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炳谈近期创作

2018.08.20

黄炳,《需要服务吗?》,2018录像彩色有声时长12分钟),LED彩色视频装置以及上色塑料发条玩具尺寸可变.

渐变色的地平线复古的电脑图形以及表情符号在香港艺术家黄炳参加今年二月纽约新美术馆三年展破坏之歌的动画寓言中占据了显要位置此后他的录像作品需要服务吗?》(2018)在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的群展单手拍掌”(展期至20181021上首次与观众见面作品中涉及一位丧偶的老人和他迷人的儿媳严重的糖尿病以及电脑墓园黄色网站里的来世黄炳的作品目前还在南京四方美术馆以及荷兰阿姆斯特尔芬的眼镜蛇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很多人把我动画片的图形跟8bit图像或电子游戏比较但那种平面感和简化的形式主要是因为我不会画画动画制作是我自学的——以前工作的时候我完工都比较早但还是得在办公室里坐几个小时到下班所以我就开始学着用Illustrator,画一些节点和路径颜色是软件自带的一切都来得自然而然

我在成长过程中并没有看过很多电影或卡通对艺术或设计也没有特别大兴趣我记得大学本科的时候有一次上课老师什么都没教一直给我们看像Michel GondrySpike Jonze等人的MV。我完全被震住了同时感到创造可能带来的自由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想过自己做创作回到香港我想找一份设计类的工作结果没找到所以就去了一家印刷厂也是从那时开始学习使用各种软件香港的产业都非常讲求实用这些技能是必需的后来我自己做了一份作品集进入一家动画电视台工作

当我有deadline或者想到一个项目的时候我会坐下来把大概一个到三个月内的日记都找来将其连成一个故事我现在正在创作的寓言系列就是一个短篇故事再加一个结论不过伊索寓言和格林童话也提供了部分灵感我不认为过去的这种寓言故事到今天还有效——善良礼貌和道德训诫教小孩这些当然没错但就是不太实用所以我想根据自己的经验来写寓言

今年春天在新美术馆参展的作品黄炳寓言)》里的故事就是来源于我自己的经历比如那个叫阿树的角色的心理活动就是以我自己在同样情境下的想法为原型的:“我该不该告诉巴士上的那位孕妇一只蟑螂正从她的手袋里爬出来告诉了会怎样也许我可以说服蟑螂停止骚扰她?”这个章节的结语是:“自命好公义爱思考的你不妨多花时间思考自己的多余与无能。”第二个故事主角是鸡督查讲到了一些我对网络人气和霸凌的看法第三个关于象和龟的寓言源自我跟一个单眼皮朋友的聊天因为单眼皮在香港不是那么受欢迎她一直为此感到困扰我就试着安慰她说有些K-Pop明星就长她那样回家后我开始编这个故事故事最后给出的教训是当肤浅丑陋成为潮流时就是你的天下。”

这些寓言我在facebook上都有放内容警告”,说明这些是儿童情节敬请小童陪同成人一起收看我开始做这个项目最初是因为我想写儿童书但一般来说我是不太考虑观众的以前我工作结束回到家做自己的录像做完就直接传到Vimeo。没有任何期待过了一段时间我把其中一件提交给当时香港唯一的动画影像节IFVA。没想到那件作品——《狮子胯下》——最后得了动画组金奖那之后我的工作开始变得更有效率因为我很兴奋但是就观众而言我不知道也不关心是谁在看我的动画现在我的作品仍然会在电影院或者电影节放映但我更喜欢艺术空间电影节动辄就是二十多部影片连着放那种情况下我觉得观众没办法很好地消化

艺术空间也让我可以多做一些雕塑或装置在古根海姆的展览上屏幕后面是一大堆在动画里出现过的玩具金牙这类插曲就像故事角色的外传一样接下来几个月寓言在伦敦展出的时候我打算以一系列从故事中提取的物品为原型做3D打印在阿树的故事里有一段出现了网上流传的他亲人的床照我打算把那张照片做成实物打印

有些人认为我的动画表达了禁忌我不这样认为互联网上没有禁忌这些动画不是关于猎奇压抑或恐惧它们大多表达的是欲望做完作品我都会拿给爸妈看他们看了总是笑我觉得他们没法理解我在干什么或者说什么他们仍然不明白我怎么能靠这些东西养活自己

— 文/ 采访 / Mira Dayal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