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图森谈自身创作

2015.01.28

-菲利普·图森于广东美术馆的讲座从小说到视觉艺术现场.

1985年对于午夜出版社(Les Editions de Minuit)是很重要的一年当时流行着关于阿兰·罗伯特-格里耶(Alain Robbe-Grillet)与玛格丽特·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的探讨而社会表现出了对所有艺术形式的开放性以及对当代性的敏感这一年-菲利普·图森(Jean-Philippe Toussaint)的第一本极简主义小说浴室》(La Salle de Bain, 1985 )在午夜出版社发表他也自此被誉为法国新小说运动的延续者。 201412月图森再次来到北京在这篇访谈中他谈及了自身的文学启蒙与小说创作在今天的自由性

我在大学学的是历史与政治学没什么艺术方面的实践我一直想当导演但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来说拍电影很难而我读到电影导演弗朗索瓦·特吕弗(François Truffaut)我生命中的电影中鼓励年轻人的话:“如果你不能当导演可以将剧本改成小说文学创作是轻松又无关紧要的事。”我后来在阅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的过程中觉得自己与书中的那个暧昧的主人公拉斯科尔尼夫化为一体由此感受到文学的力量于是开始写小说但第一本并没有发表直到27岁时发表了浴室》。

在创作中加入自传的元素很必要完全写自传显得太懒惰完全的虚构也很无聊比如说玛丽(《玛丽的真相》[La Vérité sur Marie]逃跑》[Fuir]的主人公这个人物是个时尚设计师当然我受到了现实中某个特别女人的启发也同时受到了其他很多女人的启发再加上我自身对于时尚的理解而且地点也是我设置事件时至关重要的因素我需要将人物置于某个地点同时重新创造这个地点就像我来过很多次中国是因为我认为中国是当代的象征(representation)。每一个虚构都是从危机开始的——爱与和平是理想但不能创造一本好的书——比如在浴室埃德蒙不愿走出浴室就像很多年轻人承受不了来自社会的压力一样玛丽的故事也是从和男友分手开始的然后才有了一份爱情

我们有太多的图像太多的感情以及太多的故事我希望用简单的几件事来创造细小的不值得提及的事物与生存的大问题本来就是辩证的关系这个在文学中很重要也可以说成是现实的模糊性就如同罪与罚里面的主人公一样一个好人同时亦是罪犯不太清楚总是好的当然我在不同的小说中还是会有不同的重点,《电视》(La Télévision, 1997)非常有意思我近乎确保每一页读起来都有意思——不过当你试图有意思的时候总有黑暗的一面因为滑稽的人在现实中往往很可怜我有时试图不滑稽但这对我来说反倒很难

闭眼这个举动来自急迫与忍耐》(L'Urgence et la Patience, 2012)中的某层意涵眼镜睁开是为了让它们闭合其实我是在讲写作当你闭眼的时候你可以幻想整个世界你能够看到一切然而写作还需再进一步如何在睁开眼时还可以幻想世界这才是写作。“急迫是一种写作状态只有在无穷尽的忍耐中才能够获得之所以采用小说的形式是因为在我们生活的时代中小说已经成为一种非常自由的文学类别允许各种变化与形式以至于对于公众而言小说可能是唯一可见可用的形式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做一个当代的作家如果活在一百年前我可能会选择诗歌然而在当下诗歌已经没有读者了我有时甚至觉得写作本身也是过时的

— 文/ 采访/富源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姚清妹谈姚教授

2015.01.23

姚清妹,《三足鼎及其鼎纹探究——关于镰锤符号起源和发展的几种假设》,2014装置尺寸可变.

魔金石空间在2015年的第一个展览姚教授来自常驻法国的艺术家姚清妹这也是其在中国的首个个展姚清妹的行为作品利用符号和象征性的语言探讨了社会文本中个人经验的诗学艺术家在这篇访谈中谈及她创作的始末以及姚教授这个戏剧性人物的学术理论展览将持续到315

我大学学的是市场营销和艺术完全不相关不过市场营销并不是我的选择而大学这段经历让我知道了我讨厌什么大学里的教育体制市场营销这个专业尤其是这个专业里面所表现出的消费主义观念——创造一切让你去消费但这个专业对我以后的创作帮助却非常大我从中学到了很多关于消费者心理学的知识

姚教授是一个半虚构的人物一半是我一半可以是任何一个教授问题不在于这个教授究竟是谁而是姚教授作为半虚构的人物如何阐释和呈现这些研究内容和成果。“姚教授的研究一部分是杜撰的但大部分的内容是真实的包括文献资料以及其中阐述的理论录像是刻意创作的独立作品为整个装置服务。“讲座第一次是20141月在德国发生四月份在 Le Salon de Montrouge 每周做一次后来又在 Fondation d'Entreprise Ricard 进行前后共有十次左右讲的内容大同小异当然运用会谈”(conférence)这个形式不一定要真的做成和会谈一样姚教授的这个讲座持续60分钟左右在一开始是非常严肃的所有人都信以为真以为是真实的讲座但到四五十分钟后就有唱歌诗歌朗诵之类的表演

一块红布》(Un Morceau de Tissu Rouge,2014)2014年我在科西嘉岛驻留时做的科西嘉岛本身具备特殊性它作为法属岛屿其实很早就试图独立我当时就想拿着这面旗子做一个很短暂的介入——和我以前的作品一样我都是在谈微介入的状态其实当我举着这面似乎永远不落的旗子穿越科西嘉非常漂亮的风景时别人是不会想象到这个录像的存在的其中你会偶尔会看到一些荒诞的设计过的场景而另一些则是真实与即兴的行为象征性的语言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包括这些姿势以及个人的身体如何承受其重量行为里具备损耗(épuisement)的意涵即使这红布块布不重举着它也不是什么激烈的运动但依然可以看到这种承受的持续性问题而且这种符号性的东西是非常粗俗的当你看到这些符号持续出现的时候如何在社会文本中探讨个体的体验就变得很重要这也是在外部世界做这个行为的原因而不是自己在家举个旗子因为这种象征性地点对我来说变得很要紧我进行行为创作的意图是与一些特定的环境产生冲突从而激发(activate)这个地点有些行为是带有很强的天真性和理想主义的固执不过这只是一部分我还是会带着距离感去看待自己的创作我并不就是”。

在摩纳哥独唱国际歌的第三段》(Third Verse of the Internationale, Sung Solo in Monaco,2012)是我2012年非常重要的作品在此之前我做了另外一件录像唱的是国际歌的最后一段也是一件微介入的作品在各个不同地点创作只有录像的呈现形式不对其他任何人产生影响但当时在摩纳哥时我就想使介入性更强一些作品最后呈现的就是与一个警察之间一段非常精彩的对话:“这是艺术”,“这是政治”,“这是艺术的政治性等等我并不希望直接吐露某种信息而是激发一种思考与对话其实在我的作品中经常有奇异的事情发生这种幽默的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滑稽又带点诗意幽默又带点可悲

— 文/ 采访/富源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鞠白玉谈A307

2015.01.19

A307开幕展!”展览现场, 2014.

A307是坐落在798艺术区宏源公寓里的一个实验空间由艺术家徐渠独立策展人李振华和媒体人鞠白玉创立继去年11月开幕展! ”之后, A307将于117日启动南京艺术家李竞雄的项目计划”。创始人之一鞠白玉跟我们分享了设立空间的初衷预期目标以及在接下来的项目中空间与艺术家创作之间的关系。“计划将持续到21

三个创始人在艺术领域里的不同身份和不同视角肯定会带来不同的观察和体验但有一种共识建立在追问系统机制的基础上在今天这个环境里我们确实都有这个欲望去追问艺术生产的关系在美术馆和画廊之外艺术家和观众还需要什么样的交流和展示场所在现有机制下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去实验革新这是一个在探寻态度下建立起来的空间它的背景和愿望都简单明了并且日后这个空间运转的核心将始终围绕我们最初的态度

之所以选在这个时间点创建A307,恰恰因为我们感到它是被需要的和三十年前那些不得已才存在的空间相比空间的独立性在今天有了更新的意义我们的教育造成一个误区就是别人早就做过了为什么你还要做”,“你这么做可能不新鲜了”,可我们认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重新再做一遍。“再做一遍就是革新本身就是今天需要的变革这样做绝不是对美术馆和画廊系统的挑衅我们无法与之相较更谈不上是对它们的补充这样做仅仅是因为大环境里仍然有人还需要这样的展示交流场所这是很多个体汇聚而成的集体感受而集体感受是一种革命性意识这意识到来时就是大的反转

将空间设在798旁边正是希望它能处于这样一个独特的位置一个特别的地点和艺术区既存在精神的联系又随时可以抽离但我们跟798任何一个场所都不同不提供庆典式的艺术活动仅提供艺术家和观众能直接交流的可能性场所一个在系统之外让艺术呈现出最自然状态的地方

我们自己并没有界定A307是一个公寓空间还是替代性空间我想在现在我们可能应该去打破这些界定艺术家的想法在这里实现作品呈现它应有的样子不管它是代表个体还是政治或社会因素它就应该呈现艺术本应有的面目我们希望A307能在上述领域里做出特别的贡献但同时我们也不奢求这个空间的实验性和先进性它不强调媒介不强调过程正如我们创建的初始态度一样空间的目的是配合每个个体提出的建议和方案全力支持去实现它空间创始人不会干预项目只做支持和配合我们不会介入具体的艺术家思维或知识生产空间是中立且自然存在的状态我们只是跟艺术家不断讨论使方案逐渐成型和完善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构建一种新的策展和生产关系我们追问的姿态在于不断强化个体所期望达成的目标和原始动机去逐渐阐明艺术与个体经验的关系

到目前为止确实有很多艺术家对我们表示有兴趣国内外的艺术家都用各种方式传达了对这个空间的认知和理解这是很多机构和商业画廊在现行体制下无法实现的至于将来哪些艺术家会进入A307做项目我们并不设立标准只接收方案再与艺术家逐步讨论探讨它在此实施的可能性直到艺术家去实现它仅此而已如果在体制里艺术家不是共谋者而是被驾驭的生产力那么在我们这里艺术家是共谋者是合作生产力

当然,A307肯定遇到成长上的困难我们想通过实践来探讨怎样让这种偶然和临时的价值被更多人接纳又怎样力求保证最持续和有效的存在。A307是独立和不断转型的有机体会拥抱各式各样的状况我们甚至希望能传递某些经验让更多人去创建A308A309。在今天做非盈利空间难度更大你必须在各种所谓的商业情况里做出判断我们欢迎来自个人或机构的赞助以及艺术家的捐赠也希望能创立一套自我造血的机制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也是创造力的一种但在接受赞助上我们也有不可冒犯的原则如果有基金想通过赞助介入空间运作我们肯定会拒绝因为这是一个需要创造力的空间而非仅是生产力保持空间的独立和尖锐态度建立对艺术价值的判断这一点不会有任何变化

!”作为首场展览是为了让艺术家对空间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这在接下来我们的合作中会起到重要作用。“!”的参展艺术家李竞雄将于117日启动他的个人项目计划“ ,该项目由九个异地共时事件组成为期两周此后是郭鸿蔚和孔令楠的个人项目五月会有空间自己的一个项目启动另有一些国内外的艺术家及艺术家团体正在跟我们商讨方案

— 文/ 采访/贺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孙逊谈纽约个展时间公园

2015.01.15

孙逊,“时间公园展览现场,2014-2015.

艺术家孙逊近日在纽约肖恩凯利画廊(Sean Kelly Gallery)举办个展时间公园”(The Time Vivarium),从去年他在布鲁克林的驻留到今冬在画廊为期一个月的开放工作室准备期超过一年并经历两次开幕——从第一次开幕的书画和册页装置到第二次开幕的四屏动画影像典籍装置与座谈呈现出艺术家高强度的工作成果展览将持续到本月24

我其实并不关心我的作品在哪里展出我没觉得它去年在大都会博物馆的呈现特别好因为毕竟是一个群展而在这里Sean Kelly画廊呈现的效果可能更好这是从艺术家的角度来说

这次的展览主要的概念是你存在的此时此刻你面对的眼前的自然界如果你到自然历史博物馆去参观你会发现馆中的自然也是一种梳理过的自然这种梳理的背景是美国文化馆藏中拥有一切但就是没有美国文化馆藏里有各个人种介绍了整个自然但就是没有美国人这就是美国文明的注脚这里涉及到一种文明的政治一切文明即偏见——但这种偏见不是恶意的而是与生俱来的所有的文明都存在偏见文明之间的偏见决定了相遇不会友好从宗教的偏见到人际之间的偏见皆是如此总之人会用各种带有有色眼镜的世界观来看待世界因此我权且放下我的成见观察美国人看待的自然还有一个有趣的自然世界那是过去的自然世界我自己的历史父亲的自然是从文革历史里走出来的这又是另一个自然历史博物馆来自我爸爸的记忆

两次开幕一次开幕是表象的因为这是一个画展但实际上这些画都是动画的镜头所以你看到的并不是真的你不能用既有经验去看待第一次展览你看到的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部分月球的正面和背面永远有未知的部分所以你要尝试去相信未知的部分人属于自然历史而不是文化历史——人也是自然历史中的一部分人和动物基本没有区别所以也没有必要把人和自然区分开这是我们在讨论历史的时候一般都会具有的偏见就比如国内的公知和左派都会带着自己的偏见去梳理他们的世界观所以这次的展览呈现的是我从美国人的角度和我父亲的角度去看待的自然个体的偏见和种族的偏见然后我谈的就是是否可以存在另一种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理解世界之后也可以更好的认知自我

从艺术的角度来说在图像中选择的绘画就是一种文学隐喻比如投影机就是一种光的机器以及电影就是一个巨大的谎言系统电影院这个场所很有意思从电影院出发你就可以引申到美术馆自然博物馆图书馆剧院然后总结出社会的两个系统即有用的系统和无用的系统有用的系统和你的衣食住行有关而无用的系统也就是这些场所与人的生存没有直接关系而这种分类便会在两个系统里产生不同的意义

— 文/ 采访/周昕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缪佳欣谈我们分享可能

2015.01.08

缪佳欣工作室,《我们分享可能宣传海报艺术家:Matthew Silver).

缪佳欣1977年生于上海现生活和工作于布鲁克林在经历了从身体作为影像创作的素材到影像作为身体表演的记录的转变之后他又公布了单人团队项目缪佳欣工作室在工作室第一个作品公众报名成为被监控与受限制的笼子的囚犯”。最近缪佳欣工作室宣布了另一个大型作品我们分享可能》(We Share Possible)。

作品标题我们分享可能来自阿迪达斯的口号一切皆有可能”(Impossible is Nothing)。阿迪达斯这句话是意义非凡的但是它出自以牟利为最终目标的企业广告宣传非凡的意义成为一句空洞的口号企业和体制做的事情就是让我们不懈地追求理想而不是达到理想获益的永远是同样那一小撮人缪佳欣工作室就来自于这样一种观察我强调工作室不接受任何企业画廊和机构的资助它是单人运作并且独立于体制之外而自身也不会成为任何形式的机构因为哪怕非营利组织也都只是体制中企图虽好但效应不佳的一环

我们分享可能在一年的时间内为全球范围内五名街头艺术家提供运动鞋的资助——前提是艺术家必须证明其街头表演风格对鞋子是高损耗的目前已经接受项目赞助的有纽约的街头奇葩马修希维尔(Matthew Silver)。我刚与另一个艺术家聊了合作他推着钢琴在全世界的街头演奏在这个项目中我挪用了规范的企业运作方式包括平面设计和宣传模式等我想强调可能性不是被他们告知和赋予的而是被众人分享的已经制作完毕的项目海报出现在城市公共空间和网络上地铁出口电话亭、New Museum对面的车站还有艺术网站Hyperallergic的广告位上

我欣赏马修希维尔他每天80%的时间在街上表演梦想,20%的时间在家睡觉继续制造梦想他的生存所需全部捐自于真诚喜爱他表演的粉丝这才是真正的职业艺术家而那些80%的时间在搞社交和申请各种驻地项目和资金的人只是谙熟艺术体制的聪明人我不是在推广马修希维尔也不是真正想赞助穷艺术家我想把这句口号我们分享可能种植在体制之外的艺术家身上他们都是富有的精神贵族而他们奇异的梦想需要得到精神的肯定我并不想以强调体制外的身份来抵制体制我只是觉得如果体制之外可以长出一根草的话我希望它长成一棵树

可替代(alternative)实践注定是短命的六七十年代一些努力工作艺术家在历史上渐渐淡出了这淡出可能不是被淘汰而是英雄出局可能他们知道只有死得快的是永恒的”。只正式做过四个作品的谢德庆可以影响四世的人而那些至今仍企图延续昔日辉煌的艺术家虽然已经成为金字塔顶端的一小撮但很多人的作品早已腐朽

我们经常讨论行动和行为艺术的价值和终极目的我认为艺术的价值并不是即刻显现的而是渗透在时间里艺术与社会运动(activism,或译行动主义的差别在于社会运动旨在解决某个问题也终于解决那个问题而艺术的政治任务是去展示问题从一个问题中发现更多问题去质疑我们习以为常但实际上荒谬不经的社会结构当一个问题被揭示后社会运动者可以出击行动但艺术家不会停下勘探的脚步

— 文/ 采访/张涵露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耿建翌谈想象力学实验室

2015.01.02

杨振中工作室杨振中曹扬郭波作品,《鸿运当头一棒》,2014.

隶属于江南布衣艺术中心的想象力学实验室2008成立以来一直不断尝试推动创新事物的展开与自我突破——例如,“月食项目开展16以烹饪为形式要求艺术家提供从未听说过没见过更不用说吃过的食品设计为准则试图将当代艺术延伸至日常创造力层面在本篇访谈中我们特此邀请艺术家耿建翌畅谈想象力学实验室的创建初衷希望达成的目标以及其对于当代艺术教育的反思

我从事艺术专业的教学已经有二十多年快三十年了实际上艺术是一定要依靠想象力的但是我们现在依靠的却不是一般来说艺术其实就是无中生有的过程如果是处于一片光明当中那你也就用不着做什么了也就是说如果所有的样板与模板已经安排好了你就照着描摹一下就行了根据我自身的学习和观察这样应该不能算作艺术艺术之中很要紧的就是在黑暗中摸索从无到有这样的过程一定是在黑暗中发生的不光是艺术其实所有的人类进步与知识都是无中生有的这些都是从一开始并没有的慢慢地有些人一个念头一点发现才通过证明与实践最终得出结论在人受到条件限制产生了疑问与问题时那没有现成有力的证据或支持那我们怎么办呢人就有这样一个能力依靠想象力想象力是帮人做向导的是在黑暗之中帮人做决定的当然这样的决定并不一定就是正确的但是没有想象力人会慌张找不到方向的我们也就无法行动所以想象力在我的理解中是行动的起点

成立想象力学实验室也是出于江南布衣企业的支持一开始其实江南布衣想做的是艺术基金会支持年轻的艺术家。2008年左右的时候我们做了一系列的调查当时国家的法律法规还正在制定当中大环境不是很成熟所以最终就选择做艺术中心而想象力学实验室就是其中一个项目我们未来有一个愿望希望同时开设其他不同的实验室但是这些都是很长远以后的事情了我们会根据条件去看到底能不能实现

年轻的学生从学校毕业后有一段时期的迷茫期由于之前美术院校的训练他们会在作出人生选择之前仍然有做作品的惯性除去家庭条件比较优越的部分人大多数的艺术青年都没有地方没有资金生活上也没有着落但是这一批人他们的作品和想法是很精彩的如果他们没有条件去实施确实很可惜刚好企业里有这样的支持我们就开始决定做这件事情而这个项目就开始运营了

目前除去想象力学实验室我们还有另外两个落地的实验室一个就是“8赫兹催眠实验室”,另一个是感官造物实验室”。8赫兹催眠实验室研究的是看人在催眠的状态下视觉上的反应与表现这个实验不是想往常的催眠进行心理学上的研究而是针对视觉这个实验室的研究员是上海独立的艺术家他经过了严格的催眠考核与训练是一名合格的催眠师而且获得了官方级别认证正常情况下他会一周工作两次他通过网站召集志愿者辅助他的研究而另一个实验室的艺术家是易连他也会做独立创作和感官造物实验室的合作是我们我们共同认定选择的

"月食"也是目前在运营的项目之一每月一次每次两组艺术家但也不一定是艺术家也有建筑师媒体人等等我们这里提供厨房工作间当然并不是绝对专业的环境每次邀请的人数限制在二十人左右我们就两条基本的原则第一所做的需要是没听说过的没有见过的没有吃过的第二不能对人造成伤害不能让人感到不舒服每位艺术家提供八个方案我们再进行沟通敲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全力支持

教学与创作对我来说是两个频道创作是很私密的是个人的事务而教学是考虑大多数人都需要的训练无关个人喜好我自己现在对教学这件事情还是很怵教了这么多年不知道误了多少人呢艺术没有办法教但是能学在某些方面我可以提供并设计训练比如说在观察方面多些机会在材料认知上多些接触的机会其实最要紧的是思想与认识把认识的模式觉醒起来让每个人知道自己的认识形态

— 文/ 采访/公园小组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