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心广谈土壤之上

2020.01.13

杨心广,“土壤之上展览现场,2019.

杨心广在北京公社的最新个展土壤之上保持了他一贯的风格在貌似简单的材料和形态中埋下令人出乎意料的转折仿佛一剂强心针为庸常现实瞬间注入复杂性趣味和刺激在采访中艺术家对他自己艺术追求的概括让我印象深刻他说有太多东西无法被确定的语言讲出要想呈现它们最终需要踏入一个混沌的领域而这种有显现力的混沌是造型语言可以触及的保持对于混沌的信任和体悟做出来的作品就不会过于正确也不会因之而无聊展览将持续到202025

土壤之上和我2018年在北京公社的个展坏土其实是作为同一个项目一起构思的由于空间的限制加上考虑到展陈效果在实现的时候分作了前后两次最初的想法是坏土作为展厅地面的部分,“土壤之上安排在相邻展厅的墙上两者形成呼应

两次展览都是从中来的,“既是创作的材料也是概念我的大多数工作确实同材料有关但对于材料的熟稔度或感觉始终不是我创作的充分理由相反我的出发点莫如说是某种类似概念的东西它在这两个展览中体现为人和自然的关系而所有这类抽象的问题在处理或展现的时候都需要找到一个具体的承载或代表在我看来,“天然之物就是人与自然关系的一个缩影而它的根基似乎就是土壤土壤生化万物于是我用土壤来进行尝试看它是否能帮助我营造出想要的那个东西最终的指向仍然是一种贯注了意义的形式

在做坏土的时候我有意在形状的处理上极尽琐碎把不起眼的土壤做出像人一样坏坏的感觉。“土壤之上则在刻意追求一种被推至极致的人工与造作感我将收集来枯枝败叶覆在画布上再选用鲜艳眩目的颜料喷涂这些枝叶本身的细致肌理加上画面经过着力经营精致到过度漂亮到有毒我想把这些即将化作泥土的不起眼的东西做得极致眩目用荧光绿粉绿彩虹铜这些常见于喷绘的醒目颜色营造出一种非自然的美让人联想起化学制剂仿佛这种美是有毒的美到让人心生距离

这种有毒的美暗示着某种病变但我并不想从自然或生态的角度去揭示问题而是想强调在现实的文化层面或人的思想意识中出现的某种错乱人类在自然之中发现和寄寓自己的情感无论是崇高之感还是幽怨之情都能在自然中得到纾解和释放这种抒情的习惯一直伴随人类文明的成长过程但在今天它遇到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我们生存的这个文化现实相较自然来说变动得太快了从工业革命城市化到赛博空间虚拟现实和数码世界……这一切来得太迅速太剧烈以至于我们的文化基因和抒情习惯来不及充分进化到足以应对全新且易变的现实当代人往往在譬如游戏这样的虚拟世界中投注了自己绝大部分的情感活动现实感则被慢慢榨取和掏空在这种虚脱的日常状态下面对自然人已经很难产生抒情的冲动遑论获取释怀这时如果再去强行同自然同天然之物发生关系也许就会出现某种错乱城市的人偶尔看到乡野风景就会无比感动这种感动其实已经接近于滥情或错乱就像残枝败叶本来和泥土一样是最平凡的灰色的存在但当代心灵却非要夸张地为之灌注一种极为强烈的情感这些过度的色彩让平凡之物散发出一种毒瘴这种当代症状是我感兴趣的也是我想在展览中尝试讨论的一个方面可能未来还会沿着这条线索做进一步实验把它表现得更到位

— 文/ 采访 / 李佳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