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倩彤谈近期创作

2019.07.01

高倩彤,“适当反应”,2019展览现场.

2019年刚刚过去一半高倩彤已经马不停蹄地完成了两个个展:1月份在北京掩体空间的尘埃与琐事”,以及正在马凌画廊香港空间展出的适当反应”。小到家居物件大至公共空间我们所处的日常生活环境一向是高倩彤的创作来源她在扮演一个城市观察者的同时也经常隐而未发地触碰着日常情境中潜藏的社会运行方式在她近期的两次个展中空间形态与作品观念脉络之间的互动关系成为关键所在。“适当反应将展出至819

我在掩体空间的个展准备了很长时间从最初看场地到展览真正发生有一年之久。“尘埃与琐事最基本的概念是建一条由铝支架和透明塑胶膜隔开的通道通道限制了观众的路径也规定了他们的观看对象最终这条通道在掩体分出了五个类似无尘间的房间前四个房间里放置了一些在北京找到的二手物件它们都是家居生活会用到的很日常的东西这些物件被切割掉一部分置于不锈钢器具手术用推车——一些暗示了的载体——之上最后一个房间整体更为光亮我设置了一排类似通风管道的出口其内部的小装置会定时从管道中掉落之前切割行为所得到的粉末而角落里搁置的扫把则发出某种邀请

2016年的华宇青年奖资助我完成一个个人项目从一开始我就不想把它做成中规中矩的美术馆个展我将目光投向北京这个城市是大家心目中的权力中心而位于段祺瑞执政府旧址的掩体空间又曾经是权力中心之中心这是我对这个空间感兴趣的原因之一但我没有直接处理或回应这一历史背景我希望呈现的是一种的氛围可以想象这里是一个类似手术室工厂流水线动物园博物馆甚至监狱的空间它为你提供机会观察已经过去的事实或是被刻意分开的场景我想这种解读应该开放而多元而不是由我直接给出的

尘埃与琐事中的物件给人带来非常干净的感觉但细看就会发现这种干净是被包装出来的而经过规划的观看路径其实渗透着权力管控下的潜在影响这些物件经过美化的最终形态掩盖了过程中的暴力切割行为这其中的矛盾感在我很多作品中都有所承载作品怎么与空间发生联系或者某个作品是因为空间才发生这一点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我通常需要一个具体的空间让我去想象作品最后出现的地方因此我更习惯于事先计划好空间的形态再以此为依据去安排作品的状态布局关系尘埃与琐事之后我就开始思考在马凌画廊的个展马凌的香港空间位处写字楼中我想要避免使观众一出电梯就直接进入展览所以选择搭建一面矮墙让空间感变得更加丰富

适当反应很容易给人带来建筑工地或装修现场的印象对我来说这类场景同样暗示了一种暧昧的过渡阶段意即某种事物从无到有期间的未完成状态我有意去寻找一些石膏雕塑模具——它们代表着从原材料到雕塑成品之间的过渡”。我把这些模具直接建成基座或让它们陷入墙壁成为装饰品从而使一个未完成物看似变得已完成”,将某种短暂的状态加以无限延长串联起整个展览的是新的摄影系列从暗到光》,它们来自我在长沙湾附近的公屋施工场地中所拍摄的照片大片灰扑扑的房屋外墙上还没有安装窗户的黑暗洞口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我将这些照片截取后经过photoshop处理成类似负片的效果这让它们看起来模棱两可如同抽象的几何形式一般这些洞口好像在等待着有人入住等待着家居环境的完成一个漫长而持续的过渡状态会让我们习惯性地回避思考过渡结束之后发生什么它既可能带来希望又可能带来与现实的落差这样的矛盾感一直以来都贯穿在我的实践中

— 文/ 采访 / 武漠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