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焰谈自身创作

2015.03.31

毛焰个展展览现场,2015.

专注绘画的艺术家毛焰近期在纽约佩斯画廊举办了首次美国个展除了六张托马斯主题的近作还包括了更多题材和形式上的探索我们借此机会对他进行采访聊到了他新的创作方向对肖像绘画的理解自己作品中的精神性以及有关绘画的困惑与信念

我从来不把自己看作是肖像画家当然这个称呼没问题我只是觉得分类本身就是局限的比如静物里也可以有肖像的特质当我画人物的时候包括裸女形象很多方面都来自我个人的篡改应该说是我理想当中人的气质到底为什么总画肖像事实上的情形是万物皆有灵但幸运的是只有人类拥有描绘自己的天赋与才能这是能让我们真正看到自我的一种格式画肖像的过程就有自我审视的意味每一张作品都是在通过他人来看自己另一方面我认为现实往往过分简单而真正复杂的是人性我也始终对自己充满好奇时常觉得与其说是对现实有所质疑不如说是对自身质疑我觉得好的艺术会和这个现实世界充满矛盾并且大部分都难以调和

大尺幅的女性裸体肖像系列一直是个计划,2012年初才开始具体尺寸是3.3×2基本的限定是画面中的裸女是正面的坐着的而不是站立或躺着这个尺寸有别于传统裸女绘画的常规尺幅选择它并不是因为想好大喜功而是要让画面和形象都有一种饱满之感在创作中会有不少具体的难度比如面对画布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在里面这就要时刻调整画画和观看的距离

我一直在画托马斯有朋友说起后来自己也发现早年画的他有点西方绘画里圣徒圣像的感觉——但其实我并没有宗教信仰相比起来早年更想要抛弃掉外在的东西现在则会多加入一些想法我一直画得很缓慢很少粗略算下来最早画托马斯的十年里每年只有不到4张正式的油画作品而且尺幅也小别人都说我爱玩爱喝酒不爱画画其实不是我现在状态打开了一些但还是一样画得不多我的习惯是一直在画室里呆着但真正作画的时间不算多这其实是一种介于克制和无能为力之间的状态漫长的过程非常必要很多感受微妙而复杂只能慢慢地体会和提炼我觉得实现作品不仅仅是作品本身需要的正面时间那些背后在画室里大量耗费的无聊无奈沮丧虚无孤独无趣的时间也同样重要甚至更为重要

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让创作体现出自身与绘画之间的关系这是一种奇妙的有梦幻感的类似庄周梦蝶的关系因为你身处其中自我成为载体其他的许多事物包括艺术的理想和现实生活都混在一起它们以一种莫名的方式穿你而过你可能无知无觉但那件事就这样发生了也就这样会有东西真正地存在了这个时代特别强调人的个人性但我认为事情往往比人重要得多你只是在做事情过程当中的一个小分子反而是事情本身在给你提示告诉你如何前行或后退来让人的疆界更宽阔

我不太敢说自己的作品具有精神性如果它真的存在那我觉得首先是一种对绘画本身的信念只有深刻地相信这个事物才有可能从其中获得抵御现实的能力以此作为基础再来讨论所谓的精神性那就是你内心的思考它们并不复杂奇怪可能就是对时间对现实对自我的观照我不想刻意强调任何精神性在绘画创作中我对自己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要求就是始终保持高度的敏感要能够感受一念之间的触动以及触动背后的所指从半年前开始我也偶尔写诗诗歌和绘画有相通之处要学习如何把一个念想之间的事物记录下来

当然也有过困惑厌倦的时候并不是厌倦绘画而是厌倦自己的古典绘画情结大概95年第一次来纽约MoMA看毕加索的亚维农少女却毫无感觉当时满脑子是当代艺术看大量的装置视频觉得很刺激以为把熟谙的古典绘画都吃腻了现在20年过去了那些东西好像被冲刷了一大半自己也变得更坦诚对于热爱的古典大师包括德拉克罗瓦戈雅丢勒维米尔等等真的感到百看不厌他们让我看到绘画的希望和期待体验到一种绘画上的语境感会觉得自己也可以继续坦率地不知疲倦地面对绘画这件事这和画托马斯的感受也有一致99年开始画了五六年之后我逐渐意识到自己获得的是一种绘画的语言方式这是意外的收获让我从虚无开始变得清晰因为当时总体的艺术景观都不强调绘画语言更何况是语境但这些难道不是一种表达上的观念吗而我反复回头看那些经典作品比如丢勒其实他的绘画语言本身就是形而上的

可能困惑和迷失归结起来都不是艺术的问题仍然事关人性本身我本质上不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不想跑到最前面也跑不到最前面也不想随波逐流地跑我只能说现在对自己的要求是尽可能不多画一张画因为越是用能力可以达成的就越要慎用必须保持警惕不要用能力去画画而是要用自己全部的状态去画

— 文/ 采访/虔凡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汉斯·哈克(Hans Haacke)谈伦敦第四基座的委托作品

2015.03.25

汉斯·哈克,《马匹献礼》,2013场致发光薄膜,30 1/2 x 8 1/2 x 18",特拉法尔加广场伦敦.

© Hans Haacke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Paula Cooper画廊供图, New York. Photo: Steven Probert.

做为特拉法尔加广场第四基座2015年的委托项目汉斯·哈克(Hans Haacke)马匹献礼》(Gift Horse)很快亮相他借鉴了乔治·斯塔布斯(George Stubbs)的蚀刻版画以及原计划1841年为基座修建的威廉四世骑马的雕像哈克的作品对资本与破损进行了思索三月五日在伦敦揭晓展期十八个月

有六个艺术家受邀为伦敦的特拉法尔加广场西北角的第四柱基递交提案的我是其中的一位这个基座150多年来一直空空如也乔治四世骑马的铜像座落在基座的西北角他统治期间挥金如土几乎没给继任者留下什么威廉四世无缘享受骑在铜马上的待遇

历史背景融汇在一起为我的马匹献礼提供了构想当代伦敦今日世界的社会和政治环境这些都在考虑范畴内我热衷读报纸也帮了不少忙

统治者骑在马背上象征着永垂不朽产生一些想法后我觉得也许可以从这一传统去下手我并非第四基座的第一个做这个的艺术家)。我的构思是做一个马的骨架采用活生生的装饰但是没有骑马者

我选择了早期的一个作品。2010在技术奇才们的帮助下我在意大利科莫(Como)的一个前圣方济教堂(Spazio Culturale Antonio Ratti),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媒体帝国旗下的五个电视频道的三个投影在遭受严重破坏的18世纪壁画的空白处当时骑士”(Il Cavaliere)贝卢斯科尼依然在任浏览那些与圣方济的故事有关的壁画的空白带我看到了起伏不定的米兰证券市场的股票代码这个活生生的拼贴”,镶嵌在贫者的圣徒的画面中后来我采用了伦敦证券市场LED上播放的股票代码用带子打了一个结绑在马匹献礼抬起的前腿上

第四基座提案的一部分就是最终成型的样子我对马的骨架没什么概念我想不止我一个人如此于是向一位图书管理员打听相关的出版物她让我找到了乔治·斯塔布斯(George Stubbs)马的艺用解剖》(The Anatomy of the Horse)。我是在参观泰特的时候知道了斯塔布斯的绘画和这位骑马的英国绅士但我不知道他是制革工人的儿子不知道他曾亲自解剖过马并且将镌刻作品发表在马的艺用解剖我后来还发现了Whistlejacke(阿拉伯名驹的一种的画像作品由马的主人罗金汉第二侯爵查尔斯·沃特森温特森委托创作挂在国家美术馆的一个主要展厅的正中央就在特拉法尔加广场后面根据维基百科的信息这位侯爵富甲一方”,是辉格党的领导人物曾两度出任英国首相

无论马匹献礼在追悼逝者还是缅怀丰功伟绩如果你喜欢就将其看作是向这座城市向伦敦的华尔街致敬的一份礼物

— 文/ Lauren O’Neill-Butler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李燎谈夏家英

2015.03.15

李燎,“夏家英表演现场,2015.图片由9平米美术馆提供.

艺术家李燎36日于策展人张冰策划的“9平米美术馆中还原了他家中洗手间外阳台的一个角落作为他的展览"夏家英的一部分当着众多前来参加开幕式的观众李燎蹲下身在阳台上抽了一根烟在那一根烟的工夫里他和现在差不多所有的人一样在手机上刷微信之后他小心翼翼地把烟灰弹进阳台上的水漏掐了烟站起来向大家宣布表演结束表演现场的墙上有一行红色的字一张蛇的照片和一个视频视频上的那个女人叫夏家英就是这个展览的名字的由来对于这个展览艺术家进行了如下的阐述

夏家英是我母亲她是一个勤劳简朴的城镇女人去年我们生了孩子请我母亲来帮忙照顾孩子她就来深圳和我们住了几个月这个作品就是在她和我们住在一起的这段日子里发生的一些事的记录我妈来了深圳后很快就开始报怨各种各样的不好不习惯比如她跟我说国博园有蛇不要去听到这句话后我就去天天等待那条蛇有一天终于等到了不过蛇已经死掉了我就拍了段视频那时候我有做作品的冲动正碰上我妈在就有了这个作品我每天让我妈在录相机前拍她从睁眼到闭眼的过程拍完了才会去做别的事

抽烟这个行为也是我妈和我们住一起后生活发生的改变以前我随便在家里抽烟我妈来了后我不想让她知道我这个坏习惯所以就到处找地方躲着她抽烟卧室洗手间都试过都会遭她疑问最后是在洗手间外面的一个小阳台上找到了我在家中可以抽烟的角落我每天晚上蹲在这个角落里抽根烟的时候要很小火地把烟灰进下水道里

以艺术的名义干涉生活是我给自己设定的一个想法就象一个游戏规则依着这个规则我想看看艺术能怎么样我没觉得艺术是生活或者生活是艺术它们区别很大艺术是一种手段生活就是生活我的生活我的家人成为我作品的元素但我的底线是不伤害别人自己就无所谓了我觉得艺术家只是艺术家而已对社会对家如果不赚钱的话只是不那么讨人嫌的寄生虫吧

这个作品在歌德学院的九平方米美术馆很适合说原因吧是感觉上的空间对作品的呈现效果我很满意

— 文/ 采访/王凯梅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海尔姆特·朗谈在纽约的首次个展

2015.03.06

海尔姆特·朗个展现场,2015,Sperone Westwater,纽约

90年代和2000年初海尔姆特·(Helmut Lang)悄无声息地颠覆了时尚界他的创作打破了设计的基本原则重新勾勒了时尚的轮廓。2005年朗彻底从时尚界隐退回到长岛他在那里购置了房产此后至今的十二年里他一直进行艺术创作并且在世界各地举行展览朗跟我们讲述了他在Sperone Westwater 画廊举行的首个纽约个展展期持续至221

我从没想过成为一名设计师我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只是偶然进入时尚领域二十多岁也就是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我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维也纳度过的在那里我的大部分朋友都是艺术家有马丁·基彭伯格(Martin Kippenberger),科特·科赫谢特(Kurt Kocherscheidt)这样的人我看着他们的创作一步一步发展的他们如何使用物件完成作品都在我的观察之中时尚是不同的媒介但我并不认为艺术家觉得时尚和艺术之间的区别有那么大以前时尚围绕着身体展开现在更是如此

当我开始做海尔姆特特·朗的时候我想在这个领域增加一种新的创作维度也就是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手法去创作点什么而不仅仅是衣服我的作品是对时间的丰富性的一种回应事后去看从本质上讲是反运动的一个设计师最终还是受到身体局限因为衣服必须发挥使用的功能必须能随着身体移动是与人体的物理性有关的我曾经一直围绕身体创作而现在则是在变换的物理形式中打造了身体可以说这是完全的逆转

Sperone Westwater画廊展出的最大系列作品都是由我之前用过的零碎做成的。2010我之前的工作室着火了我们无法再使用那些成堆的破旧材料只要用原材料去做那些柱状雕塑这一系列包括两百个特别的圆柱体每个十到十二英尺高直径约四英尺这些作品我觉得有趣是因为我的双眼没有被蒙蔽仍能看到物体的存在去思考此前没有思考过的方面去发掘伤痕与记忆当这些我三十年来积累的东西进入一个不同的环境和语境后就具备了全然不同的生命我也不知道这些零碎如何成型我完全是靠本能创作它们最后只对我自己有意义似乎我一直知道自己要去向何方也许这就是失忆的一种吧将过程的复杂和艰辛置之脑后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将想法变成现实

我当设计师时和那些我通过项目和展览认识的艺术家们合作最突出的当属与珍妮·霍尔泽(Jenny Holzer)和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在维也纳美术馆合作的联展此后我们成为了亲密的朋友路易斯有一次告诉我,“材料只是材料它们在此就是为了服务于你。”我一直非常赞同这句话

我没有接受过古典训练我不太关注传统的方法或媒介的定义我感兴趣的是打破常规框架的替代形式”。我的纸板浮雕就可以体现这一点在它们身上我重新确定了人工日用品的用途且不说它们的原始用途这些作品都被赋予了情感和具有生命力的变化

2005年我离开我的公司计划用六个月的时间彻底清理一下大脑因为我想改变自己的思考方式结果最后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回到天真的状态消除掉以往成型的思维方式和方法论因为这比预想的时期要长很多放空的第一年结束后我开始在工作室做艺术过去十年里我完全专注于艺术创作材料是无法给予我任何限制的

— 文/ Allese Thomson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小谈自身创作

2015.03.01

关小,《纪录片:地心穿刺展览现场,2012.

艺术家关小的作品致力于在当代图像语境中发掘并重建事物间的新关联进而从这些关联出发开展对于现存世界的各种认知实验与思辨想象她近期参加了刚刚于纽约新美术馆开幕的“2015三年展: 围绕观众”(2015 Triennial: Surround Audience),与维也纳波涅米萨当代美术馆的群展稀有地球”,(RARE EARTH, Thyssen-Bornemisza Art Contemporary, Vienna)。我们借此机会对其进行了采访访谈中涉及她对于录像与雕塑艺术的理解以及她如何在多元图像的世界开展自己的研究工作

我觉得现在再去谈互联网意义不大当一种技术被广泛应用之后我们应该去关注的是它对人们思考方式的影响而不是将其视为一个名词或者某种工作的方向所以我并不喜欢把internet作为一个标签这样做有点简单那么如何看待我的工作呢虽然使用了一些编辑图像的方式或者雕塑的语言但我并不是专门针对视觉语言开展创作的从在魔金石空间的第一次个展开始如果用一种比较贴切的方式描述的话我的工作是在试图利用不同的编织方法传达我对周遭环境的理解这个周遭环境可以是经济也可以指气候也可以关于电影音乐而借助怎样的手段把这种理解传达出来才是我感兴趣的要点只不过由于现在获取知识的途径我的工作必然与互联网相关当你处于互联网之中你的感官其实被压缩到两个层面一层是看一层是听即画面与声音在我的影像作品里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利用二者关系的组合去表达更丰富的意义层次

不过在我的概念中不存在明确的时间线事实上我所感兴趣的现成品”,包括图像素材对我而言它们的历史背景并不重要也就是它们的时间感并不重要——至少不是我选择它们的理由我试图表达的主题并不是宏大的而应该说是相对恒定包括去讨论一个人认知形成的过程或者事物连接的方式比如在我看来语言的组织是有节奏的形状是一种节奏声音也是一种节奏所有这些可被阅读的部分都具备一种节奏我可以用节奏来理解这个世界在我新创作的录像《ACTION》中便以此为主题而这一主题放在任何历史时间之中都可以被讨论

另外我对有一个很固执的看法我们现在认为新的或者超前的事物其实就是特别古老或者对你来说未知的东西从给予我们可能性的角度来说它们的含量是一致的正因为你对过去不了解反而可能使其变为一则关于当下的有趣讨论正因为不可知它才能借此成为一个很好的容器将很多东西都投射进去所以我才倾向于把这两种极端的东西放在一块儿这样是行得通的

我承认录像的工作方式跟雕塑真的非常不一样我所有的录像作品在展开工作前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想法但我在做雕塑时永远是感觉先行——出发点也许只是一件物品带来的细小感觉因此对我来说雕塑和录像的工作类似从两个极端开始然后朝向中间平衡状态迈进的情况这次参加新美术馆三年展的作品纪录片:地心穿刺》(2012)被我视作一个比较清晰的转折点这件雕塑之后我明确的理解了一些形状比如特别喜欢把一件很新的东西与一件很老的东西放在一起我选择放置相机脚架其实在第一时间内并没有思考它们在现实中作为物品的意义我是从它们的结构出发认为三脚架这种貌似非常功能性的工业设计的结构事实上是非常传统非常经典的古老形式包括镜头组成的那根柱子也是如此在这些形式中我看到的并不是脚架或镜头而是脚架或镜头作为存在于雕塑语言内的一件物品它的重要性是什么第二个重点是我试图把雕塑处理为带有手工痕迹的文物式的东西让人感到这是一件有人用手触摸过的带有非常强烈个体存在意味的物品当所有元素并置在一起时我又安置了一个背景布这是第三个重点这使得作品产生了看与被看的关系对我而言它变成了一间摄影棚得以承载更多关联这也是我的雕塑创作的一个要点作品永远不是单一的而是包含多个重点的组合

很多人会问我你的录像的工作量太大了你是怎么记住这么多素材的我想这大概是天生的当我处于某一环境中其中所有的事物对我来说都是同时存在的我在跟一个人说话时可以观察他的发形判断他的动作同时又看到他后边的人在喝水以及远处正在路过的一个陌生人这一切构成了同一个当时当下其次在开始做一个录像时我要求自己必须已经有了清晰的想法和主题如果想法足够清楚很多时候并不需要刻意寻找两个影像素材之间的联系它们自己会跳出来而我的雕塑则可能有多个重点它们在一起传达的却是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点的意义也就是说永远在表达这里之外的东西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old school。尽管我很容易对新事物发生兴趣可正是因为我很容易从新事物里看到恒定的东西只有这样我才有可能对这个所谓新的事物产生真实的体会发生关系如果丧失了这个恒定的东西我便无法对新到来的事物产生自己的认知从这一点出发我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观察者随时准备叛变随时准备跟这个世界对立但又以自己的方式永远对它保持着忠诚

— 文/ 采访/杨北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