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布其谈近期创作

2018.11.22

娜布其,《真实发生在事物具有合理性的瞬间吗 ?》,2018控制器电箱玻璃钢喷漆奶牛模型平板小车电瓶不锈钢轨道户外球形灯仿真植物泡沫石头树脂柱子图片喷绘布帘镜子.

娜布其近期分别在北京C-Space+Local和上海香格纳M50空间内呈现了两个面貌皆然不同的个人项目:“双向入口以传统意义上的雕塑制作方式为出发点,“真实发生在事物具有合理性的瞬间吗?”则是利用现成品营造出总体场域但无论如何两场展览皆将观者带入了被包围式的观看观者在其中与环境或事物的关联分别提供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受而面对当下转瞬即逝的现实人们又应如何寻求真实?“双向入口将持续至1128;“真实发生在事物具有合理性的瞬间吗?”将展出至129

空间外的风景No.16》(2017)开始我就希望通过做组合的方式让雕塑呈现一种在空间里面把人给包围进去的状态也就是说当观众行走其间的时候他不是在绕圈观看作品而是作品的很多不同部分将观者包围作品这样组合在一起有点儿像构成了一个场域也蕴含着叙事性但这种叙事性是抽象的它不一定有任何具体指向或者讲述任何故事而是更倾向于提供一种情节式的感受观众在作品里穿行这些小的场景就被串联起来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受

双向入口就是如此里面大部分场景都让人联想到一些我们熟悉的公共场所比如纪念碑公园体育场通道等这些场所都有一种公共空间的典型性,《持疑的场所包围和放射的形状)》所代表的是由中心向外发散以及由外部向中心包围的空间结构形状看起来像古希腊的圆形剧场与注视和被注视有关随着时间推移场所的外形和功能会发生变化但类似的空间类型一直存在所以雕塑中始终不变的其实是场所和人的关系也就是人在不同场所中所处的位置以及不同场所相对应的感受等。《持疑的场所中心点)》代表的是广场或者某个标识中心点位置的物体持疑的场所空地)》则表示城市中的小块绿地它们既是城市景观的一部分又部分地具有小型公园的用途处于被观看和可进入之间

上海香格纳M50空间的项目与去年尤伦斯的群展寒夜有一定关系整个展厅只有一件装置作品但它不是以单个物体形式呈现而是一个把不可视的内部空间打开的过程通过这次展览我想探讨的一个问题是当观众走进展厅发现里面没有一件东西是艺术家按照传统定义创作出来的他们会如何定义作品我把整个空间变成了一件作品而其中呈现的可能只是一些表皮一些装饰观众在这里也是被作品包围起来的是展览内容的一部分他需要参与需要完全融入这个环境作品整体才能成立我在2015平行的展览结束的时候就在想在场的问题所以你也可以说这两个展览都是对在场概念的实施

我之前的作品主要讨论物体和身体之间的关系而在最近的作品中身体的概念已经不再外在于物体而是在雕塑物体的内部和空间密切关联比如在表现不同场所的雕塑中我是把身体对于场所的反应考虑在内的上海的展览也是这样观众步入展厅实际等于进入了一个我布置的场所类似进入现实版的持疑的场所中的一件雕塑不同的是在雕塑中身体是一个更抽象的概念而在装置中更具现场性除此以外上海展览里人工材料的介入使得对真实的模仿真实之间的边界变得模糊有趣就如展览题目所提出的问题真实发生在事物具有合理性的瞬间吗我们如何认知周遭的世界是否眼见即为真实一种被给予的或者模拟的情绪一旦发生是否也可以被认定是真实的即使它存在的基础全无真实可言该如何看待此种被引发的情感

另外两个展览我都特意加进去了一些视觉障碍物它们的功能相当于一般的展墙但处在封闭和开放之间不会彻底阻隔视野但会让人在感受上有所不同双向入口这些结构也像是雕塑中的某些片段被放大至现实尺寸后呈现在展厅和雕塑形成互相关照同时混淆了现实和虚构坐在上面的感受很奇妙像是瞬间来到室外空间观看这些远近距离不同的场所这一点也适用于上海的展览一个模仿自然的场景发生在室内同时还有真实环境中的声音但人工质感的材料又会让人疑惑此处展墙的部分相当于室外建筑的缩影缩减为几个简单的体块

— 文/ 采访/贺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