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苗谈·

2018.07.04

林天苗作品我的花园展览现场,2018. 摄影李宁.

林天苗在上海外滩美术馆的个展·着重呈现了艺术家近两年涉及玻璃液体等全新材质的作品及其与她早期创作之间的呼应关系本文中林天苗深入探讨了两批作品如何共同传达出当下个体集体社会及政治之间的角力这种角力状态又如何随着时间的变化反射到作品形式和材料不断提纯给艺术家带来的考验展览将持续至826

对我来说展览·四个部分的标题个体意识”、“群体意识”、“公共意识终极意识仅仅是我与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Alexandra Monroe),以及与馆方在语言沟通时的桥梁解释它们的文字含义不在我的工作范围内沿着四个部分的路径设定一层一层走上去的每位观者个体独特的生理心理体验以及个体认知程度的微妙差异性才是最让我着迷的地方

美术馆二层(“个人意识部分的两件作品白日梦》(2000)反应》(2017-2018)正是调动观者这种体验和心灵感悟的开始。《白日梦通过敏感的线把沉重的床拉至悬浮到空中这种较劲的状态是我最用心的地方也是对真我假我并存的质疑。《反应则是把观者置于孤独的陌生化空间抽离现实让他们彻底不受外界影响仅依赖于自己跳动的脉搏来启动整个装置在洁净的状态下去体验自己带给自我的心理感受同步的脚底震感机械的声音和模仿血液黏稠度的蓝色液体既是机械的假设的”,又是真实的”,这种感觉即分裂又怀疑。20年前的作品白日梦可能是作为艺术家的我的自我询问和观望而新作反应则是以中立客观的态度提示观者的存在两者的方式截然不同但都强调了的意识之间相互呼应的关系

白日梦》(1999)!!!》(2000)都动用了我本人的形象在前者中我的身体可能代表了女性脱离的体验反应后者对我肖像的使用掺杂了时间和噪音带给线的震动萃取了社会政治等因素标志着某种由个体关怀向集体关注的转变同时暗藏对抗性的思维

!!!》同在三层展厅的新作暖流》(2017-2018)“萃取了类似的对抗状态玫红色液体在玻璃器皿里复杂的自转和公转运动影射了对抗角力挣脱相互依存的关系在与策展人合作的过程中我更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在20年前的创作中就开始了对自我的审视这种审视中所包含的肯定与否定怀疑与断定真实与虚假等并列和置换的关系给作品带来很多可能性一直以来我都小心呵护并保持着这种角力的对抗性只不过如今它被提炼得更为纯粹就像!》中肖像的影像表面加的那一层网它使得肖像的虚化不是借助机器的调整而是利用物质材料的控制完成而在暖流公转和自转的角力过程中被精炼的玫红色浓稠液体在流动过程中产生浅薄的粉色泡沫玻璃管的粗与细挤压着液体使流动产生细微的速度变化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内部的机械运转结构被隐藏而如何克制地使用这些关系是对艺术家把控能力和精准度的考验

追溯法国英国中国日本的造园史在公共欲望的表面都有有真为假作假为真的共识是和自然脱节的这种被转换成政治诉求和阶级划分的最高理想,“造园成为炫富的情趣和政治精神的至高点而当下我们身边的花园被强制同一化甚至可以说这些同一化的花园剥夺了我们造园的能力但四层展厅的我的花园》(2017-2018)并非在描述造园的现实只是借用了其中情趣的表象而已我更想说的是集体偷欢集体共谋集体参与和集体沉默的隐喻如何始终存在于我们的潜意识尽管它们被当下文明过滤掉了但在我们生活的内部它仍然生机勃勃地发生着这对传统思维里的两性关系来说也是某种补充和对抗。“知情者彼此分享着这一秘密”,不知情者只停留在造园的表层阶段这是我使用层次丰富的绿色液体和其不同状态的喷射状的原因巨型玻璃器皿的外壁并列刻有四种书写语言的表述拉丁植物名称中文植物名称民间俚语植物称呼俚语被翻译成英文的词汇例如彼岸花的名称表述依次是:Lycoris radiata、红花石蒜彼岸花、Flower of the other world。这些俚语好似民间无法参与正统体制的无力感其中包含的幽默既有补充又有腐蚀的功能并且假借互联网带给我们的虚拟网红景观效应共同传递出一种质疑繁荣文化的假象

最顶层的失与得》(2014)(“终极意识部分之所以使用骨头我首先考虑的不是终极死亡骨架是支撑肉体的工具当骨架与日常生活工具在逝去功能之后进行重组嫁接呈现出另一种强势文化的现象

个人意识”、“群体意识”、“公共意识终极意识四个部分之间始终存在一种角力关系如果完全脱离这四个词汇并不能准确地描述我的工作过程而仅仅是图解这几个词显得更不对了

— 文/ 采访/李宁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