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洁谈富埃特教授的别墅

2018.03.12

崔洁,“富埃特教授的别墅展览现场,2018,深圳OCAT.

艺术家崔洁的首次机构个展正在OCAT深圳馆和李杰的个展共同展出她展出的项目富埃特教授的别墅是建筑师勒柯布西耶未实现的项目崔洁从寥寥信息中读出了各种空间反转的可能这个想象的空间同时也被用做为一个个展的基底展示了她对柯布西耶的现代主义理性的回应以及她长期以来对中国改革开放后科学现代性想象的中国现代建筑和城雕肖像的研究而她的画笔所着墨的创造性联系则在于两者在展览中的对位并试图从中提供一个视觉文化实践者逃逸出现代理性框架的可能性展览将持续到201848

对我而言无论中国当代的情境和西方如何不同我的兴趣在于现代建筑并不那么人性的那一面换言之我关注的是人和现代生活的平衡在哪里作为一个漫游者和制图者又有什么回应的可能柯布西耶是现代性计划里绕不开的一个人物我在2015年开始阅读他的材料时发现他所描述的关于解放的建筑方案以及那种咏叹的笔调和他的建筑及方案本身带有的规定性和以经济效率为主的基调之间不能说没有一种落差而这种落差是需要被讨论的

我在研究柯布西耶的过程中注意到他为退休的数学家友人鲁道夫富埃特(Rudolf Feuter)所设计的宅邸朴素的两版方案是他们共同规划的一个晚年生活的理想方式不过因为富埃特的去世而从未被实现这个项目在总共八卷的勒柯布西耶全集中算是最不起眼的项目之一但这故事本身和两张平面图一下就把我吸引住了对我而言这个项目的中止意味着我的诠释和他的灵魂得以逃离这个现代性秩序的窗口在这次的展览中我用一幅草图作为展览的前言前景是水池中妇女儿童形象的雕像而背景是柯布西耶和富埃特进行讨论的景象

我将柯布西耶的两版建筑方案省略式地搭建在展览中让未竟的建筑概念作为展览功能性的空间每个房间的功能都被抽象化了但在客厅空间我仍保留了一些绘画对柯布西耶的家具躺椅制作的观念进行分析和评述——他着重人设计家具时家具反过来定义和调整人的姿态以及生活方式的能动性

在这些绘画中我用了近来尝试的摩尔纹或者让画布底层勾勒出的虚像向上吞噬表层的图形这类被称为底吞图的视错觉效果对我而言是画面底部和表面进行斡旋谈判的空间而在这个项目中空间和草稿的图底关系也让人们得以去揣摩这个重新被实现的空间的属性也是我让我的艺术工作跟其他视觉文化材料进行交涉的方式之一具体而言我将柯布西耶的草图画在OCAT深圳馆的空间中这中间生产出一种幽灵般的视角会保留在看展的体验中这也让思考展厅空间之于富埃特的意义饶富趣味对他来说这不是故居也不是陵墓某种程度上更接近于纪念碑纪念着建筑和人建筑和秩序的平衡

这个研究跟我来到北京之后试着用绘画的角度回应城市如何建构我的视觉想象有关展览中还有一些3D打印的雕塑以及架上绘画作品都用长期的研究回应了这种之于建筑和规划的逃逸路径这包括去理解人们行走在城市街廓中的感受并且揣想街廓中的景色如何被生产出来我在北京最早画的那批建筑有很多已经消失了尽管长期生活在其中不一定有感觉但一旦回头细究这种城市地景的快速变化会发现形塑我们生活环境的是这样后规划的谵妄而改革开放以来的城市扩张体现在一个事实上中国的建筑平均寿命只有14这些建筑往往在建成时是按规定以及区域功能在走的由于质量的问题或者城市机能的非预期变化而拆除在这些即将被淘汰的建筑中特别吸引我的是计划经济转型期间最早的那一批不再以苏联设计为范式的非正式的新陈代谢派建筑当时的建筑行业跟那一时期的城市雕塑相似需求量开始变高便以模块化的方式批量生产这种山寨出来的现代性和未来想象几乎都符合一个公式圆盘屋顶两侧板楼并搭载一些圆柱插件——而在城雕中所有符号也像是插件一样可以任意搭配圆球代表团结螺旋上升的纹路代表进步而三环代表科学那一批同济大学出来的建筑师当时用半猜半想的方式通过日本杂志图片和汉字认识了新陈代谢派不过我并非从负面的角度去评价这种误读和抄袭的文本它未必完美但它体现了现代规划的问题另一方面却也在规划之外打开了一个创造性的空间

— 文/ 采访陈玺安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