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诺曼·威尔逊谈他在光州双年展上的新作

2016.08.30

安德鲁·诺曼·威尔逊,《追求者的颂歌2012》,2016高清录像彩色有声时长830.

安德鲁·诺曼·威尔逊(Andrew Norman Wilson)是一名现居洛杉矶的艺术家兼策展人他的视频和装置作品为观者呈现了一系列困于当前时代所需的传播和表征洪流之中令人眼花缭乱的图像技术和身体他的作品最近参加了第七届布加勒斯特双年展和第九届柏林双年展视频装置新作还将参加由玛利亚·林德(Maria Lind)策划定于201692日开幕的第十一届光州双年展

循环录像追求者的颂歌2012》(Ode to Seekers,2012)是一部对蚊子注射器和钻油塔的礼赞它们不仅象征人类生命所面临的几大威胁——由蚊子传播的疾病由注射器染上的毒瘾由钻油塔支撑的石油工业——而且也是我人生中三大创伤的源头

2012我在纽约州奥兰治堡的洛克兰精神病研究中心接受了心理测验洛克兰在1927年刚成立的时候是众多精神病院中使用城郊治疗”(therapeutic suburb)模式的先驱我发现这家医院的园区内有一大片被弃置的土地这片土地不但没有被清理掉而且时不时还有一些瘾君子流浪汉青少年和艺术家企图重新利用它于是我开始带朋友去那里探险和拍摄最近一次去拍的时候我刻意误用摄影机稳定器(Steadicam),以创造我想象中蚊子的视角

正如摄影机稳定器的镜头能让观者同化到其他人——或者其他物——的视角基于追踪的计算机合成图像技术(CGI)能够刻画出隐藏于正常视野之外的物和肉眼无法察觉的运动因此有可能实现一种完全超越我们现实宇宙规律的卡通动画式的物理法则这件视频作品由我和来自罗马尼亚的动画师弗拉德·马夫泰伊(Vlad Maftei)共同完成马夫泰伊的经历十分广泛——他为医疗领域制作过人体重要器官的超真实透视图也为待建楼房绘制过建筑物效果图还给海绵宝宝做过商业广告。《追求者的颂歌2012》的许多灵感来源于约翰·济慈的希腊古瓮颂》。济慈在诗中将希腊古瓮描述为永恒之物从而强化了他对死亡的意识为了保留颂歌形式我的作品也包含了三种运动在第一种运动中——伴随着马塞利斯(Marcellis)独具探索性的House音乐——破碎的相机穿行于洛克兰废弃的儿童病房走廊之间在第二种运动里蚊子注射器和钻油塔的高饱和度电脑合成3-D模型出现在在类似落日余晖的光线下不停地进行某种令人迷醉而恍惚的抽取或注射活动而作为抽取或注射对象的表皮看起来既像盐质沙漠的浮层又像显微镜下的皮肤或是焗土豆伴随由我自己重新混音录制的爱卡娜女王(Icona Pop)2012年热门单曲我乐意》(I Love It),它们欢快地冲撞穿刺和抽动整个片段剪辑风格类似MV。第三种运动里这些模型和它们的抽取功能被吸收进一台像流水线一样的装置这台装置看上去既像医疗设备又像工业机械所有进入管道的东西的颜色都会被它抽走

创作这件作品的过程是一个将我在纽约慢跑时和在其他影响下所看到的幻象视觉化的过程我无法描述这个幻象究竟是什么也可能永远无法触及到它我的行为和片中这三股力量之间的诸多相似点暗示了一种亲切的同志关系但与此同时它们也在我心里激起某种恐惧感可能我也跟那些动画模型一样只是一个被算法或经济网络或基因密码所控制的木偶尽管如此我还是设法在神经奖励系统的作用下追求某种稍纵即逝的甚至兴许是遥不可及的东西

— 文/ 采访/Paige K. Bradley,/许梦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赵要谈最后一个鸡蛋

2016.08.24

赵要,“最后一个鸡蛋展览现场,2016.

现居北京的观念艺术家赵要一直关注艺术形式背后起决定作用的诸多因素本文中赵要讲述了此次在北京公社最新个展最后一个鸡蛋的整体构想以及艺术在当代社会中如何通过对信息的调度和再处理成为捕捉和改变集体意识的有效载体展览将持续到108

我一直觉得在我的创作里没有什么个性可言所谓的特点个性其实是通过分析集体意识里的现象我称之为信息再对其进行重新加工再造而形成的而这种特点也是外部集体对所有这些东西重新审视之后产生的认识

具体到这次展览我们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制作一种人造蛋壳涂料试验了很多次最后在一名树脂化工专业的教授帮助下确定了现在的这个配方蛋壳涂料涂在第一个展厅的四面墙上但有特定的图案”。这些图案实际取自各行各业用来做数据分析的曲线图我选了波动比较大的7-8张图拼成一圈从形式上看这些锯齿状的起伏线很像剥开的蛋壳加上涂料的颜色一进门就会改变观众对白色墙体的印象让原来展厅的白墙看上去很有营养像鸡蛋的蛋白

整个展览强调的也是这种调度关系作为生命和营养象征的蛋壳与作为理性分析工具的曲线图结合在一起能够引导出我们内部的很多情结无论是对自然的潜意识欲望还是对理性的依赖

这跟我最近在四方美术馆展出的作品宇宙黑在旋转》(2016)有一定联系作品中铝板上涂的黑色颜料是奔驰汽车的一款喷漆这么工业化的原料却被叫做宇宙黑”。不光是奔驰所有国产车进口车都有类似的颜色命名系统我觉得这在某种程度上揭示了我们内心对大自然或风景的一种潜意识欲望或抽象认识那件作品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是,“宇宙黑这个名字跟天空以及整个装置仰望天空跟随太阳的动作之间永远处于某种循环关系中

这次的作品同样如此一方面我们需要用曲线图这种理性工具去总结过去分析未来获得某种可控性而另一方面蛋壳的易碎特质永远是不可控的就像用这种涂料涂墙你不可能控制得了最终呈现的效果总有意外发生墙面总在不断剥落

此外蛋壳的质感也能唤起我们艺术经验里对抽象和肌理的迷恋在这个过程中越多想法被调动起来越好我称之为一键启动”。就像现在的智能汽车你不用像以前的人那样必须了解车子的各种零部件和内部结构只需按下按钮就能开走展览也是一样尽管它内部可能蕴含很多逻辑关系但观众不用一开始就明白所有关系只要找到一个点这个点必须非常简单易于操作),按下一个按钮整个信息网络就被带动起来当你想去了解的时候它的内容会很丰富

展览中其他作品也是如此另一房间展出的蛋壳雕塑”,所用材料其实是我从花鸟市场买回来的水缸一共九个同样按照3-4个数据图表拼接起来的锯齿纹路切割去掉缸体的上半部分剩下这部分的形状就像放在地上的一盒鸡蛋壳)、长年使用的肌理感以及我们对陶土器皿的认识等信息含量通通都会释放出来

而且这种波动图案通过理性分析出来就是如今社会各行各业带有的节奏感所以整个展厅这样布置你会感觉它跟时代的关系很紧密我一直不太相信个人或原创性在这个时代有多大作用而更愿意将其视为一种集体选择的过程如果非要说原创性艺术家的原创性跟广告设计服装设计等其他行业的原创性之间区别有多大呢在这个创意已经成为各行业基本要求的时代这种区别已经变得非常细微了而作为集体意识的参与者和观察者艺术家个人通过自己的体验和发掘对已有关联进行重新总结和组合进而创造出新的关联对我而言这是一种创造性

— 文/ 采访/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唐纳天谈最后媒介

2016.08.17

新倾向唐纳天展览现场,2016.

唐纳天(Nadim Abbas)是一名现居香港的视觉艺术家其作品常常通过构建复杂的场景利用多重指涉探讨技术换代中人与物关系的变迁他的新作最后媒介》(2016)目前正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出这也是艺术家在中国大陆的首次个展本文中唐纳天讲述了此次个展作品的整体结构以及他对技术进步以及图像界线的理解展览将持续至1023

这次展出的作品最后媒介》(The Last Vehicle,2016)UCCA长廊空间分隔成两个房间两个房间实际上互相连通但观众不能从一个房间进入另一个只能从外面绕行其中一个房间里是沙制模具形体构成的景观模具形体的原型来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人称为龙牙(Dragon’s teeth)”的混凝土结构障碍物主要用来阻挡坦克整个房间灯光是红色的墙壁也被刷成相应的颜色其中的景观一方面与历史战场呼应另一方面也给人一种外星球的感觉我对二战中建造的掩体做过很多研究另一个房间便是模仿掩体设计的外侧有一个狭长的窄窗旁边是一扇电动门房间里面的陈设类似家庭工作环境放有书架工作台和装饰性植物工作台前会有一个人负责操控另一个房间里的无线电遥控车在沙堆中间穿行车上装有摄像头拍摄信号会传送到工作台前的屏幕上操控员的角色由尤伦斯的保安扮演他会穿上睡衣戴上头盔在房间里控制2小时这期间观众不能进去只能透过窄窗看到房间里的情况接下来操控员休息1小时观众可以进入房间但不能操纵小车

这个工作台其实模拟的是无人机操作台操控员就是无人机驾驶员房间的环境则是操作室和家庭工作空间的结合除了驾驶员以外这件作品里还有另一个表演者主要在沙子景观的房间里活动这个叫异形的角色会戴着头套面具出场它的形象一定程度上来自于日本特摄片里的英雄角色我对驾驶员的指示是尽量保持静止融入房间的环境就像是他在那里坐了太长时间已经和椅子融为一体成为了家具的一部分成为一个物体对于异形的指示略有不同基本要求还是融入环境但有一点像模仿昆虫的行为模式被人发现的时候它不会动感觉安全的时候它就会跑开在我的设想中,“驾驶员异形两个角色在某种程度上互为对方的镜像实际上这个作品中所有事物都是镜像沙子景观是控制室屏幕中内容的镜像控制室里所有物品都是对称的两个角色的行为也是同样的关系

工作台前的屏幕一共三个分别播放另一个房间的监控录像车载摄像头传回来的影像还有一款游戏游戏的原型是1980年代非常著名的一个电子游戏“Elite”。它们都属于被称为开放世界的游戏类型其核心理念在于没有一个必须达成的目标玩家可以随意探索想干什么都行而另一个房间的遥控车跟NASA的探测车非常相似这些外星探测车让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它们不是根据地球上的空气动力学而是根据特定的功能来设计的比如需要太阳能轮子必须是某种特殊形状等等我对这种DIY美学很感兴趣也将这种美学用在了遥控车的制作上也就是说遥控车的外形绝大部分是由它的功能决定的

你也许会发现整件作品都带有某种怀旧情结我用的大部分都是已经有一点被淘汰的技术比如我没有用wifi而用了无线电道具也都看起来有些老旧我对追赶最前沿的事物不感兴趣我比较愿意思考的是新技术及其带来的认知转变如何改变了此前的所有事物技术进步越来越快很多事物因此被淘汰了这些事物被淘汰后会怎样呢我的兴趣点可能在于如何重现这些被淘汰的事物或者给出另一种方式去理解它们将其置入当下语境重新考量我能明显感到我们与物品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改变也许是因为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就是一个转变期

至于现在流行的AR或者VR技术我并不反对我的作品也不是对虚拟化的反抗或拒绝而更多是呈现各种不同的机能失调也许你可以称之为抵抗(resistance),但不是反动(reactionary),我不反对它实际上我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创造一个虚拟空间以及一种沉浸式体验在我的作品中经常会有强加的亲密感但同时也会有强加的距离感比如说这次作品里的墙壁和窄窗但正是这种物理局限创造了图像如果你带上Oculus Rift,你看到的也是图像只不过这个图像试图带人穿越物理局限造成的界线而我的问题是当你穿越了这条界限之后会发生什么它给你带来了什么你在得到的同时必然也会失去你可以说我是在保护图像因为我认为当你穿越这条界线之后图像本质的一部分就丧失了

— 文/ 采访/刘张铂泷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李杰谈屏住呼吸翩翩起舞

2016.08.08

李杰屏住呼吸翩翩起舞展览现场,2016.

李杰(Lee Kit)是一名生于香港现居台北的多媒体艺术家2013年代表香港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他的新作目前在沃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的展览屏住呼吸翩翩起舞”(Hold your breath, dance slowly)中展出这也是他在美国的首场美术馆个展在本文中李杰讲述了他在明尼阿波利斯为期三周的驻留他创作实践里的政治以及他为此次展览创作的一件场域特定的视频作品和绘画装置你的每个颜色》(Every Colour You Are,2016)。本展览将持续至2016109

实话讲我没办法感受美国当然我读过关于美国的新闻知道很多关于美国的事情我也知道他们有种族歧视比如在明尼阿波利斯我在街上走着走着就有人冲我说:“中国猪”。当时我并没有感到太惊讶因为在这之前我已经对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有所了解除了这方面的问题以外我还挺喜欢明尼阿波利斯的我住在河边那里很安静

当我在沃克做这个展览的时候我在思考一种非个人的爱我对政治的兴趣远胜过我对艺术的兴趣但是我一般不在作品里表达政治立场我尽量不去表达我不相信政治化的艺术但是我相信艺术实践本身可以是具有政治性的艺术不能改变一切它是很单纯的

为什么没有人谈论爱却总是有人谈论恨对我来说政治是一个由感情组成的星座比如我恨梁振英我想把他杀了他背叛了香港他是卖国贼如果我们继续由当前的政府统治香港的未来将是一片黑暗我一直都比较悲观有些人让我感到很生气但是我还是能心平气和地讨论这些事我想抓住那种距离想更好地理解我的情感这就是我进行艺术创作的原因

台北就像是一张茧在这张茧里我能把香港看得更清楚我能看到自己作为一位公民一名艺术家应该为香港做出怎样的贡献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沃克设计一个空间一个没有墙的白盒子所有入口都大小相同高矮一致——每一个入口都是89厘米宽——就像一扇通往一间小公寓的门这个空间非常暗因为我没有用聚光灯我讨厌聚光灯

这个展览的节奏很舒缓有洗脑的效果满屋的投影仪让观众无法躲开他们自己的影子人们试着躲开影子的样子好像是在翩翩起舞这就是爱我觉得我的初恋就是这样的所以整个展览的氛围都比较怀旧

新作你的每个颜色由两个视频投影装置重叠而成外加四幅所谓的绘画作品拼写出作品的标题这个标题同时也是大卫·西尔维安(David Sylvian)的一首歌我把标题中的用一张从明尼阿波利斯街头拣的黑纸代替因此这几张画布组成的句子就变成“( )的每个颜色”。视频投影呈现出的影像处于不断变化当中因为它们的放映并不同步所以每天播放的影像都是不同且随机的这些影片的素材是我很多年前在纽约拍摄的博物馆主办方提出他们可以将视频同步播出但是我拒绝了巧合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是一个画家也不是一个画家我永远处于二者之间我是一个画家因为我喜欢色彩我喜欢纹理和构图如果使用视频投影我需要在展厅里完成布展因为整个空间对我来说就是一幅画布我不是喜欢计划的人但是我总在计划我是一个控制狂但最好的控制方法就是不控制

不做明星不要聚光灯不要英雄这是我的人生观

— 文/ Samantha Kuok Leese, / 许梦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