在没有沟通感应呼应的环境中独处时你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水泥空间一样富有压抑感

但当人们想逃离的时候会发现——这也是作品最关键的地方——门口设置了电磁锁时间不到根本打不开也逃不出去这是作品与观众之间的一种默契和交换关系——你要得到一个东西你就得同样付出一个东西这个付出的东西就是五分钟的时间对我本人和我的创作有一定了解的观众会从这件作品中挖掘到所谓的寓意及我的思考但是面对非艺术观众他必定会产生这个地方是干吗的?”之类的问题不管怎样空间中持续发出的时间倒计时声(“你还有xx……”)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陌生在生活中随处可见我觉得这能让人产生不同的感受是非常好的事情

谈到声音当我们的注意力放在谈话上那空间或外面的声音似乎跟我们无关几乎被忽略不计但当你晚上想一个人安静地入睡时声音对你就是一种骚扰所以有时候声音有一种精神的指向性而作品中的声音是催促人离开的我最早想到用这样一个声音是因为在我们生活的城市环境中它无所不在地铁里电梯里等等)。这些声音并不是真人的声音而是被虚拟出来的人声在我看来这样的声音的背后是一个系统——一个超越个体的系统是由群体设置出来的我一直觉得声音就是媒介的一部分而媒介的背后正是一个系统一个群体),个体在里边是微不足道的我想通过这样的作品提示出个体和系统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我非要去强调它而是我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个系统的强大——对于个体进行制约和控制

群体既是我们看得到的一种形态人的聚集另外它也有抽象的概念比如人民所有政治的概念都和抽象的群体概念有关系——没有群体没有人民就没有政治也就是说系统渗透到了群体中去约束了群体然后群体又约束了个体是这样一种关系那么系统是怎样运作的这背后就是政治政治正是被系统制造出来的但同时又在控制这个系统和群体它们之间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系统是看不到的你看到的都是一种符号甚至其中的政治也只能通过具体的声音物体媒介图象影射出来所以通过在个体或群体中发生行为你才能看到政治的痕迹和作用

— 文/ 采访李宁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