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禹焕(Lee Ufan)

2015.06.29

李禹焕李禹焕空间. 摄影:Hyo Won Park.

2015410韩国釜山市立美术馆李禹焕空间”(Space Lee Ufan)正式开放这是第二处专门陈列李禹焕作品的永久性展览空间第一处是位于日本直岛的李禹焕美术馆)。李禹焕不但为这一计划构想出了原始建筑设计方案还特别挑选了陈列作品监督了装置作品的完成同时他还负责空间墙面文字的大小和位置甚至还为这里的咖啡馆设计了木质座椅总之李禹焕空间可谓是一件总体艺术作品它也是这位艺术家在创作生涯中最为重要的作品

我总会对构建只陈列我的作品的美术馆这样的构想产生疑虑。“美术馆作为一种特权化的机构总会被许多先入为主的观念充斥我反对美术馆作为艺术品被拿来展示和欣赏之所这样的概念对于我的作品无论是绘画还是雕塑我都会着意使它们融于周遭的环境因此我不希望看到自己的作品在画廊中仅仅独立存在这就是为什么我起初反对在直岛开设李禹焕美术馆的构想但最终却被建筑师安藤忠雄说服——他强调会为我的作品设计出一个空间”,而不是一座美术馆”。尽管官方依旧称其为美术馆。”

当釜山市立美术馆馆长曹日相(Ilsang Cho)提出可以提供这处美术馆区域内的空地时我想到可以在这里建设一座美术馆附属建筑由于空间和作品之间的关系是至关重要的所以由我来构想这座建筑的基本面貌再由建筑师Yongdae Ahn负责建筑物的结构和建造并解决所有的难题——包括和官方协商这样的事

这是一个震动的空间——参观者在其中漫步时可以感受到作品与空间之间的震动我对于关系很感兴趣并从60年代晚期开始使用关系”(relation)这个词作为我作品的参照我受古希腊哲学影响认为每一客体的形成并非起源于事物而是源于事物之间的关联如今很多人都在讨论这样的关系以及关系美学我不确定这些概念和我的作品是否相关但我觉得如果作品太受关系控制也是有问题的我认为关系应被隐藏而非被揭露我在近期作品中所使用的对话”、“震动这些命题便旨在突出超越于艺术品客体本身的环境的存在简言之我的作品总存在于其自身客体之外

不是所有参观者都能理解或欣赏我的作品对他们来说这些作品可能并非雕塑而仅仅是石头有些观者甚至会为此感觉愤怒但我希望参观者可以至少思考一次为什么一位艺术家会在一间画廊空间里放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呢我希望观者可以放下所有成见以不同的视角来看待一件作品当然我不强迫任何人接受我的想法当代艺术现在仍是一种进程中的形式它的价值仍有待考量

成为艺术家的道路是孤独的基本上你需要自己做所有的事但当你去探索艺术的本质时你会发现它是与社会相接的无论作品是何等诗意或超现实你会发现它们是参与到世界之中的艺术家的使命是挑战任何事因此艺术家不应该为现实辩解或遵从它换句话说艺术家生性就是反体制的参与一些社会运动或政治活动并不属于艺术的纬度而更倾向于民权范畴作为艺术家我总在试图削弱自我当人们看到我的作品始于风》(From Winds)始于点》(From Dots)他们总会问:“要到哪里去?”对我来说一切没有终点仅有起点

— 文/ 采访/Jung-Ah Woo /钟若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陈杰谈坏了

2015.06.28

陈杰,《顿时》,2014纸本水墨,21 x 29.7 cm.

艺术家陈杰在艾可画廊的展览坏了给观众带来了新的观展体验通过扫二维码的方式每一条字符都连接着微信中的一副白描以及艺术家为此图像写下的相关文字图像的内容反映了当下发生的现象而表现媒介则有明显的传统气息在此篇访谈中陈杰谈到了这系列作品的由来选择此创作手法的源头以及他对在虚拟空间观赏作品的想法展览将持续到712

坏了这个词让人有一种紧迫感当它作为标题在海报上出现时很像街头艺人拉场子时突然吆喝那么一声让行人停步并吸引一点他们的目光还有就是,“坏了是指一种不理想状态作为口语感叹词时它是一个强调对于未能实现的目的或是期盼状态的强调声明当下是一种不满意的急迫状态如果存在一个理想状态的话那么坏了可能是一种现实常态

选择白描这种技法其实比较偶然就是有一段时间在大理画油画很不方便也干不了什么事就胡思乱想写写字有时也随手画点心得体会什么的后来发现白描挺容易上手的而且在图像上的表现力也很丰富毛笔画出的线条能表现出很细腻的语感相对于其他媒介来说省去了很多繁琐的制作过程这让我找到一种传说中的小米加步枪的感觉甚至有点那剑术的意思不用开团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就把事办了侠客的感觉是很容易让人着迷的比如堂·吉柯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画上的图像和题字以及微博上的文字从脑部的思维活动来说很难说有明确的先后关系手上的操作过程当然是先画画后题字然后再发的微博文字和图像不是互相解释的关系更像是在几个不同维度的意识活动这个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很容易理解一般人不会把屏幕上的字幕作为对那个图像的说明解释

虽然整个展览可以说是在实体空间与虚拟空间里同时发生的但我觉得所谓的实体空间和虚拟空间没有那么强烈的差别从常识的角度来说实体的纸本作品有不可复制性或者说可复制难度更大而且作品本身有一定的可估计的寿命但是如果我们把网络上的图片放到更精细的时间和空间因素中来考察的话网络上的图片虚拟空间也是有唯一性的只是这个唯一性对于人类的感官经验来说是无法鉴别的从而可以忽略掉它我也没有试图用这个方法挑战图像消费因为我感觉那是徒劳的——网络中信息快速的传播这会使得图像消费变本加厉的发展原作的出现只是一种传统意义上的消费如何去界定虚拟现实非物质物质当这几个维度同时出现在同一时空里的时候这个问题就由常识变拧巴了

— 文/ 采访/贺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施勇谈让所有的可能都在内部以美好的形式解决

2015.06.24

施勇,《让所有的可能都在内部以美好的形式解决 No.7》,2015钢材多层板金属漆丝网印,1100 x 1700 x 320mm.

艺术家施勇的展览让所有的可能都在内部以美好的形式解决近期在没顶画廊开幕他就作品和空间的关系展开希望引发人们对空间观众作品之间不平等关系的再次思考其中还隐藏这对作品审美和艺术本身的讨论展览将持续到824

过去我们会认为空间作品和人的关系是平等的民主的我觉得不可能这种说法太正确我怀疑这种正确性空间和作品之间一直是在纠葛和对抗的,“空间包含一种政治空间的隐喻我想把它具有绝对的强制性的力量呈现出来而不只展示这个环境里漂亮的没有主体性没有主导权的物质

穿过作品中的铝条有着和空间一样的决定性力量。25件作品看上去很漂亮高低不一铝条高度是一致的高的物件里铝条凹陷下去低物件中铝条浮起一条44米长、3000字的叙事被我隐藏在铝条下它是关于我个人遭遇的艺术现实经历特别搞笑也很郁闷我不会告诉别人也不是要让人猜测里面有什么具体内容文字内容只对我有效我把自己对现实的理解投射在作品当中当人看到一个东西挡住了会非常好奇想知道背后有什么秘密和真相这时就挂钩了但是人们可能不关心具体写了什么它是窥视欲我是在强化暗示沿着墙角我把作品围了一圈作品的主体性被抹去像人似得沿着墙角排排坐——人只有觉得不安全的时候才会靠着墙角的我是现实的一部分所以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暗示在我们看得见的漂亮的现实内里还有一个真实的看不到的现实控制我们逃也逃不掉

我约请专业装饰设计公司工程部和我讨论之后严肃按照装修流程材料工艺做每个部件作品使用不同材质有金属大理石轻钢龙骨多层板压蜂窝铝板拼接没有在暗示什么拼接方法也不重要我只要求截面要被看到我把装修作为概念纳入展览中因为装饰公司的工作性质是显而易见的它使难看的东西变得漂亮我用漂亮昂贵的材料做一个废料一种被剪裁过的感觉拿掉也无所谓放着也挺漂亮——在现实中很多事情都是这样不受个人意志来控制的我要很高调的去表明此刻艺术是美丽的无碍的漂亮的抽象的皆大欢喜的

普通工人凭借草图就可以按照感觉开始制作做得好坏要看运气没有所谓的行业标准我为了确保团队的专业性找了装饰设计公司设计师和普通工人很不一样我并不是谈装修或者设计问题我把制作当成艺术语言的一部分细节我不介入过多按照工程公司的方法做前提是要漂亮只要漂亮也可以被替代最终设计师们很完美的完成自我主体的消除以前有一句话叫粉饰太平”,但我的意思是我们很习惯看一种漂亮的东西能把握的东西装修属性就是什么地方难看装修完了就高大上了背后的事情无所谓表皮很重要掺入装修概念来混合也是有暗示的用意这跟被藏起来的文字有关联都是被盖去的现实

对文字的运用我蛮感兴趣的这次使用文字的方法是意象性的而不是内容本身以前我会用一些具有双关语的词汇来做作品词和句很直接能让人产生很大的想象空间比如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2010),一般理解是这个词非常有能量好像你什么都可以去做其实它还包含了另一层消极的灭亡的意思我的表达方式是将其物化把一个物体切一刀字体就倾斜了就像是泰坦尼克号它再大也没用这次把词汇结构隐藏在物体里面因为文字很容易被阅读隐藏起来会导致观众不得不去想一些问题:“为什么一个漂亮的东西里会嵌着铝条?”这里面传达的不只是艺术的问题还有现实的问题这就是一种控制

空间也是我作品的一部分在白的空间里什么都逃不掉空间有墙角我的作品就会跟过去我并不是需要一个白盒子空间只是一个隐喻我利用这个隐喻把我的想法呈现出来有观众会觉得作品靠着墙角很奇怪观众在和不在作品的主体性是不一样的空间化解了一种纯粹的对抗性强烈的东西被模糊化合理化当观众一个人来到这里整个结构产生了强制性的力量状态上蛮符合我想象中的力度

— 文/ 采访/姚梦溪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菲利普·帕雷诺谈催眠纽约

2015.06.23

菲利普·帕雷诺,《人群》,2015高清数字彩色有声,24分钟.

巴黎艺术家菲利普·帕雷诺(Philippe Parreno)的装置作品催眠纽约》(H{N)Y PN(Y}OSIS,2015)是以声音和视觉元素构成的流动的无限变化的组合而这一切都由艺术家用iPad控制完成整个展览期间帕雷诺都会在现场用影像雕塑和现场表演编排出持续进行的不断变化的舞蹈。《催眠纽约2015611日至82日在公园大道军械库举行

直到最近这个项目之前我手边能用来视觉化一个展览的工具基本就是专门为了空间安排而设计的电脑程序但是并没有用来处理时间元素的方法我对于军械库的尤其感兴趣——在建筑方面并没有什么太多好去协调处理的——我想要尝试一下如何在那么大和空的空间内制造出多个时间实体”,或者说变化的时间区域我在想我怎么才能让人在这里呆上几个小时与我2013年在巴黎东京宫完成的那个展览不同我在军械库所做的尝试与建筑本身并没有关系——我没有干预它的基础结构而是将时间引入建筑以此来探讨时间性的问题——所以没有什么东西是永久性的或者固定的

军械库几乎占据了纽约城的一整个街区我希望这个展览内部可以是它之外的这个城市的反射比如说我展示了26个大灯箱用来指涉百老汇我展出的所有电影也都多多少少跟纽约有关。2012年的玛莉莲》(Marilyn)的场景是离军械库只有几个街区的公园大道上的的华尔道夫酒店;2010年的隐形男孩》(Invisibleboy)——我之前曾经展出过一次这件作品——拍摄于唐人街;2009年的《196868》(June 8, 1968)描述了肯尼迪的遗体被用火车从纽约运送到华盛顿那天的情况;2015年的人群》(Crowd)则是去年冬天拍摄于军械库这个新电影讲的是三百个纽约客被邀请到军械库接受催眠我放了一些音乐和我的一些电影摄影机只对准正在观看我的作品的观众结果就像是一个奇特的平行的宇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展览开始之前他们就相当于已经看过了展览现在他们又成为了展览的一部分现场还会有莱克星顿大道上的同步现场声音采样这使得这个建筑变得透明起来军械库有非常美丽的天窗所以有时我们会在白天播放影片看起来会非常不错而且有种幽灵气质所有这些元素将会把外部世界带进这个展览它就像是在反射纽约这个城市和它的居民的一面镜子

这个展览中的所有元素——包括影像音乐和灯箱——会由一个看起来很像钢琴的主键盘来控制不过其实概念上来说它更像是加麦兰(gamelan,印尼的民族管弦乐器)。它由很多不同的部件构成可以同时发挥作用控制室是展览中不可见的一个部分但是我们设计了一个界面所有东西都可以在iPad上显示如此一来我可以既在展览现场同时又操控各种元素——我可以点亮灯箱或者开启自动钢琴摆弄声音等等整个展览期间我都会在现场大部分时间会由我来操控展览编排出现场的不断变化的舞蹈展览会一直处于变化之中钢琴家米哈依尔·鲁迪(Mikhail Rudy)会每天在现场演奏提诺·塞格尔(Tino Sehgal)在专门为本次展览作曲合作和社会处境对我的作品来说至关重要对于我而言展览也是工作室——一个用来做实验的地方这次展览很特别的一点是一切都是现场的如果观众不止一次来看展览那么他们每次来的体验都会是不同的而且我也希望人们可以反复来看展览

— 文/ Mara Hoberman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丁乙谈2015年板上新作

2015.06.15

丁乙,《十示2015-3》作品局部,2015.

今年6月在龙美术馆西岸馆何所示是丁乙继民生现代美术馆2011概括的抽象的之后最大规模的一次个展艺术家在接受展览邀请以后专门租用大型工作室来完成其中的新作部分在展览开幕的两周前艺术家在这间位于虹桥地区的临时工作室接受了艺术论坛中文网的访问详细介绍了板上作品结合木刻与绘画的新技法以及创作思路上的转变过程在墙面上一字排开的10幅新作每幅高4.82.4按照创作顺序被命名为十示2015-1》十示2015-10》,其中位于工作室墙面中央的两幅十示2015-9》十示2015-10》对于艺术家来说是在前8幅的实践基础上再作新实验的特别之作作为这批新创作的一个开放式收尾预示着未来在此基础之上的持续发展

我在接受展览邀请以后就考虑如何让展览作品和环境相关希望用一种硬质的绘画材料质感来呼应比较冷峻的灰色混凝土墙体所以使用了椴木板作品尺寸的设置上也跟展墙高有9米有关我在一开始就设置了一些对应性希望在展场上10幅新作既有各自独立的个性又能构成联系这次展览对我也是一次考验上海的很多观众对我的作品很熟悉虽然在2011民生现代美术馆的个展以后我的作品语言有些变化但觉得还不足以作为一种大转折”,因此这10幅新作我想是这次展览里比较重点的部分

这次采用了木刻和绘画结合的技巧这是在摸索中形成的我先在木板上预埋了几层不同的颜色再用刀刻最后再画这种方式在中国传统的很多工艺比如漆器碑帖木雕当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使用但我开始其实没有想到这些对我来说作品本身的力量跟环境之间的关系是我重点想探讨的我开始这样做的时候想的是如何让线条更加硬朗和锋利因为不想要肥大圆润或者软扑扑的效果所以我用了两种刀,V形刀可以刻出锋利的线条扁形刀可以强化深浅不一的刻面靠它能表现出画面颜色的变化我用狼毫毛笔去画斜线形成各式锋利的细线用小号油画笔去画纵向横向的线条从而控制画面的平衡关系

我以前没有试过木刻虽然有尝试过铜版画但这与木刻还是不太一样的我在创作这批作品之前已经做了很多实验开始使用这种方式创作的第一批作品现在正在比利时的一家画廊展出10幅是第二批尝试我将方向和技巧确定以后就直接开始创作了所以没有留下草图

我一开始就想用黑色调让作品处在爆发以前沉默的一刻具有隐含着的力量除了十示2015-7》十示2015-8》用了绿色作为最外层的颜色大部分木板的表面都用了黑色黑色底下只用了红绿两个色系比如红色的5我在木板上先画了三层不同的红色荧光橘红荧光玫瑰红和永固红最外层再用黑色

刚开始的十示2015-1》、《十示2015-2》我比较在意新技术的用法因为还不知道会带出什么样的效果我用刀来刻十字的交叉点以后黑色底下的红色由于波长比较长而特别明显所以第3(《十示2015-3》),所有的点我都改用了画的方式整体颜色相对就暗下来了然后我继续考虑生动性与变化性所以十示2015-4》又回到了每个单元点使用刻的方式

我比较善于处理类似十示2015-3》十示2015-4》这种看上去结构透视关系相对复杂但其中又有某种条理性的画面我比较会驾驭这些这对我来说也是最最基本的一种对于简练语言的追求在第8幅完成以后我其实还有很多新想法所以为了最后两幅(《十示2015-9》十示2015-10》),分别是红绿两组的最后一幅我做了一些小尺幅的作品去做转变的可行性探讨同样是组合黑色块点,《十示2015-9》每四格会出现一次,《十示2015-10》则变为每六格才出现这让局部的透视效果更为明显。《十示2015-9》画面的上半部分红色显露较多以后就出现了很多黑色细线所以最后一幅十示2015-10》当中我加粗了黑色细线让斜形交叉部分更加明显总的来说刻的参与让画面有一种透明性在视觉上产生了某种奇异性在不同距离观看时效果非常不同比如从远处看起来稳稳的红色在近处时你会发觉它异常鲜艳

— 文/ 采访/卢婧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徐甜甜田戈兵谈乡村剧场项目

2015.06.11

DnA建筑事务所,《松阳竹亭》,2015。

DnA加纸老虎乡村剧场是一个正在筹备的非盈利性公益文化项目位于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DnA建筑事务所和纸老虎戏剧工作室共同策划和实施旨在对建筑剧场和乡村三者的叠加混杂中创造一种新的乡村生活和剧场方式我们借此对双方的创始人徐甜甜和田戈兵进行了采访请他们探讨了整个项目的源起和意义

在今天剧场的概念早已不是纯粹的戏剧表演或舞台表演它涉足各种场域包括某些社会剧场行为或当代艺术中的社会雕塑等观念而剧场和建筑的关联一直以来都尤为密切建筑中的一个基本理念就是剧场模式它实际上是个非常社会性的模型。“乡村剧场的构想是偶然发生的具体契机来自于DnA和纸老虎在竹亭的首次尝试舞蹈演员在竹林形态的公共空间中穿梭盘绕跳跃用身体的动态表达将建筑空间的多样性和模糊感予以提炼此后我们便开始酝酿如何延伸建筑剧场乡村的跨界合作的构想

它的具体的实施是以松阳为基地依据当地的自然空间进行一系列的建筑实验并在世界范围内招募艺术家参与艺术工作坊和国际驻留项目除此之外相关的研讨放映以及与当地人的交流也会自然地发生我们会设计一些表演性的内容并将其放置在当地不同的自然环境中进行像是一个表演季另外还会在当地建立资料库和图书馆由于来访人士都是世界各地与剧场建筑社会工作有关的人物他们的到来和离开势必会给当地留下一些东西而这些资料可以在搜罗和整理之后留给当地

整个计划的构建实际上在无意中涉及了乡建的概念然而这并非是传统乡建概念中城市精英来到乡村以一种指导性地方式帮助当地也不是宣言式的自顾自地做与乡村没有实质关系的文化符号性的行为而是让艺术家涉入当地的劳动和生活与之产生直接而细微的关联比如工作坊的内容可能就是一段时间的劳动在劳动之余会有讨论和表演整个过程其实更是互助性的今天的乡村充满着一种人去楼空的虚空感人口的大量外迁让乡村失了魂而艺术家也都是一些失魂落魄没有家园的人因此我们将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汇集于此促使一些事情发生为当地注入一些活力仿佛是一种招魂”,这是一种与当地自然而平等的互动

另外与通常所说的乡建不同我们首先并不计划在当地创造或建设什么宏大项目我们不是文化的入侵者乡村仍然保持其文化的独立性只是和外来文化有所混杂其次我们并非在所谓的拯救当地或救助当地来到这里的人也有自己的需求比如因为想在当地生活或对这个项目有兴趣等其实这就够了我们和召集来的艺术家不需要对当地负有多大的责任每个人都是因为对自己负责才做这样的选择艺术家有原来从事的事情借此机会将这些事情和乡村发生互动和混接从而产生新的内容这些内容不仅对乡村具有一定的积极影响对我们本身从事的事情也是一个积极的拓展比如将剧场拓展成一种生活化的语言和表达而对于乡村场景的建筑来说则是一种超越具象建筑的泛建筑形态让建筑回归到最根本的表达中

因此乡村剧场不是一个主动的社会介入行为所有参与其中的人——外来的人和当地的人——共同构建一种主体从我们的角度看热爱乡村生活不是这个项目的初衷它是利用建筑与剧场的形态来构建一种城市与乡村的双重困惑中值得尝试的另一种生活方式由于这是一个非盈利项目我们不会从中获得什么经济利益如果说收获的话也许是我们创造了一种生活形态的满足感某种程度上把生活重新进行一次整合就像纸老虎剧场一直以来的价值都不在于剧场本身而是利用剧场找到第三种生活的可能性找寻被定义的生活之外的生活才是最诱人的

正如一般意义上的剧场所具有的流动性和嵌入真实与虚构的混杂场域乡村剧场也包涵着物理上和意义上的流动性它的实际运作还需要时间的积累一旦发生定会引发丰富的讨论空间多种语境和学科都会在其中找到对应点在这个叠加剧场建筑和乡村生活三个层面的讨论中广义上的空间和剧场共同创造一种新的情境这是一个在中国没发生过的新鲜尝试

— 文/ 采访/刘倩兮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刘茵谈“Publica"

2015.06.04

刘茵,《握手》,2015, 纸上综合材料,78.7 x 109.2cm.

艺术家刘茵近期在箭厂空间为期三个月的展览“Publica”陆续将平日的时事新闻和娱乐报道的图片进行了卡通般的再创作将那些成人语境的话题给予幼稚的解读这篇访谈中刘茵对这一系列作品创作做出了阐述同时也对其经常运用的冷幽默与自身创作的角度予以更深入的分解

我平常无聊的时候会看看手机新闻的图我现在生活中每天都出现很多图像来自手机的新闻路边的杂志报纸的广告等等有时就不满足于这些图像原来的模样想进行一些美化改造因为很多时候这些图片很冷漠很现实也很残酷。“Publica”最早的那张画是来源于一个新闻图片那是更早之前的一个国家领导人参加一个国际会议代表他的那个放在桌子上的牌子“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刚好给摄影记者或编辑截成只剩下“Publica”。我觉得这个词挺好的很像那种日本卡通的很可爱的意味像一个专为公共图像王国而设的可爱的名词所以我就有画这些画的想法我是从小看日本的也有迪士尼的卡通片长大的偶尔也看看漫画书那些卡通的漫画的形象也是潜移默化在心里所以我的这些作品也是很简单就是把这些现实里经常可见的图片重新编辑了这些照片里的人物只是画面的元素是很灵活的不用被原来的属性牵制我想提供除了现实世界外的另一种图像的可能性

“Publica”里使用了不少政治和时事的符号但我其实并不是真的那么关心政治事件我只是单纯地欣赏那个新闻的图像我觉得有时现实中争论一个事件或一个人物有点简单而且这种批判本来就是一种常规的方法应该还有一个更大的关怀这种关怀在艺术里是可以实现的我很多时候是想把人物从那个固定的冷冰冰的现实的大众媒体的背景中解救出来我希望这些形象能进入一个时间之隙”——不像在快速流转的网络或现实世界里这里的时间可以放慢速度停滞——希望它们能在这里面得到放松和休息那些新闻广告里面的人物很多时候因为自己的现实处境或身份使命不得不呈现出某种紧张但我想把它们还原为单纯的人超越了自己现实的那种人他们很多时候也像小孩那样纯纯的会害羞脸红傻笑分散精神注意力不集中

冯火是我的朋友冯伟敬和朱建林合作办的杂志第一年他们找了宋拓做了封面的创作第二年找了我他们的自由度很大也很开放我把平时画的画或者生活中的照片选出来给他们使用开始的时候我画了很多在时装杂志的广告上直接涂画的画也是有着谜一般的美少女之眼大家盯着看的时候很容易会入迷然后可以发呆想想自己的事情后来我厌倦了老放这种画就干脆换了一些生活照给他们大家就是做着好玩

箭厂空间的王卫和Rania看了我之前的作品和冯火封面的创作和我讨论有没有可能在箭厂空间里做绘画的项目因为我的作品来源于公共的图像但是又和平常人看到的报纸杂志不一样这样可能会好玩箭厂空间是在一个居民区里是那种地道的北京胡同每天经过的普通民众很多这些作品可以和他们产生一种交流这个项目是这样的展期大约三个月每隔一两个星期左右有时三四个星期),我就会更替地张贴一张新的画到空间里面画的内容大多是来自报纸杂志或网络图片这些图片经过我的改装呈现出一种清新的感觉里面的人物没有了原来那么严肃紧张变成了可爱的甜美的形象有次换画的时候有个大爷过来笑呵呵地说这次又画了哪个美人啊?”,有个阿姨就过来指着画面里的人物说这个小嘴画得真好!”

我的创作大多以绘画为媒介之所以选择绘画是因为接触了比较长时间比较熟悉人从小就会乱涂乱画了使用的时候也很直接我记得小时候父母送我去学画画见老师时老师让我把平常画的画给他看因为那时很迷日本的卡通片所以画出来的人物都是那些有着梦幻眼睛的公主什么的老师就说不要画太多这种太概念化的形象要观察生活中的人要写生要画生活中的人所以那时候被压抑了一些又不得不接受另一些然后好多年过去了我会想其实也没有那么多不可以吧所以就那么画了我就是在这样的家庭学校社会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你可以说环境是压抑的但是你还是可以思考得独立一点还有就是我慢慢发现自己是怎么样的人性格怎么来的艺术就是有这样的宽容能接受你这些特性其实我觉得自己跟卡通和纯绘画都有点距离我比较满意这种什么都不是纯绘画的人可能会觉得我没什么语言很平画卡通的人可能会觉得我也不见得是好的卡通画家卡通画家一般技法比较纯熟画面精致而且很讲究的线条的运用完整性等等我就相对没那么讲究我最近多做绘画也是有点想和流行的当代艺术形式有点距离

— 文/ 采访/贺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