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鼎谈龙争虎斗

2015.10.30

张鼎,“龙争虎斗演出现场,2015.

艺术家张鼎先后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与中国美术学院目前工作生活于上海张鼎的艺术实践常以个人项目的方式呈现包括录像装置绘画现场表演等近期在伦敦ICA的个人项目龙争虎斗”,是艺术家继2014年香格纳北京一场演出之后的又一次现场表演项目通过线上公开征集的方式张鼎邀请了26支英国本土以及来自德国美国等国的乐队与音乐人参予现场演出展览期间张鼎将ICA剧院转化为巨大的镜屋在镜阵和吸音体装置之中每晚都在两支风格迥异的乐手之间进行一小时的即兴合作表演整个演出共持续了两周

这个项目名字来自李小龙的龙争虎斗》,这部电影我看过很多次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尤其喜欢它的英文名:Enter the Dragon,比较符合在全球化的当下中国与整个世界的关系。2014年时我在香格纳画廊北京空间做了一场演出”,当时邀请了中国的四支重金属乐队参与因为我想尽量找到与1991年莫斯科红场摇滚音乐节(Monsters of Rock)演出风格接近的乐队来复制这场演出红场演出对我以及对中国一批做摇滚乐尤其是做金属音乐的乐队都产生过很大的影响——她发生的情况与我们的社会背景相近又与苏联解体前的政治意识形态有关从人的身体听觉体验出发你能感受到一种力量性的东西。“一场演出作为与音乐有关的项目其灵感就来自于这种最直接的身体反应。2013年为了准备北京的项目我又重看了一遍红场演出的录像虽然相对冷静很多但身体还是有一种强烈的反应那种强大的力量还在这也给了我一个想法这种煽动的情绪与音乐的节奏都没有变唯一变化的是人于是我便开始思考是否情绪是可以被复制的

ICA最初的想法是希望把一场演出直接搬到英国来但被我否决了原因在于我们与英国的文化背景不同英国又是盛产音乐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他们和我们在某些方面没有共识首先他们没有社会主义背景其次大家听音乐的背景也不同我们很晚才接触到这些西方摇滚乐再次红场演出的传奇所谓一个音乐节瓦解了一个体制的说法对他们无效因此我觉得没必要把北京的项目搬过来而且我一直试图开展某种开放性的工作于是就谋求与英国本土的文化合作这次英国的项目一共邀请了26支英国本土乐队参与前期ICANTS Radio通过线上平台帮助发出公开征集接着NTS Radio从应征的100多支乐队中选出40多支最后我确认了26

这次在ICA的做法其实有点”,因为一般来说现场音乐演出时舞台大多是开放的但我故意遮蔽了很多东西持续旋转的镜子把两个舞台都挡住了不仅遮蔽了观众与表演者的直接交流也妨碍了两个舞台上表演者的即兴音乐交流现场两个舞台面对面的设计本来是为了对垒——彼此能够看到对方才会更好的激发与配合——但我并不想这么做在现场你可以看到很多镜面造成大量的光的反射使人产生眩晕的感觉这其实很刺激观众和表演者都可以看到自己却很难穿过镜子看到对方音乐人实际上是在一种半盲的状态下进行表演这是很大的挑战

对于人为设置这些屏障的想法其实电影龙争虎斗中最后一个场景是灵感来源李小龙在镜屋中打斗时四周都是镜子他在寻找敌人但却找不到敌人只能看到自己他最后要取胜时只能忘了自己所以他把镜子破坏了——其实在演出现场我很希望看到有乐手把镜子给砸了但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乐手敢打碎镜子对我来说李小龙的电影是一个出发点但在这个项目中我最希望创造的是一个平台完全开放让更多的人可以参与进来可以不断生长我所营造的这个空间以及结构就像开源代码一样别人可以再去使用观众不再是简单的去看一个”,而是去感受物的塑造感”,去感受艺术家的概念与情感

对这个作品我没有什么预期因为我在尝试一种新的方式我很愿意去冒险这两年我比较关注的问题是艺术家是不是不重要我更愿意把自己当作一个制作人”。你可以去制作一件事引入更多的资源变成一个平台大家可以互相交流释放出更大的能量我要把很多事情简化简单到一定程度才可以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ICA的这次展览我没有称之为个展”(solo exhibition),而是项目(project),这样才能有延续同时也是对所有参与项目的音乐人的尊重

— 文/ 采访/窦子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陆扬谈陆扬妄想曼陀罗

2015.10.23

陆扬,“陆扬妄想曼陀罗展览现场,2015.

陆扬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新媒体系目前工作生活在北京和上海在作品中她试图令宗教医学生物学神经学等领域中不同概念交融碰撞并显露出对青年文化流行文化以及亚文化的独特体察个展陆扬妄想曼陀罗呈现了移动神佛陆扬妄想曼陀罗两个系列的新作品包含录像摄影装置和雕塑主题延续了她一直以来对宗教和科学的关注这是她在北京公社的首次个展展览将持续到2015113

移动神佛陆扬妄想曼陀罗是这次展览中呈现的两个新系列作品两者都是从今年年初开始制作的后者比前者做的早一些但由于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把移动神佛的制作日程提前了

在拍摄移动神佛的过程中挑选模特是一个重要环节我选择了一些不同肤色和人种的壮汉观众可能会因此进入一个圈套从人物形象猜测他的宗教属性如果是白人就觉得是基督教但其实并不是这样比如有一个外形很像基督教耶稣的模特他的光环其实来自真言宗再比如那个留脏辫的黑人是以印度教中湿婆的形象出场我在挑选模特的时候完全没有对种族和宗教进行对应的考虑让黑人扮演原始金刚只是单纯因为他们长得像模特的背光来自不同宗教有印度教道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场景中也出现了不同宗教类型的建筑这里涉及宗教符号和种族符号的问题我故意在里面参杂各种宗教和人种并把这些属性拆散重组这是因为我觉得种族和宗教之间的界限需要被打破神的属性在人类的社会是智慧的象征象征智慧的东西不能被视觉形象界定我也并不觉得人可以上升为神或神可以降格为人

我的兴趣点有两条线索一条是宗教一条是科技同时也关注脑科学心理学神经学等领域这缘于小时候在医院的一段经历我从小就对医学很感兴趣念大学的时候开始关注一些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方面的知识从中了解到不停地刺激下脑区分泌多巴胺人就可以感到兴奋这就意味着刺激大脑的特定部位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主观感受陆扬妄想曼陀罗我幻想了自己的疾病和死亡其中探讨了关于深脑部边缘系统大脑内部结构和内脏系统等医学概念从宗教的角度来说这是对人体的三十六不净的观想片中出现的医疗仪器叫脑立体定位仪自七八十年代被发明以来在脑外科手术中很常见这台仪器可以针对不同动物的脑部结构定位大脑区域从而用导管导入麻点进行刺激通过立体定位仪可以开启大脑无限的可能性刺激大脑前额叶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特质从医学上来说人类行动和大脑激素分泌有很大关系通过这个原理我联想到如果性格和大脑联系如此紧密意识会否存在于大脑里面那么从宗教上来说心识或神识是否也存在于大脑里于是在立体定位仪的基础上我又创造了一个光环定位仪——开启神的光芒然而如果从宗教和医学两个角度一起解释人的死亡那么会遇到一个问题生理器官最终会腐烂变质假如神识真的存在于大脑里它会不会和大脑一起消亡在佛教的解释里神识是一个种子而在我的理解里一个人是一台电脑大脑就是一个硬盘他的芯片就是神识

我一直在想人为什么要庆祝自己的结婚却亏待自己的葬礼何不做的公平一些在关于灵车的部分里我做了一个多媒体灵车遗像可以互动两旁的大屏幕上展示着这个人的生前经历外型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庙宇让这辆金光闪闪的灵车在夜空中飞驰

片子中还展现了我平时的工作状态一方面片中有我对无性神性死亡等各种脑洞大开的妄想另一方面我又处于一个像监狱般与世隔绝的工作环境这体现出一种巨大的反差作为艺术家来说做作品只是我的兴趣爱好在这件作品中我把自己做死了也是对自己作为艺术家身份的一种反思反思创作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是不是自己的意淫这个世界最终会被毁灭死亡和无常是生命的一部分需要平静面对和接受对我来说做作品的过程也是修行的过程

— 文/ 采访/朱荧荧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常羽辰谈自身创作

2015.10.18

常羽辰,“野蛮诗歌展览现场,2015.

常羽辰是目前生活和工作在纽约一位年轻艺术家曾就读于中央美院摄影系和芝加哥艺术学院版画系她作品中使用的媒介包括版画声音影像等在她的创作中可以看到她对质地和节奏的敏感而她的教育背景日常经验阅读及思考则使得她在实践中逐渐形成了对如何在当代做一个艺术家的个人观点近期常羽辰的个展野蛮诗歌正在北京的Between艺术实验室展出

我对铜版画有一种天然亲近的感觉这几年做版画很难说是一个有明确自觉的选择而仅仅是因为每一天醒来都想去版画工作室我的时间都愿意在那里度过铜版是一种凹刻想要呈现在纸上的线条和块面首先要在铜版上损失掉有点类似老子说的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是表面的损毁那些负的形象最终显现构成了画面这是版画的物理机制是它作为一个媒介自身的逻辑也许我原本就更在意失去的欲言又止的不在场的而做版画的劳动过程契合我这样的倾向。《这个作品是关于痕迹的也可以说它是某种形态的历史

我也做书这和我以前做视频有关——它们都是有序列的信息在时间中展开只不过翻阅一本书是一种更私人的放映”。艺术家书被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等观念艺术家引入当代艺术的语境因为它比油画更民主能接触到更广泛的人民群众然而露西·利帕德(Lucy Lippard)1970年代曾在文章中承认这一乌托邦式理想的失败人民群众似乎并不需要那么多艺术艺术家书终究仍是小众的尽管我对美术史以及它所牵连的更广泛的历史有强烈的求知欲在创作的时候却更多地依赖直觉对我来说一个想法产生要进入这个物理世界变成一件作品它会有一个较为合适的出口有时是书有时是别的有时它应当印数庞大有时则应当珍贵

声音是在芝加哥的时候开始做的因为认识了一个很好的导师,Nicolas Collins。我以视觉的方式理解声音艺术就像绘画在塞尚之后逐渐放弃了对象叙事),声音在约翰·凯奇之后放弃了旋律情节),留下的是结构质感如同抽象画中的形状与颜色音乐的感情较易理解而对声音的欣赏需要一些聆听经验近几次的演出我都用到了呼吸——它是身体的声音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然而往往被忽略我用接触式麦克风和MAX/MSP把它逐渐放大复制扭曲和重叠以至渔阳鼙鼓动地来一般地激烈这个作品是一个现场的表演这一点和版画相反——版画的制作者永远在后台我珍惜现场表演的机会在那几分钟里我会进入一个表演者的状态比平时更专注是一个非常态的体验

在芝加哥读研究生的两年比较系统地认识了二十世纪以来此起彼伏的艺术运动以及在这条轴线上我们今天的位置所谓当代”。然而在下课后和假期的旅行中我在博物馆里贪婪地流连忘返于维米尔戈雅甚至埃及壁画前以复辟者一般坚决而又伤感的心情在古老的艺术中体会着胸口的共鸣在这两种几乎背道而驰的教育中我发觉我的革命意志如此不坚定我向往那种悠远的雅致对于形态与节奏极致地追求在这种追求中事物的表面成为了寓言艺术家对材料的控制上升为哲学尽管这向往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我确实反复问过自己较之一个革命性的艺术家我更愿做一个真正的艺术家革命在我的认识里只是一片随着时移势易而变换的光影

以这种状态住在纽约好像也有些矛盾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在最热闹的都市过着荒岛一般离群索居的生活但我喜欢纽约的强度地铁里有真正希绪弗斯一般悲壮的疯子在餐厅打工的经历也让我见识了hardcore的资本主义作为异乡人的每一天都像是感光度更高的底片一样更敏感捕捉到更多信息也很有可能有一天我不再需要这些就会回来试着建立一种更稳定的生活

— 文/ 采访/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刘张铂泷谈科学恋物癖博物馆

2015.10.13

刘张铂泷张思锐,“科学恋物癖博物馆展览现场,2015.

艺术家刘张铂泷毕业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目前工作生活在纽约他的科学恋物癖博物馆”(Museum of Science Fetish)项目开始于2014先后在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布鲁克林的非盈利性空间展出了不同的版本并于近期在北京琨廷艺术实验计划进行了第三次展出与张思锐共同策划)。这个伪博物馆不仅包括艺术家执迷的失败科学实验的馆藏还在风格上体现了当代博物馆的恋物癖属性在这篇访谈中艺术家探讨了关于当代艺术与恋物癖之间的关系以及博物馆如何重新获得公众等问题

这个项目大概是从2014年的2月份开始进行的最初的起因是在一个佛罗伦萨的科学博物馆的网站上看到了他们收藏的一根伽利略的手指然后在另外一个牛津的科学博物馆上看到了他们收藏的一块爱因斯坦曾经写过的黑板当时看到的想法是为什么要将科学家身体的一部分或曾经使用过的物品像宗教圣物一样保存下来供人瞻仰科学精神本身是一种理性务实的精神这样的收藏体现出的却是一种对科学的恋物癖除此以外另一个我关注到的现象是人们在对话和写作中对科学术语的使用也越来越频繁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这些词汇帮助人们表达了一些特殊的感受或者想法但对这些词汇的使用同样表现出人们对于科学的某种迷恋而且这种迷恋已经不再是对身体物体的迷恋对概念词汇的迷恋成为了现今这个时代的恋物癖这两点可以说是做科学恋物癖博物馆这个项目的起因

这个博物馆中的内容都基于科学史上有名的思想实验”——所谓思想实验就是在物理方式上无法实现或者没有必要实现的实验博物馆中的藏品就是这些实验真正被实践过所留下的证据”,这些证据包括各种操作实验使用的工具科学家手稿研究报告档案记录以及它们在大众文化中的呈现例如科幻小说电影流行音乐漫画等等这家博物馆最终只存在于网络上没有一个实体的空间博物馆会举行一些展览和活动只不过人们了解到展览和活动的途径是通过网站上的照片——照片是一种很强的物证是一个事件或者物品存在过的证明在观看照片的时候我们的警惕性会比较低很容易把照片中的内容就等同于实际发生的事情因此照片也就成为了我构建博物馆存在的有效手段

博物馆的第一次展览是在一间公寓里面做的而这次在北京的展览空间比较大而且形式上很接近画廊所以就做成了比较干净设计感比较浓厚的样子博物馆的展览是一种合作模式因此展览会去适应相应的空间我还在考虑如果未来有可能把展览搬到学校的实验室或者陈列室这样的地方不同的地点带来的是不同的语境也能打开和不同人群交流的机会

有个题外话我前段时间看了一本书叫《Fashionable Nonsense》,这本书很有趣涉及做科学的人如何反过来攻击做批判理论的人尤其是后现代主义的鲍德里亚德勒兹等人主要观点就是这些批判理论中有很多对科学的误用就是借用一些科学术语作比喻但写的人其实自己并不完全了解术语的含义用做比喻之后反倒容易让读者更迷惑我做的这些内容可以说成是基于真实知识上的伪知识”,就是说这些思想实验内容本身都是确有其事的而博物馆的内容是根据这些已有的真实内容创造出来的

我对观众的唯一预设是希望不全都是与艺术有关的人个人的感觉是博物馆这种形式的受众面要更广泛一些它不同于画廊或者美术馆的地方在于参观后者的观众会抱有一种我是来看艺术品的心态但我并不希望观众带着这种心态来看我的博物馆而是试图用博物馆这种形式把对话的语境拓展开去在博物馆的介绍中谈到这是一个希望能让科学家和不是从事科研工作的人都有所启发的地方越来越觉得当代艺术是一个无底洞它在不断地融合和吞并各种边界科学也是其中之一现在随便一个什么东西都可以说是艺术品但反过来的问题是什么不是艺术品为什么要让一切事物都有成为艺术品的可能性我觉得有时候没有必要给这个博物馆加上艺术品的名称或者说属性它可以被在艺术的语境中讨论但我更希望的是它能够被在科学的语境在社会的语境在各种不同的语境中被讨论

— 文/ 采访/富源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冯梦波谈私人博物馆

2015.10.08

冯梦波,《毛冠鹿》,2012黑白照片,102x68x5cm.

武汉这座城市对于标本体系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推动意义几乎半个中国的博物馆或科研机构所藏标本皆出自于位于武汉的标本世家——唐氏家族之手这种渊源也为艺术家冯梦波为上海自然博物馆拍摄的私人博物馆系列在武汉的展出平添了某种特殊意味。2010917日正午,艺术家冯梦波第一次来到旧址位于延安东路260号的上海自然博物馆自此,他将这里视为只属于他自己的私人博物馆”,并在两年时间内为这间博物馆拍摄了一组照片该系列作品于2012年首次在沪申画廊亮相艺术家对于私人博物馆丰富细节的把控在今天依然透露出浓重的个人情愫展览于武汉鼎韵艺术沙龙展出至1018

私人博物馆的项目历时两年陆续去拍摄了四次每次相隔半年时间其间一直在反复修改观看这些照片项目开始的十分偶然。2010年时我在上海和沪申画廊合作名为西游记的展览在好友卢悦的提议下我们到上海自然博物馆参观当时博物馆里空无一人看起来像是被人遗忘了一去到那里我就特别喜欢——我理想中的一切都在那里小时候的影子时代的沧桑烙印老的博物馆一般都有制作精良的图录而上海自然博物馆则一直不被重视甚至没有一本图录或馆刊当时我就特别想为它做一本老派的图录它将不去特意述说”,或者在艺术层面表达什么就是规规矩矩的一张张照片,“老实地去拍摄和记录——最早时我就是想完成这样一件事情而最好的表达媒介就是照片了

如同我早期的私人照相簿项目起初只是整理我自家的档案并没有当成艺术作品来制作但进行到一半时我觉得应该展示给更多人看——一家人的生活把好几代人事情都说清楚了。“私人博物馆的题目亦非是无意义的私人照相簿有一定的延续性上海自然博物馆是几代人的博物馆也是我自己的私人博物馆我和这间博物馆特别亲密似乎这里的一切都是由我一手打造亲手制作的我热爱的不仅仅是动物标本包括整个建筑展柜家具景箱的制作美术字体其中的含义非常丰富是中国特有的社会主义美学完整的呈现和保存而这间略显落寞”、“冷清的老博物馆之于我并没有任何伤感的情愫回望历史遭到毁灭的东西太多了即使这间小小的博物馆无法保留我也看过书写过和拍摄过它了这间博物馆本身就是过时的东西注定落寞后来因为怀旧风的一时兴起让它在行将搬迁前的最后一年重新热闹起来但那时已经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私人博物馆的拍摄是一个有秩序的过程不存在随机的抓拍拍摄过程中我始终没有打光而是利用上海自然博物馆里本身的自然光线这栋老楼的光线非常丰富从各个方向照射进来时刻都在变化开始时我认为这些光线是一种干扰”——有时玻璃柜上的反光过于强烈致使展柜里的东西几不可见后来我发现这些反光恰是重要的东西不但不应回避它反而要更好的将之表现出来这间博物馆比较小展柜之间的距离很近光线来回反射这样便多了一层或好几层东西当我拍照时我自己的影子总是映在展柜玻璃上有时我还故意把自己的身影搁在里面造成一些明暗和层次感

如果谈到杉本博司在纽约自然博物馆的摄影项目我想他基于美学趣味的考量更多一些在对摄影的认识上显得更加传统和古典他的镜头前没有玻璃没有反光特别纯净而在我的作品中,“干扰的元素却特别多对我而言这间自然博物馆是我所喜爱的假如要我也在纽约自然博物馆里拍照即使给予我非常好的拍摄条件我也没有太浓厚的兴趣因为那间博物馆之于我产生不了任何意义但上海自然博物馆则不同作为同代中国人的博物馆其间的所想所叙都可以激起共鸣尤其是历经一定的年代之后它的意味愈显丰富和复杂我不是一个摄影艺术家我的初衷也不是做摄影作品选择照片作为创作的媒介只是因为它合适

这次在武汉的展览相比第一次展出而言在地理空间中上海自然博物馆与沪申画廊更加靠近而在武汉我事先并不太了解展览空间只知道是一栋富有历史积淀的小楼来到武汉后我对展厅的感觉却很好这些照片与空间的气质特别贴切好像照片就是属于这里的我早就知道武汉唐氏家族标本世家的故事这次在武汉有幸看到堆放在万林艺术博物馆地下库房里的标本上海自然博物馆里的标本和景箱都是生长在博物馆里的里面的布置指涉博物馆的整体设计和功能性特别完整而武汉的标本馆已经不复存在了标本和景箱随意地堆放在库房里好像是从里被赶出来了如果拍摄武汉的标本库房将会与上海自然博物馆的项目非常不一样不会是私人博物馆系列的续集

— 文/ 采访/洪雅笠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刘诗园谈从幸福到别的一切

2015.10.04

刘诗园,“从幸福到所有的一切展览现场,2015.

刘诗园1985 年生于北京, 分别于2009 年和201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数码媒体艺术系和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摄影系现工作生活于北京和哥本哈根她的作品多以摄影图像拼贴装置或录像的形式探究新的媒体文化下生活存在与感知之间的不稳定且相互作用的关系近期她在LEO XU PROJECTS的展览从幸福到别的一切中很多作品运用直观而微妙的处理方式表达艺术家跨文化的生存境遇

我是生活在不同文化和不同政府体制下的人在两种政治体制和社会文化都有很大差异的国家我是在夹缝里的所以近几年我开始不断地质疑怎么在多重文化背景下去做好一个”。

丹麦被评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那里的人们过得确实很好但是我不觉得这种幸福是我所能得到的我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做到像他们一样因为我来自与他们不同的文化除了他们国家文化的影响我还携带着很多与之不一样的对幸福的理解所以说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在一个全球化和多元文化的背景下怎样才能做一个幸福的人是否这样的奋斗目标和话题真的早已变得老土是否早已不再重要

以上谈到的被质疑的这种幸福应该是加引号的幸福”。这就是为什么展览的英文题目From “Happiness” to “Whatever”中的“Happiness” “Whatever”都加了引号我觉得这里的幸福应该就是普遍意义上大家认为的幸福也就是说是一个幸福的平均数符号化的但是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不客观的数字就是平均数就好像我们去给一类人群做调查的时候总会提出平均数的概念用它来代表一个事实”。但是其实平均数不能代表任何事实因为它既不代表个体又不代表群体它代表不了所有人也代表不了一个人

这次我在一楼的作品从幸福到别的一切是一件伴随着电台广播的地毯装置其实我是住到丹麦之后才开始听电台的电台在那里还是主要的传播媒体甚至有超过一半的家庭没有电视机但是几乎人人都有收音机所以很多关于政治的讨论关于新政府的政策都是通过广播来传达的我一直觉得广播是很性感的传播方式只靠声音来体现文化这使得很多东西变的更加纯粹使人们能专注能主动地去聆听另外这件作品通过地毯的装置部分营造出来的空间第一感觉可能是舒适的但在看第二眼的时候就会对这种舒适产生怀疑因为它并不是一个能让你真正放松甚至忘掉一切放空身心的空间伴随着重复的夸张的一再强调要幸福的电台广播这个房间反倒使人开始思考与催眠师那种让你忘掉一切忘掉自己来得到解脱的方式相反这个装置使人思考一切的由来思考自己

我一直谈到的跨文化多元文化不是指在一个国家内的不同的人对事物的不同理解而是指跨越了各种国家的边界的所以这里边有特别浓的政治味道它代表了很多东西比如说战争例如我为画廊空间楼梯间创作的作品《OMG,Welcome》,其实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奇怪你到底要说Oh my god还是要说welcome?这两个词的含义是相互冲突的但也许这恰恰就是我生活在丹麦的一种感觉那件作品也许是展览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件也是最好玩的但是其实它传达出了一种又幸福又痛的感觉这个楼梯一个人走的时候有点伤感甚至有朋友告诉我说在里面受不了但人多的时候又变得很好玩很互动就像我是以一个移民的身份生活在丹麦我没法作为个体真正地被容纳因为我和他们都太不一样了但其实我也没觉得我就因此不幸福所以那个作品既有伤感的情感在但是同时它又很high,是一种很难用词汇来形容的状态

此外空间的二楼全部是我的旧作品都是不同时期的创作这回也是第一次把它们放在一起形成对话然而这些旧作品在展览里变得比以前——不是体积上的而是感觉上的对我来说在观看他们的时候如果我们假设作品是活的那么好像我以前并没有完全懂他们现在这些旧作品的性格体现得更加明显清晰我也顿时能感觉到为什么这些作品方案最终被做出来了而不是其他的为什么这些作品的存在还是这么有道理但我要说明的是这里我并不是说我觉得自己以前的创作不错甚至到现在还满喜欢的我的意思是作品是一直在变的他们有自己的生命和性格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时期他们说着不一样的话

— 文/ 采访 / 刘倩兮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