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吉谈黑山

2016.05.18

于吉,“黑山展览现场,2016.

工作生活于上海的艺术家于吉在北京公社的首次个展黑山呈现了她近期的艺术实践在本次访谈中于吉谈及展览的创作脉络及其对于多元表达的尝试在行为作品中与他人合作的经验与相应思考以及一贯的创作内核如何经由不同形式的载体传达展览将持续至618

黑山延续了我以针对空间雕塑与身在其中的人之思考为线索的现场实践这里是一个精心布置的流动的创作场所雕塑物材乃至三个身体成为塑造这个场所的documents(文档),因此你看到的所有都是一体

这次展出的作品创作周期很长例如地面上的几件“Ta Jama”2012年便开始制作修改反复至今与之相随的近阶段工作也在应对更多挑战从雕塑出发关注自然介质地景在地项目实践田野考察与其他界域艺术家的合作等所有的创作形式都以身体力行为载体展览中的影像作品女巫之石2015年台北驻地项目采硫计划的作品之一其中交代了另一个行为作品

我在北京公社的首次个展呈现当下的实践过程和思考脉络我不介意作品形式带出的混沌和未完成感甚至刻意在展厅安置了两件未完成作品”。艺术创作吸引我的是由那些看似找不到答案的问题所带来的新的探索方向并被这种冲动所驱使我想要把这种过程表现出来与观者分享当然这可能导致形式上的某种晦涩这便是黑山”。

是我近两年创作中面对的主题。Ta Jama系列雕塑一直在以模糊混沌的方式塑造接近石头的造像石头来自山体。2015年我在台北关渡美术馆的驻地项目也在山中完成我每周上山两次考察拍摄做纪录身体力行亲近大山。“是我喜用的材质颜色也是对自我精神建构的追索现场的雕塑作品》,其色泽来自火苗直接灼烧焦化后的白色石蜡因而温润有变化我目前仍在尝试中的材料还有松香难控制且极度脆弱这点非常吸引我展览现场有一件出现了松香的未完成作品也是我目前正在筹备的另一件野外装置的雏形

这次展览最大的挑战是开幕行为即兴判断》。它的雏形来自我参与2014年巴黎东京宫展览巨人之内时被否决的现场行为方案当初的行为计划也包含掷水泥让扬起的灰尘笼罩整个空间和艺术作品最终馆方因担忧空气遭到污染以及作品的安全隐患而拒绝实施这几年我一直在考虑是否可能创造一种在视觉艺术语境中的身体的绝对在场”?我的大多行为作品并非身体行动的即发而是段落式的它需要消耗掉一定的时间存在感才会浮现

之前我只尝试过和其它艺术家一对一式合作这次却是来自不同创作领域的两个伙伴(Nunu Kong和李博文)。这不是我主导他们执行的一场任务而是三位艺术家的平等合作我们不断讨论又再推翻重建面对他们鲜明的个人态度和立场如何不干涉不否定地寻找到彼此共存且可以深入发展的途径这使合作变得相当复杂困难。Nunu学舞蹈出身是有丰富经验的现代舞者和剧场工作者她更倚赖本能的身体表达和舞台经验我的身体经验则来自雕塑以及行动的过程我从俯地挪移石蜡雕塑出场抛掷水泥洒水都是提炼自我的日常工作但在行为过程中它们变成了我筑构观看立场的工具水在表演中起到消解作用袋中的水泥通过我的举动产生粉尘扬起的灰尘改变了空气的质感因而干扰呼吸李博文作为一位写作者幼时又受过芭蕾舞训练他的身体在被抵抗中给予这都是非常有趣的素材

我们在排练期的很多讨论围绕着时间与存在以及身体具有背叛性的记忆展开临开幕前几天才做了决定让李博文隐身在同一个空间的二维世界里他是那个不在场的幽灵”,抑或他要幽灵式的在场”,把现场引向更为深邃和交错的时空

— 文/ 采访/潘彦霖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龚剑谈从拜赞庭小区到东湖公园

2016.05.10

龚剑,《阳台No.2》,2015布面丙烯,220x165cm.

与上一次个展时隔四年工作生活于武汉的艺术家龚剑在上海天线空间展出了他的最新绘画系列从公共空间中的鲁迅雕像到夜晚闪光灯之下的树枝再至艺术家窗外的城市的天际线他描绘了与日常生活和公园相关的都市生活的一隅然而在这些画面背后是艺术家对公共审美的变迁和绘画复杂机制的私人观点展览从拜赞庭小区到东湖公园将持续到618

我从2013年开始尝试画这些小区里的树和房子公园里的雕塑这些形象全部来自最熟悉的环境我居住的小区和常去散步的东湖公园我喜欢拍照片所以很自然的借助拍得的照片来作画在这个过程中通过相机和胶片这个机器之眼重新观看这些熟悉的形象很多习惯性被忽视的细节又浮现出来了2015年的时候已经形成了展览中所展示的由于描绘对象画面样貌和具体方法都不一样的四个系列的作品——公园里的雕塑站在我家阳台上看出去的风景夜晚被闪光灯照亮拍到的小区里光秃秃的树枝以及早春开放的繁花2008年的个展人民公园也有黑夜和白天两种色彩体系的作品当时展览动线的安排对这两种作品进行了区分观众进入画廊的时看到的是彩色的有阳光的画面走到画廊深处转身往外走看到的是黑白的风景和静物在这次展览里我用展墙的颜色对这两种样貌的作品进行了区分

在中国每个城市好像都有一个鲁迅广场东湖公园实际上就有一个而相隔鲁迅广场不远其实还有一个屈原广场。《左翼作家的雕像画的就是鲁迅广场里的鲁迅雕像这个雕像风格明显有点纪念碑的意味底座装饰纹样是新工艺美术风格而且底座巨大底座和纪念碑的功能是一体的游客站在下面的时候要仰视才能看到鲁迅的形象总之这些都是在提醒观看者这是一个重要的人物这个雕塑明显完工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所谓前三十年”,全面社会主义的时代
而离它不远就是天鹅中的形象两只接吻的天鹅的雕塑这是八十年代中期修建的看到这个形象很容易让人想起当年关于形式美的讨论也可以联想到亨利·摩尔(Henry Moore)的雕塑风格不过这当然是一种很浅白的借鉴和学习天鹅接吻的造型还带有一种对世俗生活中甜蜜幸福的向往而且底座也变小了很多很多游客可以爬上去在里面拍照之类的但是已经开始有了某种刻奇(kitsch)的感觉女神的雕塑就在天鹅对面一个近几年烂尾的Low版迪斯尼式的园区很明显可以看出对迪斯尼所代表的消费文化的低端的模仿而且非常临时有点像违建这个雕塑的姿态像丹麦那个著名的美人鱼》,整体有点古罗马的风格但很多细节又是完全草根与民间的这种混乱的美学其实也有力量——在这种粗鄙中其实我认为还是有一种美

在这次个展里我把描绘这三件雕塑的绘画作品放在一起展示这本身就构成一重时间上的关系同处同一公共空间中的三个雕塑从一个侧面提示出二十世纪下半叶至今不同时代大众美学趣味的变迁展出的绘画根据画廊的空间每个雕塑主题选了两张相同的画面主题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光线中也就具有了不同的色彩和氛围这是第二重时间关系第三是一些细节比如女神后面的树被风吹折一棵工地变为草地前景的泥地变成水泥空地上种上柳树石头缝里长出野草等等也是时间的变化

展览里,《阳台画的就是我站在我家阳台上看到的风景对远处的建筑我用每个建筑各自的色彩线条画出来前景则按照照片提供的诸多细节进行描绘马奈也画过阳台》,他通过站在阳台上的三个人的目光提示了画外的不可见”。

夜晚拍到的被闪光灯照亮小区里光秃秃的树枝以及早春开放的繁花两组作品被命名为看这棵灰色的树为一棵树所作的肖像》,画中的形象全部来自我家楼下的植物。《看这棵灰色的树这个标题有两个来源一个是特朗斯特罗姆(Tomas Transtromer)的诗歌联系中的第一句在这首诗里特朗斯特罗姆将树枝看作天空和土地之间连接的意象但读他这首诗的时候这句话中最让我在意的是这个动作这个动作契合了我关注的问题如何去”。第二个来源是蒙德里安最著名的系列作品灰色的树》,这个系列作品中可以清晰地看到蒙德里安的眼光是如何从三维空间走向平面的。《为一棵树所作的肖像这个标题来自作画过程中的感受对一株植物如此多的细节的描绘让我有了类似在为某人绘制肖像的错觉

福柯在突尼斯做过一系列关于马奈绘画的讲座他在这系列讲座中谈到马奈绘画中表达的不可见的事物而在看这棵灰色的树为一棵树所作的肖像这两组作品以及阳台这个逻辑自然凸显了出来肉眼在夜间是看不见镜头中的树枝的恰是由于闪光灯树枝才变得可见进而通过胶片上的化学反应实现成像也就是说画面中的树枝并非我们眼中所见而是摄影机所见这里的观看主体不是拍摄者而是摄影机本身虽然植物的实体就在我家楼下但实际上图像中这个现实本身就是不存在的也是永远不可见的一个朋友参观我的画室以后聊起这两个系列的作品他说闪光灯形成的视觉感受让他联想起现在媒体上关于明星八卦的报道在一个相对黑暗的环境中作为明星的个体他们有一瞬间被照亮了旁边的事物则隐在暗处这个瞬间形成制造出了图像在市场上流通和传播他跟我说起这些的时候我想起马奈的用光正面的平光就像从画面的外部照进来一样

— 文/ 采访/王懿泉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威廉·肯特里奇谈凯歌与挽歌

2016.05.05

威廉·肯特里奇凯歌与挽歌罗马项目现场,2016罗马台伯河河畔. 摄影:Luciano Sebastiano.

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 )就是这样大胆:2012他提出在台伯河沿岸长达1804英尺的墙面上作画的计划如果实现这将成为欧洲最大的公共艺术项目最近在纽约艺术家克莉丝汀·琼斯——她坚信合作的力量并担任了该项目的艺术总监——的协助下这一计划终于成为现实琼斯跟肯特里奇合作多年这个过程中她打破各种官僚体制的障碍使凯歌与挽歌》(Triumphs and Laments)最终成形这个项目是献给罗马的——一条包含了九十幅图像的史诗饰带其中一些图像足有三十二英尺高这件巨型作品探讨了罗马这座永恒之城的矛盾覆盖了该城市从神话中的过去到现今的所有时间段有关饰带的前期素描和其他材料目前正在米兰Lia Rumma画廊肯特里奇个展凯歌挽歌与其他列队行进”[Triumphs, Laments, and other Processions]上展出展览将持续至2016524)。该项目于2016421日罗马2769岁生日当天在一段由肯特里奇和作曲家菲利普·米勒构思的现场表演中揭幕第二场重复表演于422日举行这场台伯河列队行进表演时长30分钟队列由非洲和意大利音乐人组成的两支乐队及二百名志愿者组成本文中肯特里奇向我们介绍了这一大型项目

这个项目自2002年开始当时已在罗马工作多年的克莉丝汀·琼斯(Kristin Jones)带我参观了现场。2007我们计划在堤岸上投射一组大尺寸影像但那样做的花销太大。2011我们完成了第一批草图此后就开始等待获得项目许可。2015项目基本得到批准于是进一步敲定了最终将呈现的图像实施过程从素描开始然后到炭笔画和墨水画最后形成模版这一过程的关键在于我们既需要使绘画保留素描的质感同时也需使画面清晰明确易于制作模版接下来便到了擦痕的步骤即清理台伯河沿岸上覆盖着年代甚久的涂鸦和污浊的石灰墙用温水和碳酸氰镁——非常环保)。想象一下一张又一张不断叠加的涂鸦早已使墙面变黑而我们则在不断擦拭和抹去这些黑色印记的过程中使九十张图像显形过不了多少年这些图像也将变得模糊上面又可以覆盖新的历史目睹它们在时间中消逝让人伤感但也能带来深刻的感动

起初我对存在于犹太人聚集区和梵蒂冈之间的紧张关系很感兴趣因为壁画现场恰巧位于两者之间我们对此做了研究不过最后得出的人像效果都不好于是我们决定改变项目方向此后我们一股脑地钻进了对罗马历史的研究审视这里从古到今所有大大小小的胜利和灾难这时艺术史学者丽拉·(Lila Yawn)教授和她出色的学生团队开始参与到这个项目里——他们经过三年时间的调研为我提供了充足的图像资源他们将150张表现罗马胜利的图像和150张表现罗马悲剧的图像汇总到一起但这时我们掉进了一个陷阱该如何选择选什么这里是谁在书写历史这些问题构成了此次项目的核心

当然我们拿出来的是一个假定的历史也是一个融合的历史这是从一个南非视角看到的罗马历史里面有矛盾有虚荣有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也有失败与迷失这不是一个邀请观众前来欣赏优美图片的展览这是一本带领观者往返于不同历史节点的导览图”。比如当我们看到一艘小船的图像时会联想到满载着奴隶的罗马桨帆船穿越地中海的画面但同时它也是一搜搭载着移民驶向兰佩杜萨的当代小船我们在此中跨越了几世纪

此外我还使用了意大利电影中的经典画面并将它们融于历史事件中比如其中一张图像展现了安娜·马格纳尼(Anna Magnani)罗马不设防的城市》(1945)里中枪的画面此处马格纳尼其实是乔吉娜·马斯(Giorgiana Masi)—1977年一次示威游行中在特拉斯提弗列一座桥旁被杀害的年轻女性的替身我也曾想过用备受尊敬的朱塞佩·加里波第将军的形象但最终选择了他妻子的安妮塔——原型是贾尼科洛山上的安妮塔雕像——这样一来女性在这组绘画中的表征既有英雄的一面也有受害者的一面组图中还有根据文艺复兴时期版画再现的勒莫(Remus)之死的画面也有对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之死的描绘还有不堪历史和期望之重负瘦骨嶙峋的乳婴母狼形象那幅墨索里尼骑马的画面源自我在那不勒斯看到的一张壁画壁画上有子弹孔——可能是德军占领时期留下的痕迹此外这里有1943年阿蒂纳山洞大屠杀的图像被驱逐的犹太人形象还有从泰塔斯凯旋门上截取的三个运送耶路撒冷宝藏的人的肖像另一张图像通过将——贝尼尼的圣特蕾莎的狂喜》(1647-52)、路德维西石棺(250-60)上的蛮族战士以及装有1978年被意大利红色旅杀害的基督教民主党秘书长阿尔多·莫罗尸体的雷诺汽车——这些图像的拼合使历史层层重叠另一些图像则带有讽刺的幽默感骑在仿真马背上的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甜蜜的生活》(1960)里的马塞洛·马斯楚和安尼安妮塔·艾克伯格在浴缸里而不是特莱维喷泉里洗澡

我们将在现场举行一场由两支管乐队分别引领的两支队伍的列队行进一支队伍唱凯歌另一支则唱挽歌两支队伍将从饰带的两端慢慢向中间行进汇合二百位志愿者将带着灯具和绘制的人像如同圣人的遗物——这些人像将作为影子被投射到墙面上表演中所使用的音乐由菲利普·米勒(Philip Miller)作曲这是一支多层次的且在技术上具有挑战性的作品包含卡农和重复灵感来源于来自曼图亚的犹太作曲家萨拉蒙·罗西(Salamone Rossi)创作的牧歌——他和克劳迪奥·蒙特威尔地(Claudio Monteverdi)是同时代人这首曲子将结合意大利流行音乐比如由不同民族音乐人演奏的tammuriata和皮奇卡此外在比较安静适于沉思的时刻我们将听到一段里尔克的文本像祷告词一样被念出来:“这便是我们所渴盼的在波涛中栖居却在时间中离索。”

— 文/ Ida Panicelli /钟若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