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陈连和耶苏谈秦望

2019.03.20

戴陈连耶苏,“秦望表演现场,2019. 图片由OCAT西安馆提供.

西安角是由策展人杨西于20163月发起的一个艺术项目该项目定期邀请不同的艺术家OCAT西安馆展馆的空间一角进行在地创作戴陈连和耶苏共同合作推出了西安角新展秦望”。艺术家分别从微观和宏观的角度在个人与时代现代和历史地方和中央之间建立关系制造呼应在二人共同设置的空间里戴陈连躺卧在一辆简陋的四轮车上手持一支长杆靠一己之力在局促的场地上滑行耶苏制作的几幅印有密集水果图案的紫色帘幕从上方垂落下来形成阻隔犹如阻止人游动的森严的墙表演中一重帘幕意外地被木杆打落这一偶然本不在预先计划之内却打开了通往结局的另一种可能性本次展览在OCAT西安馆持续至526

戴陈连

来西安的时候我就想如何和这里建立一点关系于是想到了朋友的哥哥他是本地的一个画家八年前因病去世了生前从未做过个展在世时他在家庭和绘画之间游走出走又返回我想他的精神状态一定很纠结有些东西放不下只能以绘画来排遣在西安乃至全国有很多这样的画家默默生活做自己的事我从微观的角度切入所有东西都按照这个展开

空间是按照一个画室布置的墙上的炭笔画是草图的现场是一个风景文本我想让大家走进来感觉这些画好像是他画的一样我画了绍兴的秦望山还有秦岭里残破的雕像历朝历代都过去了只有那些东西还在它们见证了所有历史其他道具还包括地上的画架墙上的小屏幕其中一个小视频里播放的是皮影戏我想这一具有本地特色的节目也可能是他喜欢的

在表演上我设置了他的生病状态本来我是计划站立表演这几天在西安恰好身体不适临时修改了方案原先的道具是放调色盘的推车现在变成了带轮子的平板人能够躺在上面滑动。“唯有幽花渡水香”,我觉得做副标题很合适移动的小车好似花朵和流水意象表达上更温和

通常会在剧场里看到的灯光调度在这里被我换成了白炽灯照明在表演中我会喊开灯一号灯二号灯这样的话叫上策展人和我的伙伴的名字感觉是在场上让他们一起参与表演

手里的这个木杆类似画笔是用来寻找各种各样的点画家是靠画笔构筑内心的梦想我用它滑动身体找建筑物的点找人的脚的支点它跟画笔是一个同构的关系二者有形或意义上的勾连产生一个气氛我相当于变成了他画家)。在挪动中我事先也会设想这个木杆挪到观众脚下他们大概会有怎样的反应有的人不动我可以找到支点有的人一躲开我就找不到这个过程好像画家寻梦一样这次表演被录下来后会替换掉墙上的另一个视频演完的结果木杆在墙面上戳出的痕迹都会保留下来

耶苏

为了让两人的作品能够在空间里有机结合在项目筹备中我们一共改了三次方案关于题目秦望”,它实际上有这样的一个历史回转两千年前秦始皇从长安去了绍兴望了海以后觉得可能这就是世界的边缘这有点类似一个历史留下来的梗回到现在这个展的策展人本身就是绍兴出生我们两人也来自绍兴大家在血缘上有一个关联当年秦始皇是从中央望地方如今则是两个绍兴人怀着艺术追求去了北京也就是被称作帝都的地方那么再回望到更远的帝都也就是西安的话将会是一番什么情境呢这是我们想要去思索探讨的问题

从去年开始我们就慢慢商量和构思既要把每个人的视角都放进去又要和大的历史串联这就需要很多草图因为场地设置是一个画室的概念还有一个表演所以要尽量空出来这其中还有一个对比戴陈连的故事讲的是一个小人物的际遇一个被大历史淹没的无名画家如何生存如何爆发生命能量这个都是很容易被历史掠过的东西而我更关注的是宏观美学所以做的是那种纪念碑式的形态立在上方皇权也好国家也好集体主义精神也好都需要一个象征性的东西考古挖出来的那些人和动物雕塑非常写实和我呈现的水果照片有一种联系体现的是一种资源和美学掌控

— 文/ 采访 /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