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涛谈自身创作

2014.04.25

张小涛,“空影——张小涛作品(2009-2014)”开幕表演现场,2014.

川籍艺术家张小涛的创作实践围绕着新媒体艺术的各种可能性展开并试图从中发掘出面对宏大主题时当代艺术所能提供的严肃思想方案近几年在其绘画与动画作品中张小涛对于精神宗教政治与社会等多种问题进行了图像层面的反思这些成果在其于金鸡湖美术馆的大型个展空影——张小涛作品(2009-2014)”中得到了集中的呈现我们特别就本次展览与其创作经验对艺术家进行了采访本次展览将持续到516

对于我来说,“图像修辞学是个人工作方法的支点或者说是一个起点艺术家往往是现实世界的精神转译者转译的过程既是编码也是解码的过程我在通道系列的作品中抽离地缘政治中的暴力事件图像把这些图像重新编辑发生在诸如地铁通道或机场等某一去掉地域特征的公共空间中用蚂蚁的视点来观看这些戏剧化的场景而当这些符号和图像脱离了原有的语境之后艺术家工作就有了转换的可能我们很多时候的工作是依赖经验的当我们丧失经验之后还能有什么样的认识和实践呢我试图在自己的工作中找到图像和符号背后隐秘的线索比如在图像结构图像修辞叙事逻辑上找到自己的脉络观看方法以及个人视点它们将会共同形成一个开放式的场域我希望在自己的不同时期的作品中可以形成不同的视点和方法但它们之间又是相互关联相互证明的共同体

我在2010年开始创作萨迦动画电影时貌似遇到了一个漫无边际的世界诸如藏传佛教地缘政治考古学与藏学等相关交叉学科的宏大问题后现代哲学大多把叙事”、“精神信仰这种宏大叙事视为毒药”,但在今天这样一个急剧变革的全球化的碎片化世界中如何重组碎片化的信息如何建构个人的知识谱系与视觉化的反思逻辑如何把这些研究报告转换为自己的图像方法与观念我试图用微观叙事的图像方法去编码关于世界与个人间的悖论关系而此刻个人经验与公共经验的不期而遇以小见大的图像方法倒是和古人关于山水的心眼说法有几分相似这些相遇很像一个转盘一切都是未知的迷宫这个通道也许有古典主义的陷阱”,但我希望从这个通道中去发现传统中蕴含的现代性和未来性从古典反观当代从当代回看古典古代与当代不只是一个线性逻辑的时空里它们更是历时性与共时性交织的多重边界的时空

今天的全球化技术变革与信息化网络的跨学科跨媒介交往让我们对新媒体往往无法定义事实上在商业科技生物军事等领域中新媒体技术的运用远远领先于当代艺术领域此外无论国际还是中国新媒体理论是落后于实践的所以理论与实践的试错是很重要的在未知领域中我们都无法预测未来的走向新媒体的理论技术与实验室工作都需要系统化的梳理与建构从细微的试验开始构建未知的虚拟世界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今天的事业都是未来实验室的一部分新媒体虚拟艺术的疆域辽阔的一隅仿佛浩瀚星空中的一个链条和碎片不知道将要走向何方但我相信实践出真知实践的过程就是意义

2013年春我在成都当代美术馆为川美新媒体系学生策划的细胞加工厂展览以及和儿子共同合作的量量历险记动画都有相似的地方其实是人到中年对艺术的看法发生了变化艺术就是人与人的交往和生活方式不是冰冷的美术馆与艺术史的坟墓”,艺术既是名利场也是封神榜”,但艺术是艺术家很具体的工作和生活无论是父亲也好还是老师也好我觉得最主要的对人和事的态度与观念的变化让艺术家的身份消失了而开始作为一个普通人去面对艺术我很享受这些充满快乐和温暖的记忆我把量量历险记作为成人和儿童世界的相遇想用儿童的眼光去探索日常化生活和神奇幻想世界的重叠通过这个作品来讨论我们对生命时间和空间的一种态度其实我们每个人面对的未来都是未知的孩子眼中的神奇世界为我们打开了另一扇窗户和通道让我们去发现与探索那些神奇游戏的秘密

— 文/ 采访/杨北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来金娜谈自身创作

2014.04.16

来金娜,《满满的空1》, 纸上彩色铅笔,2013,76.5x112cm.

来金娜2008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此次在01100001的个展满满的空展出的是她从2010年开始进行创作的彩色铅笔和圆珠笔系列的作品平常生活于北京密云大山里的她大部分的时间都专注于劳作绘画和阅读这也让她的绘画有着恬静的基调然而近期她的绘画由对日常事物的描摹走向了向内表达与对于隐形的物象的更具实验性的创作方向

我毕业于西安美院国画系最早选择国画一方面考虑的是自己的兴趣另一方面是考虑到艺术家的谋生问题我想如果有一门手艺的话平常就可以用空闲的时间去画自己喜欢的其实直到现在虽然我已经慢慢地开始进入画廊体系但是我对于卖画这件事情内心还是不能完全接受有时会觉得很内疚因为我还是不想用物质与金钱的东西把它们量化了

我的绘画中只有红黄蓝绿这些最为基本的颜色这样可以削弱我绘画中的倾向性因为我觉得我眼中的颜色和形态不一定和别人眼中的一样通过选择简单的原色可以让我的绘画更客观我现在生活在北京密云的大山里在平时生活中的大多数时间我除了在地里拔草摘菜和收割就画画和看书农村的生活和劳动对我来说是一种内在的本能的需求从小我就出生在农村小学三年级才到的北京现代都市生活对我来说并不是特别亲近我到现在都很少上网手机也一直用着最基本的功能网络上的大量信息会耗费我很多精力因此我尽量回避但这也给我身边的人们造成了不便山里的生活会让人忘记存在的时间不记得年月日不记得星期几因为一切都很简单不需要以时间为单位来规划生活现代生活的很多工具都会将我们自己分割成很多碎片虽然看上去我们似乎获得了更多但是这也让我们丧失了专注的能力高频率的信息覆盖让我们几乎很难去只深钻一件事情

其实对单纯事物的偏好一直贯穿于我的创作中例如在我这次展出的动物系列中我用一束花遮住了所有动物的头部因为某一天我在乘坐公交车的时候车上两个人因为非常琐碎的事情争吵了起来这时我就觉得虽然人类有着更发达的大脑但是在有些时候这样的智慧也会带来无穷的烦恼动物就不会这样可能简单的思考更能让人开心鲜花就是这样一种意象它是一种阳光的快乐的视觉传达在我平时对于宗教以及哲学知识的阅读与学习中我更加认同万物有灵的观念我的绘画中很多对象都是直接源自日常生活通过对水果动物花卉等等事物的凝视与描绘让我获取了被忽略的视角与感受对我个体而言画画是表达和传递内心的感悟和感受最核心的东西可能是自己对周遭事物的感知力和之后的信念不管事物是大还是小对于所有的倾向和艺术风格目前处于学习阶段的我都不排斥通过对于多元的艺术作品观看我会更加知道什么是适合我的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也对于自己的绘画有过质疑它们似乎太漂亮了太具有装饰性了可是我觉得这就是我所喜欢的和我所擅长的所以漂亮对我来说并不造成困扰现在的这些呈现都是我创作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我也会有不同的尝试像这次展出的菩提夜》,为了表现中秋节时深山之中寂静而又深邃的月夜就用了更纯净的色彩而在2013年底创作的满满的空系列可能就是我以后会更多去尝试的方向从远处看这幅绘画只是由色斑色块构成的但是走近一点你就会看见构成这幅绘画的纤细的线再向前隐藏在画面之后的微弱的图像就凸显了出来这样递进的层次感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山水画中的远景中景和近景的构图但是这并不是我有意识地对这些技法进行了运用而都是自然而然地显现从我高中的时候我的老师就说我的绘画和莫奈有着相似性当时我连莫奈是谁都不知道后来还是几番周折才买到了他的画册

未来是无法预测的我的创作也一样我只能意识到自己作品的变化但是到现在也不能完全确定今后推进的结果虽然我对自己的绘画和内心世界是有保护感的但是我接纳并享受在创作过程中的很多可能性

— 文/ 采访/韩丽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朱迪芝加哥谈全国回顾展与新书

2014.04.15

朱迪芝加哥,《紫色氛围4表演现场,1969.

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是一名艺术家作家教育者她漫长的职业生涯一直关注女性的经验和女性主义批评在此她讲述了即将在布鲁克林博物馆举办的展览在洛杉矶的芝加哥朱迪芝加哥早期作品1963-74”,此次展览时间为四月四日至九月二十八日她目前的展览遍布全美包括在泽西城的Mana 当代宾州佩恩州立大学的帕默博物馆华盛顿的国立女性艺术博物馆哈佛的Schlesinger图书馆圣塔菲的新墨西哥艺术博物馆。Monacelli出版社近日出版了她的新书机构时间工作室艺术教育批评》(Institutional Time: A Critique of Studio Art Education), 并且也将于四月八日出版一部关于她的作品研究的著作晚宴, 1979》(The Dinner Party, 1979)。

晚宴》(The Dinner Party)给我带来很多关注虽然对此我一直心存感激但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它阻碍了外界对我其他所有作品的认识我创作量巨大有一些在最近的太平洋时区”(Pacific Standard Time)展览中有所展示这也重新激起了人们对我的作品规模范围的兴趣1963年到1974整整这段时间我都在研究女性历史研究我的前辈们发展出自己的图像我学中国画是为了用喷雾器时让画面尽可能更精准女性是被历史消费的而不是被历史认可我原先的计划是在盘子上画一百个历史上的女性的抽象画取名伟大的女士》(The Great Ladies)。回溯到以前流行的态度认为女性是没有历史的当我想到盘子在桌子上找到了安身之处就开始了晚宴》。

我还在UCLA读书的时候绘画老师就很不喜欢我画上的意象和色感结果我花了十年的时间一直在伪造自己的视像那么多年来我听说过好多的女人在学校里都面临了这样的困境因为没人帮助她们就和我一样她们因为创作主题总是听到否定的声音一个叫奥德利(Audrey Chan)的毕业生,2007年决定发起一场与此有关的研讨会但苦于在学校档案记录中找不到有效的信息当然校方也不会给她我觉得特别生气校方的工作本应该就是传承文化和历史这样才能有所建树如果不这样做说明这个机构很失败应该受到批判也应该成为机构批评的一部分所以我写了机构时间》(Institutional Time)。

机构时间讲的就是大学的工作室艺术教育艺术学校和艺术界之间的沟壑在学校里你学会了提升技法和一种固定的形式语汇但如果脱离开此前所学的又该如何将自己的内容表达出来呢尤其是以内容为基础的艺术创作在艺术界不受重视的时候当女性主义理论家们批评我们这一代人对种族伦理性起源不敏感时我一直觉得很好笑我猜他们根本没看过我早期的天堂只为白种男人存在》(Heaven Is for White Men Only)。那些肉栏都是各种颜色的作品讲的是我们中有多少人被禁锢了自由

我告诉太平洋时区的策展人我之所以对那些展览很高兴从我的职业生涯和历史讲又回到了加州。《晚宴永久保存在纽约的Elizabeth A. Sackler女性主义艺术中心我的创作向东发展我在加州的历史被忽略了就如洛杉矶六十年代的大男子主义对女性很有敌意),南加州的那种自我发现的艺术精神对我作为艺术家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尽管世界上没有一个重要的博物馆能够有足够的空间给我的作品做一场真正的回顾我还是计算了一下目前做的展览占地面积有些类似全国回顾展我的作品现在所占据的展场空间面积在全国很可能占地两万平方英尺

对于接下来我在布鲁克林博物馆的展览我是心怀感激的因为能够在Prospect公园做一场大型的演出。《为布鲁克林而飞的蝴蝶》(A Butterfly for Brooklyn )是我在东部做过的第一个重要的焰火作品从学校毕业后我的第一个工作室里还有另外两个艺术家罗德哈默罗(Lloyd Hamrol)和林福克斯(Llyn Foulkes)。工作室位于一个街角处在帕萨迪瓦的玫瑰杯游行大花车会路过我找到了造雾机将它们在外面排开造了一种我在色彩学校学过的那种颜色烟雾喷出来色彩释放到空气中当时我将这些作品称为氛围”,因为我想将周围的气氛女性化将我的女性主义思想放进去这也是我的重要目标之一)。但是1974年我不得不停止焰火创作因为我想做得规模大点却没有资金。《为布鲁克林而飞的蝴蝶这样的规模我等了四十年在我七十五岁生日来临时能做成这件事可想而知是什么心情只要你活得够长你就决不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 文/ 采访/Paige K. Bradley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哈伦法罗基谈自身创作

2014.04.08

哈伦法罗基,《世界的图像及战争的铭文》(Bilder der Welt und Inschrift des Krieges),1989彩色有声,73分钟.

哈伦法罗基(Harun Farocki)作为当代德国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其作品一直在电影与当代艺术的交叉地带发生或者可以说他是当下以电影媒介介入当代艺术创作中最为成功的典范之一不久前他在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学院举办了为期两周的工作坊我们借此机会邀请其回顾了自己的创作生涯以及关于电影的思考

1995年的时候我被Regis Durant邀请拍摄作品界面》(Schnittstelle),当时我想真是太好了我又得到了一些之前没有的途径之后我意识到差不多这成为我可以创作的唯一途径现在大多数我的创作都是通过艺术空间的总的来说很多实验电影从银幕走向艺术空间不是从电影院的银幕离开是从一些小俱乐部或者地下的平行放映系统这是有一些优势的因为美术馆空间有更多样的观众群他们对各种话题感兴趣而不仅仅是对实验电影就像我周末在北京做讲座的那个区域,798,你能看到来自各种背景的人不是就那些每次都能看见的固定的熟脸

在某个意义上这种处境对我的创作产生了影响因为在艺术空间中人们准备着要问他们自己这里用的是什么样的符码(code)?我得找到它通常人们去电影院或者电影节他们已经知道都有些什么符码他们只想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这个差异给了我更多自由当然同时我也试图不去关注这个差异一些在我的线性作品中会运用的手法和结构我也会用在我在艺术空间的作品中在很多方面比如那些多屏幕的作品是一些你无法在电影院中实现的东西至少不是用同样的方法这就带给了这些作品自主性和特殊性我的作品中的很多话题不是一般电影甚至纪录片会去涉及的这正是我对它们感兴趣的原因我想看看我们能否找到可以去表达它们的电影的语言为什么总是都一样关注同样的话题为什么不拓宽范围

关于散文电影”(cinematic essay),我认为是指你运用不同的形式剧情片的形式和传统纪录片的形式指你用不寻常的方法和手段是的这些特征从我创作的一开始就存在只是在那个时候还没有散文电影这个词汇我总是觉得有一些仅仅属于电影的东西可以在无论剧情片还是纪录片中找到有时候仅仅在一帧或一个很短的片段中这也和语言相关不仅仅语法是重要的声调也很重要比如那些在遥远的东方的表意文字声调有时比语法还要重要它决定了表达内容的语境与特性

我并不只做有旁白的影片我做了很多一句话都没有的作品用比较近期的词汇来说所谓的直接电影”。当然利用语言的电影非常重要但是如果电影只由语言搭建这是不足够的必须要考虑到语言和画面的关系有的电影你可以只展示图像没有语言甚至连声音都没有泛泛而言你可以这么说但大多数情况下你需要给图像提供一个语境或给予它们不同的光线让这些图像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被观看

而法国新浪潮的那批人为人所知的是他们不仅仅看很多电影也有很多关于电影的写作是一种行动和反思的集合体写作的同时也深入实践领域是非常有号召力的,《电影手册和新浪潮的主将们在成名了之后便放弃了写作这让我非常失望虽然也不总是这样的比如戈达尔一直都还是一个作者他在他的影片中写作有时候他创作和影片平行的文本某种实验性质的写作我不能说他们当时是否影响了我但至少制作一些东西并且反思这样的思想状态是一个很坚定的方法

我曾经提出过科学地拍电影这样的概念吗我的天哪这是一个之前的信念当时我所有的同事不知怎么回事都非常关心政治并因此不知为何就成为了社会现实主义者我不喜欢这种19世纪的趋势比如毛的现实主义甚至自然主义因此我觉得我可以通过研究关于电脑科技符号学这些东西来逃避这样的倾向我知道我不是科学家没有经过过任何科学的训练所以我可以从这些所谓科学研究或科学领域中得到一些启示我只能说我是一个尝试理解的人而不是什么都知道的人

— 文/ 采访/胡敌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