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育正谈刷新牺牲新卫生系列

2018.06.17

周育正,《云雾山岚晒面场》,2018尺寸依场域而定.

周育正的作品往往巧妙地运用现成物的视觉造型和材质的潜在可能性来揭示现代生活所涉及的价值交换系统2010年台北凤甲美术馆的个展东亚照明为例空无一物的展场只有观众头顶上由同名厂商赞助的平光灯管而灯管在展期结束后则成为了美术馆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在近期的创作中无论是空间设计作品命名还是计划呈现的过程周育正都更强调其中调动起的戏剧感和表演特征他把日常生活中的物件夸张放大到了近乎抽象与此同时又赋予其繁复且无用的细节——那些放大尺寸的居家装潢用线板表面实际上反复涂抹了丙烯颜料而背后的劳动则几乎是不可见的

自去年底起陆续在上海的马凌画廊和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发表的刷新牺牲新卫生系列第三阶段刷新牺牲新卫生传染清新机器人空气家政洁客帮香烟戴森现代人目前正在台北TKG+画廊展出展览将持续至201878

我在这两年来对卫生这个词以及背后牵涉的劳动很感兴趣除了卫生是现代生活中的一个重要象征很大一部份原因也是因为有了自己的家需要定期打扫跟整理因此有了刷新牺牲新卫生这个系列计划在早期构思时我就知道会在马凌画廊和TKG+展出因此是根据两个空间的特性呈现计划中的不同面向大致上来说马凌的视觉元素相对突出你会看到很多尺寸巨大化的碗盘雕塑与不同顏色的线板TKG+中处理比较多关于这个计划的抽象概念

卫生的定义说穿了是一个很抽象的标准是随着时间持续不断演进的想像例如以前对于食物制造的卫生标准就与现在大不相同小时候我家隔壁是个晒面厂会在户外看到面条制作的过程完全不符合现在的规范因此在TKG+的展示中你会看到我邀请一家在台北石碇山区的手工制面协助呈现的雕塑他们强调在好山好水中制造面条而石碇的山区常常弥漫着山岚我透过在展场的空气清净机与扫地机器人制造干净的环境而使用烟雾机模拟当地的山岚有趣的是画廊的员工告诉我山岚被释放时空气清新机的指数真的变得非常得高

机器在推进卫生标准的过程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也渐渐地取代了许多重复的劳动其实现代生活中的每个层面都被机器与软体介入包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前与打扫阿姨是面对面的接触共同商谈打扫过程但现在透过软体预约每次来的阿姨可能都不一样可是却可以依照相同的SOP(标准作业程序执行清洁这个计划的第二阶段是在香港巴塞尔艺博会期间跟在上海与台北操作方式相反在艺博会期间内我直接聘请阿姨擦拭那些被放大的碗盘与烟灰缸而非使用app预约现代生活才可能出现在如此短时间聚集如此大资本的活动矛盾的是关于清洁的雇佣仍旧是以原始的方式完成

这次展览呈现的另一个重要面向是画册的出版这是一本非典型画册没有任何的专文或是学术论述只是很单纯地呈现我的绘画过去的绘画训练让我想要把绘画以不同的方式带入我的每个计划但不希望是在展场直接展示画作所以可能有时是在画廊办公区之类的地方才看得见而我希望翻阅这本画册的体验就像是你在翻阅商品或家具的广告型录一样

至于题目延续我之前命名作品的方法将想要涵盖的元素与概念都呈现在题目中我特别想要强调传染”,在不同阶段的视觉呈现似乎都与这个关键字没有直接的关系我试图由卫生与清洁这些字词中拓展相关的概念,“传染字面上是在讲疾病的传播但更主要的是指向对自我与周遭人们的行为观察像是朋友聚会常常听到谁谁谁买了哪个牌子的空气清新机好用这个说法就会像病毒一样散播出去我们对于品牌的信任甚至迷思都是建构在这个基础之上至于新卫生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涵义我只是想赋予卫生这个字一个更具象的形容

周育正,“刷新牺牲新卫生传染清新机器人空气家政洁客帮香烟戴森现代人”,2018,展览现场.

— 文/ 采访徐诗雨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