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冬冬谈胖子展及其策展理念

2015.09.26

"Fat Choi"展览现场, 2015.

近期在A307与分泌场同时举行的“Fat Choi” (又名,“胖子展”),以一种不严肃的态度假借身份认同这一尴尬且现实的当下状态邀请参展艺术家们建构了一个临时的共同体在访谈中策展人孙冬冬借此展览对其策展方向理念以及近期的计划进行了的介绍

胖子展的正式名字是“Fat Choi”,挪用了粤语发财或者发菜的英语音译之所以又被称为胖子展”,是因为无论是策展人还是艺术家都必须承认自己是个胖子显然在这里,“胖子不是一种形象而是作为了一种身份”。绝大多数的男性艺术家是我主动邀请的我也邀请了一些女性艺术家参加但对于女性而言被称为胖子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最后只有一位看上去并不胖的女艺术家参加了展览但展览规则既然涉及到身份认同并且对于绝大多数现代女性而言她们对自己身体的形体要求似乎要更为苛刻一些所以她的参加并不破坏展览规则——也因为有了这位女性艺术家参加使得整个展览在艺术家性别构成方面看上去政治上正确了同时我也邀请了一位女策展人邹姝联合策展也因为她的豁达与认真,“Fat Choi”798艺术区A307的布展工作得以顺利进行也使我分身出来忙于另一个在分泌场的现场至于参展作品是否要以胖子作为主题我并没有向艺术家提出明确的要求但许多作品还是对胖子做出了回应大致可以总结为食物空间膨胀以及对胖子形象与生活的具体描绘与表述作为策展人之一我认为“Fat Choi”整体上是一件作品它戏仿了当下艺术系统内的展览生产煞有介事的制造出一种虚假的共同体正如我在展览前言里提到的其实我们的生活是具体的与之相比我们看到的展览制造的联合绝大多数都可以归于一种职业行为——职业似乎成为了我们唯一身份——“Fat Choi”也有这方面的隐喻所以展览中的娱乐比如穿着充气的胖子服看展拍照就是想让置身其中的我们暂时告别一种职业状态也可以说是一种自嘲

在这种自嘲中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分裂它也直接显现在了2013年的ON | OFF展览的主题上关于分裂我想举一个例子通过观察1989年之后中国思想界的分裂就能意识到当代世界的复杂性虽然目前为止我仍然比较关心与我年龄相近的艺术家实践但我也开始认真思考一些前辈艺术家的实践并试图通过写作的方式去厘清或许我正在试图从历史角度找到一种重构共同体的方法简单的说在一个全球化的复杂语境中我们是否还相信人类的解放”,是否还将其视作我们的愿景否则艺术就是纯粹的审美之物了。926日在广州时代美术馆由我和梁健华策划的石青项目腹地计划”,可以说是我策展生涯的一个端点对我而言算是一次积极主动的尝试在我未来的工作计划中有一个关于绘画的群展项目以及一个类似于ON | OFF这样的展览计划也正在构想中两个展览也想测评一下我们艺术系统自身的能量与共识也在测试自己的弹性

— 文/ 采访/贺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吴俊勇谈光的肖像

2015.09.22

吴俊勇, 《光的肖像》,2013, 双屏动画装置,03'00''.

吴俊勇1978年生于福建莆田先后取得中国美术学院版画专业学士与新媒体专业硕士学位现任中国美术学院教师他的个展光的肖像目前正在北京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进行展览以光为线索串联起吴俊勇创作于2010-2015年的动画装置作品从作品的呈现中可以看出艺术家逐渐从直接的政治批判与现实影射转向表现奇幻隐喻的世界采访中吴俊勇向我们介绍了他的创作轨迹及有关本次展览的构思。“光的肖像将持续至105

我出生于福建莆田在极其浓郁的民间艺术氛围的浸染下长大我生长的地方到处都是寺庙宫殿社戏游行也特别多家族里有很多人都从事与此相关的手工艺行当所以我从小就画了不少传统题材的东西成长中另一个信息来源便是地摊上的红色书籍我研究了大量的工农兵美术手册和苏联美术总之上大学以前我的信息接收是极度封闭和狭隘的甚至到大学毕业时我的理想也是成为一位精通飞禽走兽山水花鸟人物楼宇各种技法的连环画艺术家希望能创作出既带叙事又可出版流通的作品后来互联网的出现和随之而来的信息浪潮使我几乎天天趴在电脑前浏览各种新奇网站研究各种代码下载各种资料于是我开始利用网页创作多模态作品使用Flash创作互动作品并利用SNS平台进行自媒体等最近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创作似乎都源自于自身对不同媒介所作出的反应背后的推动力则是——上大学前的成长经历所构成的记忆成分与上大学后在知识架构层面上方法的掌握和价值取向的确立——这两者的相互杂糅彼此作用创作过程中记忆的部分会不断冒出渗透进作品的每个细胞中

本次展览以光的肖像为线索涵盖了我从2010年到2015年创作的动画动画装置等作品光的肖像》(2015)几乎所有图形都直接取自谷歌艺术计划同时我以双屏结构呈现出某种双眼的蒙太奇效果蒙太奇是时间线上的叙事魔法而空间上的蒙太奇也非常有趣好比是左右眼间的叙事游戏2008年的作品蜘蛛的圆周我使用了望远镜的两圆结构这使我发现左右两圆间存在着同步蒙太奇在此之中蕴含着另一层视觉能量。《光的肖像便旨在强化这种左右间的视觉叙述

2012年创作的九屏动画千月到今年的月升》,这些作品中一个共同的元素便是月亮月光属于夜晚不同时空的不眠者都有各自不同的故事月蚀是地球的投影是人间情绪的刻度同时我也很喜欢自己作品中一个人抓住一道闪电的形象——这也是光的肖像作品的源头闪电的图案由两个三角形拼接而成它是两道光的碰撞是灵感的秘密每个人都是一道闪电正如每个人都是一分钟的明星无论是月光还是闪电之光光本身并不具有实体它需要借助他物来揭示自我的存在因此我对于物理层面的光的采集和栖身于文学化意象中的光很感兴趣布展时我设想了光影剧场长卷园林三个概念我希望观者穿梭于展间时每一步都能看到两件以上作品作品之间如光晕般互相渲染近期我比较偏向于在作品里搭建奇观不可解读又引人入胜构建出一个出神的世界——启示总是来自不思量就像在月升行进的队伍究竟去向何方我并无从知晓终点不重要终点只是另一个起点重要的旅途中的狂欢

— 文/ 采访/钟若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陶辉谈自身创作

2015.09.16

陶辉,《多余的》,2015高清影像彩色有声,1932.

艺术家陶辉1987年出生于重庆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于北京他的个展正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进行在这个由新旧作品组成的展览中我们可以明确发觉艺术家对于由大众文化提供的叙事经验的改造与提炼而由此形成了某种崭新的沟通模式与图像风格在这篇访谈中艺术家探讨了其创作方法的来源以及对于影像艺术的独特理解。“新倾向陶辉将展出至1019

我读油画系有点儿误入歧途”。因为我最开始是想学电影或者电视制作的但高考时因为文化课的问题最后进入了川美的油画系——但在大学阶段我还是想进行所谓的实验影像的创作我认为最终这个选择的结果蛮好的——如果进入了影视工业我觉得自己做的这些东西肯定没有机会

至于对于电视的兴趣有一个原因在于对我来说启蒙媒体就是电视小时候爸妈上课我一个人在家那时在农村只能收看一个电视台每天很多东西都是重复的但在那种情形下依然觉得它是一个窗口从中可以看到与你生活很不一样的另一个世界后来便形成了某种习惯就是每天放学回家都要看电视——我们这一代很多都是这样成长在一个图像的时代杂志电视网络都是图像的来源而且是碎片化的图像

对于肥皂剧和电视剧的关注一般精英的观点当然是批判性的但我觉得不能把它们完全否定掉电视剧一直在与时俱进”,与大众联系非常紧密这些被文化人觉得恶俗拒绝去触碰的事物我反而可以在里边找到一些不一样的角度这也与我从小的经验相关包括我母亲还有我祖母那一代女性这种戏剧性的影响已经深入到了她们的日常生活里展览中有一件作品其实同我母亲有很大的关系:《演技教程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我与母亲的对话她是特别戏剧化的一个人特别爱看琼瑶剧湖南台——我的胎教就是87版的红楼梦》。她看电视剧的时候经常一边看一边哭我跟我父亲就经常嘲笑她太入戏”。我曾劝过她不要太沉迷于电视剧了不要模仿人家她却说我并没有模仿他们是他们在拍我而已”。因此我就在考虑我们的生活跟这种戏剧性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是我们模仿他们还是他们在复制我们

演技教程就跟这个有关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学习表演”,其中有真有假很像红楼梦里讲的假作真时真亦假。”情绪夸张很简单反而越自然越生活的表演越难我的作品很关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我母亲平时也很安静但她的安静都带有很强烈的情绪——她的皮肤已经成为了一张面具发散开来我觉得每个人都一样都在表演甚至你的器官都已经在表演中独立了皮肤做皮肤的事情心做心的事情有一种外在与内在的关系我觉得所谓当代艺术中的表演还是比较平面我希望在自己的作品里呈现一种更全息的东西即是说你把某一部分砍掉了还是可以看到完整的形象

多余的其实是演技教程的一个延伸多余的中观众看到的可能就是那个故事但对于我最重要的部分是旁白也就是我对这个故事的分析拍摄故事只是我的一个材料而已我从小就对故事或者说表演故事很着迷这个作品和我以前的作品在制作上还是有很大区别我之前拍摄没有具体的纲领很即兴只有大概的想法比如大致一个怎样类型的故事现在比较工业化一些存在基本的流程不过多余的在后期也调整了大概50%的内容比如一些情节发生的顺序或一些比较细微的部分都已经较最初的设想发生了改变另外我在现场也会根据演员的表演状态做临时的改动

多余的中那种比较癫狂的状态很有情绪但我不想让她像普通的电影或电视那样具备一个确定的高潮点我觉得电影电视跟录像的最大区别在于前者需要在最后给予观众情感上的满足但我又恰恰回避这一点我不希求为观众提供很明确的观点或信息虽然我的经验可能来源于电视但我试图提供的是现象或者我制造的情绪并且让这情绪混杂在一堆现象里你可以从里边挑你喜欢的部分我很反感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判断这其中有很大的局限性

一个人物与七段素材是某种叙事上的努力把声画分开让观众做一次创作我一直想在叙事上做一点儿不一样的事情至于形式或媒介上的选择我其实不太在乎最开始候选了十个片段但因为制作费的限制最后只把其中的七段拍了出来在展场中我希望能够尽量保持环境的黑暗但又要让观众意识到车站的存在让人家感到这是一个既私密又有公共性的场所外面的空间我之所以没有用白色的墙是因为白墙依然是物质的而我希望它是一个抽象的空间所以我加了一道光墙包括在多余的中把背景去掉变成白色也是同样的考量只留下表演的部分

你可以说我的创作是某种研究”,但研究不下去了我就开始杜撰我的作品不可能过于真实”,或者不可能完全正确”,因为我试图建构某种亦真亦假的全息”。

— 文/ 采访/杨北辰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倪海峰谈“Asynchronous, Parallel, Tautological, et cetera”

2015.09.14

倪海峰,“Asynchronous, Parallel, Tautological, et cetera”展览现场,2015. 图片由艺术家与藝術門提供

目前工作并居住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和中国北京的艺术家倪海峰1986年从浙江美院毕业后便加入了70%, 25%, 5%”的艺术团体85新潮实践中的重要成员他的创作关注文化体系中的互换回归语言和生产虽然此次个展“Asynchronous, Parallel, Tautological, et cetera” 不能称为艺术家的回顾展同时展出的作品跨越了艺术家三十年以来的工作在此访谈中艺术家就全球化背景下的艺术生产个人身份的认知和贯穿其作品中的符号做出了深度的讨论

我不太喜欢回顾展此次展览的用意是想通过选择不同年代的作品探讨其背后的时间或历史进程我希望在这样一种前景和背景的互动中观众可以同时重新解读我们所经历的时代文化及其那些作品本身1980年代末至今我的作品中延续的讨论着东西方文化的兼容我从一开始就认为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是一种人为的构建这并不是说两者没有差异而是说把差异作为先决条件是一种建构身份认同的问题在我自己身上应该是一个不断颠覆的过程。“生活在别处从初期的地缘文化意义逐渐转变为一种人生哲学一种更广泛的生活在别处”。也就是说一个人应该有能力在家中生活在别处”,或者说一个艺术家应该在艺术史中生活在别处”。此次在香港的展览我并没有着重讨论艺术家身份尽管在香港身份民族国家和文化仍然有其后殖民时代的合理性展览中选择了几件有关身份政治的作品意在体现自我及其解构个人与时代大历史进程之间的复杂关系至于是否符合时宜我认为这取决于个人的定位处于潮流之中或是潮流之外置身于一个业已过去的潮流之中当然是不合时宜的但如果置身潮流之外我们会发现许多曾经被过度讨论的话题仍然有其具体的地缘政治和时代的合理性

过去几年中我在北京的作品项目比较关注生产比如亚生产这件作品是基于在全球化经济体系下对艺术生产的一些反思与回应此次展览中生产或是视觉景观的呈现并不作为重点但这并不意味着对全球化艺术生态的认同应该说全球化艺术生态已经是一个现实但是艺术家仍然可以对其进行分析质疑和批判任何一个现实都是不完美的人类就是在对自身的质疑中进步的关注生产和劳动不是此次展览的主线索但它们仍然是我所关注的问题之一比如说展览中的拆解同义反覆就是讨论生产的形式通过劳动的错位讨论知识生产著作权和劳动的关系一个艺术家关注的点可以很多也许这些散点都是某个复杂整体的各个地方我只是对事物的复杂性感兴趣

符号和数字一直是我创造中一种贯穿的视觉线索这些可能对观者提出了很大的挑战——观者很难从中直接提取某种意义真理但是其实数学和符号挑战的不是观众而是认识论本身阅读不一定必须从对象中摄取意义阅读完全可以在其自身的行为中产生意义从某种意义上看我们可以把意义和真理分离开来因为真理可以是没有意义的按维特根斯坦的说法真理是同义反覆是一种特殊的表述结构一种重复的强调我的作品同义反覆来自英文的tautology,该词的原意是不必要的重复”, 同时在哲学上意味着必然的正确”(necessarily true)。这一作品的题目受博尔赫斯一句话的启发说话是为了堕入同义反覆(to speak is to fall in tautology)。作品纪录了一个女性裁缝分别在艺术史的四个页面上重复缝纫似乎是两种劳动在协商与对话——日常劳动与艺术史中的创造者的劳动我们能否把叠加在艺术史文本上的符号看作是一个劳动者的沉默的同义反覆人类生活中充满不可言说的真理”,只不过在以逻辑哲学为主导的理性文化的认知系统里不能被表达的真理是无效的从某种意义上看一个艺术家的工作是颠覆这种对真理的表述让真理显现其自身或者让无意义显现真理的质量

这次展览的最初想法是为观众提供历时或者说历史的线索但是这一历史的线索不应是单一的线性而是多重的多元的一个由平行的多线条组成的时间历程这个展览的题目可大概翻译为非同步平行同义反覆及其他”。展览标题(Asynchronous, Parallel, Tautological, et cetera)隐喻了我的创作——个人历史和社会大历史之间的紧密关系以及这三者的复杂性观众也可以把它们理解为我创作的主要线索因为我觉得时间(asynchronous)、地点(parallel)和意义(tautological)囊括了存在的全部内容我接下来的创作仍然会延续我一贯的立场继续质疑对真理的表述

— 文/ 采访/贺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郭煕张健伶谈大航海

2015.09.01

张健伶郭煕,《一个隐姓埋名的惯逃犯》,2015艺术家书,A4尺寸.

由艺术家郭煕与策展人张健伶共同发起并实施的项目大航海刚刚在上海香格纳画廊进行了发布活动展览预期将于年底开放在不久后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想象力学实验室的展位上也会呈现部分作品在这个野心勃勃的项目中两人试图通过环球航行的形式利用各种形式创造与文本罗织营建起某种介于虚构与历史间的复杂叙事体验在这篇访谈中他们为我们介绍了该项目的缘起背景以及实践中的各种具体案例

大航海项目的契机是去年我们在太平广记展览期间的一些讨论而郭熙近期的创作计划是和大海和蓝色有关的当时研究了一些关于大海的话题比如在海中消失的身体”,后来成为大航海中的核心其中两个重要的人物一是亚瑟·克拉凡(Arthur Cravan),他有着多种身份诗人拳击手造假者王尔德的侄子无自我的自我鼓吹者”、达达式的煽动者自我生命的真正作者他声称自己是“20个国家的公民”,战争期间伪造了一个又一个身份自如穿越欧洲的国界线如同隐形人一般同时不断地重新发明自己从身份与城市中逃离他说丑闻即是荣誉”,这个一拳未出便获得法国拳击冠军的寸头诗人用自编的杂志惹恼独立沙龙的艺术家在杜尚小便池的首展现场公然挑衅观众……1918他驾船从墨西哥湾出发前往阿根廷与妻子女诗人Mina Loy)相会最后消失在了萨利纳克鲁岛另一位是荷兰艺术家巴斯阿德尔(Bas Jan Ader),他只身乘坐海浪号(Ocean Wave)穿越大西洋的时候也消失在了海上后来人们在爱尔兰海滨发现了他乘坐的黄色小船然而不久之后这艘被重新发现的小船又再次消失我们经过一段时间的谈论决定把我们共同关心的话题写成预言它们分布在环球航线上而我们的旅行就是就是去海中见证这些预言的发生从去年夏天开始我们一直在进行讨论并开始寻找支持我们这次创作的机构在接触了想象力学实验室之后对方决定全程资助我们完成这个项目

太平广记以叙事与虚构作为媒介与思考空间作为一个策展计划并没有随展览而结束参展艺术家作品中不同的回应方式以及前期走访中他们聊起的大小故事都给留下了许多念想夏天在京不找边际的聊天慢慢变成了一些放不下的色调和异想我们都强烈感到必须出发后来我们有了蓝色三部曲的轮廓并决定在近年渐次展开,《大航海是启始篇章在邮轮的选择上我们检索了所有的全球航线发现歌诗达大西洋号三月五月的航行将是第一个从中国出发的环球之行从萌生想法到航行归来我们撞上了不少奇妙偶遇感谢想象力学实验室的全程支持和歌诗达大西洋号的航程支持令我们有机会带回这些故事

作品和旅程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很清楚去年我们在大航海预言发布中以12则预言作为作品展出它们是折射主题的种种路径同时铺陈了将被击中的命运感创作者则以见证人的角色沿途目击它们的发生并带回视觉化的物证盘踞在主线周围的是一千个角色的故事和他们各自拥有的邮包他们是12则预言的旁证近年我们将逐渐在图像文本事件的星团中把他们下载到不同的作品形式与展览现场中旅程本身交织着计划与随机巧合与落空它首先是一段共同度过的生命时间而不是等待被执行的脚本这意味着一种难以回避的推迟滞后”,不可预计的部分常常是令人费解的遇见”,这些难以名状的时刻“……把我们驱赶到一种奇怪的欣赏——充满反光曲线灵感而无法达成理解”(在角色故事一个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人我们试着描述这种感受)。太平广记之后频繁的讨论几乎是日常生活的一个部分从大量的图片文字身边正在发生的事件中连结大航海的蛛丝马迹一本关于亚瑟·克拉凡的漫画巴斯阿德尔失踪后的警方笔录约翰·哥特弗雷德·赫尔德的旅行笔记劳申伯格意大利之旅中的摄影博尔赫斯目盲后的旅行札记纯真博物馆里的物件……这些都形成了某种共同回忆”,很多时候我们更像是两个讲黑话的双打运动员策展与创作的角色之分变成了两个同行者一起干件兴许有意思的事

海洋是储存神秘的所在尽管人类科技的进步不断稀释着神秘在世界中所占的比例海洋却还是存留了一片可供幻想的空间人类用现代科技仍然无法找到沉入海底的马航370,从某种角度这似乎也重新召唤了这无尽的蓝色在人们心中的神秘与可畏

关于克莱因蓝他在艺术朝向非物质的演化中提到几个影响源引导他进入单色绘画与非物质的思考除了德拉克洛瓦马列维奇蒙德里安与令他无比动容的乔托壁画外他最喜欢提及的则是加斯东·巴什拉空气与梦书中的段落,“只有在蓝色的空气中人们才会感到世界在最广袤的梦里仍是可触知因此世界远在一面透明镜子的另一边一个想像中的彼岸纯粹而无形……”。跃入虚空以及在巴斯的一组坠落行为中我们更关心的是其中的动作一个反重力的徒劳身体肉身至轻的存在一个浪漫化的悲剧主角被定格的伊卡洛斯,在眩晕中飞翔与坠落的姿态合而为一

讲故事是远远早于文字的原始冲动是对经验与感知的留存传播与更替而远方来客所讲述的故事总是引诱着人们不断地出发几乎所有的创作门类都曾或将永远受到一种潜在欲望的推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讲出故事小说创作是其中的一种形式大航海小说是我们行程中持续的偶遇例如人生拼图版》,《暴行展览》,《第四十九批拍卖》,《风景画家的片段人生等等它们在各个阶段诱使去我们探索更精微更具感性质地的叙事结构从创作结构上一段真实的航行为虚构与叙事的展开提供了一个容器在这段时空中所有的角色相遇故事随之发生所有的包裹从沿路寄回如同尼埃普斯按下快门后时隔七年才成功获得固定下来的正片角色与邮包亦处在黑暗的等待中直到被打开从创作初衷上我们曾选用两幅绘画来代表创作计划中大浪漫的基调:“雾海浪游者尤利西斯的凝视”,而如今我们是否奢谈未知无限与浪漫关于全球化”,统一性与均质化的直观感受的确时常出现但我们不希望将抽象的全球化讨论预置到观看与感知之中

— 文/ 采访/富源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