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an O’Doherty谈在都柏林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新作

2015.05.25

Brian O’Doherty, 《通向善与恶之门和通向天堂之窗克里斯蒂娜的世界绳子绘画#123》 2015, 尼龙绳加水的房屋涂料尺寸可变

布莱恩奥多尔蒂(Brian O’Doherty)的三篇白立方之内系列文章最初于1976年发表于艺术论坛》。也就是文章发表的几年前这位艺术家作家就已开始创作他的绳子绘画”(1973-),这种画法在把握与协调画廊空间上形成了新的方式这一进行中的序列里的最新作品通向善与恶之门和通向天堂之窗克里斯蒂娜的世界绳子绘画#123》(The doors to good and evil and the windows to heaven—Christina’s World, Rope Drawing #123, 2015),目前正在都柏林的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群展碎片中展出本次展览的作品来自博物馆的永久性收藏展期至2015726

当你凝视一面空墙时会有一种被回望的感觉。“八人画派 ” (The Eight)的成员之一美国早期现代主义的导师罗伯特亨利(Robert Henri)曾说过这样的话墙和窗户的回望是对时间与空间的观看他说墙承载了历史

做一面空墙没那么容易角落和整体的房间这些存在操作起来更简单一些但是墙则带来一个全面的笼罩四方的体验一场对话就在这些方块的内与外建立起来

大多数公众并不太习惯去和一件艺术作品产生互动我曾看到人们在卢浮宫和普桑的作品擦肩而过一位理想的观众会和作品互动主动和作品建立某种的关系作为一个艺术家当你安放作品时其实是为懂得欣赏的观众找寻一个最佳的观看点理想的状态是某些时刻观众的身体消失只剩下眼睛也许人们对此的看法还是老式的但就如杜尚所言是观众完成了这件作品

我做了很久的绳子绘画但是这件新作不一样它让我感觉不错我和克里斯蒂娜肯尼迪(Christina Kennedy)一起进行色彩的布置编排——这是一场合作一点一点的另一位优秀的艺术家菲尔古斯拜恩(Fergus Byrne)也加入其中回到1972当我在格林街112号做第一件时我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去填充我想在空间里画画所以尝试过木头这种材质——还试过其他种种我的工作室有一条绳子一头钉在了墙上另一头栓了一根细绳儿我横拉到对面的墙上这样就打造出了一个印度神仙索”(Indian rope trick,一种魔术手法)。于是我想老天我也可以在整个画廊里实施就在空间里画我认为我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方式真的很不错

色彩与线条是根本元素劳森伯格曾经对我说:“你一直是一个线工。”我对这种说法颇有微词他从来未领略过我的整个房间所带来的那番精彩其中的一些就如具有视觉效应的房屋一样当你用绳子进行勾勒时某种神迹就诞生了透视退后画面向前扑过来于是就有了格林堡式的推与拉当你进行设计后一切归位时就会根据作品进行编排此刻你成为了绝佳的观察者自己也缩成一个小点从透视的角度去看所有的线条此时都开始在视线里聚合墙和绳子绘画就那么凝视着你

对于这件新作我起了这么个浮夸的题目很不像我的风格这跟安德鲁怀斯(Andrew Wyeth)有关他在美国就像是毒一样的存在令人避之不及尽管现在他又有点抬头的架势了他是一位伟大的图像创作者作品萦绕着怀旧的气息美国人并不吃这一套——那种软绵绵的诗意浪漫主义美国艺术比欧洲艺术要更加强硬罗斯科对此说过很赞的话:“怀斯追寻的是奇异。”然后他又加上一句尽管如此怀斯并没有像霍珀那样前后统一。”

我通常是在展览进入尾声时将作品交给博物馆所以精明的博物馆工作人员会记下色彩笔记丈量各处因为绳画都是在地创作的这样博物馆可以在任何需要的时候对作品进行复制再造还有些人拿下绳子将其缠绕起来做得很美观然后放进盒子里还给我他们说:“我将你的绳子作品奉还。”于是这些尸首就到我这里了现在在我的工作室角落里有一堆彩色的绳子作品我本打算都扔掉但是又觉得还是让我回收了吧也许在博物馆角落的某处也会成为一个好作品

— 文/ Gemma Tipton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