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塞姆弗兰克(Anselm Franke)2014年上海双年展

2014.07.25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建筑外观

1122第十届上海双年展将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拉开帷幕在此,Artforum中文网邀请到此次双年展总策展人安塞姆弗兰克(Anselm Franke)与大家分享他对此次上双的构想安塞姆弗兰克是一名现居柏林的策展人作家目前任柏林世界文化宫(HKW)视觉艺术和电影部负责人曾策划过多场国际展览

上海双年展将是我在大中华地区做的第三个项目前一个项目万物有灵是受卢迎华邀请2013年在深圳OCAT展出当然这个展览之前已经在欧洲和美国不同展场以不同面貌展过后来又去了韩国和黎巴嫩明年还会到巴西对深圳展览的效果我很满意

2012年的台北双年展我是受到文学传统和一本具体的书王德威,《历史与怪兽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暴力与叙事》)的启发另外就是从比喻的意义上讲台湾是一片不稳定的场域我认为艺术同样能够创造不稳定的场域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艺术体验的核心它打乱我们平时测绘或穿行这个世界的方式将我们带到其他领地带进具有转换力量的图景里

所以我在面对不同语境时的处理方式是尝试找到艺术作品与现实中不稳定场域之间的连接点找到在某种程度上能够质疑我们既有认知的联系就上双而言我主要关注的是我们给社会绘制的各种地图以及这些地图和社会经验之间的关系此外在中国我更倾向于依赖心理学家所说的习得直觉”。因为我不会说中文所以这一点变得尤其重要

作为今年上海双年展的总策展人我的劣势很明显本土知识不够但我也在尝试将这一劣势转化为一种优势专注于展览本身另外我也觉得特别是在艺术领域不同的观点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身处当代文化界的我们不去努力跨越民族国家想象还能指望谁呢

双年展具体内容还在酝酿当中我感兴趣的是管理跟数据挖掘(data mining)以及统计学在治理中的作用之间的关系及其与主观经验之间的关系我的另一个关注点是不同的时间尺度现代化的核心是进步是对物理世界的快速变革但主观经验情感和记忆呢文化形式与社会之间缓慢生长的关系呢

中国经历了非常剧烈的现代化进程如今现代化这个近乎神圣的任务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宣告完结我们需要追问的是这一现代化过程中产生了什么样的社会关系以及它在将来还会催生出什么目前否定主体的说法很流行但我刚好反其道行之认为我们必须仔细考察主体中蕴含的特异性和韧性现代化的能量尤其是变革的意志在欧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区已经变得很稀薄但在这里却还保持着活力所以我们可以提出的一个问题就是这种现代化能量可以被用到什么地方去

本届双年展会有一个关于木刻版画的单元探讨这一对二十世纪中国艺术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媒介该媒介不仅是现代化进程的一部分是革命理想和宣传的载体同时也在不断对社会经验社会与其图像和形式之间的关系等问题提出反思因此由联合策展人刘潇负责的这部分内容非常重要

— 文/ 采访/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凯伦史密斯谈OCAT西安馆展览项目

2014.07.19

67日艺术团体组织小组OCAT西安馆举行见面会

OCAT西安馆于去年11月正式开馆这是西安首家以当代艺术为核心的美术馆自开馆至今这里相继举办了书与法·”,“与绘画有关的展览以及各种公共教育活动不久夏季项目即将于726日拉开帷幕。Artforum中文网采访了OCAT西安馆馆长凯伦·史密斯(Karen Smith),请她讲述了日前正在筹备的项目以及西安馆的运作与发展

我们的夏季项目是第三个展览因为我们去年十一月份才开始开始时我们做的展览都是考虑西安的观众可能稍微保守一点一个是书法第二个是关于绘画所以到夏天我们准备做一些比较靠近当代的项目并希望能与观众有个互动我有时用中文这个字不是特别准确就是说教育人家我说教育并不是想表达我们什么都知道也没有骄傲的意思而是想通过我们的展览项目让人们对怎么去熟悉艺术这个问题更有想法让观众有机会认识到艺术如何跟他们的日常生活发生关系我们这个夏天想要做到的第一点是围绕年轻人哪怕是年轻艺术家策展人或者是比较年轻的非盈利机构我们希望能把握这种年轻的精神状态西安也是很有活力的城市位于西安的大学很多有一百多万大学生我们希望他们也是我们的观众群体之一
我们的夏季项目有两个部分一是有策划的概念是我们的策展计划招募我们公开征集优秀的策展方案是面向任何人的但前提是最好他们都是首次和美术馆合作这代表我们要鼓励年轻人参与我们也会以我们的经验和判断为他们带来一些帮助第二个部分是来自上海组织小组的项目他们曾在广东时代美术馆做过好玩的艺术项目由他们来分析二十世纪西方艺术家并和孩子一起来重新看待艺术届时在西安也会有四个工作坊之后的成果会在展览中呈现出来

做展览时我们希望不要让展览更新过快于是恰好按照季节来做这样也会有不同的风格我觉得我们没必要老换展览有必要多做些公共教育活动我觉得这是比较有意义的事做公共教育活动时观众人数相对比较固定第一次是一百多个人从那以后每次都六十到一百人参加但有意思的是每次人都不同这是我以前没想到的在一个当代艺术活动不多的城市里我开始觉得对当代艺术感兴趣的人不会很多但现在发现每次观众都不一样说明人是特别有选择性的他对什么感兴趣他就来如果做前卫艺术声音实验性的表演学生比较多其他的像书法绘画这样的活动社会人士比较多在宣传上西安本地媒体不多只有些像都市报这样的媒体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合适的方式跟当地媒体合作

我经常看皮力被问到M+是怎样为香港本地艺术家服务如果我们觉得M+是一个国际性美术馆就会对他的回答很认可任何一个国际级的美术馆都不一定是单单为本地艺术家服务的我们也是这样。OCAT在深圳也不只是为本地艺术家服务的这一点很重要如果你真的要做到一个水平你必须要把握这个水平要把方向定好而会受到大家的认可并且艺术家会愿意和我们合作观众愿意来因为我们有OCAT深圳馆和上海馆有一些经验比较好西安也有一个美术馆但方法上和我们不同我们必须定好方向去考虑我们要做的当代是怎么回事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西安有一些不错的艺术家我也希望把他们放到我们有方向有学术概念的语境里为他们提供国际化的平台比如为什么我特别高兴我们八月底会做的榆林这个展览在十八个艺术家里有十二个是在全国被认可的艺术家还有六位来自西安的稍微年轻一点的非常优秀的艺术家把他们都放在同一个展览我觉得是一种更好的向观众介绍他们的方法我现在也在想怎么做一个跟西安有关的展览还是回到这个问题展览必须有一个说得过去的方向一个合理的理由

现在国内每个美术馆都面临一个预算问题不过由于华侨城的支持我们还不错虽然不是很庞大但比较踏实我觉得做事不是花多少钱的问题必须得有想法有经验这样才能把事情做好严格来讲我们有一个系统每次做事我们都会讲一个道理为什么会做虽然我们很小团队人少但我觉得我们能做很有效率的工作是因为我们有经验有方法

— 文/ 采访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