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静远谈自身创作

2015.11.28

黄静远,“今天吃什么展览现场,2015.

艺术家黄静远目前工作与生活于北京她的绘画作品经常选取来自其他媒介的图像诸如互联网自拍或电视截屏等随机图像作为蓝本借以在画面内部给予现实及历史某种当代性面貌在这篇访谈中她谈及其选择图像的原则作品的媒介物质性”,以及作为艺术家其与理论艺术史之间的关系她的公民三部曲的第一个项目今天吃什么刚刚于凹凸空间结束第二个项目公元2016”将于125日在新空间THE OFFICE举行并持续到明年120

我选择绘画图像的标准其实蛮抽象的就是失控我关注那些可以不被拍摄者完全绑架的图像或者说是我觉得有历史投射力的刺点”。其实很多时候我都会按照直觉无序的工作而且总是在做大量的排除法——直到有人对我说起罗兰巴特的刺点”,我的千头万绪开始具备了一个框架当然框架总是为了破除框架而存在的我现在觉得自己在寻找一种泛刺点精神”,一个更加社会性且带有媒介修订意识的观看可能我以前曾经画过一些直接的政治图像这种图像并没有出现在新的项目里——以后有可能还会再去画一些标志性的图像如果我能做到通过绘画把原图的意图内爆出来的话画法和整个画的体量也是近期才开始解决的事情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以后还会试图将图像与图像图像与空间的关系添加进来实现性质完全不同的图像的内爆大派对”。

我很赞同你的说法你认为我的绘画里具有某种媒介物质性”。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我有一副作品源于电视剧87红楼梦的截屏截屏除了自身的内容以外还携带着电视图像的机械纹理以及电视图像转化时产生的数码纹理这些媒介化的纹理都有各自的指向在这个基础上再将其加工为作品又多了一层画者的纹理它可能是对于既存纹理的反对也有可能附和着它们它最终构成一个新的指向——对内于画面者它是关于历史的不同理解而对于观者它是不同的情绪要求而且这个指向具备新的物质载体油画颜料画布与悬挂方式画的体量与观看笔触以及文化之高低的关系都是在超标准的使用绘画的物质可能这个以复杂的媒介物质性作为绘画方法论的策略可能就是我认为自身创作与现实的关系也正因为如此需要绘画的物质性写实绘画的物质性在这里其实充当了一种观念表达图像的非物质性不是考察作品观念含量的必选项

对我而言创作还是得从个体觉得最有问题最过不去的地方出发我对观念艺术的理解一直不是以去情绪为代价和标志的我对艺术史和当代理论的了解这点可能转化为我创作生命里面的一种情绪能量比如中年妇女的审美生活是浓厚的是粗暴的伤害和柔和的欲望混杂的领域是需要很大的理性才能不被其吞噬的历程还有比如选择写实技法也是一个持久战也需要自己心里有”,手感与历史感结合在一起的”。判断与坚持需要有工具历史和理论后面独立与批判性的思考才是更好的家园而我对策略的理解是这样它是艺术创作里面一部分但不是一个出发点我更在乎反馈我需要在发出和接收之间不断学习修改

近期会完成公民三部曲”,三部曲的第一个项目今天吃什么已经在凹凸空间发生了接下来马上要开始的第二个项目是于新空间THE OFFICE进行的公元2016”。这三部曲都涉及图像空间与绘画的关系都发生在特定场所里我的工作方法是针对这些场所也已存在的图像意识开始选图考虑体积大小和悬挂方式然后再动笔另外我还想解决壁画尺幅上的布面油画的技术问题以及把人民的图像”、“泛刺点精神等几个理论点写作成文

— 文/ 采访/杨北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加布里埃尔·塞拉

2015.11.24

加布里埃尔·塞拉,《无题 (o(op(ope(open)pen)en)n)》,2015,纤维板麻布尺寸可变展览现场纽约雕塑中心摄影:Kyle Knodell

加布里埃尔·塞拉(Gabriel Sierra)是一位出生于哥伦比亚的艺术家他的定点装置和表演旨在在空间内制造出一种环境性干扰”。他的个展房间中的数字”(Numbers in a Room)正在纽约雕塑中心进行展览于2015920日开幕将持续至201614此外他的另一个个展将于20151121日至201627日在苏黎世美术馆展出

我一直着迷于我们如何体验当下举例来说我没法不去想象这个正在发生的采访随后会在互联网上被转述和阅读其中会谈到920日开幕的展览可能会有人在展览过去很多年后才读到这篇东西我们生活在一个极其复杂的时代时间已经变得几乎不具备相关性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近期作品的实验都是关于观众进入展厅的那一刻我很感兴趣一个身体如何穿过空间以及作品如何变成空间本身所以就像我最近在芝加哥的Renaissance Society做的展览每隔一个小时就会改变一次展览的标题我希望由此集中在观众步入这个展览的那一刻你所体验的展览是怎样的取决于你赶上了哪个标题我甚至可以说展览的标题比展览本身更为重要

我在纽约雕塑中心地下展厅里的展览房间里的数字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建筑本身的特点和物理性尽管现在大部分展厅都尽量保持中性但这个空间却不同它由很多小房间组成有点像是墓穴走道狭窄幽暗并且完全没有自然光线进入我在这个展览中安放了一些作品它们像是一种干扰会影响观众正常穿越空间的路径其他作品来自纽约地铁里的标志和数字会在整个展览的不同时段展出这些都指向雕塑中心的建筑本身——它曾经是一个修车铺我的作品很安静看起来并没有很奇观我所想象的情况是人们会穿过这个展览仅仅留意到很少的几个变化

在苏黎世实施的项目会在11月开幕我再造了一种似曾相识”(déjà vu)的体验我会把这个我们如何感知空间时间和记忆的现象物化在展览中会有三个完全相同的房间其中相同的位置上摆放着相同的物品重复三遍这里的意图是重造一种虚假的似曾相识的体验现场可能会感觉非常无聊但一个现象寻常无奇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在

我在学校的时候学的是建筑和设计这方面的训练也体现在了我的作品中但我发现建筑师和设计师身上的责任要比艺术家重得多这里边当然牵扯到很多安全因素在实际操作领域有很多安全方面的考量和限制但艺术家却拥有游戏的自由可能会有一些更有想象力的角度作为一个接受过建筑和设计训练的艺术家我最感兴趣的是环境如何影响人——比如建筑如何控制你的行为即便你对这种影响毫无意识

— 文/ Gabriel H. Sanchez; /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唐狄鑫谈自身创作

2015.11.12

唐狄鑫,Hunter College表演现场,2015.

艺术家唐狄鑫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于上海近期他参与的项目包括纽约亚洲当代艺术周的现场会议思考行为”(Thinking Performance),并在Hunter College进行了现场表演他的个展狗吠正在大田画廊( Ota Fine Arts)新加坡空间进行展览将持续到125在这篇访谈中他介绍了纽约项目期间的表演内容尝试探讨自身创作中的不同取向绘画与行为作品间的关联以及其与艺术机构间的互动

这次我参加的纽约亚洲当代艺术周在大都会美术馆的现场会议主题是思考行为”,项目要求艺术家做一个演讲大多数人选择朗读了一些文本我做的则是表演”——我从演讲台走下来直接跳上椅子一直在观众中间爬行规定演讲时间是15分钟于是我就爬了15分钟路线比较随机这个作品和之前艾可展过的饥饿先生有关当时做的现场表演是在画廊的墙上爬行中间有一些意外出现比如鞋子掉了或者用的冰镐坏了不过我也给自己设计了一些可以休息的地方所以整个表演既有很大的随机性实际又有某种控制”。《饥饿先生8个录像地点包括书店朋友工作室还有朋友家里等等因为我发现好多人都有把东西靠墙堆的习惯墙面本身就构成了一种有障碍物的路线是提前设定好的这就跟你去超市或者去书店在自己的家其实也有一定的路线规划但你可以假想一个儿童或者意识模糊的人他去征服那个空间的方式可能就是这种很肆意的爬行这也有点像强迫症在日常生活里也会出现你会强迫自己踩着地砖的接线一直走无缘无故地跟随某种节奏这次的项目实施时又比之前多了一层因为你会很直接的牵扯到观众他们的身体会对你的行动造成一些掣肘

Hunter College实施的那个项目是临时设想的我买了50本二手书用肚子顶着书沿墙移动有一只手可以腾出来把书扔到地上我一步一步踩着书走到门口然后再折回来把书一本本捡起来像扔垃圾一样扔回去中间也会有意外比如书掉了我就得蹲下去用膝盖顶住一摞书把掉了的书捡起来有人问我书的涵义是不是有某种挑战知识或者权威的意味但其实我并没有这么想对我来说书是工具性的这个工具能帮助我走到最后只不过书恰好是个不错的选择它们提供的重量对我来说也是个极限——我会给自己设定一个难度——和我的身体整个形状好像也契合我个人的体验是走过去的时候比较接近行为”,回来比较像表演”,因为有点剧场的感觉人群也开始围上来观看

对我来说行为和表演的区别在于行为是一种身体力行”,更像是现实中发生的动作就好像在我马上回来里我去跳那个墙我也不是运动员没有过专门的训练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身体观众应该也能感受到要是他们自己去做那个动作可能结果是一样的——只是他们一般不会去做我正在做的事情可能带给他们一些共振”,你也可以把这种效果叫做带动或者激发有时候我自己看到一些图像就会去想在做那个动作的人在想些什么是种什么样的体验而且行为里有些我控制不了和不可预料的东西这时身体的爆发或者虚弱便会体现出来让观看的人产生某种触动我想传达的并不是某个观念——不然只有录像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做现场因为现场非常直观有很直接的接触那种临场感和不确定既考验我对自己身体的预见和判断也会对别人产生很直观的影响。“表演相对就更加肆意妄为一点儿更故意——在舞台上跟日常的动作肯定有所不同我自己的感受是表演的时候我的自我意识比较强这可能会造成你身体的一些超乎预期的反应

在美术馆或者画廊实施这些行为很容易让人想到某种与机构系统的关系从前我的很多关于身体的作品不太依赖空间和机构可能在户外就完成了现在当我去实施某个想法时会想象机构观众和我的身体之间发生一个具体的关系无论是机构空间还是观众都是现场表演的激发器比之前的现场感觉要更放大一些这其实是一种互相之间的推动关系——我也会去推动他们适应我的现场此外最近也有不少人问我我的行为和绘画作品是种什么样的关系其实最初两者间的牵扯比较多有些绘画作品之于行为虽然有语言上的隔绝但如果把现场拍成照片有时感觉会与画面产生图像上互相补充的可能性但我认为这是暂时的在我的创作里这两种媒介生长的方向不一样至少在形式上会越来越远

— 文/ 采访/杨北辰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