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景湖谈近期创作及东莞独立艺术空间

2018.05.26

李景湖,“久别重逢”,2018,展览现场.

李景湖目前工作和生活于广东东莞其最新个展久别重逢呈现了艺术家近期创作的系列装置与绘画作品展览中李景湖充分回应了珠三角地区特殊的社会与经济环境在将现成品概念本土化的同时不断延展自身对于物件及其与人的情感关联的思考在这篇访谈中他深入解读了本次个展并分享了东莞独立艺术空间的发展情况尤其是石米空间创建以来的经验本次展览将在东莞会合点当代艺术空间持续到623

严格意义上这次久别重逢2009年我在深圳的个展一天的延续我的思路也没有变创作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解决我自身对于生活以及个人经历的一些疑惑或者说通过作品解答一些对我造成困扰的问题因此在整个脉络上是连续的只是这种情绪或思考与我回到东莞近十年以来的体会有着直接关联

比如流水系列就是以用作栏杆的不锈钢管做成像瀑布的形状其来源便是一种日常经验栏杆在规范着我们人如同水一般在这些栏杆中流动其流向受到诸多限制甚至处于被动与无奈之中。“铁丝网也与此相关它既限制我们又保护我们而我把铁丝网做成窗帘”——窗帘在这里有的暗示——其实在表达一方面保护着你一方面又是你的束缚一种矛盾的中间状态。“指甲油绘画放置在窗帘之外”,这里的女性意味也许象征着来自过去的自由自在浪漫回忆抑或外界的诱惑

栖息》(2018)是用家具的部件构成的一个既像动物又像植物的雕塑”——作为日常生活中身体接触最多的物品家具多少沾染了人性的成分使得它像一个有生命的有机的物体手机与我们的关系同样很密切差不多已经是我们的一个器官或分身寄托着我们与他人的沟通与情感交流因此家具上的三部手机可以视为三个家庭成员我把手机设计成在循环歌唱的小鸟就仿佛每个人内心的状态既向往自由又很脆弱那件路灯的作品叫回家》(2018)。路灯很多时候是回家路上唯一陪伴你的”,进而你会想象家里也有人在这样等待着你因为灯罩的形状有点像脸所以我就用亚克力把它做成了人的面孔或者说神像”——让你一直感到安全与受庇护最后的系列叫做爱人”,圆盘上的圈痕好似每个人情感的涟漪在生命里一重重扩散这些金属制品都是在东莞附近的工厂制作的我听那里的老板谈起过厂里的年轻男女工人萍水相逢迅速地坠入爱河又迅速地分手这些在生命当中曾经发生过的感情很快地出现又很快地消失,“爱人仅仅如同生活的一段波纹——我想用这种方式把这些易逝的东西保存下来

创作对我而言从来都不是异想天开而是有感而发身边日常接触的这些现成品可以给你直接的触动与你有直接的交流慢慢生发出情感与经验很多东西都是历经了五年十年的积累直到某一天它突然间的一下子变成了一件非做不可的作品

石米空间的庭院.

我最近几年参与到东莞一些当代艺术空间的筹备与创立中但我一直认为东莞不需要当代艺术也不需要这方面的推手我想做的事其实是借由当代艺术的名义”,参与到东莞周围的不同人群与社会不同的层面中去通过这些活动与东莞的现实发生关系而这反过来也会对创作产生影响——换句话说是当代艺术需要东莞东莞本身是一个特殊的结点它处于珠三角的中心距离广州深圳以及香港大致都是一个小时的路程;“改革开放这四十年来它从一个农业城镇突然变成了世界工厂”,以及全球化中很重要的一站这种极速的发展使它成为这四十年历史最为浓缩的印证每个阶段的证物都得到了相对完整的保留对于艺术创作来说这个地方拥有着很多异常完整的素材——从农业到工业从工业到后工业再到正在迅猛发展的人工智能这些转型都在东莞留下了相应的痕迹但目前还没有人真正把这些资源利用起来

创立石米空间的出发点正在于此我们希望借助这个空间汇聚起更多的艺术家策展人以及学者让他们了解东莞并能通过进一步的工作挖掘出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空间所在地原来是八十年代东莞最早的自建房”,这个时期的房屋全凭屋主的趣味建造因为缺乏统一的规划反而拥有了各自的风格可以说代表了广东以及东莞当时的建筑面貌后来年轻人慢慢的迁移出去它又变成了老人居住的区域石米这座独栋建筑其实是我们联合创办人家里的老宅整体分为三层一楼作为展厅与社交区二楼是居住与生活区三楼则用作艺术家的工作室并拥有一座庭院

2017来石米空间驻留的几乎都是艺术家刘窗王卫何颖宜(Rania Ho)、刘辛夷以及Amy Lien & Enzo Camacho。2018年我们邀请了两位香港的年轻策展人陈立和武漠作为空间近期的项目主持以及北京的艺术家黄静远与写作者和文朝我们目前正在讨论下半年的工作模式可能会采取策展人与艺术家以小组形式共同进驻的方法项目开启的一年时间里给予我最大触动的是那些来自外地的艺术家他们把一些我天天面对却没有任何想法的素材变成了作品让我重新从另外一个角度打量现实另一方面我也能感受到他们从中发现新元素时的兴奋——我觉得这是一种很良性的互动至于独立空间的经验我觉得欠缺也许是一件好事我们恰恰需要更多人提出他们的意见更多人前来参与把石米空间变成艺术圈共同关注的项目通过大家的扶持来帮助它的成长

— 文/ 采访杨北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