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回谈自身创作

2015.07.19

蔡回,《原谅展览现场,2015.箭厂空间.

六月到八月蔡回的四屏录像作品原谅在箭厂空间展出他此前曾在广州的观察社展出债主之梦》。蔡回的影像作品既有类似纪录片的客观陈述但又有偏向文学化的主观叙事虽然他说他并没有刻意地利用地域化特征不过环境本身的质地在他的作品里是强烈和活跃的无论是南方城市的气息和节奏还是其中活动的人他们的生活轨迹言行举止古怪念头和表达欲包括艺术家本人也是其中之一大部分时间和他的人物使用着同样的语言和态度而从另外一方面来看摄影机又无可避免地构成了一种外来的介入艺术创作更是高强度的再观看和再组织不过蔡回的镜头似乎总是随意和游动的搜集素材一般盲目”——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聊到了他在广州的日常生活和工作状态试图在其中发现一些造就了他作品气质的线索蔡回说作为艺术家在广州的生活像是种流放”。而流放就意味着对中心的偏离因为展览和项目6月份几乎在北京呆满了一个月在开幕或者饭局上时而碰到他我很好奇他对这个城市的观感和体验如何——“中心系统必然有它的吸引力也有它的严酷

我在广美学的是油画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捣鼓,2012年之后就没怎么画了因为我觉得绘画不是非常适合我——绘画无法满足我的表达欲望因为我无论怎么画也没能让自己感到满意还有就是画画卖不掉感觉压力很大一堆东西在那儿很占地方越画越穷越难受如果有人买的话可能我还会画但是画画这件事在我的创作里不会占很重要的位置我是在大概地研究过中国录像艺术之后开始拍录像的一是录像作品不用实体空间第二是我觉得中国录像艺术有很大的探索空间——我觉得中国真正专心研究录像艺术的艺术家不多无论在录像艺术的内容上或者形式上都可以有很多尝试我觉得它既可以变得很轻便也可以变得很厚重我可以根据我的经济能力来进行创作还有就是我觉得录像的形式可以更加直接实在地去表现我的生活状态和创作态度所以选择了这个媒介我会经常考虑媒介本身的问题不过在创作的时候我还是以如何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作为考虑最多的事情电影语言肯定对我有影响但艺术形式的差异不会对我构成问题——无论电影还是当代艺术/视觉艺术对我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思维上我觉得就因为它们有差异所以应该超越这种差异

我片子里拍的那些人都是通过朋友认识的我在很多行业都有朋友有做警察的有做玻璃的有做模具的有流浪的有开饭店的等等我喜欢跟不同行业的人玩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系统和文化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行业里遇到问题我很喜欢去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以及他们为人处世的原则我觉得这些东西在电影里会常常出现但是在录像艺术里就比较少我的作品里出现的人物基本上是都是我的好朋友但也有不熟悉的比如债主之梦的主角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同学因为他放贷事业遇到问题找到我我想办法解决他的精神问题才产生了这个作品这件事除了你没人能完成这个作品里的主角是我的一个交情很深的朋友我在他的地盘吃住了一年非常了解他的状态之后才拍的我觉得的镜头就像他们的朋友一样他们那种看待世界和生活的角度和态度都是我想展示的我们在一起经常互动不存在主客体关系我很享受那种感觉换别的艺术家或许不会把这些东西拿来当作品我和他们说艺术的时候是认真的是一种恰到好处的认真我们和其他人谈艺术也一样都需要根据对象来说话至于他们怎么看待我的职业……他们应该觉得我在没发财之前不算什么职业吧里边拍到的他们的状态可能是真实的但也有可能是他们演的我也没办法判断不过我觉得有外力施加就构成虚构片子里那种氛围确实有一种文学感得安静看完的人才能体会得到。《债主之梦原谅都是分了四屏其实我也有考虑过做成一个视频不过叙事上确实有点难分屏是一种偷懒的办法但我的剪辑都是根据素材的感觉和我的叙述需要来进行如果将来条件允许我也许会把戏曲和电影弄到一起玩玩

在广州生活和工作都是一种被流放的状态工作不正规做作品也不正规因为对于艺术家来说工作只是为了存活下来那么做什么工作都不会特别用心而创作很多时候是因为真的想做才做展览机会少卖的机会更少所以都不着边不过在这边生活比较方便也比较安静我最近比较少出门偶尔和祈福三宝张嘉平宋拓汤大尧见见面去时代美术馆和录像局可能会碰到其他的艺术家朋友)、或者去珠海找朋友吃海鲜我好像没得选择在没有工作时就像一个职业艺术家”,但很多时候我还是需要去工作所以我大多时间里是业余艺术家”。不过条件允许的话我还是希望成为职业艺术家”。

如果我觉得我需要在北京生活并且可以活下去那我就在北京生活我觉得北京很好有很多很好的朋友他们给我很多帮助我非常感谢他们因为我还没有正式在那里生活所以不确定会不会对我的创作产生影响我觉得可能是北京的艺术系统比较完善艺术家的作品流通的比较快生产量和需求量都比较大所以有一部分艺术家受害其中吧我觉得很多事情都是看个人我们雷州话说是牛去京都是牛”(指的是牛逼的人去到哪里都牛逼)。

— 文/ 采访/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谭平谈画画谭平作品展

2015.07.13

谭平,《历史》,2015布面丙烯,300x400cm.

艺术家谭平的个展:“画画谭平作品展于今格空间开幕在此次个展中艺术家将抽象的语言与行动性之间的探讨推向了绘画过程与结果的主动性关系上通过对画面的覆盖进而引发思考最终把行动性引向一种心理动作展览将持续到813

尽管我之前的创作涉及到时间性与行动性但大部分观者看我的绘画是出于一种结果”——总的来讲这是一次与结果相关的展览它不同于之前的素描或者说中国美术馆的那根线所着重强调的观念性这一次的绘画展首先提供了抽象绘画体现出的种种直观印象绘画性平面性色彩点线面关系这都是抽象不能逃避的东西作为绘画的结果或结束来看作品倾向于抽象的语言与形式但从绘画的过程行为性来看其维度更强调的是一种心理的对抗关系可以说是一种连续覆盖连续对抗的关系如此来看抽象的概念反而变得模糊绘画所体现的当代有效性关系随之加强

直观画面的结果与强调过程之间的徘徊状态本身就相对矛盾通常画一张好的画也带有一种惯性如果想对此做出改变必须通过一些新的观念的介入包括新的方法手段时间性的运用最终使得所强调的结果产生不同如果让我做一个纯粹的行为或观念的艺术家这好像又不是我要的

从这一次绘画展的覆盖来看它并不是在画得过程中为其结果去强调连续的修改而是对过程的连续消解不管是针对传统还是绘画语言覆盖本身就带有一种消解——用一种破坏的方式进行介入然后不断的消解不断的破坏这里的覆盖是脱离一种完成的动机对我而言它鉴于一种习惯的同时又是对这一瞬间的过程和心理进行消费消费就象征着覆盖不是为了让某处达到合适只是为了这个简单又严肃的动作也可以说这一点和之前富有时间性的作品是贯穿在一起的最终重要的是把覆盖这一单纯的动机提取出来反复放在画面中这和自然而然的本能是不一样的

我在覆盖的时候有两种心情一种心情按照惯性来讲是希望得到一个更新的东西;另一种是当你把一张看起来很漂亮的画盖掉的时候这种纯粹有一种莫名的直接与快感当这种动机和主动性达到了这时的抹掉使得绘画的短暂结果变得并不重要了之前的结果也被瞬间所消费这里的心情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精神反而身体性在这里显现出来了通常我会站在一个固定的地方不动在这里建立一种身体性的尺度这也是给自己一个限定这里的限定看起来更像是用绘画本身来消解之前的画它为前一瞬间的绘画提供一种设定时也同时去精神属性既然画面不以强调结果来呈现那它所体现的可变的尺度在承担设定时又带有某种阻碍阻碍就会产生偶然

总的来说这次展览的绘画是处于添加个性的线条与被进行覆盖的反复过程中画面中的线条像是一个极其个人的东西它是一种的存在时刻与他者形成比较覆盖往往是一个带有共性的东西它可以掩盖个性我认为线条被画在纸上是极微观的在画线条时这种直接的过程使得思维的过程拉长了——画直线只是为了快速达到一个目的这种体验就会相对弱如果速度放慢两倍到三倍这时你会把直线的概念忘掉所有的体验都会集中在这样一个判断上这是非常个人化的线的快更像是本身附加的思想线的慢会在其后产生思想快更像是一种惯性但快与慢的差别往往在绘画的结果上是很难发觉的对我来说不同的线也是每个人最核心不同的地方往往我们站在社会的层面看事情或者处理事情时线象征了特别个体的东西面则是社会层面中一概而论的东西覆盖的感受贴近于一种社会进步的所需而丰富靠的是个体把社会的层面与我的绘画平行来看画面中所强调的覆盖在具体导向一种结果时又在切断这种具体的趋势相当于线条在体现个性化的时候又被普遍的意识形态所干扰

今天抽象绘画的概念似乎夹在纯粹的观念和绘画性两者之间往前走抽象绝非只是对实验笔触实验方法的探讨它在保持一种绘画性时更倾向于一种动机也为绘画性找到理由同时也存在个体清晰主动的去消解这种绘画性

— 文/ 采访/李宁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刘亦嫄谈Almost Art Project

2015.07.07

Almost Art Project艺术节北京站展览现场,2015.

Almost Art Project简称AAP)艺术节北京站刚刚在位于杨梅竹斜街的临时空间闭幕这个以推广素人艺术漫画家与街头艺术为宗旨的艺术项目集合了接近60位艺术家与超过300件的艺术作品提供给观众某种在当代艺术之外想象艺术的另类可能在这篇访谈中,AAP的创始人刘亦嫄对该项目的缘起运作过程以及未来发展发向进行了详尽的介绍

从有Almost Art Project这个想法到最终实施总共用了七八个月的时间刚开始的时候是因为做公益展览结识了一些特别的艺术家像在美院地下室里工作的汪化我发现她特别呆得住跟一般人不一样感觉既然能遇上这样的奇人全国肯定还有不少这样的素人艺术家筹备工作从去年11月开始先是通过网络搜索关键词但更有效的方法是利用周围的资源比如在朋友圈转发信息所以这次参加展览的艺术家很多都是艺术圈内人的推荐——很多艺术家都有家属在做艺术因为这层关系让这些素人更容易被发现这和国外的情况很相似另外我们找到了南京天成艺术中心他们是一家专门为精神病患提供创作条件的空间这次展览中有14位艺术家来自这个机构

我们针对作品会进行筛选以及和艺术家本人聊天我们对于艺术家最基本的标准是未受过训练但又特别有创作冲动和表达欲望的人他们不像职业艺术家那样必须跟着画廊博览会以及双年展的档期做作品他们是完全自发的全靠自己的喜好来创作而且有着不可抑制的热情——之前说到的汪化就是觉得自己不画画会死掉的人我们找到的很多艺术家都是如此这跟我做记者时采访过的职业艺术家很不一样

举办这个展览我们肯定希望让这些艺术家进入所谓专业人士的视野而且我们的展览也确实吸引了很多艺术家前来参观比如叶永青他就很喜欢这个概念觉得展览中的每个艺术家都比自己牛前两天参展艺术家之一的龙荻的父亲龙全也来了他也是老一辈比较有名的艺术家但看这些作品时非常仔细特别是精神病患创作的作品对于专业人士来说这部分确实超越了他们的想象范畴当然也可以说纯粹的东西比较动人有意思的是展览期间我收到了很多来自各处的推荐全都来自奇人”,展览结束后我已经安排了去看这些人的作品艺术圈的人往往最早关注这类艺术例如在法国就是由艺术家杜布菲(Jean Dubuffet)开始的我们这次活动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艺术圈提供一种另类的可能性同时帮助这些艺术家让他们有发声发光的机会

这里的每个艺术家都有故事汪化不用再说关于她的纪录片已经在法国拿了奖再说一个刘永和的故事他是个裁缝去世的时候家人开始清理他的东西恰好有一个服装设计师进了这家裁缝铺随即惊为天人这些东西就被她给收回来了还有一个李忠东自从跟家人说去韩国打工已经两年杳无音讯他工作室里的作品也不知道是否被家里人处理掉了但所幸有其他艺术家更早发现了他买下了部分作品其他的作品也用影像做了记录我们的出版物很多都是靠这些记录来呈现的

对于AAP刚开始我想开展三个部分素人漫画街头她们都是我感兴趣的点所以我要凑在一块非常任性的走自己的品味漫画家烟囱说你为什么不好好做你的素人我说很简单这些东西都太圈子化漫画永远只是漫画单独做一个展览来的永远还是那些人关注的永远还是那些作品没有办法扩大影响力或者没有办法扩大受众但在这个项目中来看素人的会顺带看漫画看漫画的会顺带看素人无论你初衷是什么都顺带对另一领域进行了关注这才是我想达到的效果对于之后的操作方式我希望每次都能和这三个领域内的专业人士合作让他们策划但我希望这三个领域可以永远交织在一起

关于销售因为我不太愿意勉强艺术家所以这次展览的大部分作品是不售卖的卖的也基本与艺术家商量着定价非常自由我觉得销售没什么不好对于很多素人艺术家来说反而是特别大的鼓励他们会觉得受到了关注和喜爱有人愿意花钱购买作品是对自己能力的肯定这对推动他们继续艺术创作与增强信心十分重要不过销售所得的资金不足以达到收支平衡所以未来我希望有更多的赞助介入这也是为什么最后把AAP定义为艺术节因为她不同于一个商业的博览会目前AAP已经确认9月初去上海巡回希望也能在成都发生

— 文/ 采访/杨北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