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彦国谈活的

2015.05.27

Oliver Haidutschek,“关于一位朋友的结束展览现场,2015.(“活的”#7)

策展人夏彦国在智先画廊(Intelligentsia Gallery)策划的项目活的”(LIVE AT)刚刚结束其最大特点在于采取了一种极其密集与富于强度的形式在项目持续的一个多月期间每天进行一场艺术家个展在这篇访谈中策展人解释了此策略背后的多重考量以及在实际操作中遭遇的各种问题

这个项目的思路由来已久与我之前的两个未实现的想法有关总的来说我认为中国艺术家做作品时过于将作品视为对象化的存在而观众往往会陷入到作品本身的语言以及那套阐释系统里而忘了与作品之间直觉性的交流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并不是作品的好坏而是艺术家本身这是我判断的第一指标我在这个展览中试图谈一个活的的概念我希望所有这些作品不是的事物不是对象化的安放在墙面上架上的东西它们需要与观众互动整个展览的目的在于并不为了展示也不为了呈现而是与观众交流你必须来到现场但这个地方智先画廊特别难找来了肯定要交流因为附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转只能呆在这儿只能与艺术家策展人聊天——我只在乎能到现场以及愿意看或者关心这个展览的观众而能来多少人完全随缘分

此外这个展览里边我也预设了给艺术家的问题中国的艺术家希望个展做得很大花很多时间做作品——实际上一个好作品可能不需要太长时间可能只需要一天我邀请过几位年纪稍长的艺术家遗憾他们因为太忙或者考虑太多没能参与年轻人基本上没问题当然里边还是会出现其他问题艺术家跟策展人间关系碰撞的问题是我展览策划前一般都会考虑到的而且我这几年做的展览项目都尝试把艺术圈的问题以及中国社会现实的问题转化为形式放在里边不停做一些试探性的工作包括艺术家策展人观众与画廊美术馆的关系包括艺术创作和观看的问题

当时智先画廊(Intelligentsia Gallery)的克鲁士和娜塔莉(Cruz Garcia Nathalie Frankowski )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做展览我说你们画廊做一个月和做一天是一样的干脆我一天做一个考虑到艺术圈的朋友特别喜欢开幕式于是我们天天做开幕式而且严格按照个展的模式跟艺术家讨论作品做正式的海报发中英文的新闻稿全部按正规程序进行

在这次展览发生的过程中有个别艺术家还是愿意做一些过于观念性的作品他们其实在针对策展人的想法展开工作你说要观众我就做没有观众的不过跟策展人做这样的对抗我觉得可能没啥意义这样的想法任何人都能想到比如说把展厅做空或者把工作室搬到这儿来这样的想法确实看起来是比较简单的能做好的难度也更大细节和过程变得尤其的重要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对待展览与观众的态度是值得商榷的他们会强调某个问题已经发生了发生了就是事实我就说不用合理化这个东西——在这个问题上艺术家都特别喜欢合理化一些东西任何发生的事实都可以被合理化可这不一定是对的或者有意义的

很多人特别关注这种展览形式但形式本身其实没那么重要这样做的原因更重要我可以一天做两个展览只要有团队就行这次我们团队除了画廊负责人和我其他都是志愿者而且智先画廊的硬件设施基本没有只有展览空间连网络都没配备所以我们只能在附近的餐厅办公我每天发一个展讯慢慢开始有人察觉你第一天有一个展览怎么第二天又冒出另一个展览第三天这个时候我开始告诉他们这是一个项目向他们介绍这个项目以及为什么做这样的项目他们才开始慢慢了解活的”。有人问我夏彦国你做这个项目似乎是作为策展人的特别想表达某种观点我说这必须从几个方面进行分析第一作为策展人做一个群展肯定试图表达自己的意志而且是特别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意志——个展需要更多考虑艺术家的意志而一个群体项目则是策展人试图从所做中提炼出所说第二我做宣传时候会尽量将每个艺术家都涉及到这个项目不停地宣传最终观众看到的是所有参展艺术家作品的状态但作为策展人我当然会不停地要谈整个项目为什么要做一个活的的展览——我以前做过一个展览叫假的”,接下来有一个展览可能叫真的”,关于中国社会现实的问题——所以活的不只是为了展示,“活的就是跟观众交流这一点特别明确

— 文/ 采访/杨北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